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反思III─神的國度〈啟示論〉

鍾振華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鍾振華神學網站

 

啟示論 神的啟示與治權

 

1. 前言

人對神正確的認知是根源於神的啟示上。因為神是超越的一位主體,祂不能被視為一個純粹可被思考的客體,加上人的限制和敗壞,人自身沒有任何認識神的可能。惟有當我們向神醒覺,神主動給我們展示自己,我們才能與神有真正的交流和認識;也惟有回歸到神的啟示,認識神的過程才會持續發生。本文接著討論的,不單要辨析神的啟示在神人溝通中的必須性,更會嘗試探討啟示與神國度的關係。

 

2. 神啟示的本質

          基於神本性的超越和人自身對認識神的無能,於是神選擇以啟示向人自我展示。神的啟示並非啟示了神的全部,乃是啟示了人在自身限制底下所儘量能夠了解本質上超越的神。所以,神的啟示乃有它的自限性,這自限的產生是基於神的主權和人的有限。神的啟示向人揭露的,同樣並非所有知識,它只是揭示了人必須要認知的事情─ 就是有關神自己可知的部份祂的創造和救贖計劃的展示

 

2.1 普遍啟示

神的啟示可分為兩類:普遍啟示和特別啟示

 

          普遍啟示是神藉著祂的創造─ 自然世界、歷史和道德─ 來展示自己,是賜予所有人的。當詩人說:「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詩十九1)他是欣賞到神在大自然中啟示了自己。同樣,保羅也論及神的「永能和神性」(羅 一20)是在萬物中明明可知的,道德感也是一項普遍啟示(羅二15)。正如加爾文所說,這普遍啟示就是神設下的明鏡,反映神的榮光,「叫我們可以在它堶惇搢鴩滬鴐O無形無像的神。」[1]

 

但普遍啟示也有其限制第一、就算是人沒有犯罪,以神超越的本質,人也沒有可能從受造物的反照神的榮耀而對神有更進一步的認識第二、因罪虧損了人原有從普遍啟示所能理解神的能力,當這啟示的光照進人心堙A也是被人敗壞的心思扭曲了。正如保羅責備哥林多教會的一些肢體仍用「自己的智慧」(林前 一21)認識神。故此,人雖可靠著神普遍啟示的啟迪而認知有神的存在,但極其量只被引致發現神所定的原則或「有神的觀念」為止,卻未能進一步認識真神。

 

 2.2 特別啟示

          特別啟示是神為「救恩」而賜的,[2]也是了解普遍啟示的竅門。[3]雖然人心思的污染,普遍啟示的限制,但是神仍憐憫人:祂透過特別啟示,讓我們認識並接受神所賜的救恩,我們才可以再次正確地透過神的創造明白神的計劃和認識神─ 「這樣的認識不僅應該鼓勵我們敬拜上帝,而且應該提醒我們對來生的指望….未來生命更偉大之序幕。」[4]

 

  2.2.1 耶穌基督─成肉身的道

          在眾多特別啟示中,[5]耶穌基督─ 成為肉身的道─ 是最完整的啟示模式。祂是神本體的真像(來 一3),祂的人性就是神啟示的傳達媒介,[6]將神客觀地以最直接的方式展現了在人前。故此,耶穌基督所傳說的等於神的話,祂的宣告揭露神國的臨近(太 三2),舊約又得以在祂堶惘L證和完成(太 五17-18);祂的受苦、死亡、復活和升天,將歷世歷代神救贖計劃的展現(弗 一8-10;西 一26),並奠下祂得國的應許(徒 一6-11)。基督既超越又滿足先前的啟示(來 七18-22,八6)是啟示的最高峰,也立於啟示的中心地位

 

  2.2.2 聖經─成文的道

另一種主要的特別啟示方式,就是聖經─ 成為文字的道。聖經是神通過在歷史中向人說話(如先知和使徒等),被人記錄下來的神的信息。這個信息都是見證耶穌基督的─舊約是祂來臨的應許,新約是應許的實現、耶穌基督親自的說話及使徒對基督話語的詮釋。它不但包含在神的直接說話堙A更包括被記下來的事件及詮釋部份。[7]故此,聖經堻Q記下來的都是神的信息,它是由多份個人特別啟示(SRP)組成的普遍特別啟示(SRU)以不同文學媒體寫成的一種客觀的啟示。聖經既見證了耶穌基督,我們就可以透過它而認識耶穌是主,又藉著認識耶穌而認識父─ 聖經是內蘊改變生命的能力的。

 

3. 聖經的默示

到底聖經的特質是什麼呢?聖經是神人共同的作品,卻互不混淆、互不衝突。神的啟示既得以保存完整,作者的人性也不會被抹殺,包含完全神性與人性在其中,這就是神默示的工作。

 

聖靈是整個默示的主角。祂將從神而來的說話,以超自然的方式(甚至是超越人所能理解的範疇),引導聖經的作者寫作。作者在人性得保守的情況下完成作品,作品仍富有作者的情感、文風等等,又能成為神啟示的媒介;聖經的作品被聖靈支配,使它完全合乎神啟示所要求表達的方式和標準,神的啟示得以完全保存、成為客觀,卻又不受人意和罪污所扭曲。故此,聖經是神的話,它是透過聖靈的默示,將神超然的啟示,藉人可以理解的文字表達的「保存性」工作。

 

至於默示的範圍,是包括整部新舊約聖經正典,這是受信仰群體的確認的。保羅說:「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後三16)聖經(grafh.)一詞,指出有一些劃定的書卷被包括在聖經堙C保羅在這堜珓的,主要是舊約。耶穌對舊約的態度也成為明證( 十九5;路一70,廿四25;約五45-47)所以,新約印證舊約是聖經的一部分,反過來說,舊約是印證新約彼此貫連。此外,彼得後書三章15-16節把保羅的書信與「一切的信」和「別的經書」歸為同類。約翰也以自己寫的為神的話(約壹 6;啟 廿二18-19)

 

後來因為教會的需要,正典的確認也成為必須。一些廣為被教會流傳及公認為「使徒」的作品,被圈進正典之中,並受當代的信仰群體最終的確認。然而,正典「不是個人和議會創造了這正典,而是人們漸漸地認出和領悟到這些文獻本身的權威性,使教會承認了它們的『正典』地位。[8]筆者更相信正典的形成滿載了神護理的工。

 

4. 聖經的權威

聖經的權威並非來自人的肯定和客觀無誤的證據,它的權威是源自聖經本就是神默示的話語。這種權威是一種來自本身條件和地位的「君王權威」。正如在舊約中,常常有開首語「耶和華如此說」的語句,當先知說「耶和華如此說」時,他們是以以色列君王─即神自己─的使者身份作宣稱,而他們也聲稱他們的話是神絕對權威的話。[9]簡單來說,因為神是萬有的源頭,祂所說的話就是權威,這話就是聖經。聖經是神為人的生命而賜下的,揭露神與人的關係的建立與盼望,可見聖經權威的範圍理應是包括全人類。

 

我相信聖經是「完滿無謬誤」的,並且在護教和幫助弟兄姊妹建立對神啟示的信任上是有它的功用的然而,這無謬誤並不能建立神啟示的權威。

 

5. 聖靈內在的工作

雖然聖經「自明」是神的話,但「在聖靈未向我們內心證實以前,它不能感動我們。」[10]然而當重生發生時,在聖靈內在的工作下,[11]信徒得以正確認識聖經。我們亦在祂的光照下,能持續地認識神的道,從而得神的道的改變,漸進地成長。加爾文說:「除了那些蒙神賜予的人,誰都不能了解神的奧秘」。[12]故此,惟有基督徒才能夠持續地正確認識神的道。

 

6. 神的啟示與神的國度

由此可見,聖靈的內在工作的本身為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帶來了分野(這分別始於重生),亦藉著從能夠持續明白聖經和遵行聖經而作為這種「分別」的印證,正如耶穌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 8:31)這牽帶出聖經的權威與信徒間密不可分的關係,正如James Barr說聖經的權威在某一個形式上,已經鑲嵌在基督教的信仰堶情C作為基督徒,已經是與聖經的神相連得牢牢不可分開的了。[13]所以,信徒的生活理應服在聖經權威下,因為信仰本身,就是認信神啟示中的神;而惟有在神話語的權威下生活,才表示是順服於神的治權。

 

神的國度就是受神治權所管理的領域。信徒生命的治權是屬於神的,故此,信徒的生命就屬於神國度的( 十七21)。而這治權的外顯,就是反映自信徒對神啟示的態度。故此,接受聖經中啟示的神並持續以尊崇和追求態度從聖經中認識神的,就是神國子民的一種外證



[1] 加爾文著,章文新譯:《基督教要義》上冊,(香港:文藝,1998),卷一,頁16-18

[2] 正如Bernard Ramm在討論神特別的啟示時說:「This readiness of God is but the infinite grace of God which so desires to speak. The purpose of the speaking is the redemption of man. Thus the divine grace prompts the divine readiness and the divine readiness speaks the word for the redemption of man. In this grace of God, this divine readiness to speak, is the decisive root of special revelation.」參Bernard Ramm, Special Revelation and the Word of God(Grand Rapid: Eerman, 1971), p.144.

[3] Gordon H. Clark, “Special Divine Revelation as Rational”,Revelation and the Bible , ed. by Carl F. H. Henry, (London: Eerdman, 1959), p.27. Clark said: “The ancient Babylonians, Egypyians, and Romans looked on the same nature that is seen by the modern Moslem, Hindu, and Buddhist. But the messages that they purport to receive are considerably different. ”Clark 的話表露出以普遍啟示認識真神的限制。若非神以特別啟示的幫助,人是不可能以正確地認識神。

[4]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上冊,卷一,頁24

[5] 舊約讓我們知道,神是利用不止一種方式向祂的民以色列說話,這些我們看為特別啟示的有:異夢、異象、神蹟、神諭、烏陵土明及神直接向先知說話等等。

[6] 耶穌基督的人性之為特別啟示的媒介,是因為神是靈,是人所不能觸摸的。直到道成為肉身的耶穌基督的出現,神的真像借祂的人性向人展現,神的說話和行為透過耶穌而發出,於是基督的人性無疑成為了神啟示的媒介。Millard J Erickson, Christian Theology 2nd Ed. (Grand Rapid: Barker Book House, 1998), p. 215-216.

[7] Leon Morris 著,匯思 譯:《我信啟示》神學教育叢書,(香港:天道,1992),頁40

[8] Bruce M. Metzger, The New Tesrament: Its Background, Growth, and Content, 2nd (Nashville: Abingdon, 1983), p. 276. 又如加爾文所就說,聖經的權威是源於聖靈見證它就是神的話,就是權威本於聖經本身的流露,而非教會的的公決。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上冊,卷一,頁35

[9] Wayne Grudem著,林莉如、麥陳惠惠 譯:《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一):上帝與聖經》麥啟新主編,(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1),頁25

[10]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上冊,卷一,頁38

[11] Erickson 指出聖靈的內在工作主要包括四方面:一、指教信徒一切事;二、為耶穌作見證;三、使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而自覺有罪,及;四、指引信徒進入一切真理。參Millard J Erickson, Christian Theology, p. 273-277.

[12] 加爾文著:《基督教要義》上冊,卷一,頁39

[13] 湯紹源:「系統神學()」,課堂筆記,建道神學院,20039-12月,頁4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