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繁星的晚上異像與現實之間的張力

蔡少琪

2006/3/25

回到<蔡少琪的建道家書和默想>

 

昨天晚上誰得早,今早三點多自然就起來,準備多作一些論文的修改。但心想不要一打開眼睛就對著電腦,就跑出宿舍,走到世英樓對出的平台想看繁星,但原來這是一個「看不見繁星的晚上」!這個晨更,心情很平靜地看天空大片的薄雲,真的是一點繁星也看不見。但也深知在薄雲背後是滿佈繁星。想到這里想起兩件事。

 

一、             想起聖經,想起彼得說我們必須留意神的話,這些話比他看見登山變相更加寶貴,這是「先知更確的豫言,如同燈照在暗處」,若我們「在這豫言上留意」,能忍耐等到「天發亮晨星在我們心裡出現的時候,纔是好的。」看不見薄雲後的繁星,我想聖經中給我們的安慰和盼望是來得更踏實更寶貴。也想起最近思想十架路時,多講的雙重性和內外性。多次感到聖經教導我們要看見烏雲背後的陽光。基督徒的路是信心的路,十架的路更不能缺少信心。薄雲背後有繁星,我們是非常肯定的,但我們有否一樣肯定從聖經中來的應許呢?今天晨更看不見,明天凌晨或者已經能看見,這些我們有信心。那麼我們又對神的應許有否信心呢?有否像對薄雲背後的繁星一樣這麼有信心呢?雅各在伯特利和雅博渡口兩次都是在晚上遇見主。在伯特利,原名「路斯」的地方,他夢見天梯,領受了神的異像,神將他曾對他先祖亞伯拉罕的應許正式向他宣告﹕「我是耶和華你祖亞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我要將你現在所躺臥之地賜給你,和你的後裔。你的後裔必像地上的塵沙那樣多,必向東西南北開展,地上萬族必因你和你的後裔得福。我也與你同在,你無論往那裡去,我必保佑你,領你歸回這地,總不離棄你,直到我成全了向你所應許的。」這是雅各非常徬惶的晚上,他獨自剛離開父家,到不認識的親友去,他比離開吾珥的亞伯拉罕更孤單。但在前路迷茫的晚上,神竟然這麼憐憫卑微的他,在地為床,以石頭為枕頭的日子,神竟然這麼眷顧他,難怪他將那地改名「伯特利」,就是「神殿」的意思。中國人講到朝廷和皇上聖恩有「恩威並重」的講法,恩就是威,威就是恩。當皇上白白施恩給臣子的時候,有時候臣子不單感受到恩,也感受到威。我想雅各也一樣,這麼白白的恩典,在他最卑微的時候,這麼大的應許,他深知是自己完全不配得的。難怪他第一個反應是「耶和華真在這裡,我竟不知道。」「就懼怕說:這地方何等可畏,這不是別的,乃是神的殿,也是天的門。」耶和華神真是大而可畏的神,當神施恩帶領以色列人過紅海的時候,摩西也有同樣的感受,「耶和華阿,眾神之中誰能像你,誰能像你至聖至榮,可頌可畏,施行奇事。」在這個清早,雅各第一次宣稱,他要稱耶和華為「我的神」!也祈求神能保佑他平平安安回到父家。二十年後,當他準備回父家,卻面臨哥哥以掃追殺般的四百人的迎接,他心里實在非常擔憂,也是一個晚上,也是「只剩下他一人」,竟然有人與他摔跤,他看重祝福的本性又出來了,雖然最後大腿是瘸了,但祝福是有了。他竟然在這個星夜「面對面見了神」,但「性命仍得保全」,難怪他稱呼那地為「毘努伊勒」,就是神之面的意思。雅各曾禱告﹕「神若與我同在,在我所行的路上保佑我,又給我食物喫,衣服穿,使我平平安安的回到我父親的家,我就必以耶和華為我的神,我所立為柱子的石頭,也必作神的殿,凡你所賜給我的,我必將十分之一獻給你。」我想我們蒙召時,也曾作過一些禱告!這些禱告,雅各經歷了二十年「白日乾熱」、「黑夜寒霜」,二十年中太多「不得合眼睡著」的星夜(創31:40),回想過來,神原來真是沒有看輕他當年作為黃毛小子,徬惶無助時的禱告,竟然實在實踐了祂的應許。面對面遇見過主,也因此,他有膽子自己走在前頭,面對面面對讓他愛恨交集的哥哥以掃,也因此了結了他二十年中生命的大結。想到這里,基督徒信心的路有時候要走得頗漫長,但很有意思,因為神與我們同行。得到神的安慰,我們更有力量面對人生各種的挑戰。但信心的晨星發亮,我們也更有力量在地上作光作鹽。

 

二、             想起一段故事。在一個退修的地方,我曾就一位弟兄對中國教會發展有過分樂觀的看法有強烈的對話。我到現在也沒有修改我對那些過分樂觀的觀念有嚴重保留的看法,但我想我需要學習如何更了解不同人如何產生這些概念的歷史,多點了解多點明白。我的表達也可能過重了!想到這里,也想到聖經中,有時候主耶穌也是這麼不妥協,坦率地提醒祂的門徒。當然我要謹慎,不要以基督的例子來遮蓋自己可能犯的急躁。也想起,當時候一位國內的肢體的圓場,內容大意是這樣﹕有些人像建築師一般,設下很遠大的藍圖,有些人像她自己比較想砌磚的工人,喜歡一個磚一個磚搭上。我想蒙召的人,常有異像與現實之間的張力。信心的路,也是應許與現實之間的張力。處理不好,就是空洞的異像,容易變成迷信,或者犯了耶利米書所說的「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但過于被艱難的現實控制,我們就容易犯了不信,也容易灰心。只能看見薄雲,看不見背後的繁星和陽光。十架路上的信心是兩樣都看,既要看清世途的艱難,要計算代價,正如保羅一樣「沒有一樣避諱不說」,並不諱言,能直率地說﹕「徒20:29我知道我去之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徒20:30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但同時,他以有愛心、信心的教導和生命來配搭,也懂得將神的旨意向他們顯明,也懂得將他們交托給神。我想保羅處理異像和現實之間的張力,處理得很好。他從來沒有忘記神在主耶穌身上彰顯的復活大能,但他也不會糊涂地信任任何人,正如主耶穌也不糊涂地信任所有投靠祂的人。保羅能分辨那些「是出於嫉妒分爭」,那些「是出於好意」。他從來沒有違背從天上來的異像,但同樣沒有避諱不談十架的沉重,甚至對初信的信徒也強調十架路的艱難﹕「帖前3:3免得有人被諸般患難搖動,因為你們自己知道我們受患難原是命定的。帖前3:4我們在你們那裡的時候,豫先告訴你們,我們必受患難,以後果然應驗了,你們也知道。」臨死前,也一樣這樣勉勵提摩太﹕「提後3:12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在神給他的呼召和現實的張力中,保羅有一樣事是非常深知的,就是他「有主有永生」﹕「腓1:21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保羅在實踐他領受的異像,是既有「向羅馬進發」的大方向,有向西班牙地極傳道的異像,也有很踏實地在大數的隱藏期,站在巴拿巴背後的學習期,在監獄中服事阿尼西母一個小奴隸的踏實工作,也能寫出偉大羅馬書的氣派。保羅將主權交給主耶穌,又有異像,又踏實,既有遠見,也看時代,既認定復活的大能,也深知罪的嚴重性,知道「立志為善由得我」,但「行出來卻由不得我」的爭戰。這些踏實的異像的實踐,讓他學習到「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

 

親愛和貴重的弟兄姊妹,我所看重的戰友,您們都是蒙大愛的人,既然領受了神的珍貴的呼召,就要活出與蒙召的恩相稱的生命,那麼這條事奉的路,這條十架的路,就不能單靠我們自己的能力和願望,必須常常依靠聖靈,依靠那創始成終的主,仰望前面的喜樂,舉起發酸的腿,不再為明天憂慮,在奔跑每一天的路時,懇求三件事﹕「更深刻認識主、更虔誠敬愛主、更緊緊地跟隨主」吧!按照神的時間,神要像在雅各身上、在保羅身上般,實踐祂在我們每人生命的計劃!在看不見繁星的晚上,讓我們憑著信心的眼睛,真知道神,也藉著彼此代禱,讓晨星在我們心中出現才好。

互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