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工作神學與信徒在職場關係

陳淑燕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指導老師﹕郭鴻標 博士)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I 引言

 

工作神學是屬於實用神學的範疇,而實用神學科引用Edward Farley可以從四種向度看:1生活習性;2科學性;3學術性及4系統及教義性。[1] 工作神學作為實用神學科之一,同樣是以認識神為中心,需要理論及實踐並重。從生活習性,我們可以看到工作已然成為每一個被造的人生活上所不可或缺的,透過“實踐”生活之中的行動或工作,我們可以知道認識神向我們啟發的事情。生活習性就是生活方式(Way of Life / Lifestyles)。其次是科學性,就是透過以不同的知識論作為架構,對工作作整體的了解,而並非放置於仔細的神學或應用的課題之中。而學術性是指將工作細分為不同的學問的學科去作研究,因而產生了集群式的神學或應用課題的討論及研究。最後是系統及教義性的向度,從傳統的教義及系統神學延伸至神學實用層面,從學術架構再回到生活習性,以致基督信仰能實踐於教會及現今社會之中,能夠從信徒生命及教會的職事去服侍現今世代。

但當筆者接觸工作神學及對觀現今信徒群體的實況時,不禁婉惜。而根據黎基傳牧師對四百多位帶職宣教士的調查發現,年輕一代宣教士漸漸遠離神的呼召和帶領,而追求達成自己的志向。而宣教士尋找不同的方法來運用自己的才幹和技能,目的是享受工作滿足感,因而忽略尋求神的旨意,或神怎樣帶領他們在職場的群體中服事祂。可見在職場上,一套全面的工作神學系統,是今天許多信徒,在職場上面對大大小小的難題時,不可缺少的裝備。

筆者願透過此文,嘗試重尋工作神學與信徒在職場上之間的關係,因而更深了解神的旨意,明白如何幫助今天的信徒更清晰,自己的身份、呼召與其在工作上的事奉。在本文筆者嘗試從兩個向度去了解工作神學,首先會從系統及教義性出發,探討聖經中及歷史上神學家的工作觀作為架構,然後以生活習性的向度,作為信徒在其職場上實踐工作神學時,對其職事的認知及服事的準則。

                                                  

II 聖經中的工作觀

在聖經之中,從舊約到新約,工作都有不同的觀點及向度。[2] 而這些觀點是工作神學的基礎,亦是今天信徙所應持守的準則。

 

A舊約中的工作觀

舊約之中的工作觀,是從創世記開始。一開始,神就從空虛混沌之中創造秩序,更進深而創造生命,並且按著自己的形象造了有靈的活人,可見神本身是有作為的神。而當人被造之後,已被召作工。在創世記第一章28節之中,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從神的召喚,人就有了身份,亦被神指引的生活方式,並且亦有了特派的任務。而這就是工作的開始,亦是一個祝福的開始。而為了配合這項工作,神賦予人能力及知識去完成使命。人順從神的安排而行就是事奉神,而人是被祝福的。但當始祖犯罪後,地被詛咒(創317-19),因著人對神不順服的結果,工作的情況變了,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喫田間的菜蔬,你必汗流滿面纔得糊口。人類早期工作,已從原來的管理階層變為務農為主,因此工作亦被視為勞苦。而人能否得生計,既靠賴工作亦是必要加上神的恩賜,是以工作者有權得工價,但卻以神的恩為基礎。

在創世記第二章,到了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經完畢、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而在舊約聖經之中,宗教敬拜開始,而安息日、安息年及禧年,都是對工作的重新解釋為順服神的吩咐,亦即是事奉神。而“得休息”、“得釋放”被視為工作中的理想,就是從生計工作轉到事奉神的工作上(包括敬拜、獻祭),從而使人得赦除不順服神所帶來的勞累,並得著心靈更新。

 

B   兩約之間及早期猶太拉比的工作觀

在兩約之間,工作被定位與神的旨意連繫,並且工作必需符合神聖旨意。工作至此發展成為順服神旨意,而在神旨意之中,有對工作作出規範的旨令或誡命,如守安息日、學習律法和禱告。而許多的工作被視為神的智慧及教導,就如學習律法就被視為超越一般工作。而工作之後的休息及積聚財富,與被拯救離開勞苦工作的盼望相連。而擁有律法知識的拉比,其工作定為專業,因此視一般工作為對其專心事奉的障礙。對工作的看法仍是有矛盾,一方面視之為勞苦、罪的懲罰,另一方面,工作被視為對維持生命的必須,並且勞苦其果效是好的,作工者能從工作得工作滿足感。而不工作能得生計被視為理想,對末世的盼望是工作容易及脫離勞苦,並且在最後能完全安息。

 

C 新約中的工作觀

在新約中,工作與神的國及旨意連起。當中發展了特別召命者,其工作乃宣告神的國,而信徒工作為一般工作,並成為支持特別召命者之工。而信徒對末世主再來的迫切亦影響其對工作的看法。張力在於見證與維生,及保持被召的地位與對屬世事物的觀點更新之間的取向。生活工作並不違反事奉神的觀念,並且視為必須,免得成為別人負擔。而工作所帶來的痛苦,以基督謙卑受苦成為信徒工作生命的榜樣。新約中看人在犯罪後,工作視為重新秩序中維生的必須。而信徒更以更生改變為基礎,而工作目的只為積存財寶被視為違反神的旨意,確立了工作不單為一己,更以幫助軟弱及有需要肢體。相反,人若擔憂生存而只顧工作,被視為違反神的國和神的旨意,是缺乏信心的表現。工作是否帶來果效亦開放,變為可以積存,但要注意不成為偶像,因為神才是供應者。而信徒群體對末世盼望能息去勞苦,能得贖及得救。並且新的使命使福音傳遍達致改變現今世界,亦成為新約的工作觀,就是完成神的召命去取悅神。

 

III 歷代神學家的工作觀

A 

馬丁路德的工作觀[3]

            路德的工作觀,是對應於當時天主教的權柄觀而作出的回應,更發展出“信徒皆祭司”的觀念。對於工作,路德同時對信徒“召命”有兩重看法。其一是憑恩典、藉信心、蒙赦罪而被召進神的國。並且此觀念“因信稱義”亦是路德強調改革宗的基本教義,反對贖罪卷及行為稱義,但路德卻強調在工作中,人對自我身份的確認的必須。那就是信徒肯定全然接受罪得赦免,並且確認自己已蒙神恩,亦站在神所立定的地位上,因著信就有成聖行善的動力。路德看信心與工作的關係,乃在信裡工作是平等的,沒有聖俗之分,並且憑信工作,在神的護理引導下,就能結出好果子。亦因此人有道德自由,從而發展出個人倫理及對社會秩序的觀念。

而另一個“召命”的重點就是在這地上的國,透過服事他人去事奉神,並且不以一己的好處着想,而是出於愛神及感恩而作。因此個人責任的觀念連繫於神對蒙恩人的召命,神所賜下的各樣恩賜的運用,是以信徒的工作觀應該是平等、以信心事主事人、並且誠實公平處人處事,將來好向神交帳。可見路德的工作觀在於對非神職工作作出肯定,生命才是工作的核心,而生命是外顯於日常生活或工作之中。是以要過合神心意的生活、完全順服神的生活、聖潔的生活,路德平反不再是只從事宗教活動而來,乃是每一位信徒從他的日常生活、工作及家庭去活出來。因此工作即使是有辛苦或從俗世觀點看為厭惡性的,但卻因著神為每一位信徒所設立及定規的崗位,信徒看工作有別於世俗觀點。無論寒或暑、單調乏味或勞碌費勁、痛苦或難阻,信徒仍視神所賜的使命為神聖、神所定的崗位為榮及可悅的,順服旨意在神眼中視為美及榮耀的職事。

 

A 加爾文的工作觀[4]

加爾文的工作觀,重點在於信徒在神的恩之下的歸回、順服,最終能夠榮神益人。在加爾文看來每一個人都需要工作,這是從創世已為神所立定。而且工作雖然在人犯罪墮落後變得勞苦,卻因著神的恩,而扭轉成充滿喜樂。這種說法其實與路德所說的身份觀念相似,就是信徒對自己的罪越認識,就越謙卑,越發透過在神定旨下工作去,使從罪的詛咒之勞苦工作,憑神的恩典,轉成為榮耀的職事,有為主而作的高尚情操。信徒的自我身份確認以後,明白一己所站在神的浩大恩典之下,因著主耶穌,人能與主聯合,就能勝過世界,甚至超乎萬物之上。這種不同於世界的觀點看工作是加爾文工作觀的獨特之處。

但在不同的人身上,神按祂的定意分給各人的身份不同,而要求各人所行的也不同,這就是“召命”。“召命”是源於神的定旨與及護理──神的引導、保守及管理,以致信徒無論作甚麼也是按主心意以作、凡事也為主而作,並且能犧牲自己的喜好而順服與主同工。而在“召命”之中信徒雖然了解自限,卻仍堅守崗位,得著從神透過工作所提供的穩定性,及除去沒有工作或在轉換工作而來的煩躁不休。加爾文看重在“召命”之工作中,目的在於信徒彼此服事。加爾文認為彼此服事的工作與其他的恩賜,同樣發揮了促進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及團契,甚至把人與鄰舍連繫起來。加爾文的工作觀,看重聖靈的工作,聖靈分給各人的恩賜,亦是人工作從技術上及功能上所必須。工作就是服事,活潑的生命在事奉中流露出來才是最重要,因此加爾文對職業看法是無分聖俗的,重要的是各人隨聖靈的引導,各守本位(包括義工、家庭主婦、作預工皆為事奉)。而所有的職業,只要是對大眾有利益的,在神面前的地位一律平等,這種屬靈的尊嚴是超越屬世的階級,並且帶來人在事奉上的滿足感。從工作倫理的角度,加爾文強調工作基礎應以愛人及公平為準則。而財富的積存在加爾文的工作觀來看,被視為神的祝福。

 

B 清教徒的工作觀[5]

中世紀英國更正教的清教徒對工作的觀點,亦是以“召命”作為基礎。他們認為每一個人按照他們自己的本性(就是神創造人時賦予在人之內,也就是加爾文的“預定”),被神召到一個獨特的工作崗位堥ぅ^神,同時亦是為他們自己及其他人的益處。在清教徒的工作觀之中,每一個工作無論是宗教性或一般性,仍是以事奉神及榮耀神為主。而人對工作應盡職,因為即使一般工作亦被視為“屬靈”活動,而不會造成個人與神關係的分隔。這樣看來,清教徒與路德與加爾文對工作的看法同樣是無聖俗之分,同時肯定信仰對人的工作觀的改變。因著信仰,工作被視為對神持續降服的表達,因而信徒能夠除去對工作所帶來的痛苦,而換上事奉神的喜樂。亦因著工作是在神的護理恩典下的特別召命,人被帶領到一特定崗位上,就不應轉變。但清教徒沒有排除人有選擇工作的可能,而選擇的基礎不獨是對呼召的回應,亦須有思想及體能是否適切的考慮。因為當時的大學教育,提高了人的知識水平,亦使人從單一技能訓練,轉變而成為多元工作的可能,因此對工作崗位的可選擇性提供一個實際的基礎。但對於工作崗位的選擇,作為一個特別的召命,應從屬於普遍召命,就是以信作主門徒。是以個人對工作應持有的態度,不以個人價值為首,乃重是否事奉神,為神而作,並且要謹慎因過度工作,而導致忽略與神關係的危險。對於工作所帶來的果效,清教徒認為金錢和財富並不是罪惡的,而人是要成為神的好管家,不要成為物慾的追求者。因此,清教徒高舉“清貧”的理念,就是要讓人不受工作果效而誘發個人物慾,更對果效是神恩典的肯定。

 

IV 工作神學與信徒的召命與身份

從創造開始,神已經啟示受造的人,祂本身就是一位有作為並且所作的是好的那一位。而人按神的形象樣式去造,工作已然是人的本性的一部份。並且神同時對人有持續護理之工,是以無論是直接或間接護理,神保守、引導及管理人的作為。最後神對人特別是犯罪墮落以後的人,成就了祂的救贖之工,透過主耶穌十字架的救贖,使人能被召出罪的黑暗權勢,而進入被稱義、得自由、事奉神、事奉人的職事堙C

筆者同意人是不能沒有工作的,不單是因著個人生活、心理或社會的需要,更因為這份對工作的渴求,本來就已經內置於人這個存有之內。問題是工作的定義,對於信徒與非信徒是有著不同的意義,是生命的演譯,還是外置生命的勞力回饋。神學家巴特,認為工作要基於召命,召命是源自自我身份的認知。召命並非相對於一個人的職業或生活模式,而是取決於信心及門徒身份。而信徒最重要的身份乃是在主裡,如何按主旨意或召命作個有使命的信徒。[6] 對此今日的信徒必要明白自己的身份,筆者認為應從三方面看,信徒身份的基礎:神的創造、基督的重生及聖靈的引導。

更正教的傳統工作觀,承於路德及加爾文強調人召命崗位的獨一性,是否切合今天的社會呢?筆者從神的創造之工看到,神的創造性,及人被賦予超越及管理世界的職事。而今天的社會對比於中世紀時代的農奴社會實在是有很大的分野。筆者認為隨著社會的變遷,工作的範式亦改變,而人從創造之中所存有的創造性,使工作再不是指獨一的職業崗位,而是多元的事奉崗位。就好像是一個女信徒,可以是一個家庭主婦,亦可以是教會堛滌鶢ヾA同時是一位帶職宣教士太太[7],亦同時是一間商店老闆等等。對於筆者來說,這婦人不單已蒙召從基督十架之中得著新生命,人生的目標方向,及價值觀亦已改變,並且在她生命的不同階段,按著聖靈的引導,服應在神的旨意下有多元的召命及多元的事奉崗位。按著神的帶領,她得著家庭主婦職事;按著聖靈的感動,她承擔了教會執事之職;按著基督的大使命,她與丈夫跨越地域到海外宣教,並要做好一間商店使之有盈利支持宣教費用。今天社會的多元性,對更正教時代,工作的召命被定為持守單一的職業崗位,實在有很大的挑戰。但召命的基礎,並不是持守單一的職業崗位,而是即使在不同的崗位,抑或在重疊的崗位上,去持守單一的事奉對象。那就是說工作基於召命,召命就是事奉神,因此就必需要有捨己順服的基本條件。

基本的召命是從罪中回轉,在基督裡重尋信徒自我的身份,這個身份是支持我們能夠滿足喜樂地工作,成就神所召我們作工的事奉崗位上的召命。正如潘霍華在他的“Act and Being”之中,同樣強調信徒必須重尋及認定自己在基督裡的存有,活著不再是我,乃是按著主的期望(旨意)而活。但要從自治及自主中,脫離“我”的勢力,而進到“基督”的權勢下,就是神所賜的恩及信心的恩賜所成就。而其中信心是認知信徒身份的基礎,有信心能明白神創造整個“我”而且將我安置於本性與歷史之中,而今天生命活在復活基督的盼望中,那怕世界仍不斷敗壞。筆者欣賞潘霍華對個體存有的觀點,視為存有及作為的聯合,而一個信徒對自己被造、被贖、被更新的身份的認知,是必須要以信心及盼望為平台,有生命就有作為,怎樣的生命就有怎樣的工作。

 

V 工作神學與信徒職場實踐

對於今天的信徒,是否清晰自己的身份,明白自己的召命,就免於一切從工作而來的困難和試練?答案是否定的。剛好相反的,是信徒因著自己的身份,要追求聖潔,雖然能脫離過去的犯罪或軟弱,但一天仍生存在世,仍要面對許多的張力。在此專文,筆者只能在眾多的張力之中,點選信徒在職場上最易造成身份混亂和召命模糊的兩種情況。一.信仰生活二分;二.工作狂的危機。

            信仰生活二分源自信徒的多元崗位轉移時,所產生的不平穩狀態而發展出來。信徒長時間在職場中,所建制的專業倫理(群體倫理),與其個人整體倫理(根據聖經倫理)不能調和。在信徒的生活時鐘裡,在職場的工作所佔的空間比任何其他的總和還要大。在職場上信徒有崗位上被分配要完成的工作,並且被群體規範在專業倫理的勢力下,信徒在許多的道德衝突上,長時間處於爭戰之中。並且此爭戰不穩狀態亦持續,特別是當信徒退下職場,回到家中或教會的安全聖潔區之中,就特別明顯。於是部份信徒在多元崗位中,開始出現角色混淆,而人性趨向平穩的條件下,為免長期爭戰,就有可能出現信仰生活二分的情況,亦可以稱為道德的雙重標準。信徒在工作上,會有乎合專業倫理,或職場合法的決策和行為,而違反個人倫理的要求。其實在這種種內心掙扎之中,信徒是需要被肯定及支持,認定自己的身份是在主裡,以及按主心意而行,信心的禱告及在群體中尋找信仰伙伴亦是必須的。正如潘霍華:個人就是本性與作為的聯合(personal being is unity of act and being),根本就不應亦不會分割,認定自我的最基本身份,在於天職先而工作後,工作是附屬於天職。有確切的優先次序,是平衡生活的鑰匙。

            工作狂危機源自對召命缺乏平衡理解。這裡可以有兩方面的探討:一.是從傳統的工作觀之中,閒適被視為不當及可遣責,因而工作被視為超越閒適;二.是信徒對工作誤解,工作被視為個人價值的肯定,是個人身份的信心缺乏的表現。從神本身的創造,可以知道「安息日」是神竭了一切之工而被祝福的安息。並且從舊約之中,更有神諭要求人守「安息日」為誡命之一。可見神的旨意不在乎為工作而工作,而是工作的中心及首要是事奉神。而第一類的工作狂,認為越工作越表演出自己是在這獨一的崗位上盡忠盡力。這是對召命的一個錯誤理解,工作並非召命本身,而是完成召命的means,生命就是工作的核心,而不是工作成為生命的中心。第二類工作狂的誤解是對自己的身份缺乏信心,未能完全接受救主在生命中的徹底救贖,否定聖靈引導的更新,堅執自我的價值連繫在一己的工作表現及果效之中,從而使自我實現於工作的果效。這樣的信徒忘記了最重要的工作觀,就是一切是恩典。從神創造,人被賦予有靈的生命;人在罪中,被基督救贖而重生的新生命;以及在神護理下聖靈的引導,召命的施發者,恩賜能力的施予者,甚至啟示自我而讓人有因信稱義的;就是只有這一位施恩者才是我們要事奉的,工作的對象。因此信心建基於恩典上,就叫我們能夠免除工作狂的危機,不是工作滿足感帶來喜樂,而是神的恩讓我們事奉祂叫我們喜樂滿足。

 

VI 結語反思

            在了解了工作神學的基本原素之一的“召命及身份”之後,筆者仍認為有可再進深討論的範圍:例如:基督的工作榜樣;末世教會的大使命;基督再來如何影響信徒的工作觀;工作果效與恩典;恩賜的管家職事等。惜筆者的時間及能力有限,在限制中仰賴神的供應及恩典完成此專文。特別是在此專文的下半部份,使筆者對教牧同工在現今世代所需要的信徒牧養的工夫上,認識到若非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一切工作,不只是信徒才會面對張力,才會有職場倫理及道德的挑戰及矛盾,就是傳道人、神學生豈不是同樣會面對。但清楚自己在神的召命中的身份,所要持守的事奉,在神的恩典下,就是在最艱辛的日子堙A也叫我們的喜樂可以滿足。而在一己的召命之中能夠委身,為主獻上一生,完全是對神恩的更深認識,以致更懂得以感恩的心去愛神,去服事主所愛的人。願蒙恩的身份,不配得召命的筆者及一眾蒙召事奉主的人,能成為主所堅立的工,榮神益人。

 


書目

 

Erickson, Millard J. 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華神,2002。

《聖經對工作的觀點》 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theology/biblical_view_of_work.html

希爾著。張國棟、葉妙玲譯。《商界高手》。香港:宣道,2001

里奇馬歇爾著。國度編譯小組譯。《職場事奉與恩膏》。台北:國度,2002

韋恩格魯登著。黃婉儀、麥陳惠惠譯。《聖經教義與實踐卷三:教會與末世》。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2002

陳若愚著。《系統神學-基道教教義精要(上冊)》。香港:天道,2001。

賀爾著。潘主聞、鄧肇明譯。《路德的倫理觀》。香港:道聲,1964。頁65-76

楊慶球著。《馬丁路德神學研究》。香港:基道,2002

楊慶球著。《會遇系統神學》。香港:中神,2001

葉仁昌著。《入世聖召—文化使命的詮說(一)http://www.fhl.net/main/thought/thought1055285.html

羅拉L納舒著。張國棟譯。《商場聖徒》。香港:基道,1999

Badcock, Gary D. The Way of Life: A Theology of Christian Vocation.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2001.

Bonhoeffer, Dietrich. Act and Being Transcendental Philosophy and Ontology in Systematic Theology. Minneapolis:Fortress Press, 1996, p150-161.

Goran Agrell Work, Toil and Sustenance. Verbum:Hakan Ohlssons, 1976.

Hart, Ian.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 1.Martin Luther(1483-1546)” Evangelical Quarterly 67:1 (1995), p.35-52.

Hart, Ian.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 2. John Calvin(1509-64)” Evangelical Quarterly 67:1 (1995), p.121-135.

Hart, Ian. “The Teaching of the Puritans about Ordinary Work” Evangelical Quarterly 67:1 (1995), p.195-209.

Hazle, Dave. “Practical Theology Today and the Implications for Missions” Practical Theolgoy Today Vol XCII No.366. EBSCO 2003.

Helm, Paul. The Providence of God. Leicester: IVP, 1993.

Nemeck, Francis, Coombs, Marie Theresa. Called by God: A Theology of Vocation and Lifelong Commitment. 2001

Volf, Miroslav. Work in the Spirit: Toward a Theology of Work. New York: OUP, 1991.

- 完 -



[1] Dave Halze, “Practical Theology Today and the Implications for Missions.” Practical Theolgoy Today Vol XCII No.366. EBSCO 2003.

[2] Goran Agrell Work, Toil and Sustenance. Verbum:Hakan Ohlssons, 1976

[3] Hart, Ian.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 1.Martin Luther(1483-1546)” Evangelical Quarterly 67:1 (1995), p.35-52 及 賀爾著,潘主聞、鄧肇明譯。《路德的倫理觀》。香港:道聲,1964。頁65-76。

[4] Hart, Ian. “The Teaching of Luther and Calvin about Ordinary Work : 2. John Calvin(1509-64)” Evangelical Quarterly 67:1 (1995), p.121-135

[5] Hart, Ian. “The Teaching of the Puritans about Ordinary Work” Evangelical Quarterly 67:1 (1995), p.195-209

[6] Badcock, Gary D. The Way of Life: A Theology of Christian Vocation.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2001, p53-54.

[7] 帶職宣教,又稱雙職宣教。以實際商業工作身份在跨文化地方工作並以生命見證宣教的宣教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