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反思─神的國度〈方法論〉

鍾振華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鍾振華神學網站

I. 方法論

1. 神學的定義

我認同Erickson對神學的定義,神學是一門以有條理的陳述基督教信仰教義為宗旨的學科。[1]然而,我想進一步的指出,神學更應該是超越學科,是神與人之間關係的習慣性反省、研究及表達。神學是包含對神及其作為─祂的創造和救贖─之研究,叫我們因為對這位創造和救贖主的認識,而能展開對人的意義及價值的探索,而不止於關涉人生問題的處理。

 

神學的內容意義是包含在聖經、歷史、系統和哲學範疇堙A互相補足。神學的目的同樣是為回答神與人關係的問題,並建立神與人親密之關係。神學既為之神學,就是以認識神為中心,但最終乃是會回答到人的價值和人與神關係的問題。但在此之前,必須要有兩點注意:第一、神學是必須有神的介入。因為人的限制和敗壞,若人不先研究神,繼而觀察自己,即得不著真正的自我認識。[2]另一方面,受造物根本回答不到被付予性的價值,唯有那創造者才能夠。

 

第二、神學是需要考慮社會處境。既然神學是關乎人的價值,而人又是具社會性的。故此,神學是不能抽離人在社會之中的處境性理解。若神學脫離了社會,就只會是純形上學的考慮。故此,做神學乃是顧及人在歷史、時代和處境的位置。

 

故此,神學既是一個以科學方法作詮釋表達的學科,更是探討和認識神人之間關係的一種習慣性的反省。

 

2. 貫穿主題 ─ 神的國度

促使我做這個主題的神學,是始於兩件事。

第一、是對聖經的一次探索旅情。自年初開始馬太福音的研讀,開始努力鑽研這卷書。當我在研讀的途中,發現耶穌基督所傳的訊息具有一致性的,祂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17)這個訊息一直延伸至大使命。主耶穌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 廿八18) 神的國度就是指祂的王權、統治和權柄,並涉及祂的管治的領域。[3]這節也就是宣告主的門徒要秉承耶穌基督的使命,繼續將天國的訊息傳開。我又發現啟示錄是神在新天新地中全面施行祂的治權,創世記就是神對大地宣告治權之始。在舊約其他書卷中,內容都是神所揀選的以色列國和神對祂的治權,及至新約,因為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作為,被揀選的民族超越了以色列而擴及至外邦。正如保羅寫道:「祂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祂愛子的國堙C」(西 13)基於這次探索之旅,便奠下了我對「神的國度」這主題反思的聖經基礎。

 

第二、是始於近幾個月來對教會身份的反思。近幾個月來,教會常常參與一次社會行動,如反賭風運動和反23條大遊行。積極來說,社會與教會之間增加了對話,並間接開拓福音傳播的空間;另外,近來教會又受同志運動的問題衝擊,需要有急切的回應。然而,當教會更多企圖發揮對其當今問題的切實性時,就會陷入基督信仰身份的失落危機中,或是正如莫特曼所說的「身份 涉入的兩難處境」。[4]教會開始對社會價值的認同增加,就如為求吸引未信者,而改變了一些表達的傳統,並認同了未信者的一些價值態度,這是否合宜呢?到底教會與社會之間有沒有一些「底線」或「界線」是不能呢?教會在社會中有否獨特性呢?這是涉及「教會身份」的問題,既然教會正面對多元文化的價值觀、強調經驗的個人主義、及後現代主義的衝擊,這課題似需要在廿一世紀的今天再作探討。(另外,還有一些個人經驗,因為篇幅所限,容後再談。)

         

於是,我以「神的國度」為今次神學反思的貫穿主題,希望在這主題下,探索神對國度的旨意,教會身份的獨特性,並神、教會和社會三者之間的關係,嘗試處理作「寄居者」的張力。

 

3. 神學的進路

 3.1. 始於神的啟示

神學雖然是神與人關係之認識及建立的習慣性反思,然而,這不代表神與人在本質上和認知上有平等的關係。因為創造人的是神,人是不能靠人的能力認識這位創造我們、超越我們的神。另一方面,人與生俱來是驕傲的,又是充滿了各種的敗壞限制,人已不能從一般的啟示認識這位超越我們限制的神。所以,我們若要有對神正確的認識,必須將人置於其創造主以下被理解。故此,神學也是始於對神的確信,然後由神藉祂的特殊啟示─聖經─的自顯,作為神學的起始點和最終的權威。

 

 3.2 由上而下、超越性的進路

          如上所述,在人的限制下,人是不能單以人力去認識這位超越我們限制的神,只有神的「主動」,人才有認識神的機會。同樣,神的國度是關乎於神的作為,雖然它有部分已彰顯在這社會、這世界之中,然而我們若不透過神「主動」的啟示,加上人心所存的各樣偏見、限制和有限的前設,人仍是不能以「正確」的觀點認識神。故此,國度神學的進路也是一個由上而下的進路,它是去探討以神為中心的國度,而非人的國度。

 

          當討論到「神的國度」時,自必然會涉及神於人的中間工作,甚至乎是活於人的中間,就是與其內蘊性有關。然而,就是因為神是超越的神,因此對神的國度的認知取向,應是向上的認知,因為只有神能付予神國度的意義,因而只有向上的認知才能對人在神國度中身份有正確的認知。惟有對這個身份的正確認知,我們才理解在這神學主題下神的內蘊性。

 

 3.3 解經與歷史性的進路

          假若上述是做這個主題神學的進路核心與縱軸的話,以解經與歷史性作為進路就是這次主題的橫軸。神的啟示既是這次神學反思之始,對聖經詮釋的就是一種對應性的實踐。另外,教會的歷史也須要歸納於這次反思的進路中,簡單而言,聖經也是神的救贖歷史,並且在正典後期經歷代教會所詮釋,所以,我們有必要理解這主題的歷史性,藉此明白信心的延續性,才能對所處理的課題不會抽離。[5]

 

4. 神學的建構步驟

既然是一個始於神的啟示的神學反思,聖經研究必然是國度神學的首要步驟。這個步驟主要的目的是要建立國度神學的聖經基礎,然後將所收集的資料作整合及進行初步的分析。

 

其次,是尋找聖經中有關神國度的要義在歷史中的演譯,從而了解神國度在歷史中的處理方式,理解其一貫性和演變性,以辨認教義之精髓。

 

神學既是具有歷史時代性,亦是具有處境性的。因此,我們仍然要參考其他文化的觀點,包括哲學和文化特點等,我們才能較客觀地將教義的精髓置於處境中對話,並作為神學反思的一種檢討。

 

另外,還盡可能參考其他聖經以外的文獻,儘量使所得到的反思結果普及,又作語意表達的潤飾,以現代方式表達教義,以方便神學的陳述,才能與個別處境對話。神學建構的步驟,大體如此。

 



[1] “that discipline which strives to give a coherent statement of the doctrines of the Christian faith , based primarily on the Scripture, placed in the context of culture in general, worded in a contemporary idiom, and related to issues of life. ” Erickson, Millard., Christian Theology 2nd Ed., (Grand Rapid: Barker Book House, 1998),p. 23.

[2] 加爾文著,章文新譯:《基督教要義》上冊,(香港:文藝,1998),頁3

[3] 詳參 喬治•賴德 著,林千俐 譯:《認識上帝的國》,神學基礎叢書,(台北:校園,1989),頁7-15。那埵章黚囿滌篣全面的討論。

[4] 莫爾特曼 著,阮煒 譯:《被釘十字架的上帝》,歷代基督教思想學術文庫:現代系列,(香港:道風山基督教叢林,1994),頁22

[5] Richard A. Muller, The Study of Theology: Form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to Contemporary Formulation, (Grand Rapids: Eerdman, 1991), p.6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