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安樂死是聖經容許嗎?

鍾明麗

(指導老師郭鴻標 博士)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倫理和職場倫理 專題分類

回到  鍾明麗神學網站

(200768)

I 引言:

91年,一個失手的後空翻,令當年只有22歲的仔(鄧紹斌)全身癱瘓,他的世界頓時變色,畫面只有白色的病塌天花。12年後一封抬頭特首董建華 的信,令社會各界關心決心尋求安樂死的仔,一時間仔的世界回復色彩,用電腦、到迪士尼樂園、參與霍金講座…最近他完成擁有自己作品的願望,出版自傳《我要安樂死》,希望社會可讓病人多個選擇。」[1] 仔出版自傳《我要安樂死》之後,在網上看到不少人支持他選擇安樂死。為何一個全身癱瘓的病人要求安樂死而不被接納呢?原因何在?究竟一般人對安樂死的看法如何?香港政府又怎樣處理安樂死呢?究竟安樂死對於末期病患者是否聖經所容許呢?

 

II 內容:

. 安樂死的定義

首先我們要了解一下何謂安樂死?「安樂死」這個詞本身源自希臘文 euthanasiaeu+thanatos「美好死亡」而來。 「意即當個人被痛苦煎熬下,將其生命提早結束是一個慈悲的行動。」[2]

從字源來說,「安樂死」就是指一個好死,安安樂樂的死。[3] 羅秉祥認為一個字詞的字面意義,並不一定等同它的日常用途意義。而根據現代英語和漢語的實際用途,「安樂死」的意思可以包括幾方面:「. 死得安寧順暢,沒有阻滯;二. 無痛苦及析磨的死亡;三. 死得有尊嚴或體面;四. 仁慈殺人;五. 人道毀滅。」[4]

. 安樂死的分類

由於「安樂死」一詞有多方面的意思,在倫理學的討論中,為了避免混淆,根據一般人的分類可以有以下的三類: 仁慈殺人也可以分作自願、非自願和不自願三種。第一類是自願(voluntary):表示當事人在知情和同意之下,或應當事人的主動要求。換句話說,自願性的安樂死其實即是幫助人去自殺。[5] 第二類是非自願(nonvoluntary):指當事人並沒有表示贊成亦沒有表示反對,因為沒有徵求當事人的意見,或許當事人根本就沒有能力去作出判斷。就好像嬰孩或者一些已陷入昏迷狀態的人。[6] 第三類是不自願(involuntary):指違反當事人的意願。即表示當事人已清楚表達會選擇繼續生存下去,只是其他人為當事人著想,不理會當事人的反對,將他殺死。[7]

 

. 處理方法可分為

1. 主動安樂死:

何謂主動安樂死?「對於一些生不如死的人,採取某一些行動(如注射毒液、開槍),蓄意把他致於死地,使他能從生的痛苦得到解脫。」[8] 接受這類安樂死的人,通常不是垂死的病人,而是身患重病,在世的日子不多,再加上又要受痛楚煎熬的人,或是性命沒有受到威脅,但健康不良的人。[9] 好像仔只是全身癱瘓,但實質上他的性命沒有受到威脅。

2. 被動安樂死:

何謂被動安樂死?對一個瀕臨死亡的病人,停止或不再供給任何治療上的干預,不再給予額外和非常規的醫療操作,任由當事人自然死亡。[10] 出現這種情況通常發生在長期昏迷或植物人身上,基本上再沒有其他醫治方法可以使用。

小結:簡單來說,主動的安樂死基本上是殺人,只不過被美化成仁慈殺人。而被動安樂死就好像採取一個較為自然的方法去等待死亡,而不加阻止。主動安樂死的目的是借用一種手段來結束病者所受的苦,就好像將一隻病馬送去人道毀滅一樣。而被動安樂死目的只是讓病者在進行死亡過程中自然發展。對一些垂死病人的生命,不會再作挽留。[11] 由於主動的安樂死和被動安樂死的性質是很不同,因此很難在道德判斷中相提並論。

 

. 一般人對安樂死的看法

A. 支持主動安樂死的論點

1. 出於人慈的做法,為減少病人的痛楚。

支持者認為,很多患了末期癌症的病人,身體都感到非常痛楚,嚴重的人更加在牀上輾轉申吟,飽受病痛的煎熬,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支持者認為在此情況之下,我們若有一點同情心,都不會視而不見。相反更希望能協助病者早日脫離苦海。因此他們認為提出主動安樂死,讓病者能死得舒服,免受不必要的痛苦,是最符合人道主義的做法。[12]

2. 人有死的權利。

支持者認為生命是屬於自己,當生命的素質低的時候,人是有權去決定和要求別人的協助。自主的原則認為,在不阻礙其他人或傷害社會的前提之下,應該讓人自己去決定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如果病人不能接受痛苦的過情,並認為會損害他們的尊嚴,而選擇早點離開世界的話,我們便應尊重別人的決定。相反若果病者認為痛苦在這個個程是有價值的話,就應讓病者可以自由地去決定。[13]

3. 解除家人經濟和心靈的負擔

支持者認為不要以為只有患重病的人才是受苦,其實病者的家人同樣是受到心靈上的苦楚。當病人長期與病魔的搏鬥,無形亦都增加家人所承受的無形壓力。例如在經濟上的支持、精神上和行動上的支持。假若病者家人的經濟環境不好,又要負擔沉重的醫護費,這實在是一個很大擔子難以應付。因此支持者認為安樂死不單可以幫助將死的人,同時亦可以解除病者家人的經濟和心靈的負擔。

4. 減輕社會的重擔

隨著社會生活的不斷提高,在醫療費用同樣都調升不少,加上先進醫療設備,使到長者的壽命延長不少。在福利較好的地方,年老的病人所的醫療服務是四成以[14]。假若繼續讓將快離的病者佔用醫療的服務,無疑是增加社會的重擔,畢竟社會的資源實在有限。因此接納瀕臨死亡病者的要求安樂死是對相方都是一個明智的做法。[15]

       

支持安樂死的國家:目前只有荷蘭和美國的俄勒岡州可以進行安樂死。荷蘭在2002年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可合法進行安樂死的國家。不過要進行安樂死之先,必須要附合國家所訂下的一些條件,方可能進行安樂死。另一個地方是美國的俄勒岡州:這個州是美國唯一的一個州允許,在醫生協助下可實施安樂死。不過病者同樣需要附合國家訂下一些規範條件下才可進行。1997年相關法律正式生效,直截2004年,已經有208名俄勒岡人選擇了安樂死。[16]

 

B. 反對主動安樂死的論點 

1. 不可殺人。主動安樂死是名副其實的殺人。

聖經強調謀殺是不可的。十誡其中一誡列出「不可殺人」2013。當人違反這誡命便要死作為刑罰。2112-13因為生命權在神的手,不論自殺或是謀殺他人的生命,因兩者都有神的形像,因此都是聖經所禁止的。[17]

2. 生命無價。

反對者認同贊成安樂死會減輕經濟負擔作為論證,認為他們這樣做是建立在錯誤前題上。物質的價值是不能用來去衡量個人屬靈生命的價值。[18]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626)一個人的生命比世上任何事物都寶貴得多,人若為了減省經濟和社會資源,而隨意拿取別人的生命,這是本未倒置的做法。

3. 違反醫護人員天職。

醫護人員的天職是替人治病和照顧病人,好讓他們能早日康復。因此病人對醫護人員一向都有絕對的信賴。假如容許安樂死的話,醫護人員好像持有雙重的身分,究竟他們是白衣天使,抑或是死亡天使?很有可能因此令到病者對醫護人員失去信心。[19]

4. 滑斜坡論證:

假設安樂死一旦通過變成合法化之後,原先只是針對不治之絕症的垂死者,慢慢卻將範圍擴散到不是垂死者,而是其他類型的病者。有可能本來是身體的痛楚,轉移到心靈內的痛楚,也被合法化。[20]

假如安樂死但合法化之後,可能對社會產生很多負面的影響。 許志偉引述Peter A. Singer and Mark Siegler 的看法,合法性的安樂死會引至幾方面副面的後果。[21] 第一是「秘密安樂死」(crypthanasia)。即是未得到當事人的同意之前,就被醫生進行安樂死。[22] 第二是「被逼安樂死」。患絕症的病人在威迫利誘的情況下接受安樂死,為了減輕家庭的經濟和精神的壓力,以及社會有限的資源。[23] 第三是「代理」安樂死。即是容許一些缺乏自決能力的病人,經代理代為決定去進行安樂死。[24] 第四是「歧視」安樂死的危機。特別針對一些貧困或少數民族的病人,有可能被迫提出安樂死。[25]

 

C. 香港政府又怎樣處理安樂死呢?

香港到目前為止絕對不贊成安樂死,現時只容許病人在以下兩個情況下,才可以停止治療而當作是安樂死。第一個情況:根據李健鴻醫生強調,「醫生只會對「無得」的病人才會停止治療。特別是心、肺器官已失去功能,心臟逐漸減慢、脈搏衰弱,陷入昏迷、進入臨終,接近休克階段的病人、醫生在徵得其家人同意下,可終止呼吸機及心肺復甦器。」[26] 第二情況:由醫生證實病者的腦幹已死亡的人,可以為病人終止治療,並不算是安樂死。[27]

根據以上香港法律的規定來講,以仔(鄧紹斌)因全身癱瘓而面對的痛楚為理由,而向特首要求安樂死的事件來講,香港政府是絕對不會容許仔進行主動安樂死。

 

. 為何病人會選擇安樂死呢?問題在那裡?

其實很多病人不是怕死,相反他們最怕是死亡的過程。而面對患病過程是有長也有短。謝文華醫生在一個安樂死的研討會中談及在本地研究發現,「要求安樂死的病人預期邁向死亡的經歷比死亡本身更可怕,這出於他們目睹醫療照顧不足,其實他們都渴望著更高質素的臨終緩照顧。」[28]〈人命關天〉的作者懷亞特(John Wyatt)認為大部份安樂死的辯論中的動力不是同情,而是恐懼。[29] 作者引述其中一位推動安樂死的名人說話,『基本上,我不怕。我不太怕死,而是怕臨終的過程。』[30] 作者提出一般人面對死亡最怕有以下方面:

1. 害怕痛

所謂「痛楚的恐懼」不是單指身體上的痛,亦包括生理的痛楚。好像是情感、人際關係和精神方面。[31] 尤其是當一個瀕臨死亡的癌症病人,因為癌細胞不斷的擴散,病者不單肉體上的痛,而且亦要承受心靈上的痛。病者心靈上的痛可能是擔心自己身體的痛要維持多久?同時亦會擔心個人的病,會帶給家人很多無形的壓力。

2. 害怕失去尊嚴

很多患了重病的人,由於四肢行動不便,往往需要其他的醫護人員來照顧。包括飲食和身體的排泄物。對於一個過去各樣事情都可以自己處理到的人來說,真是很難去接受。尤其是男性更害怕在其他人面前,接受別人來服待,感覺好像失去個人的尊嚴。懷亞特引述一段在自願安樂死協會廣泛流傳的一篇文章,講及現時的人,當面對年老時身體機能上出現退化,帶給他們很多的擔心,害怕退化和沒有尊嚴。『我希望大家明白,我怕退化、怕沒有尊嚴,遠甚於怕死。懇請照顧我的醫護人員,在任何意外狀況下,慮及我的心意,把這些話放在心上。』[32]

3. 害怕依賴別人

相信大多數的人都害怕依賴別人的幫助,好像一位年青的弟兄袁禮傳,他因一次不小心,在住所的七樓跌落二樓的平台,引致全身癱瘓。他曾想過結束自己的生命,他感到很慘!這樣活下去又有何意義?住院期間適逢是沙士爆發期,家人不能探望他,因此事事需要醫護人員來照顧,他感覺整個世界好像是死了。[33] 全身癱瘓除了讓他自覺生存無意義之外,事事要靠人照顧亦使他不開心。

對於病人所發出這幾方面的呼聲是很真實,但是是否因為害怕痛、怕失去尊嚴和怕依賴人,而有權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呢?

 

. 究竟人是否有權去決定自己的死呢?嘗試從聖經去看人的本質和價值。

1. 生命主權問題、神才是生命的主

「你們如今要知道:我,惟有我是神;在我以外並無別神。我使人死,我使人活3239「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121從以上的經文讓我們知道,生命是神所賜,我們的生、我們的死都掌管在神的手裡面。聖經告訴我們,我們所擁有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都不屬於自己。我們只不過是神的管家,真正擁有者是神。當我們清楚知道生命的主權是神而不是人本身,我們根本就沒有資格去決定自己的死。

2.      人具有神的形像:神看每一個人都是獨特、寶貴,沒有任何人可取代。

為何我們要尊重別人的生命呢?從聖經讓我們知道,神看每一個人都是獨特、寶貴,沒有任何人可取代任何人,而且每個人的價值都是無價,因為只有人是按著神的形像被造出來的。「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126-27;「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96。根據126-27的原意,「形像」是代表統治權。換句話說人代表神管理所造的世界和其中的一切,享有在受造物中神所給予最高的尊榮。[34]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96故此,任何人都沒有權無故殺害其他人。

 

 

III 個人反思

是否只有安樂死才可以解決病人的問題呢?有否實質改善和建議?很多人對於主動安樂死是很有保留,因為主動安樂死差不多等同仁慈殺人。因此很多的國家都不贊同這個做法。而被動安樂死則較多人可以接受,因而沒有太大的爭論性。既然主動安樂死有這麼大的爭論性,那麼我們應該用甚麼態度去回應那些要求安樂死的人呢?可否為他們提供一些實質的幫助呢?我們不能漠視病者的聲音和感受,只講一句不可以便算。事實上患了重病的人,他們的而且確親身經歷身心靈的痛苦。假若我們不接受主動安樂死是唯一的出路,那麼政府和教會又可以為他們提供一些實質的幫助呢?

筆者認為病者最難面對的是病者經歷病痛的過程,因此需要針對他們核心的問題,才能幫助病者去面對。前部份筆者已提過,很多病者最怕不是死亡,而是害怕痛、害怕失去尊嚴和害怕依賴別人。因此筆者認為可否加強以下的方法去幫助病者去面對。

1.      加強舒緩服務

筆者認為加強舒緩服務亦都是其中一個好的方法,可以幫助末期病者渡過餘下的日子。謝文華醫生引述世界衛生組織對緩服務的定義:「指緩照顧肯定生命的同時亦視死亡乃自然過程;在病者經歷痛苦和其他困擾的狀時給予紓媛治療;在生理、心理和社交上給予病者照顧;在病者臥床以至離時支持病者家屬。」[35]

本地紓媛服務的發展是由1982開始,直至目前本港已有10間醫院,設有緩服務病房並提供 250 張床位。 本地緩服務主要幫助病者減輕痛楚和緩不適的病徵,讓病者在餘下的日子裡面活得舒適和有尊嚴。同時亦尊重病者的價值觀及需要,好讓他們活得更有意義。緩服務除了為病人提身體護理之外亦有情緒和心靈輔導,同時亦顧及其家屬的情緒和心靈輔導。

緩服務給筆者的感覺是一個很看重病人的身心靈需要的一個服務。總的是讓病人在一個好的環境下去面對生命最後一程,同時亦使到病者感受到被人尊重,而不是成為別人的負累。可惜目前提供緩服務仍不足夠,實際上仍未能有足夠地方和人手去參與。因此政府在這方面應該加強緩服務,好使這方面有需要的病者得到足夠的幫助。

2. 支持鼓勵

對於末期病患者的家屬,更應多些支持和鼓勵他們。家人實質可以怎樣去支持和鼓勵呢?例如:家人可以輪流去陪伴病者,免得他們感到好像自己一個孤單去面對死亡的來臨。當個人患病的時候,最需要是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假若親友都非常支持和鼓勵病者,相信亦增強病者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病情。

3. 肯定病者的價值和尊重

我們要認清每個人都是按著神的形像而造,在神的眼中每一個都是寶貴,都是有價值,沒有個人可以代替另一個人的存在。人患了病不是代表病人無價值,我們就不需要尊重病者,因為人的價值不是建立在人的貢獻上。相反神視每一個人都是有價值,不論你是健康與否。既然神都視人為寶貴,因此我們對人也應該彼此尊重。

4. 教會如何面對和回應這方面有需要的病人呢?

教會可以組成一個專門關懷和探訪一些癌症或末期病人的小組,可以定期到醫院探訪和關心病者和他們的家人。若可以的話更可以將平安的福音與病者去分享。

 

IV 總結

末期病患的人,很多時都很想快些結束自己的生命,因此會考慮到主動安樂死,是一個最快最直接的方法。但是當這些人發出這些呼聲的時候,又會引致其他道德性問題出來。究竟人是否有這個權去決定自己的死呢?若果是有的,為何仍然有這麼多的國家都不立法去通過呢?從基督教的原則來講,生命的主權是屬於神,而且人是照著神的形像而造,因此教會是不贊成主動安樂死。但面對社會有很多這些病者的要求的時候,我們是否只尊注贊成或不贊成呢?可否找出他們問題的核心,然後協助他們去面對呢?

 

 


書目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1996

 

艾金遜著匯思譯。《基督教應用倫理學》。香港:天道,2002

 

懷亞特著。毛立德譯。人命關天:廿一世紀醫學倫理大挑戰。台北:校園,2004

 

羅秉祥著。《公理婆理話倫理》。香港:明風,2002

 

羅秉祥著。《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香港:宣道,1992

 

羅秉祥著。《認識應用教義學》。台北:校園,1991

 

許道良著抉擇與代價:簡明基督教十字架倫理。香港:天道,2006

 

方鎮明著情理相依:基督教倫理學。香港:浸會,2001

 

大衛.克拉克、彼得.艾密特著。蘇妍姿譯。《家人正面臨死亡》。台北:宇宙光,2001

 

〈安樂死會議醫生強調應先著力推行紓緩照顧〉《公教報》,第3146期(20046月)

 

甄敏宜。〈我珍惜癱瘓的日子〉《時代論壇》,第871期(20045月)

 

楊錫。〈從創世記一至三章看人的價值和責任〉《今日華人教會》,(19874月),頁7-9

 

許志偉。 〈從道理與神學層面批判主動安樂死〉 《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十七期 19947月),頁1-24

 

吳智勳。〈安樂死〉《神思》,第38期(19988月),頁8-16

 

〈我要安樂死〉《明報》200753日。

 

〈各國安樂死問題面面觀〉《金羊網-羊城晚報》,2005040415:40 。下載自<http://www.sina.com.cn>。

 

安樂死 http:// www.sinaworld.net>。

 

〈安樂死俱樂部2001年統計數字(小資料)〉《環球時報》 (20021209日第十二版)  www.people.com.cn>。

 

http://student.skhlkmss.edu.hk/~s04051/project1.txt>。

 



[1] www.myorc.com/showthread.php?t=282934

[2] 許道良:<抉擇與代價>香港:天道,2006,頁165-166

[3] 羅秉祥:《生死男女- 選擇你的價值取向》香港:突破,1994,頁77

[4] 羅秉祥:《生死男女- 選擇你的價值取向》,頁77

[5] 羅秉祥:《生死男女- 選擇你的價值取向》,頁79

[6] 同上,頁79

[7] 同上,頁79

[8] 同上,頁77

[9] 同上,頁77-78

[10] 同上,頁77

[11] 羅秉祥:《生死男女- 選擇你的價值取向》,頁78

[12] 同上,頁83-84

[13] 吳智勳:〈安樂死〉《神思》,第38期(19988月),頁11

[14] 吳智勳:〈安樂死〉《神思》,頁11

[15] 同上,頁11

[16] 〈各國安樂死問題面面觀()〉(20050404金羊網-羊城晚報 http://www.sina.com.cn

 

[17] 賈詩勒著: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香港:天道,1996,頁179

[18] 賈詩勒:李永明譯:《基督教倫理學》,頁175

[19] 羅秉祥:《公理婆理話倫理》,香港:明風,2002,頁168

[20] 羅秉祥:《公理婆理話倫理》,頁173

[21] 許志偉:〈從道理與神學層面批判主動安樂死〉《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十七期 19947月),頁9

[22] 許志偉:〈從道理與神學層面批判主動安樂死〉,頁9

[23] 同上,頁9

[24] 許志偉:〈從道理與神學層面批判主動安樂死〉,頁9

[25] 同上,頁9

[26] 明報200023

[27] (星島2000121A11

[28] 〈安樂死會議醫生強調應先著力推行紓緩照顧〉《公教報》,第3146期(20046月)

[29] 懷亞特著毛亞特譯:《人命關天 - 廿一世紀醫學倫理大挑戰》台北:校園,2004,頁294

[30] 懷亞特著毛亞特譯:《人命關天 - 廿一世紀醫學倫理大挑戰》,頁294

[31] 同上,頁294

[32] 同上,頁296

[33] 〈我珍惜癱瘓的日子〉《時代論壇》,第871期(20045月)

[34] 楊錫:〈從創世記一至三章看人的價值和責任〉《今日華人教會》,(19874月),頁7-9

[35] 〈安樂死會議醫生強調應先著力推行紓緩照顧〉《公教報》,第3146期(2004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