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世紀的新領袖獻議

鍾振華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鍾振華神學網站

 

 

 

我這作長老,作基督受苦的見證,同享後來所要顯現之榮耀的,勸你們

中間與我同作長老的人:

 

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神的群羊,按著神旨意照管他們;

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

也不是因為貪財,乃是出於樂意;

也不是轄制所託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

到了牧長顯現的時候,你們必得那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

 

(彼前 5:1-10)

 

一、引言

          什麼是領導?孫德生認為領導是一個能夠影響別人的人,而屬靈領導就是一個依靠神的能力與帶領去影響別人的人[1]Walter C. Wright認為領導是一種關係,領導者會進入與他人的關係中並影響他們的思想、行為、信念及價值[2]領袖既是一個要進入群體中作領導的人,因此,我們必須先明白神的羊兒們所面對的是怎樣的一個世代、面對什麼文化危機,我們才探討廿一世紀的領導獻議。

 

二、廿一世紀的領導危機

廿一世紀的教會面對著兩個主要危機,第一是時代的急速轉型;第二個是要面對後現代主義的氛圍。

 

 2.1 急速轉型的時代

曾立華牧師在《新世代領袖的塑造》一書中指出,新世代的領袖正要面對一個「急速轉型的時代」(paradigm shift age)[3]知識、資訊和事物轉變加快,成為人類生活中一個無可避免的現實。從前寄往海外的信件,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抵達目的地,現在只需要在互聯網上申請一個電子郵箱,不消一分鐘就可以與身處地球另一端的親人傳情;可口可樂要以五十年的時間才可創出全球性的品牌,現今的「雅虎」(Yahoo)卻只需要三年的時間成為全球知曉的名字,[4]這乃是「全球化」(Globalization)帶動的影響。

 

今日的香港,要繼續站穩在世界金融與資訊的舞台上,就似是要不斷的增值,使自己不會與這個急速轉型的時代脫節,人若不隨著這時代的大步走,增加自身的資源、再培訓自己人就似乎要面對被社會淘汰這個殘酷現實

 

無疑這資訊急速發展的社會,會為人類帶來前所未有的舒適與方便。然而只著重追趕的時代,將會令人性扭曲、眨值一切只求功利或商品化,人的價值和道德盪然無存。[5]人性的褪色,使當前的社會倫常變異、家庭解體、價值的滑落及極端的消費主義的出現,也是香港教會今日牧養的群體所要面對的危機。如何在這人性褪色的社會環境中作領導,就成為廿一世紀教會領導所面對的問題。

 

 2.2 後現代主義的氛圍

          廿一世紀也是一個後現代的時代,即使談一談現代都會令人覺得不合宜。後現代對基督教信仰的最大挑戰,是他們顛覆了過去的理性思維否定了權威及客觀真理的存在[6]後現代主義者認為所謂的「真理」,其實只是對事物的「觀點」與「詮釋」而已。因此,他們提倡相對主義和多元主義,在宗教上多偏向「殊途同歸」的立場。[7]因此,後現代的思想與基督信仰的堅持聖經本身的權威,[8]及基督是唯一的救主的立場似乎是有所衝突,經驗才是後現代宗教觀的權威[9]如此,廿一世紀的領導當如何面對這個漠視客觀真理,重視個人經驗的時代呢?

 

另一方面,後現代主義促成多元文化群體的產生,使領導的困難倍增。對客觀真理的否定,塑造出多元文化的觀念,共同的需要、年齡、興趣、價值及意向等可構成多元的文化群體。多元的文化群體需要滿足及包容[10]過於要接受權威與批判。廿一世紀教會領導,就是要思考如何滿足教會內多元的文化群體,而且以有效的方法,將不同的文化結聚,幫助他們朝向上帝的標竿直跑。

 

最後,這種多元文化觀的出現,使人類逐漸失去文化的身份。後現代主義對權威的否定,本來是要促進人與人之間對「不同」的包容,建立了「大同」的價值,[11]然而結果使人類對性別、是非、家庭道德價值以及個人身份的肯定,是越來越趨向模糊與混亂。究竟「自己」是什麼呢?多元文化本欲促進人類的彼此包容,但諷刺的是它相對地促使人類要面對文化身份模糊的危機。這樣,誰能領導香港教會走出文化身份的迷宮呢?

 

          「急速轉型的時代」(paradigm shift age) 、「後現代主義的氛圍」同時為廿一世紀帶來領導的危機,今日香港教會的領袖當如何面對呢?「無論甚麼時代、甚麼社會,都需要領袖,問題在於廿一世紀的領袖需要有怎樣的特質,才能在不斷解體又不斷重構的變幻社會中,仍然發揮領導、整合、突破的功能。」[12]下文我們會一起思索廿一世紀對教會領導的獻議。

 

三、廿一世紀的新領導獻議

 3.1 聖潔誠信為領導基石

          John C. Maxwell指出「信任乃是領導的根基」[13],而取得人們的信任,領袖必須是:能力(competence)、關係(connection)和品格(character)這幾種特質的示範。[14]人們會原諒一個領袖在「能力」上偶然的犯錯,特別是他們看見你是一個不斷求改善的人時,更是如此。然而,若領袖在「品格」上有了污點,人們就不會信任你,更莫論「關係」了。

筆者近來有機會與幾位神學院的同學詳談香港教會公開聘請傳道人的現況,有不少同學指出他們知道一些教會對候選者質素的關注首要在於恩賜,其次是候選者是否願意承擔教會內的事工,而少有關注他們的品格。[15]但很多研究領導的前輩均提醒我們,領袖的品格才是首要關注的項目,是領袖的資產Walter C. Wright更有其精闢的見解,認為品格就是領袖的果子。[16]若領袖的人格破產,不但自損其身,更會殃及池魚。[17]

 

另外,踏入廿一世紀的後現代多元文化的社會,人們不再盲目順從權威,領導者要實踐有效的領導,就必須先得到文化群體的信任及認同[18] 為此,領導者必須進入關係之中,以優良的品格取得群體的信任 特別是今日講求成功而忽略道德的時代,才能影響別人。所以,優良的品格是成為屬靈領袖的一項大前提,正如曾立華牧師也指出正直品格是優質領導不可或缺的一環。[19]

 

聖經亦很強調領袖個人品格的生命質素,並視之為是否適宜委以事奉權柄的基礎。例如保羅在提摩太前書第三章1-13節論監督、執事及女執事的資格時,所強調的是他們的品格,而首要重視的並不是才幹、能力和恩賜。[20]

 

品格既是教會領導的基石,那麼最重要的品格特質是什麼呢正如J. I. Packer所說,領袖品格中最重要的是聖潔[21]作為早期教會領袖的彼得,他重視聖潔的品格,而且他也要求亞細亞地區附近的信徒,要過一個聖潔的生活,因為神也是聖潔的(彼前 15-16)。聖潔是從心開始,處事追求清純的動機,又願意克制個人的負面性格,並在群體生活中追求像耶穌的完美正直的人性。[22]簡單而言,就是過一個為主分別出來的生活,我們的品格既能為主分別出來,才能被主所用,屬靈的氣質和魅力(charisma)才能在我們生命中流露,生命才能成為屬靈的榜樣,影響別人的生命。[23]

 

 3.2 神的道為領導的信念

          領袖亦需要為群體尋找正確的目標,以及幫助他們完成目標。耶穌在各城傳道,「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 36)。廿一世紀香港的景況,就好像耶穌當年所看見的,人們身處在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中,漸漸失去了文化身份;人性的貶值,使他們失落了目標與希望。

 

  3.2.1 神的道塑造屬靈人

耶穌又說:「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圈堛滿A我必須領他們來;他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且要合成一群,歸一個牧人了。」( 16)作為廿一世紀的教會領袖,我們的職責不是要促使人聽從我們,我們只是受託於主基督耶穌作為教會的領袖,幫助人認識主耶穌基督的聲音,並跟隨祂(另參 彼前五1-4)教會的領袖要領人到神的面前,與神相遇,最可靠的途徑莫過於靠神的話。[24]

 

今天,教會的領袖需要盡心管理神的家,像摩西一樣,為要見證基督(來三5)。然而,領袖更需要承擔的,是幫助信徒和願意認識耶穌的人將神的話與生活結連,使人在生活中與神相遇,使人明白生命的意義,被重新塑造及肯定自己的文化身份─基督徒的身份─[25]這是「道的職事」(Ministry of Word)的責任。這是牧者當務之急,也是廿一世紀的教會領袖最基本的責任。

  3.2.3 神的道給予領導的盼望與方向

「沒有異象,民就放肆;惟遵守律法的,便為有福」(箴廿九18)屬靈領袖應該是一個追求異象,並擁抱異象的人,因為他不是靠自己帶領教會,而是先信靠神的帶領。異象是神給予祂的用人對未來應許的遠象和盼望,正如Walter C. Wright所說,沒有異象的領袖,就像沒有雨的雲彩,不能為羊群帶來盼望和方向[26]相反,一個屬靈的領袖應該是擁抱異象,並會向羊群清晰地傳遞,使他們有目標和盼望

 

聖經是一本異象之書,它將神要我們知道的將來與應許豐豐富富的記載下來。因此,以聖經為領導的信念,就是擁抱異象的開始。我們是身處兩個國度之中,要對抗世界的道德、文化及價值對信徒不斷的侵蝕,使人遠離神而滅亡,就只有神的道。惟有被神道陶造的群體,生命才有方向;也惟有被神道陶造的群體,他們的口與生命才有為基督作見證的品質。[27]

 

  3.2.4 教會領袖的領導起點:講壇

講壇,就是「道的職事」的據點,也是教會領導的起點。聖潔的素質為領袖建立信任及認同;但神與人的契合及對人對神的委身,就要從講壇上出發。故此,廿一世紀的教會領袖實在需要更多關注講壇的職事,也惟有講壇的事奉成熟,教會的其他事工才得以堅固,領導力才能被增強。

 

 4.3 團隊建立為領導支援

          狄守哲在《領導的藝術:認識團體的需要》一書中指出,每一個群體都有一些需要,要被滿足。[28]今天,教會領袖面對的是一個生活在多元文化社會下的群體,個人領導的方式已難以在這急速變幻的世代中作長久的支撐。

 

試想想,青少年有青少年群體的需要、耆老有耆老的需要、成人有成人的需要。每一個群體的需要都因為社會的改變而變得獨特及被強調,以一人之力又如何在牧養、領導上滿足多元的群體呢?此外,我們又如何在滿足他們的需要同時,將他們結聚在一起,領導他們朝向同一個目標呢

 

          故此,廿一世紀的領袖應該懂得組織、領導團隊的人。團隊(team)的意思,並不是只有一群人集合,而是這群體有共同要完成的目標(Common goal)、有緊密的溝通(Communion)及彼此的委身(Commitment)[29]我們有了一個堅固的領導團隊,就更有效地各盡神所給予我們的恩賜,在教會中更有效的服侍不同年齡、性別、階層或特別的群體,滿足他們的需要,又能帶領他們朝向目標進發。正如聖經所說,神賜下不同有恩賜的職份,是要他們彼此分工合作,「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 12)

 

雖然香港的教會大多數是50100人的小教會,未必是同工「一籮籮」。然而,我們也可以積極培訓一些信徒領袖,以分擔牧者的工作,不必使小堂會的牧者獨挑大樑,損害領導力。

 

 4.4 領導需要成長的生命

          這是一個急速轉變的世代,要與時並進怕未必是每個領袖所能做到,但作為一個帶領者也不可以退步。領袖需要成長,方能與這世代的群體交流,而閱讀就是延續時代領導的生命的關鍵。

 

聖經告訴我們,「我們傳揚他(基督),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塈鳩馴全地引到神面前。」(西一28)我們不是不講智慧,而是要更需要有智慧及技巧去將基督的福音清楚的傳揚。正如孫德生指出,「想要靈性和學識方面能夠長進的人,總是離不開書籍屬靈領袖也是如此,必須通曉聖經和聖經中各種原則道理,也要知道期待他指導的人心思意念[30],閱讀更是幫助屬靈領袖靈性生活的活潑、心思得啟發以及培養教導和寫作的風格。[31]

 

故此,廿一世紀的教會領袖應該是一個在知識與靈性上,及願意與時並進的領袖。我們若要更有效地在這急速轉變的世代中,將基督清楚地傳揚,要有效和靈活領導羊群時,教會領袖就需要有更深化生命和更廣闊的視野,才能在時代的洪流中作帶領

 

 4.5 道成肉身的僕人領袖

          耶穌教導他的門徒,「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服侍,乃是要服侍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廿26-28)。耶穌基督的領導,並非遠在天上掌權的領導,而是一種願意降卑,服侍世人的僕人式領導。

 

後現代的狀況是充滿支離破碎、短暫的委身、模仿的藝術,導致個人與社會瓦解。[32]後現代的一個當前的出路,就是要建立一個堅固的基督徒群體,對抗這種支離破碎的思潮。要建立這群體,教會的領袖就必須要進入群體當中作服侍和帶領,將分散的凝聚起來。正如約翰說:「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 14)最偉大的領導其實是事奉、犧牲和給予,[33]像耶穌一樣。如果能像僕人一樣全心伺候「被領導者」,關心他們所需要的,解決他們的困難,竭力幫助他們達成目標,就能凝聚那分散的,使他們同心完成神所交付的目標,將領導發揮至大。

 

然而,道成肉身的僕人式領導,並不只是以純粹以包容為前提,愛才是僕人領袖要懷抱的行動。但愛是包括堅守真理(林前十三6),所以面對後現代的處境,僕人領袖還需要有為基督而活的道德勇氣。我們生活在一個寬容的社會,表面上是包容,骨子堳o常常是放任與縱容。[34]以色列人在什亭與摩押女子行淫,祭司之子非尼哈為神的榮耀,殺了當時一位不理會神的怒氣,仍然犯淫亂的人,因此神稱讚非尼哈有「忌邪之心」(民廿五11)

 

箴言說:「責備人的,後來蒙人喜悅,多於那用舌頭諂媚人的。」(箴廿八23)今天教會作僕人的領袖,須要以愛關懷、領導信徒,也要懇切祈求,求神賜予剛強壯膽的靈,並以神忌邪的心為心,「向以色列指明他的過犯」,引導教會行在光明之中。[35]

五、總結

          面對這個急速轉變,又充滿後現代思潮的廿一世紀香港社會,教會的領袖實在需要尋求領導上的出路。品格,是廿一世紀領袖的領導基石,它為領袖建立魅力(charisma)。領袖又要承擔「道的職事」,以神的道為領導的信念─這是模塑生命的道,也是為領導者帶來異象,為群體帶來方向和盼望。廿一世紀的領袖,也不能孤軍作戰,而是要彼此建立一個堅固的團隊,分權領導教會中多元的群體。而且領袖需要與時並進,在心性、知性和靈性上長進,這樣的生命,當進入人群之中,才可以影響別人,以收廿一世紀領導的實效。

         

 



[1] 「屬靈領袖對別人的影響,不是只憑著自己個性的力量,還要靠著那得到了聖靈光照、貫通、賜給能力的個性。因為他讓聖靈完全管束他的生活,聖靈的能力就能通過他來達到別人,毫無阻礙。」孫德生 著,彭道川 譯:《屬靈領袖》,(香港:證主,1997),頁29-31

[2] “…Leadership is a relationship – a relationship in which one person seeks to influence the thoughts, behaviors, beliefs or values of another person. ”Walter C. Wright, Relational Leadership: A Biblical Model for Leadership Service, (Carlisle, Cumbria: Paternoster, 2000), p.2.

[3] 曾立華:《新世代領袖的塑造》,心靈更新系列,(香港:天道,2001),頁13-16

[4] 曾立華:《新世代領袖的塑造》,頁14

[5] 〈增值的資源,貶值的人性〉《宣訊》,第53期,20045月,頁1

[6] 有關後現代主義的理論及對這主義的透析,可詳參 麥卡倫 等著,南南南 譯:《解毒後現代》,(台北:校園,2003)

[7] 莊祖鯤:〈基督教護教學的挑戰〉《舉目》,第13期,20043月,頁16

[8] 「後現代主義的原則亦否定聖經真理普世性的意義,聖經權威在於釋經者和讀經者,而不在於經文本身。」張慕皚:〈現代教牧應有的質素與形象〉《教牧期刊》,第9期,20005月,頁241

[9] 麥卡倫 等著:《解毒後現代》,頁244-245

[10] 張慕皚:〈現代教牧應有的質素與形象〉,頁241-2

[11] 「二十一世紀的世界將會是一個『大同』世界,在這種文化堙A我們將見到正邪混合的現象,是非對錯不再有意義。」張慕皚:〈現代教牧應有的質素與形象〉,頁242

[12] 曾立華:《新世代領袖的塑造》,頁16

[13] John C. Maxwell 著,蕭欣忠、林靜儀 合譯:《領導贏家:領導力21法則》,(台北:基石文化,2000),頁74

[14] John C. Maxwell:《領導贏家:領導力21法則》,頁74。另外,品格是指人內堜奀*S質;包括人的情緒(性情之穩定)、思想(動機、態度和意圖),推而廣之也包括與品德有關連的氣質(個人的誠信、正直和操守)。參 朱裕文:〈教會領導與行政〉,課堂筆記,建道神學院,20044-6月,頁7

[15] 在北美的情況似乎更嚴重,J. I. Packer指出多年前有北美教會的領袖被揭發犯淫亂和斂財,當被指控時,卻不認為應該向基督身體的任何一部分負責。在接受輕微的處分後,他們很快又返回事奉崗位,如常工作,反映信徒公認他們的恩賜,過於關注他們的品格。參 巴刻 著,石彩燕 譯:《重尋聖潔》,信徒生活叢書,(香港:天道,2001),頁23

[16] Walter C. Wright, Relational Leadership, p.104-5.

[17] Maxwell就指出1980年代末,在美國有幾位知名的基督徒領袖因為品德問題身敗名裂,不但使他們的領導能力大受虧損,事實上這些事實讓全國的牧師都受到殃及,即使他們有無愧的人格,人們還是開始對所有教會領袖產生懷疑。John C. Maxwell:《領導贏家:領導力21法則》,頁75

[18] Maxwell 指出領袖的品格可傳遞三方面的信息給跟從者,以提高領導的質效:一、品格可以看出領袖是否始終如一;二、品格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潛力,以及;三、品格使別人對你產生尊敬。John C. Maxwell:《領導贏家:領導力21法則》,頁75-78

[19] 曾立華:《新世代領袖的塑造》,頁162-169

[20] 保羅提及作監督的品格包括:必須(在婚姻上)無可指責、有節制、自守、端正、樂意接待遠人、不因酒滋事、不打人、溫和、不爭競、不貪財、在教外必須要有好名聲(提前 1-7);作執事的品格包括:不一口兩舌、不好喝酒、不貪不義之財、要存清潔的心、要先受試驗(沒有可責之處)(提前 8-10);女執事的品格包括:端莊、不說讒言、有節制、忠心(提前 11)

[21] 巴刻:《重尋聖潔》,頁23-24

[22] 詳參 巴刻:《重尋聖潔》,頁12-22

[23]至於追求聖潔的方案,可詳參 巴刻:《重尋聖潔》,頁113-266

[24] 楊錫鏘 述,葉偉海 整理:〈道的職事及其對今日教會的啟迪〉《讀經與譯經》,漢語聖經協會,第14期,20055月,頁5

[25] 「作為一個基督徒,就如對於許多基督教堶悸漕う哄A已經是與聖經的神連得牢牢不可分開的了…。有如康德的觀念─與聖經結下不解之緣就類同作為一個基督徒:你不能夠先成為一個基督徒,然後再考慮會否加上聖經的參與。」譯自 James Barr, The Scope and Authority of the Bible,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Press, 1980), p.52.

[26] “These Leaders do not point to the power of God’s presence in Christ but only to their own piety and personal spiritual pilgrimage. ”Walter C. Wright, Relational Leadership, p.62-63.

[27] 鮑維均:〈道與權能─從路加著作看神子民的宣講〉《讀經與譯經》,漢語聖經協會,第14期,20055月,頁3-4

[28] 狄守哲認為團體的需要基本上可分為三種:一、達成目標的需要;二、工作關係的需要;三、滿足感的需要。參 狄守哲 著,蘇心美 譯:《領導的藝術:認識團體的需要》,(台北:校園,1991),頁23-24

[29] John C. Maxwell, Developing the Leadership Around You: How to Help Others Reach Their Full Potential,                 (Castle Book, 1995), p.135.

[30] 孫德生 著:《屬靈領袖》,頁115-116

[31] 孫德生 著:《屬靈領袖》,頁116-118

[32] 李耀全:〈後現代的關顧牧養〉《教牧期刊》,第9期,20005月,頁154

[33] 詹姆士•杭特 著,張沛文 譯:《僕人:修道院的領導啟示錄》,(台北:商周,2003),頁2-3

[34] 蕭壽華:〈教會領袖的道德勇氣〉《建道通訊》,125期,200110月,頁1

[35] 蕭壽華:〈教會領袖的道德勇氣〉,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