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著應戰(二)

蔡少琪

2006/7/6

蔡少琪的建道家書和默想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上次用施丹等球員的例子談到我們要學習「沉著應戰」。今天晨早法國隊在施丹踢進的十二碼罰球後進入決賽,讓繼續想起這個題目。雖然昨天沒有看法國對葡萄牙,但今早看報紙卻被幾位世界杯人物的生平所感到。首兩位是意大利踢進德國兩球的功臣。

 

28歲的格羅素(2006.163.com/special/00321SOD/Fabio%20Grosso.html)是一個「大器晚成」的球星,他在1998年前的4個球季,僅是一位在業餘球隊打滾的無名小卒﹔之後3季則效力意國丁組聯賽隊伍基耶蒂,25歲才開始打意甲。大陸稱之為「格羅索」。『比賽進入第119分鐘,格羅索接應隊友皮爾洛在禁區線上的傳球,以左腳第一時間射出一記刁鑽的弧線球,打破德國大門,成為帶領藍軍在本屆世界盃坐21的關鍵人物。格羅索說:「當我看到球入網時,心中湧起很大的衝動,我很想跟隊友分享這份喜悅。我無法用言語形容那一刻,我很開心,我們進入決賽了。那好像是一個夢,可是,這一刻它成真了!」』『義大利後衛人才濟濟,格羅索只能算是個小角色,在預賽20勝捷克,媒體隔天寫著:「義大利是完美球隊,除了格羅索這粒沙子。」那些10幾天前嘲笑格羅索站位和防守的義大利媒體,恐怕要修正當時評論為:「義大利是完美球隊,因為有了格羅索這粒沙子!」』持續奮斗的「沙子」,現今被球評家稱為「偉大的左後衛」!

 

31歲的迪皮亞洛,大陸稱為皮耶羅(2006.163.com/special/00321RV1/Piero.html)。『進球後,迪皮亞洛瘋了,他衝向觀眾席大喊,並揮舞著拳頭,義大利本屆所進11球分由10位球員完成,但老迪進球反應卻是最High1員。因為,他終於一吐怨氣。』年少盛名,但有點老大不佳的迪皮亞洛在本屆意甲祖雲達斯球隊中只是作替補位置,人家懷疑他能否擔任國家隊成員。老迪從1998年世界盃開始曾擔正義大利前鋒的棒子,有「金童」之稱,但在國際賽卻是標準的一條蟲﹕『2000年歐洲國家盃,義大利一路殺進了決賽,且取得10領先,但老迪卻錯失兩次絕佳進球,將比賽終結的機會,讓敵隊法國先在終場前30秒追平,並於延長賽逆轉勝。從那刻起,迪皮亞洛的「金童」標籤就被義大利人拔掉。』雖然從明星位置降落到替補位置,他自己沒有放棄,仍然沉著應戰,而且教練仍然對他有信心。『在祖雲達斯坐板凳的時光,讓他更能掌握如何在短時間內發揮最大功用,昨教練里皮(M. Lippi)賽後說道:「當老迪替補上場時,我就向我們板凳說,他一定會踢進致勝球。」迪皮亞洛也說:「我在場邊熱身1個多小時,已累積好足夠能量,等待在場上釋放。」』無論順逆,老迪在球場內外仍然常作準備,他持續沉著應戰。

 

41歲的奇連士文(2006.163.com/special/00321THV/Jurgen%20Klinsmann.html)為德國創造奇跡。雖然在四強賽輸給意大利,但奇連士文的貢獻超越足球場。大陸球壇稱他為「克林斯曼」。在世界杯比賽前,德國隊在練習賽連場失敗,他大膽起用年輕球員和強調進攻足球引起極大批判。但隨著德國對連場美妙的比賽,德國隊為現代德國挽回信心,這些貢獻超越球場。連決賽周前曾公開批評他的德國足球名宿「凱撒大帝」碧根鮑華也改口﹕「奇連士文的改革還未完成。既然他希望帶領德國贏得世界冠軍,而現在未竟全功,就應該繼續下去。」奇連士文自己的評價也是公允的﹕「出局當然令人失望,但是德國於今屆決賽周的表現,讓人覺得足球是迷人的,也令整個德國感到驕傲。至於個人去留,現階段不是最重要,我要先跟家人商討才會作決定。現在我只能說德國足球的改革其實才剛展開,但必須要繼續,並且將會繼續。」他執教的信念是「放手相信年輕球員,並告訴他們無需懼怕任何對手。」「鼓勵隊員們要勇於進攻,忘記過去幾次大賽中失敗的回憶。」網易的<德國全民挽留克林斯曼--球迷呼喚>報導,突顯奇連士文沉著應戰帶來的影響。德國隊失敗,雖然舉國傷心,但是整隊的表現和奇連士文的領導深受全國欣賞﹕『有近一百人的忠實球迷在淩晨時分仍然守候在酒店門口,他們在酒店前掛起了橫幅,在一塊兩米見方的白布上用藍色的筆表達了他們最誠摯的心聲:“謝謝你們帶給我們精彩的足球。你們是最好的,能與你們分享這一切讓我們感到無比的幸福。你們是最偉大的,是最美好的,是最聰明的。”淩晨245分,德國隊的大巴終於抵達酒店了,酒店的門前一下子熱鬧了起來,所有的球迷對著球隊大巴瘋狂地鼓掌。主教練克林斯曼第一個走下汽車,球迷們立刻齊聲高唱:“尤爾根-克林斯曼,尤爾根-克林斯曼,你給我們帶來了幸運,我們熱愛你。”此刻的克林斯曼臉上已經沒有了剛輸球時的沮喪,臉上掛了一絲微笑,但是他沒有停下腳步,而是一邊向球迷點頭回應一邊快步地走進了酒店。隨著球員陸續下車,球迷們的歌聲也越來越大了:“德國才是世界冠軍,我們為你們感到驕傲!”』[1]在世界杯中,引起世界各地評論極大關注的是德國人的愛國心的健康表達。來自中國制造的德國旗飄揚在德國街頭和尋常百姓家。自1945年以來,納粹德國的原罪讓德國從來不敢,也不太願意高舉國旗。但這次世界杯改變了德國,他們從原罪中得到釋放。各國也不感到不滿,因為他們對納粹罪行長期真誠的懺悔和六十年的和平努力得到世人的認同,他們這次的愛國表現得到各國的欣賞和接納。看見德國人能如列國一樣能暢懷揮舞國旗高唱國歌,有德國的老人家說﹕「我等待這日子已經六十年了。美中不足的是我的老伴早死,他看不見這日子。」這讓我想起聖經的一句話﹕「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在神的恩年時,神要祝福真心悔改的,他要「賜華冠與錫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塵;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使他們稱為公義樹,是耶和華所栽的,叫他得榮耀。」(賽 61:3)奇連士文重要年輕人,讓德國往前看,值得我們深思。他們的努力得到回報﹕「第二天的德國媒體上,也沒有哪一家是聲討國家隊和克林斯曼吃敗仗的。德國電視一台說:“世界盃的感覺已經過去了,這場比賽讓我們感到痛苦和深深的失望,但是還有另外一些東西值得我們回味:我們為這三周時間堛漁犮感到驕傲和自豪,克林斯曼給我們帶來了攻勢足球,給了我們新的信念,相信我們能在未來實現更高的目標。”法蘭克福《彙報》也不認為這是一場敗仗,他們說雖然這一戰輸了,但全德國的球迷都會為國家隊喝彩,“他們仍然是我們心目中的冠軍,我們從不懷疑這支球隊在未來將會取得巨大的成功。這些年輕的球員身上運藏著巨大的潛力,世界盃讓我們認識到這一點。”」

 

當我們願意面對我們的失敗和困難,當我們帶著對未來的信心往前走,並能持定異像「沉著應戰」,可能我們也得到奇連士文等的結果﹕「《萊茵報》說:“在最後一分鐘被對手進球遭到淘汰之後,德國隊的夢想破滅了。雖然克林斯曼美妙的足球童話沒能以喜劇結尾,但是整個國家都在為球隊感到驕傲,現在我們重新有了一個夢想,重新成為世界上最好的球隊。實現這個夢想需要一段時間,但是我們從這支球隊身上看到了希望。”」

 

世界杯很快結束,這些人的勝利也只是在球場上,我們不知道他們的私德,或者他們在神眼中的評價。我們事奉主的人打的世界杯卻是一生之久的,所要求的是生命各方面,全方位的評價,而且我們要得到的冠冕也是不能朽壞的,也是至高者給的至高的冠冕。並且,我們有深愛我們,並且是全能的神與我們同在,我們就更應該帶著朝氣,踏實面對我們今日的光景和責任,沉著應戰。我們或順或逆的奮斗,靠著神的恩典,到了時候,我們會看見果子。互勉。



[1] http://2006.163.com/06/0706/08/2LB7CANH00321VAM.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