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工作神學看工作對信徒的意義

郭玉璋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指導老師﹕郭鴻標 博士)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引言    3

 

.何謂工作?  3

 

()「工作」的字義... 3

 

()「工作」的定義... 4

 

()聖經對工作的劃分... 4

 

.對工作的兩個討論    7

 

()工作是咒詛還是祝福?. 7

 

()工作有聖俗之分嗎?. 12

 

. 工作對信徒的意義--榮耀神    15

 

.個人的神學反思    16

 

.結論    18

 

.參考書目    18

 

 

.引言

近年來信徒面對工作上的問題、壓力日益增多,信徒如何看工作、如何在工作上見證神、工作倫理等問題成為信徒關注的焦點。

 

從無到有,是神在創世記的第一個工作,其後在聖經的啟示中,在教會歷史,甚至今日世界,神的工作並未止息過。而今日的信徒對工作又應持守一個怎樣的態度?筆者試從工作神學角度探討工作對信徒的意義。

 

.何謂工作?

(一)「工作」的字義[1]

在希伯來中,「工作」主要的字眼包括:1. hf,[]m;「一項作為」、「操作」(參創5:29;出5:4等),在詩篇中尤用於神的作為(詩8:3、6,19:1等) ;2. ATßk.al;m.指「神創造之工」、「工價」(參創2:2-3、出20:9等);3. Alê[\P'指「一項舉動」(申32:4等)。

 

在希臘文中,e;rgon (工作)常出現於約翰福音、希伯來書、雅各書及啟示錄,可指工作、舉動、行動,但比較少用的是抽象名詞 evne,rgeia ,字面意思是「能量」(英文譯本譯作Working[工作],是保羅專用的詞語(11937416),多指神的能力。

其他與工作有關而值得注意的字眼包括:希伯來的[gy 指「操勞」、「痛苦」(參賽5710);希臘文的 kopia,w   「操勞」、「痛苦」(438) evrga,thj 指「工人」(937-38201-28)

 

總括而言,「工作」一詞在新舊約皆可指向人及神的工作,神的工作是充滿力量的,而人的工作帶有操勞、痛苦的意味,在新約裡更帶有經濟、貿易的意思,亦即意味人從經營中所得的利潤(161619)

(二)「工作」的定義

根據英漢字典:「工作是一日常用語它通常指做勞苦及單調費力的事情或做為得報酬的職業

 

根據Mark Greene的定義:可以這樣界定工作,那就是你在一個星期裡頭主要從事的活動,不管是在家裡或出外,不論是「受僱」或「非受僱」。[2]

 

根據Volf的定義:任何人的行動,包括用智力或勞動性的,這並不受環境或條件所限制,並且期望得回報這就是工作[3]

 

(三)聖經對工作的劃分

聖經對工作有不同的看法,大體而言可歸納為神的工作及人的工作。

(1)神的工作

  1. 創造:聖經清楚告訴我們神從無到有創造宇宙、人類。創世記第一至第二章清楚描述神創造宇宙、人類的過程。而詩篇33篇6至9節告訴我們:「諸天藉耶和華的命而造;萬象藉他口中的氣而成。他聚集海水如壘,收藏深洋在庫房。願全地都敬畏耶和華;願世上的居民都懼怕他。因為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在約翰福音1:3節也告訴我們:「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可見神的第一樣的工作就是創造宇宙、人類。

 

 

  1. 護理:護理(providence)一詞從沒有出現於聖經,卻一直被用作總括神與創造物之間的關係,根據韋登•格魯登的定義,神的護理是指不斷投入於受造物中,透過保存、協力及管理三方面作出護理[4]

a)      保存:神保存受造物,並維持它們被造時的特質,神叫水繼續維持水的特質;叫草仍然具有草的特質。希伯來書1:3節論到,基督用「權能的命令托著萬有」;歌羅西書1:17節形容「萬有也靠衪而立」,兩節經文表示假如基督不再繼續托住宇宙的萬有,除了三一神外,一切都會立時不再存在。

 

b)      協力:在受造物的每個舉動中,神都協助它們,導引它們發揮本身的特質,是「保存」的延伸。協力使神治理的主權與人的自由意志與責任可以並存,更可以互相配合。如創45:5;出4:11、12;撒下16:9-11;腓2:12、13皆有論及。

 

c)      管理:管理是神護理的第三方面,顯明神在世的一切作為都有目的,而祂護理性地管治或引導受造物達成祂的旨意。詩篇103:19:「耶和華在天上立定寶座,他的權柄統管萬有。」、但以理書4:35:「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他手,或問他說:"你做甚麼呢?"」表明神統管萬有,且叫每件事情成就祂的旨意。

 

 

  1. 救贖[5]:神的工作之一就是救贖之工,因著人的犯罪及按著神的公義,人是沒有能力靠自己得救,因此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為人類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後復活升天,救贖了我們。賽53:4、6、12;林後5:21都指明基督為我們死,承擔及洗了我們的罪。救贖就是指基督透過祂的一生和祂的死,為我們賺取救恩所作的工。

 

(2)人的工作

工作是神命定的事,不過,人的工作因著始祖犯罪而有墮落前與墮落後的不同:

 

  1. 墮落前:在創世記第一章記述:神創造宇宙、按照自己樣式做人後,神命令人要生養眾多,並管理大地(創1:28-30)。然後在創2:15節再描述神對人的命令:「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這兩段的經文表示,神命令人的工作就是管理伊甸園及生養眾多。

 

  1. 墮落後:在創世記第三章記述了始祖犯罪,神對始祖作出懲罰,地不再為人效力,創3:17-19描述:「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你必汗流滿面才得餬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

人墮落後,由原本得享園中的果物至人要勞碌流汗工作才可得糊口,同時因著世界的進步,工作的種類亦繁複增加了不少,不再只像以前的耕種和管理園子,當然生養眾多的命令仍然存在,不過亦因始祖犯罪,生產兒女時必多受苦楚。(創3:16)

 

 

3.守安息日[6]:安息日是很特別的日子,神在這日安息,即停止工作(希伯來tbv (Sabbath),主要解作「停止」),祂沒有像先前的六日「說話」,也沒有「工作」,此外神祝福這日,並將此日分別為聖。與先前的六日不同,第七日是沒有「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七日」的記載,Sailhamer、Von Rad、Dumbrell及Waltke皆認為作者的用意是要突出第七日的特殊和永不止息的地位。可推說,神在創造時為人類設立的安息日是永恆的安息,但這安息日的原意,因人類的墮落而受到破壞,不過人在犯罪後,神仍命令人仍要守安息日,在十誡中的第四誡,神清楚要求人「當守安息日」(參出20:8;申5:2),在這日,無論何工作都不可作。

 

(3)

聖經對工作討論涉及的範圍十分廣泛,筆者在此專文的焦點是試從工作神學角度探討工作對信徒的意義,所以筆者主要探討人的工作,而略過神的工作。而人的工作在始祖犯罪後已有不同,人要勞苦工作才可糊口。因此信徒常會質疑工作的意義,就此疑問,筆者嘗試從1.工作是咒詛或是祝福? 及2. 工作有聖俗之分嗎?兩方面去探討工作的意義。

 

 

.對工作的兩個討論

 

(一)                   工作是咒詛還是祝福?

 

信徒會常問工作有什麼意義?然而各人對工作的意義有不同的看法,若能釐清工作的意義,工作就有動力,此部份筆者會從創3:17-19經文、聖經及兩約之間的拉比對工作的目的、工作得生計、工作是勞苦及守安息日的原因的觀點去探討工作是咒詛還是祝福。[7]

(1)  3:17-19看工作是咒詛還是祝福

 

不少人認為自亞當犯罪後,連帶人的工作被咒詛。為要清楚解釋工作的義意,需要認真理解創3:17-19節的經文。

 

3:17-19「又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你必汗流滿面才得餬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

 

這段經文是神向亞當宣告,土因他犯罪而受咒詛,而不是亞當被咒詛。[8] 亞當所受的刑罰不是要工作,因創2:15已指出人未犯罪前已有工作;他受的刑罰是要十分辛苦拚命工作,才可養生[9](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你必汗流滿面才得餬口)。

若果人的耕種代表工作,地則代表工作的方式或途徑,則工作本身並非咒詛,而是地受咒詛生出荊棘蒺藜,使人的工作遇上各樣的艱難[10],即是人在工作的過程中會辛苦勞碌,而不是工作本身直接被咒詛。

 

另一方面,上帝刑罰亞當仍顯出他的恩典,因為亞當雖然要「終身勞苦」,仍可「從地裡得吃」,即人不會拚命工作,卻一無所獲,連吃的都沒有,可見工作本身沒有被咒詛,而是工作的過程、態度不再如以往未犯罪般快樂,而是要辛苦拚命工作。

 

(2)舊約對工作的觀點

 

在創1:26-28中,神的吩咐,就是要人去管治祂的創造物,以及生養眾多。然而在始祖墮落犯罪後,舊約的工作準則仍是遵行神的話,這樣,神就會賜福予人,並應許神會立他們為神自己的子民;否則,神會降禍。所以,舊約認為工作的目的是為事奉神,如此,就可以得以餬口(26:2-20 )。同時,人將所得的生計給孤兒寡婦,亦也會得到祝福[11](14:28-29)  ,不過一切背叛神的工作例如製偶像等[12](20:4)是不容許的。

 

此外,在創129節表明神一早已應許將所地上的蔬菜和樹上的果子賜給人作食物,不過,人墮落犯罪後,人要勞苦工作才可糊口,但人得生計仍是神的恩典(16:11-16),若人不需藉工作得生計,這全是神的恩典[13](127:1-2)  ,同樣,孤兒寡婦也會得著供應,所以神的恩典是超越工作[14](14:28-29,而且工作得生計是神應許下的賜予(11:13-15)

 

人犯罪,地因此受咒詛,因此人要工作至汗流滿面才得以餬口,而勞苦會有終結(3:17-19 ),故受咒詛的是地,而不是工作本身,而是地受咒詛生出荊棘蒺藜,使人的工作遇上各樣的艱難。

在犯罪前,神設立安息日,賜福予這一日,祂歇了祂一切創造的工(2:2)。人犯罪後安息日的設立仍然有效( 20:8-11、利25:1-7) 

 

因此,舊約的觀點認為工作是人服從創造他們之神的命令,並不是人犯罪墮落的結果。工作是神從人類有歷史以來,為著人類的好處,已經計劃好的;就如每天的日落,工作對人來說,是自然的事[15]

 

(3)兩約之間對工作的觀點

 

            兩約間的拉比認為工作是為遵從神旨意[16],如便西拉智訓(便)7:15 指出不要逃避農田勞動或其他累活;這是至高者賜給我們要做的工作。同時神會指導人如何工作[17],如所羅門智訓(智)9:11她(指智慧,即守律法)知道並理解萬物,她指導我做事英明。她的榮耀護著我。

 

當時的拉比認為工作的目的是管神的創造,維持社會秩序[18](便38:34),當時的人把聖職人員被視為事奉神的人,猶太人需要供養他們(18:3-5) 

 

此外,他們認為工作得生計是維持人尊嚴、得生活基本需要的必須條件[19](多比傳(比)2:11-12),當時的人亦認為神有主權賜更大財富予工作的人[20](便11:20-21),當能夠自食其力可使生活充滿樂趣[21](便40:18)

 

當時的人認為工作中會受苦,例如:打聖戰──馬加比時代祭司約拿單和兄弟帶領猶太人受了很多苦[22](馬一10:15),同時認為工作可能得不到應有的回報,例如債主放債不一定能收回債項和利息[23](便29:4-5),工作中會有不公平的情況[24],如便13:4-7指「一個富人只要是有利可圖,就可以長期使用你;可是如果你沒有用呢,他就會把你丟下不管。只要你還有用,他就會一直跟你生活在一起,並且樂滋滋地把你吸乾。他會供養你,直到你陷入困境 」。

 

對於當的猶太人來說,守安息日十分重要,猶太人遵守出20:9,在當日停下一切的工作,去思想律法的教導,這是拉比解決人要工作又要遵行神的吩咐,要思想律法的辦法[25](1:8) ,因此猶太人寧死也不褻瀆安息日[26],如馬加比一書(馬一)2:34 他們(猶太人)回答說,「我們不會服從國王的命令,我們不會褻瀆安息日」。

 

綜合而言,兩約之間認為工作是勞苦的,不過神仍會祝福人的工作,而回報可以讓人賴以維生、得報酬及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

 

(4)新約對工作的觀點

 

 

耶穌升天前向門徒頒下大使命( 28:19 20),神應許人若事奉神,神就會將一切所需的供給他們,所以工作的目的就是事奉神,不是為餬口( 6:33-34),工作的目的是為榮耀神,正如保羅的教導「所以你們或喫或喝、無論作甚麼、都要為榮耀 神而行。」(林前10:31),新約的作者認為神要信徒管理神所交託的產業( 25:14-15) 

 

同時,新約作者認為工作是必須的,保羅教導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飯(帖後 3:8-10 ) ,人需要將一部分生計供養全職事奉者,如牧者(提前 5:17-18);同時,工作可以支持自己的生計和扶助有需要的人( 20:33-35 12:31-33,弗4:28)

 

            亦認人工作是效法主基督為榜樣(林前10:33 - 11:1)、保羅准許人積財(林後 12:14 ),不過,耶穌教門徒不要積地上的財寶,要積天上的財寶,雅各也指責那些不良富足人的財寶會被消滅(6:21、雅5:1-3),故我們要在工作見證神,卻不可將工作當成偶像崇拜,以取得成功及滿足。

 

新約作者認為人不再受安息日所規限,因基督是安息日的主(6:5),耶穌基督向門徒講述主再來是是滿有榮耀的( 13:26-30) ,啟示錄也指出末世有一個新天新地( 21:1-4) ,保羅以主再來的景象勸勉信徒信靠神(帖前 4:16 18),屆時,信徒能進入神所應許、永恆的安息中。

 

可見新約的工作觀是建立在神的國度上,是為事奉神而作。信徒以效法基督,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神為第一目的。而工作得生計是神應許人事奉祂的回報,工作中受苦是短暫的,因為有永恆的盼望。

 

(5)結語

 

從上面的分析見到,聖經作者及兩約間的拉比皆從正面肯定工作,由舊約視工作的目的是要被祝福,到兩約時期的順服神旨意至新約的建立神的國,皆肯定工作的價值,即使他們皆視工作的勞苦是犯罪的後果,卻只表示人要勞苦工作得糊口,而沒有否定工作的價值,更沒有指工作是咒詛,因此筆者認為工作本身就充滿神的恩典,所以工作不是咒詛而是祝福。

 

 

(二)工作有聖俗之分嗎?

此部份筆者主要從教會歷史看工作有否聖俗之分,看看支持與反對者對此問題的看法,而對於此問題的討論主要出現於中世紀時期,其觀點如下:

 

在舊約時代,神特別揀召了利未人分別為聖作祭司的職份,如申183-5「祭司從百姓所當得的分乃是這樣:凡獻牛或羊為祭的,要把前腿和兩腮並脾胃給祭司。初收的五穀、新酒和油,並初剪的羊毛,也要給他。因為耶和華你的神,從你各支派中將他揀選出來,使他和他子孫永遠奉耶和華的名侍立事奉。」從而推論工作是有聖俗之分。

 

根據楊慶球在《馬丁路德神學研究》指出中世紀一直把聖職稱為屬靈階級,沒有聖職的信徒稱為平信徒。前者有屬靈權柄,後者在教會沒有地位。[27]當時的教會只認為直接服事神的聖職,才是基於上帝呼召的神聖使命亞奎那認為世俗活動是肉體的事情,儘管它體現了上帝的旨意,但世俗活動本身,如吃飯、喝水一樣,在道德上是中性的[28],可見世俗工作是沒有價值可言。

 

可見,認為工作是有聖俗之分這觀點主要強調在中世紀時期,為的堅固教皇制度及突顯聖職人員的地位,筆者認為支持工作是有聖俗之分的觀點是建基在特別的揀選上,而不是信徒的身份上及工作的本身上,所以這觀點並不足支持工作是有聖俗之分,只表明工作是有不同及神在每個信徒身上的呼召也有不同。

 

韋伯(Max  Weber)在他的名著《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指出在路德以前,無論天主教或古代民族的語言中,世俗的工作/ 職業並沒有召命的意義,但從路德開始提出任何的工作皆是來自神的召命(Vocation)。根據韋伯的定義:「召命是指一種終生的任務,一種確定的工作範圍。」[29]

 

路丁路德是提出工作沒有聖之分的第一人,他提出信徒皆祭司的觀念,打破聖俗之分的階級觀念,他認為一個受洗歸入基督的人就是祭司。這觀念建構於出196「你們要歸我作祭的國度」及彼前29「你們是有君尊的祭司」兩段經文來建構平信徒皆祭司的理論。這觀念所針對的是中世紀教宗制度的超然地位,他相信平信徒祭司與教會的聖職分屬兩個層次,而兩個層次又互相支持。

 

路德理解工作與召命有關,他認為工作是一項神聖召命,各種的工作在神面前都是平等,是上帝把人安放在不同的崗位上事奉祂。他肯定日常工作的價值,他認為個人道德的最高表現,在於人忠心地完成世俗的事務。路德認為保羅在林前7:20描述人的工作就是人的召命,路德認為人從事某種職業,其實是履行上帝給人的特定義務,在人所處的環境行出上帝的旨意。[30] 

 

路德認為成聖生活不再局限於中世紀的修院,反而落在日常生活中。路德曾說:「上帝應許的惟一生存方式,不是要人們以苦修的禁慾主義超越世俗道德,而是要人完成個人在現世的裡所處地位的責任義務。這是他的天職(calling)」。[31]同時,路德認為內心既不涉及外體的行為,外體的行為就不能以屬靈或屬世來作為高低的判別。

 

加爾文承繼路德對工作的觀念,加爾文表示:「『職業』這詞含有呼召的意思;而所謂『呼召』乃是指上帝用祂的手指頭指向某一個人說,我要你如此如此的生活。」[32]

他亦認為全備的生活應包括兩方面,即:屬靈和屬世的關懷,任何有關聖俗的區分都是人為,而且具破壞性。他認為所有的職業只要是對大眾有利益的,在神面前的地位一律平等。然而加爾文對工作的觀念亦有超越路德的地方,就是人需要神祝福其工作,他接納貿易和收息,他更認為基督徒在工作上管理世界的日常運動及修理它,以致能榮耀神,加爾文的工作觀是帶有屬靈的層次及價值。[33]

 

         加爾文主義者更認為工作是順服神的一種表現,通過俗世上職業中積極地倫理生活,能夠參加在世上榮耀歸於上帝的事工。[34]

 

         在路德、加爾文後的神學家大都認同並肯「工作皆是來自神的召命(Vocation)」的觀點,他們進而關心在聖(信)與俗(不信)中如何發展神聖。

 

         巴特的呼召建基於基督的揀選,他認為全人類已在基督裡蒙揀選、與神和好,重蹈了耶穌基督蒙揀選、從被定罪變成蒙憐憫的歷史;這樣,神並不是揀選一些人而撇棄另一些人。 [35]既然每一個人也是蒙神的揀選,即人是帶著神的召命生活,要在生活中活出基督的樣式。

 

田立克提出人在日常生活經驗中開發深度的層面(Depth Dimension),就進入宗教領域,而不必被形式化宗教活動的局限,忽略在最平凡的生活中具有「終極關懷」(Ultimate Concern)的向度。[36]他這觀念打破了聖俗的界限以後,從生活實際經驗尋找深化的層面,作為神聖的領域,從而帶出在俗世的工作裡也可以經驗神聖。

 

潘霍華努力打破神聖與世俗的分野,他提出「非宗教的解釋」(non-religious interpretation)及「非宗教性,世俗的基督徒」、「用世俗的方式講解」,他關心的是對這無宗教的世界重新「解釋」基督教信仰,但其意義不單只是用非宗教術語釋經或宣道,並且涉及崇拜、制度和社會行動。[37]潘霍華這些的觀點有助拉近信徒與非信徒之間的隙縫,應用於工作上,可有助打破聖俗之分的觀念,讓信徒明白任何的工作也可展現基督教信仰。

 

Miroslav Volf認為工作神學是反映自然和人工作結果的教條,它提出一個框架讓人量度人有什麼應該做,有什麼不應該做。他認同正作是一種召命,不過他認為路德的召命是靜態的,沒有處理工作的疏離、被壓榨等問題,他提出聖靈給人的恩賜,他認為透過聖靈的引導就能處理這些問題。他從「新的創造」看工作,他認為當中最重要的動力是聖靈參與,[38]工作是由聖靈主動的導引。

 

 

總括而言,路德、加爾文等重新肯定一般工作是基督徒生活重要的一部份,不是一種牽累,他們提出的聖召更肯定工作的價值,而韋伯更認為改革家本於神的選召來解釋聖召或工作,是更正教的工作倫理的重要元素。[39]

 

其實自路德開始至當代,大部份的神學家皆認為工作是沒有聖俗之分,分別在於人有沒有召命,而這召命觀會直接影響工作者的工作態度,信徒認為神呼召人放在不同的崗位上事奉祂,因此要忠心地完成工作,以榮耀及見證神;而沒有召命的人則視工作只是經濟的活動,是為生活而做,沒有神聖意義可言,反映出,工作本身是沒有聖俗之分的,聖俗之分在於信與不信的群體身上。

 

 

. 工作對信徒的意義--榮耀神

 

從以上兩條問題的探討及分析,得出的結論顯示工作不是咒詛,而且沒有聖俗之分,肯定的是所有工作的價值是平等,而且在神面前的價值是相同,而每個信徒皆有其聖召,為要在工作上見證神及實踐神的旨意。

 

因此若基督徒明白工作不是咒詛,並認為工作沒有聖俗之分,皆來自神的召命,為要服事神,信徒能從身份上肯定自己的工作價值,那麼信徒就有動力去工作及能工作上找到最終的意義--榮耀神。

 

所謂的聖俗之分在於驅分信與不信的群眾,而不在於工作本身上,因此信徒(聖)是被召在工作上向俗(未信者)見證神,而這聖召觀是支持信徒在工作上堅守的動力,而基督教的末世觀是給予信徒在工作上忠心工作的盼望與憑據。

 

 

 

.個人的神學反思

 

探討工作神學並不是容易的事,因為工作神學仍在建構當中,因此筆者難有清晰方向可跟從,亦因工作神學仍在建構中,因此仍有許多空間可以發展及討論。

 

路德是第一個正式提出聖召觀的神學家,他的觀點確打破了中世紀對工作的偏見----唯有直接事奉神的工作才有神的聖召及價值,他影響後世深遠,其後的神學家多受他這觀念影響,然而路德的工作觀正如Miroslav Volf指示沒有處理工作的疏離、被壓榨等問題,筆者認為亦欠屬靈的意義,雖然其後加爾文在這方面有加以補充,卻仍未能為今日的信徒提供方法,筆者認為他們的缺乏在於他們的時代所有人皆是信徒,沒有現今信與不信的問題衝突,加上工作的增多,問題亦加增,故他們的工作神學未能有效幫助信徒面對今天在工作上的挑戰。

 

雖然其後的神學家如潘霍華等,嘗試在信與不信的群體中作出調適,然而亦未能建搆一套成熟的工作神學,而現代的討論大多環繞「職場」,他們選取了路德的觀念,看重「信徒皆祭司」及「召命」的觀點,強調工作沒有聖俗之分,亦關注處境性的問題,如職場道德倫理問題等[40],卻未能處理屬靈生命的塑造,而關於職場神學的中文資料,大多由接受過非全面神學訓練的人士提供,難免有偏狹的成份。[41]

 

如何將已有的工作神學應用在信徒的實際工作上是值得關注,筆者認為現時現有的工作神學太過理論化,但現今信徒關心的是處境上的問題,是職場上的問題,雖然Miroslav Volf提出用聖靈參與的新向度,然而筆者仍認為神學家仍未能在神學理念上建構出一套清晰的架構,更遑論將理論與處境好好的溝通、調整。

 

此外,筆者認為現今信徒面對職場的問題已跳進處境性的討論,建構一套正統的工作神學觀是有需要的,筆者認為工作神學重點是帶出信徒的身份問題,先從聖召出發,讓信清楚自己的身份及使命就能有動力在工作上堅守信仰。

而現今基督徒最大的問題是教會與生活割裂,工作時是一個人,返教會是另一個人,有一些「出世的聖召心態」,因此建構工作神學時需要從信徒的Being入手,而不是Doing出發,好讓信徒持存的是「入世的聖召觀」,相信神對基督徒的呼召是在一切的事物中,見證及榮耀神。同時,亦可多處理聖靈給人恩賜不同的角度入手建構,當然不能忽視的是屬靈生命塑造的課題。

 

筆者亦認為工作神學不能忽視「安息日」的問題,然而就筆者所見很少神學家在工作神學上處理安息日與信徒的關係,不過,筆者認為安息日對現今信徒仍有其意義所在,人受造的最終目的就是在神面前得享安息[42],但現今的信徒大多卻未能明白這安息日的意義,亦因工作的繁忙而不能在安息日中敬拜讚美神。

 

筆者亦認為探討工作神學,需要指出人一切的工作皆是配合神的工作,這麼人的工作才有真正的意義。

 

誠如前面所說,探討工作神學並不是容易的事,因為工作神學仍在建構當中。現今的問題是工作神學理論仍在建構中,但已需要跳去處理處境性的問題----職場神學、道德倫理等問題,因此筆者盼望學者們能盡快建構一套成熟、完整的工作神學才能回應現今信徒面對的挑戰。

 

.結論

工作是必須的,亦是人應有的責任,當信徒清楚自己的身份及呼召,就能在工作上忠心完成神的旨意,就能持甘心樂意的心,把握機會在工作上榮耀神。

最後筆者以歌羅西書三章廿三至廿五節作為筆者對此次專文的總結:「無論做甚麼,都要從心裡做,像是給主做的,不是給人做的,因你們知道從主那裡必得著基業為賞賜。你們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那行不義的,必受不義的報應;主並不偏待人。」。


 

.參考書目

Badcock, Gary D. The Way of Life: A Theology of Christian Vocation.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2001.

Goran, Agrell. Work, Toil and Sustenance. Verbum:Hakan Ohlssons, 1976.

  H.D.McD。<操作,做工,工作(Work)>。中國神學研究院譯。《聖經新辭典》下冊。香港:天道,1996,789。

H.H.D.。〈Work工作〉。楊牧谷主編。《當代神學辭典》下冊。台北:校園,1997。

Helm, Paul. The Providence of God. Leicester: IVP, 1993.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1. Martin Luther(1483-1546). 35-52.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2. John Calvin(1509-64). 121-135.

Jewett, Paul K. God, Creation & Revelation.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0.

Moreland, J. & Beynolds, John Mark eds. Three Views on Creation & Evolutio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99.

Nemeck, Francis, Coombs, Marie Theresa. Called by God: A Theology of Vocation and Lifelong Commitment. 2001

Newland, George. God in Christian Perspective . Pickwick  Publications, 1983.

Patterson, Ben. Work and Worship. Leicester: IVP, 1994.

Powell, Samuel M.. Participating in God: Creation and Trinity. Minneapolis: Fortress Press, 2003.

Torchia, N, Joseph, O.P. Creatio ex nihilo and the Theology of St. Augustine. The Anti-Manichaean Polemic and Beyond. New York: Peter Lang, 1999.

Volf, Miroslav.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New York: OUP, 1991.

Max Weber. The Protestand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 London: Unwin Hyman Limited, 1985.

 

保羅•阿爾托依茲著。段琦、孫善玲合譯。《馬丁路德神學》。新竹:中華信義神學院出版社,1999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二版香港:天道,1999

威廉.艾恩(William C. Innes)著。趙心瑜譯。《加爾文的經濟神學思想──職業無分聖俗》譯自Social Concern in Calvin's Geneva Chapter 16, by William C. Innes.

工籐英一著。《職業觀》。台北:三一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76。

柯布登著,胡安德譯。《多瑪斯思想簡介》。台南,聞道出版社,1997。

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香港:中神,2001。

楊慶球著。《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

王貞文、王昭文合編。《潘霍華的心靈世界》。台北:雅歌,1993年。

聖多默著。謝扶雅編譯。《聖多默的神學》。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88。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增訂本)》。台北:華神,2002。

蒂利希著。尹大貽譯。《基督教思想史》。香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2000

郭鴻標。〈從聖經看工作的意義〉。《基督教週報》第2005(20031) ,頁6

郭鴻標。〈朝向職場神學的建構〉。《基督教週報》第2005(20031) ,頁1

郭鴻標。〈職場倫理方法論〉。《基督教週報》第2002(20031) ,頁6

郭鴻標。〈職場神學(二)〉。《基督教週報》第2003(20031) ,頁6

郭鴻標。〈職場靈修〉。《基督教週報》第2004(20031) ,頁6

里奇•馬歇爾著。國度編譯小組譯。《職場事奉與恩膏》。台北:國度,2002。

韋恩•格魯登著。林莉如、麥陳惠惠。《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一:上帝與聖經》。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2001

韋恩•格魯登著。林莉如、麥陳惠惠。《聖經教義與實踐卷基督救恩》。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2001

韋謝利•韋瑪莉著。黎文碧譯。《樂業?餬口?》。香港:亞洲歸主協會香港分會,1982

馬可•格林著。曾淑儀譯。《歡天喜地星期一---職場事奉的召命》。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2002。

麥葛福編。劉良淑、王瑞琦合譯。《基督教神學手冊》。台北:校園,1998。

麥葛福編。楊長慧譯。《基督教神學原典菁華》。台北:校園,1998。

黃儀章。《舊約神學---從創造到神創造》。香港:天道,2003。

黃德榮等著。《潘霍華對生命的啟迪》。香港:中大崇基神學組,2001。



[1]  H.D.McD:<操作,做工,工作(Work)>,中國神學研究院譯:《聖經新辭典》下冊(香港:天道,1996),789。

[2]馬可•格林著,曾淑儀譯:《歡天喜地星期一---職場事奉的召命》(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2002),頁32-33。

[3] 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New York: OUP, 1991, p.7-8

[4]韋恩•格魯登著,林莉如、麥陳惠惠:《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一:上帝與聖經》(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2001),頁236-261。

[5]參韋恩•格魯登著,林莉如、麥陳惠惠:《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二:基督與救恩》(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2001),頁474;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香港:中神,2001),157-166。

6黃儀章《舊約神學---從創造到神創造》(香港:天道,2003,頁66-71

[7] 詳細可看Agrell Goran, Work, Toil and Sustenance( Verbum:Hakan Ohlssons, 1976)一書;郭鴻標:〈從聖經看工作的意義〉《基督教週報》第2005(20031) ,頁6

[8]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二版 (香港:天道,1999),頁320-321。

[9]鄺炳釗:《創世記卷一》二版 (香港:天道,1999),頁320-321。

[10]郭鴻標:〈從聖經看工作的意義〉《基督教週報》第2005期(2003年1月) ,頁6。

[11] Paul Helm,. The Providence of God. Leicester: IVP, 1993, p.24.

[12] Helm, p.19.

[13] Helm, p.25

[14] Helm, p.24

[15] 〈聖經對工作的觀點〉工作的觀點下載自http://www.christianstudy.com

[16] Helm, p.42

[17] Helm, p,34

[18] Helm, p. 40

[19] Helm, p. 40

[20] Helm, p.41

[21] Helm, p.41

[22] Helm, p.42

[23] Helm, p.43

[24] Helm, p.43

[25] Helm, p.49

[26] Helm, p.39

[27] 楊慶球著:《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頁66

[28] 楊慶球著:《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頁78

[29] Max Weber, The Protestand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 (London: Unwin Hyman Limited, 1985), 79-81.

[30] 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1. Martin Luther(1483-1546). 35-52;楊慶球著:《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頁78

[31] 楊慶球著:《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頁78

[32] 威廉.艾恩(William C.Innes)著,趙心瑜譯:《加爾文的經濟神學思想──職業無分聖俗》(譯自︰Social Concern in Calvin's Geneva Chapter 16, by William C. Innes,Pickwick Publications, 1983)http://www.campus.org.tw:50002/public/cm/cm10/9710-2.html

[33] 威廉.艾恩(William C.Innes)著,趙心瑜譯:《加爾文的經濟神學思想──職業無分聖俗》(譯自︰Social Concern in Calvin's Geneva Chapter 16, by William C. Innes,Pickwick Publications, 1983)http://www.campus.org.tw:50002/public/cm/cm10/9710-2.htmlIan Hart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2. John Calvin(1509-64). 121-135.

[34] 工籐英一著:《職業觀》(台北:三一文化事業有限公司,1976),頁90-91

[35] 溫偉耀〈真正的人----巴特的「揀選論」與人在本體上被確定的神學論點〉《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198907),頁156-157

[36] 郭鴻標:〈職場靈修〉《基督教週報》第2004(20031) ,頁6

[37]黃德榮等著:《潘霍華對生命的啟迪》(香港:中大崇基神學組,2001),頁21

[38] Miroslav Volf: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New York: OUP, 1991), 102-109.

[39] H.H.D.Work工作〉楊牧谷主編《當代神學辭典》下冊(台北:校園,1997),1211-1213

[40] 希爾著,張國棟、葉妙玲譯:《商界高手》(香港:宣道,2001);羅拉•L•納舒著,張國棟譯:《商場聖徒》。香港:基道,1999,二書都關注處境性的問題。

[41]郭鴻標:〈職場神學()〉《基督教週報》第2003(20031) ,頁6

[42]黃儀章《舊約神學---從創造到神創造》(香港:天道,2003,頁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