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霍華的教會觀在現今的世代有立足嗎?

崔少薇

(指導老師﹕郭鴻標 博士)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倫理和職場倫理 專題分類

崔少薇神學網站

 

一、    前言

 

潘霍華的教會觀看,我們可以看到他貫穿了基督、創造、聖靈之間的緊密關係。他所認為的教會並不是敬虔者的宗教集會,而是上帝的真實性在世界具體的表現,是為世界而活的。是一個又是集合又是分散的團契,集合是因信徒本來是在「天下萬國中拋來拋去」(申廿八25),卻被基督召聚而在一起;分散是因著使命,而散佈到各處不信者當中。[1]但教會如何得著昔日門徒與主肉身的同在和相交的團契裡,潘霍華對教會作了一個很深入的解釋。

 

二、潘霍華如何看教會

 

1.     教會是藉著基督的死而創造的新人類

 

潘霍華看的教會不是一個社團,而是一個人,是一個具有獨特意義的人,是一個「新人kaino.n a;nqrwpon ( A New Human Being), 而不是許多人(雖然她是由許多個人組合而成),這個「新人」是藉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而創造出來的,換句話說,是被釘了和復活了的基督藉著聖靈作為新人類(即教會)現存於世上。既是新人,就有舊人,而那個聯合在亞當裡的舊人因著罪不斷解體化,基督藉著聖靈的工作使這個有罪的團體創造成一個聖徒相通的團契。[2]所以說,教會的出現是基督的工作,也是聖靈的工作。[3]同時,是一種偉大的創造工程。

 

人成為一個新人就不可能作一個單獨的人,所以潘霍華很看重團契生活。這新人是按照神的形像造的,亞當是第一個照著造物主的形像所創造的人,但因他的墮落而喪失了那個形像,現在第二個人,就是末後的亞當,是照著神的形像(耶穌基督)造的,而這個新人就是基督,又是教會。[4]

 

耶穌基督同時是衪自己,也是衪的教會,如何理解這句話呢?在道成肉身的基督那部份我們會提到。自從第一個聖靈降臨節以來,基督的生命藉著衪的靈居住在「身體」裡,就是作為「新人的形體」永存在世上了,這是因聖靈將基督帶到每一個肢體心裡,又將各別的肢體集合在一起而建立整個偉大的工程─教會。[5]這樣說,教會就是基督那被釘十字架又復活了的身體。

 

個別信徒與新人的關係,是以「穿上新人」這種說法表明出來。新人像一件外衣的披在個別信徒身上,所謂穿上,原文有被收容或覆上這種空間意味的隱喻,這正如林後五1所說人若沒有穿上房屋就是赤裸,因他沒有被覆蓋起來,人渴望有所覆蓋的,而這個覆蓋便是基督的身體,是神的臨在所佔有的所在,亦即是那唯一的教會。[6]人在洗禮中就穿上了基督,而這是與那個身體、與那位獨一的人合成一體是同樣的意思。這種復和,使基督與人成為一。[7]

 

基督的生死復活都牽涉一切人的大事上,所以說基督是為我們,他在十字架上是為我們,衪在道中、洗禮中、聖餐中賜給我們的,都是為我們‘pro me’。那末,教會是基督藉身體存於世上,教會也應該是為他人而活。

 

2.     教會是我與他者與團體三者之間的關係

 

潘霍華以「我與他者」(I-Thou)來分析個人、團體和上帝間本體結構的關係(Ontological Structure of Person, Community and God)。『他認為個人的形成是由於別人在他生命中出現,向他有所要求,要他作倫理的決定,作此決定時,個體才有自覺的出現。然而別人的「你」,不是來自他自己,乃是來自上帝。每一個人的「你」都是上帝神聖的「你」之形像。所以上帝的「你」,創造了每個人獨特、唯一、神聖的「你」』。[8]當這個我與人相交時,就離不開與神相交,與神相交時,也離不開與人相交。另一方面說,我與他人的關係就是基於我與上帝的關係。[9]由於個人的構成,與別人有密切的關係,離開團體便不能有個人,團體亦不能奪取個人獨特的個性。[10]從這些關係中再看那屬於團體,又離不開上帝的教會,如何在那裡有個體的獨特性,但也是個體與別人的自由不能分割的關係,也是說教會與個人不能分割的關係。

 

這個屬於基督身體的教會,就成為我、團體、基督三者之間的關係,而這關係就是以基督為中心,以聖徒相通為實踐。這就不難明為何潘霍華的教會觀不能離開他對信徒間的共融生活中所體驗上帝的臨在。對他來說,基督真實的臨在教會中,‘Christ existing as community’(Christus als Gemeinde existierend),從他早期的著作《團契生活》,就可以知道他看的教會不是當日他所看路德會的只依循一套教條、理論和制度,也不是在知識論或個人主義的存在論中發展出來,而是帶有社會性和倫理性。[11]他極之著重團契生活,要把基督為我( pro me)的生命,在團契生活中活出來。摒除一切人為的理想,而是以順服神、服侍人、甚至去到犧牲地步的,以獨處的靈修作為共融生活的基礎。他甚至認為埋怨教會也是不對,教會裡的個體既是基督接納的肢體,埋怨教會也就是埋怨基督,成為上帝教會的指控者。

 

由此而看,我們是藉著洗禮成為基督身體上的肢體,我們就得著與他相交,比門徒時代與主的相交更豐富和更確實了,因為我們現在是與那得了榮耀之主同在和相交。[12]人除了藉著基督的身體以外,就不能與衪有團契相交,因為只有藉著那個身體我們才得蒙悅納和救恩。教會是一個許多肢體的團契。上帝不是要我們過個別獨立的生活,而是一個群體的生活。[13]所以潘霍華極之著重團契生活,這個團契共融才能真正體驗基督的真實臨在,因身體不能是破碎的,個別的肢體就不能彰顯基督的實在。

 

從這裡看見基督與衪的身體,即基督與教會的合一性,潘霍華進而說到基督統管身體的這個真理。基督身體的生命成為我們的生命,在基督裡我們就不再過我們自己的生活,乃是衪在我們裡面的生活。這樣,我們就有份於衪的受苦和榮耀,衪的十字架就放在教會身上。

 

3.     教會是基督「道成肉身」居住在永世裡

 

教會不是要擴張人數,勢力,聲譽,建立宗教制度,過虔誠生活,而是見證上帝愛世界;不是在這及齡的世界裡以宗教來使之神化,而是實在地服侍這個受苦的世界。潘霍華所謂的及齡世界,指人已經成長了,可以自由站起來負責任,不須要事事用上帝來解決問題,這樣的世代,我們只可以非宗教的解釋來與他們對話,是否也是基督道成肉身的典範?基督本有神的形像,卻卑微進到人當中,成為世俗當中的一員。

 

基督道成了肉身,自己變成了人,取了我們的人性,即罪身,及人的樣式,神引導人到衪自己面前來,在基督的身體裡,好叫衪的肉身中能擔負起全人類。這人類曾拒絕那無形無體的神之道,現在這個人類一切的軟弱,因著神的慈悲,已擔當在那真形體的耶穌之身體中,衪自己是無罪,在衪肉身中,衪將一切人類都擔當在自己身上。[14]

 

神道成肉身有兩種身份[15]a. 他自己的位格 b. 作為新人類的代表。衪所作的都是為那擔負在衪身上的新人類作的。當耶穌死時,衪擔當全人類與衪一同死,並背負著它向前進入復活。頭一個亞當也有兩種身份:a. 是一個人 b. 作為全人類的代表。他將全人類擔當在自己身上。[16]在亞當裡,人類墮落了;在基督裡,衪創造了新人類,衪就是「新人」。

 

跟從耶穌的意思就是在形體上依附衪,這並非出於偶然,是道成肉身的自然結果,[17]使他們分享衪的身體,他們現在是與衪在有形體的相交中一同生活、一同受苦。潘霍華認為這個道成肉身並不是指基督有第二次的道成肉身臨在教會(衪的身體中),但卻是以基督臨在教會的一個啟示。[18]

 

4.     教會是基督的真正同在

 

潘霍華是肯定的說基督是在教會中,衪是教會整體的位格(Christ as corperate, person community),教會的本質不是來自自己,乃來自基督,是超越的,然而教會又是客觀地存在的。[19]基督存在於教會之中(Christ existing as community)潘霍華特別提到基督臨在教會中是藉著道和聖禮,每次宣講神的道,基督就臨在;洗禮和聖餐也是如此,是基督藉著水和血使我們與衪的身體結合為一。

 

自從基督升天後,衪在世上的地位已經被衪的身體取代了,[20]即是被教會取代了,教會就是基督真正的臨在。人那整體的靈也建基於我與他者之間的關係上,人完全的靈只有與他人在一起時才顯著。[21]我們既不因信心,乃因神的旨意和揀選,使我們信徒得著衪所應許的聖靈,居住在我們裡面,但潘霍華提到各自信徒內裡居住的是聖靈(Holy Spirit),居於團契的教會中是基督的靈(Spirit of Christ)[22]這點還是不知如何去理解的。

 

「在基督裡」的意義是在教會裡,我們若在教會裡,我們就實在是有形有體地「在基督裡」了。而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居住在基督裡面(西二9,弗三19),照樣,基督信徒連結在那身體之內,衪也獨自充滿了他們的一切,那末他們自己就是那種豐滿。基督的教會就是基督藉著聖靈的同在。這就不難明白潘霍華所說教會是基督真實性的臨在,所以其教會觀也不能離開他的聖靈觀。

 

教會努力的目的,一定不會是為了保存自身,以致不能向世界和人類講出和解的話。教會必然是沉默無聲隱匿著的,她的形式是配合於禱告和正義的行動。教會將等候上帝自己的時候來到,到那日人將再有力地講出上帝的話來,其力量足以改變和更新整個世界。[23]

 

潘霍華嘗試解釋在一個無宗教的世界裡,教會有甚麼意義,這是否在問,在一個沒有宗教的世界裡,基督起了甚麼意義?如何用凡俗方式講解上帝,我們這群被選召的,如何不認為自己是特別受寵的,而看自己完全屬於這個世界。但從聖經看我們是在這世界裡,卻不屬這世界,甚至世界是恨我們的,我們要從世界中分別出來,這點如果可以與潘霍華對話的,筆者也希望知道他的真實看法。但他後期表明基督不再是一個宗教的對象,而衪確實是世界之主。

 

三、從聖經的話再深入思想潘霍華的教會觀

 

細味潘霍華所看的教會,在他處於對教會的失望,甚至對後來認信教會的失望中,又他處身於納粹黨的衝擊裡,這個在成長中沒有認真地返過教會的他,卻對神的教會作了透徹的了解其真實的奧秘。筆者想,或許就是他沒有受到當時虔敬化、儀文化、教條化的教會的薰陶,以致他能清晰客觀地看見這些教會不是真正神臨在的教會,和真正聖徒相交的教會,所以後來他開辦了一間非法教會訓練學院,嘗試過一種基督徒的團契生活。潘霍華的教會觀離不開他的基督觀、創造觀和聖靈觀,這幾方面緊緊相扣,不期然引發起筆者思索神設立教會在地上面的奇妙奧秘,而潘霍華卻是進入到這奧秘的當中,也是我們現今世代要回到這奧秘中,正如保羅指著基督與教會也說是極大的奧秘(弗五32)

 

1.     教會與創造之間的關係

 

潘霍華提到教會不是一個社團,是一個新人 kaino.n a;nqrwpon ( a new human being ),一個具有獨特意義的人,而不是許多的人,於弗二15-16也清楚說明。從原文裡 kaino.n a;nqrwpon 只出現過兩次,就在弗二15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藉著自己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另一處在弗四24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照著神的形像的、有真理的仁義」。在西三10同樣有新人的意思的說「穿上了新人,這新人在知識上漸漸更新,正如主的形像」。

 

要明白這個新人的意思之前,我們都注意到這個新人指的是一個,不是多個,而且這新人是被造而成的,造他的當然是創天造地的主。奇妙的地方是全本聖經用「創造」這個字,在希臘原文是 ktizw,這字出現的次數並不很多,反而 poiew 卻時常出現。poiew 這個字是做的意思,to do things, to make, to act 等,而 ktizw 有生產,創造,從無到有的意味,to produce, to create, to bring into being 等。[24]從這個看,用 ktizw 這個字大都指向創造天地萬物,創造人 ( 造男造女 ),甚至形容創造救恩 (賽四五7-8),特別之處就在於 ktizw 這個字也用於「新人」裡。潘霍華說這個新人是藉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而創造出來的,若然新人所指向的是教會,那末教會就是神創造出來,如神創造天地萬物,造男造女的一樣奧秘。我們如何想像教會是神所創造的有形有體現於世代中,就要了解神創造的救恩,但觀乎現今世代的信徒,從沒有認為教會是神的奧秘,是神的工作,是神所創造的,充其量一般信徒只認信教會是一班被主揀選的人走在一起敬拜神,共同做一些宗教行動,沒想過教會的出現是神的奧秘,是神的工作 ( 弗二10那裡所說我們原是衪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成的,也是用 ktizw 這個字 ),不是我們的工作;是神所組合,不是我們組合而成;是出於神的恩,不是出於我們的信心。這個組合既是一種創造,其所包含的奧秘自然是大的,我們如何對待教會,就是我們如何面對我們的神。教會不是我們,教會是神的。有了這個觀念,教會就如神把人創造於大地中,要他們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管理神所交付予他們的其他創造物。教會在基督死後復活升天,然後被創造於世代中,教會有否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世代,也管理神所交付予他們的其他創造物呢?這個教會的觀念就與現今信徒一般的觀念很不同,他們大都想從教會裡得著甚麼,支取甚麼。因著教會是基督,不是我們,對於潘霍華所說,教會是為他人而活就明顯得多了。

 

2.     教會與基督之間的關係

 

我們再看這個被創造的新人是如何被創造的,他是按著神的形像造的。潘霍華也帶我們進入到按神形像的創造裡。教會是按神的形像造的,而起初按神形像造的我們很清楚記載在創一27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神所造男的是亞當,女的是從亞當而出的夏娃;到第二個人,男的指末後亞當,就是基督 ( 林前十五45-47 ),女的就是從基督而出的新人,就是基督的新婦,這新婦不再稱夏娃,而是稱為教會。[25]從這裡很明顯這個新人指的是教會。女人從男人而出,所以二人成為一體;教會從基督而出,也當連於基督,成為一體。潘霍華也說人藉著洗禮,就與那個身體合成一體無不道理。原先是屬亞當的人類,現在是屬基督的人類;基督作為人的身體,現在是成為一個復活了的身體。不先經過死就沒有生,若不先經過亞當身體的死,就沒有基督身體的生。[26]所以說基督是成了初熟的果子,而教會也就是基督自己,教會這個新人類也如初熟的果子(雅一18)[27]潘霍華的教會觀確實是以基督為中心,但我們的教會很容易落入一個自我中心,自我中心就是沒有了 ‘I-Thou’的關係,我們似乎做了很多事奉的工作,包含了宗教的動機,卻沒有基督成為我們的房角石,和作我們的頭,忘記了神說「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約十五16),甚至說「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甚麼」(約十五5)。所以潘霍華說,不是屬基督的人以他的意念和計劃塑造世界,而是基督衪自己塑造我們成為衪的樣式。[28]無怪乎他說道成肉身的基督因著衪成為人使我們也成為一個真正的人。[29]亞當的墮落,使他喪失了神造人真正的本相,唯有與基督的復和,我們才在基督裡做一個真正的人,切切實實做一個人,一個基督在我裡面創造的人。

 

3.     教會與聖靈之間的關係

 

教會按神的形像如何被造,在弗二10這樣說「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豫備叫我們行的」。這裡很清楚說明我們是在基督裡所造成的,神造人時,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而基督卻是那叫人活的靈。林後五17「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每一個在基督裡的人都會成為那個新人裡的一份子,即成為教會一份子。但甚麼叫在基督裡呢?從道成肉身的基督看大概會比較容易明白。道成肉身的基督,衪的位格自然就是聖子耶穌基督,衪死後復活升天,衪在世上的地位就被衪的「身體」取代了,而這個身體就是教會。對於道成肉身的觀念,我們多是思想二千多年前基督降世為人的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卻不知道潘霍華所帶出教會是基督道成肉身有形有體現於世代裡的觀念。這或許又要回到教會被創造的奧秘裡。創造的工作離不開聖靈,神創造天地是有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神造亞當也發出衪的靈,照樣,新人類的創造也離不開神的靈,「你發出你的靈、他們便受造」(詩一零四30),教會有神的靈在裡頭,若不,教會就不是創造的工作,而只是人的組織。基督因著死在十字架上,擔負人類的罪孽,復活升天後,得著榮耀的身體,這身體有著衪叫人活的靈居在裡頭,就是道成了肉身,有形有體的住在世人當中,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所以我們的被造,是在基督裡藉聖靈被造的,有基督在我們裡頭生根建造。基督是藉著衪的靈住在我們每一個個體裡,當這些個體聚在一起,基督的靈就充滿了其中,就如潘霍華說,每次道的宣講,基督就臨在其中,我們就是聖靈居住的所在,成為靈宮,Jesus existing as community 就是如此。所以潘霍華就提到「今在的基督」。基督不單是歷史上的主,他是今在的主。

 

四、潘霍華教會觀對現代的啟迪

潘霍華看教會是上帝真實性在世界具體的表現這點,已經可以為現今教會的一個嶄新的認知,這教我們好轉移對教會的舊有觀念。教會的中心點是基督而不是我們。教會所做的一切是我們要做還是主自己做,這個很值得我們思考,特別是現今教會都是走事工化,疲於奔命去做人自己要做的工作,去策劃,去宣傳,然後求神在當中保守,叫神成了我們所差遣的僕役一樣,卻不是我們靜下來,作為身體上的一個肢體,由身體的頭帶領指示我們向東向西,行走坐下,又或由身體的頭指揮我們肢體如何配搭,而不是由手去作腳、耳、眼的工,以至「出師未捷身先死」。我們都忘卻了基督是真實和親自臨格在我們當中掌管一切,卻看基督離我們很遠,好像是無法觸摸一樣。而潘霍華提到基督藉著道和兩個聖禮的臨在,更向我們顯示了每次道的宣講的重要性和嚴肅性,讓筆者想到這個道的宣講不獨是在崇拜中,更在團契中或探訪中與弟兄子妹口中述說神的話語,也包括每次的傳福音帶好信息中,這個道就如此充充滿滿的在我們當中。筆者更認為神既藉著道臨格在人當中,那末每次的宣講是否神自己的宣講,神透過人的口的宣講還是從人而出的話語,當中的認真成份有幾多?又現今流行輕佻攪笑的道的宣講是否合宜?都可以再去參詳。

 

若然我們追隨著潘霍華,那未來的基督信仰所包含的應該是禱告,行正確的路,等候神的時間。[30]最重要的是我們的宗教生命不再是一些規條,而是尋求上帝的旨意,與主聯合。一個新人的教會觀,而這個又是由不同肢體組合而成的身體,藉基督的死創造而成,基督就是教會,教會就是基督,會否為我們對教會有那種敬畏的心?不是基督的死,不是基督的靈,不是基督的創造,我們如何配成為基督身體中的一個肢體。教會就是我們與基督合為一體的,我們就不要容讓我們沾染世俗,而是追求聖潔。而且身體既是由很多肢體組合而成,肢體的合一就為之重要。教會不能有分裂,教會的頭是主,各肢體要順服在主裡,而且是要如主一樣背起十字架,為這世代受苦,卻也如主一樣得著榮耀。

                                    

五、結語

 

潘霍華畢生追求基督是誰,後來他見證說基督存在於教會中,接著他對認信教會失望,卻看見無宗教、凡俗和遠離教會的朋友,為著挽救文化和人性的社會而敢於冒生命危險,投身參與政治陰謀,他因此見證說基督是世界的主。衪是掌管萬有的主。筆者想這是潘霍華後期在獄中,又即將面臨被處置時的一個最深體會。

 

的確的,基督是掌管歷史,掌管一切的主。我們是衪救贖的一群,在地上為衪努力爭戰,等候身體得贖的一天。

 

『這是結束了──在我,卻是生命的開始』。潘霍華走上刑台,面向死亡最後的一句話,是否基督的死在十字架上也反映出地上教會生命的開始?對教會,我們應該有一個新的定位。

 

 

 

中文參考書目

 

   潘霍華著。鄧肇明等譯。《追隨基督》。香港:道聲,2000

   朋霍費爾著。胡其鼎譯。《倫理學》,歷代基督教思想學術文庫215。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2000

   朋霍費爾著。王彤等譯。《第一亞當與第二亞當》,歷代基督教思想學術文庫217。香港:道風,2001

   潘霍華著。鄧肇明譯《團契生活》。香港:基督教文藝,1993

   黃德榮等。《潘霍華對生命的啟迪》,吐露叢書8。香港:中大崇基,2001

   王貞文,王昭文編。《潘霍華的心靈世界》。台北:雅歌,1993

   潘霍華著。許碧端譯。《獄中書簡》。香港:文藝,1976

 

英文參考書目

   Bonhoeffer, Dietrich. Witness to Jesus Christ. Edited by De Gruchy, John. London : Collins, 1988.

   Bonhoeffer, Dietrich. Sanctorum Communio : A Theological Study of The Sociology of The Church. Eng Edited by Clifford J. Green. Translated by Reinhard Krauss and Nancy Lukens. Minneapolis : Fortress Press, 1998.

   Bonhoeffer, Dietrich. Discipleship. Eng Edited by Geffrey B. Kelly and John D. Godsey. Translated by Barbara Green and Reinhard Krauss. Minneapolis : Fortress Press, 1998

   Green, Clifford. Bonhoeffer: A Theology of Sociality. Grand Rapids : W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99..

   Roark, Dallas M. Dietrich Bonhoeffer. Waco : Word Books, 1983.

   Huber, Wolfgang. “Answering for the Past, Shaping The Future. In Memory of Dietrich Bonhoeffer”. The Ecumenical Review 47, 1995.

   Hendriksen, William. Galatians and Ephesians.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Michigan, Grand Rapids : Baker Book House. 1989.

   Lincoln, Andrew T. Ephesians.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Vol.42. Dallas, Texas : Word Books, 1990.

   Barth, Markus. Ephesians 1-3. The Anchor Bible Vol.34. New York, Garden City : Doubleday & Co, 1985.

   Liddel, Scott H.G. R. and Jones H.S.A Greek-English Lexicon. Clarendon : Oxford, 1996.

 

 



[1] 潘霍華著,鄧肇明譯:《團契生活》(香港:文藝,1993), 2

[2] Dietrich Bonhoeffer, Witness to Jesus Christ, ed. De Gruchy, John. ( London : Collins , 1988 ), 6.

[3] Dietrich Bonhoeffer ,Sanctorum Communio : A Theological Study of The Sociology of The Church Eng ed. Clifford J. Green, Trans. By Reinhard Krauss and Nancy Lukens ( Minneapolis : Fortress Press, 1998), 134.

[4] 潘霍華著,鄧肇明等譯:《追隨基督》(香港:道聲,2000),頁234

[5] 潘霍華著,鄧肇明等譯:《追隨基督》(香港:道聲,2000),頁236

[6] 潘霍華著,鄧肇明等譯:《追隨基督》(香港:道聲,2000),頁234,註2

[7] Green, Clifford J., ‘Bonhoeffer’s Ethics – A Coda”, Bonhoeffer: A Theology of Sociality.( Grand     Rapids :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99), 226.

[8] 黃德榮等著:《潘霍華對生命的啟迪》(香港:中大崇基,2001), 27

[9] Dietrich Bonhoeffer , Witness to Jesus Christ, 48.

[10] 黃德榮等著:《潘霍華對生命的啟迪》(香港:中大崇基,2001), 27

[11] Dietrich Bonhoeffer ,Witness to Jesus Christ ,4.

[12] 潘霍華著,鄧肇明等譯:《追隨基督》(香港:道聲,2000),頁227

[13] Dietrich Bonhoeffer : Witness to Jesus Christ P. 54.

[14] 潘霍華著,鄧肇明等譯:《追隨基督》(香港:道聲,2000),頁228

[15] 潘霍華著,鄧肇明等譯:《追隨基督》(香港:道聲,2000),頁229

[16] 潘霍華著,鄧肇明等譯:《追隨基督》(香港:道聲,2000),頁229

[17] Dietrich Bonhoeffer ,Discipleship Eng ed. Geffrey B. Kelly and John D. Godsey, Trans. By Barbara Green and Reinhard Krauss ( Minneapolis : Fortress Press, 1996), 215.

[18] Dietrich Bonhoeffer, Sanctorum Communio ,138.

[19] 黃德榮等著:《潘霍華對生命的啟迪》(香港:中大崇基,2001), 29

[20] Dietrich Bonhoeffer, Discipleship, 218.

[21] Dietrich Bonhoeffer , Witness to Jesus Christ, 52.

[22] Dietrich Bonhoeffer, Sanctorum Communio ,139.

[23] 黃德榮等著:《潘霍華對生命的啟迪》(香港:中大崇基,2001),83

[24] Liddel, Scott H.G. R. and Jones H.S.A Greek-English Lexicon. Clarendon : Oxford, 1996.

[25] Markus Barth The Anchor Bible,Ephesians ,1-3 Vol.34 ,(New York, Garden City: Doubleday & Co.), 309.

[26] Dietrich Bonhoeffer ,Sanctorum Communio ,147.

[27] Markus Barth The Anchor Bible,Ephesians ,1-3,309.

[28] Dietrich Bonhoeffer , Witness to Jesus Christ ,227.

[29] Roark, Dallas M., “The Church Contronting the World” , Dietrich Bonhoeffer, Waco : Word Books, 1983, 96.

[30]Ecumerical Review 47 (1995) Wolfgang Huber Answering for the Past, Shaping the Future : In Memory of Dietrich Bonhoeffer. P.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