沉著應戰(三)﹕能應戰就是恩典

蔡少琪

2006/7/7

蔡少琪的建道家書和默想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法國今年能今日決賽,舉國高興。雖然是誰能拿冠軍仍未定奪,但施丹好像已經鐵定成為今年的球王,媒體更推測他要得到今屆的金球獎。媒體形容施丹如有神助,是法國人的驕傲,是一代英雄﹕「他是當之無愧的一代人的代表,一代人的夢想。」[1]施丹遇到艱難能沉著應戰是值得我們深思的。但我們也要思想,原來可以不是這樣的!

 

在分組賽頭兩場施丹沒有好表現。在分組第二場,法國完場前慘遭南韓逼和,施丹更鹵莽地再領黃牌,對多哥那場需要停賽,這個時候媒體和球迷對他的評語都是批判聲。一位球迷在施丹停賽時這樣評價他﹕「施丹這次復出十分黯然。自己踢得吃力,但絕對不討好。….但法國仍以這老將作支柱,撐起整支球隊,無奈。[2]624日對多哥的日子是他的生日,這位「法蘭西球王」卻只能乾看。若果隊友打不勝多哥,這位球王就必然在黯然地退休,也沒有今天能拿金球獎的光榮。

 

但對多哥那役,代隊長韋拉的一傳一射精彩表演讓法國順利以二比○擊敗多哥。結果,這就給施丹重生的機會,讓施丹有沉著應戰的機會。在十六強比賽對西班牙前,評論家仍然認為施丹已經失去狀態,會拖慢法國的進攻,教練應該放棄他﹕「但施丹明顯缺乏狀態,上腳較多之餘速度又較慢,連帶亦拖慢了法國的進攻節奏。」「今日法國又走回頭兩仗的舊路,繼續任用速度慢、上腳多的施丹,繼續在無人協助亨利的情況下打單箭頭,形式進攻位置有施丹在前,令較後位置的球員例如韋拉等,就算想上前助攻都不知道應該如何走位配合;……可惜杜明尼治的處理方法並不是這樣,仍然堅持以施丹作為中路進攻重心,令法國今仗的進攻節奏將會再次被拖慢。」[3]施丹在逆境中,能沉著應戰的精神是值得我們思考。但我們更要思想,原來他能重新再起,能有機會沉著應戰,是要領受別人的幫助和祝福才能成事。

 

思想到這堙A我思想到自己和聖經人物。摩西因逃避法老歸隱在牧場中,若不是神的呼召,他不能成為比世人都謙和的領袖。大衛若果沒有米甲的幫助和約拿單的鼓勵,也不能成為國王。若果,沒有拿單先知的督責,和老戰友的生死相交,他失敗後不能再起來,也不能為建立聖殿盡力。彼得三次不認主後,若果主不再呼召他,他就不能成為歷代的大使徒。王明道能教訓葛培理要至死忠心,但若果五零年代中,他軟弱時不能再堅固,他也不能有機會教訓葛培理。我想我們也一樣!在我們基督徒生命的路途中,在事奉的生命中,我們有困惑、有疲乏、有疑惑、有軟弱、也有跌倒的日子。若果沒有同路人的鼓勵、挽回、督責和接納,我們就沒有沉著應戰的日子。更談不上,沉著應戰後結的果子。

 

所以,當我們今天仍能沉著應戰,雖然可能有困苦,但我們必須為我們仍能在戰場奮斗而感恩,為能為主打美好的仗而感謝神,因為能持續沉著應戰,我們必然領受了從神從人不少恩情。帶著這些恩情沉著應戰吧,正如保羅說﹕「林前15:10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纔成的,並且他所賜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與我同在。」互勉!



[1] http://wc2006.sina.com.hk/cgi-bin/nw/show.cgi?id=66528.

[2] http://blog.azuremedia.net/.

[3] http://hk.sports.yahoo.com/060627/308/1p8g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