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甸甸的人生中靠主常常喜樂﹕「認定深愛你的主」

蔡少琪

2006/5/19

蔡少琪的建道家書和默想

 

各位親愛的同路人﹕

 

今早靈修默想看見海闊天空,天藍氣清。打風後,看見晴朗的天氣,心情也輕省了。

後來,聽到同學說,星期三你們在練習詩班時,更看見彩虹。

自己星期三,五點多有點疲乏,睡了一會。錯失了在長洲看彩虹的美。

最近有同學的年幼的弟弟離世,也聽到一個例子,一個主內年輕姊妹,在婚前發現癌症,結婚一年多,多在醫院。人生,包括基督徒的人生,有時候真是沈甸甸的。

 

基督信仰的人生是非常沉實的。因為福音首先要處理的兩大人生問題就是「罪和死亡」。

兩個題目都是沈甸甸的。面對壓力、疲乏、困難、就算自己沒有太大的遭遇,但看見別人的遭遇,也知道人生的扎實感。

 

昨天長期患癌症的四姐專門打電話給我太太說﹕「今天,身體突然不痛,非常非常感恩。所以與你們分享。」看見她這麼喜悅,也為她高興。當然不知道這狀況能保持多久。但能有一天輕省,對她來說,原來就這麼寶貴。

 

「持定永生=持定真正的生命」是在沈甸甸的人生中我一個很扎實的體會,相信也會是你們的體會。66日可能是我最後一次正式在建道早會分享。可能也講約21。八年建道中,我兩次講過這段經文,上一次我講這段是兩年前。今早默想約21,想起主的無微不至的愛﹕有關心、有適時的提議和奇妙的供應、有岸上細心預備的食物和炭火、也給他們參與(他們打的魚)。這些魚都全來自主的恩典,但最終能參與。我想起一個教導,就是我們算什麼,但神喜悅在祂永恆的旨意上,在榮耀的福音中,讓我們有分參與。

 

剛剛面對猶太人對他的主耶穌的殘酷,看見羅馬政權的專橫、看見同伴出賣主,也看見自己和其他使徒的失敗,彼得的人生也應該是沈甸甸。他的人生能再出現彩虹嗎?他還能有喜樂的人生嗎?面對死亡、罪、暴力、政治和人心的複雜性、人性軟弱等大現實,他能過豐盛的生命嗎?

 

常常強調約21章應該是主後80年左右寫的。彼得在67年左右已經殉道。針對約翰福音的受眾,彼得不是一個三次不認主的軟弱門徒,彼得是大使徒、大牧師、神僕、偉大的殉道士。為什麼經歷了失敗,深深了解「死亡、罪、暴力、政治和人心的複雜性、人性軟弱等大現實」後,他仍能起飛,仍能踏實上路,仍能在寄居而短暫的人生中,過有意義的生命呢?我想是因為「彼得遇見深愛他的主」!

 

主耶穌問彼得﹕「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什麼是「這些」?一個可能就是,打滿了魚這種平靜、弟兄友愛、有魚有肉豐盛的普通生活,我說這些是「小資產階級」情意結。有時候,希望不爭世事,就享受簡樸但喜樂的人生。

 

彼得又如何呢?他願意再一次進入複雜、甚至恐怖的「山下」嗎?彼得願意「跟從主」,走「下山」的路,走「十架的路」,走最終可能面對別人逼迫的路嗎?什麼動力給這心靈好像已死亡的彼得能再次上路呢?不是因為「他愛主」嗎?「主啊,你知道我愛你!」但為什麼他會愛主呢?難道不是因為他感到主耶穌「永不放棄」的愛,主耶穌用「永遠的愛」愛他這個當眾不認他的小加利利小漁夫嗎?

 

因為主愛彼得,他才懂得愛主,就進一步願意放下「小資產階級」式的人生,願意一生在艱難的世代中,服事不一定容易服事的羊群,正如他所愛的主的榜樣﹕「好牧人為羊捨命!」我想當彼得能認定復活的主,體會復活的主對他的大愛,在這寄居的人生中,他就有了人生的錨,就有定見,也能靠主每天喜樂。

 

盼望主耶穌復活的大能,「因祂愛我們的大愛」(弗2:4),如「晨星在我們心裡出現」(彼後1:19),讓我們「心靈的眼睛」,能因為主復活的大愛和大能,讓我們看破死亡和艱難,讓我們從心底堹u知道「祂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祂為我們預備的地方有何等豐盛的榮耀,祂要向我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將會是何等浩大。」那時候,我們就能在黑雲滿天的日子,憑著信心,不用等到雨後,就能喜樂,並且靠主常常喜樂,因為「你們尋找那釘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穌,他已經復活了。」(可16:6)互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