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系列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

蔡少琪(整理和發展中)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一):香港有多少神學院?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二):台灣有多少神學院?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三):東南亞地區多少“華語?華文?”神學院?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四):美歐澳“華語?華文?”神學院?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五):香港的神學院的一些由來和特色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六):崇基神學院的一些故事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七):〈教會使命與神學教育〉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八):初創時期 1860-1900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九):發展時期 1900-1937年(1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十):發展時期 1900-1937年(2)非基督教運動的衝擊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十一):發展時期 1900-1937年(3.1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15b):學習一生跟從父的榜樣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十二):發展時期 1900-1937年(3.2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十三):發展時期 1900-1937年(3.3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十五):轉移時期 1950-1970年【有關門,有開門】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15b):學習一生跟從父的榜樣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16):北美神學院和神學教育理念(Aleshire 的分析)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17):參考北美Aleshire的分析(2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18):香港開設晚間神學教育的先鋒

世界神學教育趨勢(一):自2008年金融海嘯而來,北美神學院界發現M. Div. 學生的收生有減少的趨勢

世界神學教育趨勢(二):美加神學院協會2013-2014年報告

世界神學教育趨勢(三):Global Survey on Theological Education

南京金陵神學院的典故(二):Wendel姊妹的超大型神學奉獻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一):神學教育的目標: 栽培『有真道有生命的傳道人』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建立有美好靈性和品格,能推動教會實踐五大功能的傳道人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神學步曲:栽培一生『學真道,經歷神,事奉神』的神學生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早期傳教士曾走過非常艱辛的神學教育路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第二屆中文神學教育研討會--〈神學院與教會之聯繫(教會方面)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神學院與教會之聯繫(神學院方面)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神學教育必須推動大使命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神學教育必須推動大使命(二):美國傳統宗派人數過去四十年劇減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神學教育必須栽培年青牧者,推動教會青年事工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一):香港有多少神學院?

這不是容易回答的問題。

就以梁家麟的〈香港神學教育的歷史回顧與現況〉一文來說。在2002年時,他列出以下的神學院【實際的一定比這名單多,也有最近十多年的改變】:

中國宣道神學院、中國神學研究院、中華神學院、伯特利神學院、建道神學院、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香港神學院、神召會神學院、信義宗神學院、播道神學院、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中國浸信會神學院、牧職神學院、香港路德會協同神學院、聖公會明華神學院、基督徒基立聖工學院、福協會基層福音事工訓練學院、信心神學院(後稱為整全訓練神學院)、天人神學院、紐約神學教育中心、教會增長訓練中心、香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亞洲宣教士訓練學院、細胞小組教會事奉訓練學院、五旬宗神學院、衛道神學研究院、恩福聖經學院、救世軍軍官學校、安息日會三育書院。

載於《少數派與少數主義》,頁145-225。香港﹕建道神學院,2002。【提供了約三十間香港的神學訓練院校的名字】

若有遺漏的,請告知

--

邢福增補充:中國基督徒神學院、國際堅信神學院、國際加爾文神學院、香港以馬斯聖經函授學校、亞洲路德宗神學院、世界華文神學院

蕭克在《中文神學教育簡史》(2006年)的附錄二列出港澳區31校:中大崇基神學組、中國宣道神學院、中國浸信會神學院、中國神學研究院、中華神學院、中澳聖經學院、世界華文聖經學院(中華神學院中國事工部)、伯特利神學院、亞洲宣教士訓練學院、協同神學院、明華神學院、牧職神學院、信義宗神學院、南亞路德會神學院、建道神學院、香港五旬宗神學院、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香港神學院、香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香港細胞小組教會事奉訓練學院、恩福聖經學院、神召神學院、國際加爾文神學院、基督教基立聖工學院、福協會基層福音事工訓練學院、教會增長訓練中心、播道神學院、衛道神學研究院、整全訓練神學院、澳門聖經學院、澳宣培訓中心。】

--

其他,在補充中,比如

同福聖經學院便在2005 年正式成立。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二):台灣有多少神學院?

蕭克在《中文神學教育簡史》(2006年)的附錄二列出台灣38校:

大使命神學院、中台神學院、中國改革宗神學院、中國神召會神召神學院、中華信義神學院、中華浸禮聖經學院、中華福音神學院、中華齊魯神學院、真道聖經學院、台北國際神學研究院、台南神學院、台灣長老會聖經學院、台灣宣道神學院、台灣浸信宣道會神學院、台灣神學院、台灣純福音神學院、玉山神學院、亞洲宣道神學院、協同神學院、拓荒宣教神學院、明道神學院、客家宣教神學院、美國凱歌全備神學院(在台分院)、拿撒勒人會宣道神學院、國際神學院研究院、國際福聯神學研究院、基督全備福音神學院、基督門徒訓練學院【2011年改名「基督門徒訓練神學院」】、喜信聖經學院、華北神學院、聖光神學院、道生神學院、衛理神學研究院、錫安聖經學院台灣分校、靈糧神學院。

【這是2006年蕭克諧的整理,估計最近十年也有不少變化,若有更正,敬希指正】例如:長榮大學神學院,原名基督教研修學院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台灣大專院校列表

列出一些宗教學院(基督教神學院):

基督教台灣浸會神學院、臺灣神學院、玉山神學院、南神學院、中台神學院、聖光神學院、台灣浸信宣道會神學院、中華福音神學院、中華信義神學院、神召神學院、靈糧教牧宣教神學院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三):東南亞地區多少“華語?華文?”神學院?

蕭克在《中文神學教育簡史》(2006年)的附錄二提及東南亞區13校:

伯特利聖道學院(泰國)、沙巴神學院(馬來西亞)、金鏈靈修神學院(新加坡)、信心神學院(印尼)、馬來西亞浸信會神學院、馬來西亞神學院、馬來西亞聖經神學院、馬來西亞聖經學院、新加坡三一神學院、新加坡神學院、衛理神學院、緬甸基督教傳道人訓練中心。

這名單沒有菲律賓的神學院,比如菲律賓聖經神學院;也缺不少最近的發展。比如,新加坡浸信會神學院的華語課程始於20077月。】

【國際歸正福音神學研究院(印尼唐崇榮牧師)】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四):美歐澳“華語?華文?”神學院?

蕭克在《中文神學教育簡史》(2006年)的附錄二提及美歐澳區21校:

中南美洲建道聖經學院(2009年改名「中南美洲聖經學院」)(巴拿馬)、中華福音神學院北美分校(2007年改名「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加州)、中華歸主趙君影神學院(加州)、天道神學院(2005年成立「加拿大華人神學院天道學院」)(多倫多)、加州國際神學院、加拿大建道中心(多倫多)、北美真道神學院(改名「北美真道浸信會神學院」)(加州)、台福神學院(2007年改名「正道福音神學院」)、南美華人基督神學院(巴西)、美洲神哲研究院、紐約神學教育中心、國際神學研究院、國際聖經神學院(加州)、國際福音佈道神學院(美國新澤西)、基督工人神學院(2010年遷到加州聖荷西市)、萬民神學院、維省聖經學院中文部(墨爾本神學院中文部)、歐洲牧職培訓中心、豐收神學院。

---

其他也應包括

2007年在西班牙巴塞隆納,成立了「國際歐華神學院」;與吳勇長老的基金有關

【創欣神學院於2002年設立,服侍歐亞區】

【澳洲華人教牧神學院於2000年正式註冊,雪梨】

【美國海外神學院一九九六年秋季正式開學(加州)】

Calgary的加拿大恩道華人神學院】

--

若有遺漏的,請告知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五):香港的神學院的一些由來和特色

盧龍光:「目前在香港的神學院,其歷史可追溯至中國最早期創立之神學院,包括一八六四年廣州花地成立之長老會神學訓練學校及同年在廣東省寶安縣李郎成立之崇基會存真書院(後稱為樂育神學院)。」

「香港的大部分神學院,皆強調福音派神學立場。」

「神學教育目的

所有神學院所提供的課程,都是知識、品德、理性及靈性並重的全人教育。雖然,香港神學學術水平不斷提升,但仍保持華人的教育傳統,以個人的靈性品德作為培育人才的基本要求,希望學成的畢業生,不單是有學問的人,更是願意為教會及社會奉獻自己的人。故此,神學院提供多類別、多元化之課程,主要是為教會訓練所需要的各種人才,包括全職的教牧同工、專門工作同工、神學院老師、學者及義務的信徒領袖;另一方面,面對時代的轉變,基督教如何回應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的挑戰?如何使信仰對現代有意義?神學院亦責無旁貸地必須做出適切的研究,為教會在思想及方向上作引導,以支援教會能繼續發展,幫助教會及社會不斷進步。」

盧龍光:香港的神學教育:回顧歷史、檢視現況、面對挑戰,江大惠編:崇基神學四十年:1963-2003》(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2003),頁3034 38

-

一九九一年三月一日成立了「香港神學教育協會」(HKTEAHong Kong Theological Education Association),至今成員有十四所。

香港神學教育協會會員(按筆劃序)

中國宣道神學院

中國浸信會神學院

中國神學研究院

中華神學院

伯特利神學院

牧職神學院

神召神學院

香港神學院

香港浸信會神學院

信義宗神學院

建道神學院

崇基學院神學院

衛道神學研究院

播道神學院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六):崇基神學院的一些故事

 

對比不同神學教育體系,從他們的歷史、組織和辦學目的,並領袖的風格和神學立場,可以多少了解他們的一些特色。自己對崇基神學院了解非常淺薄。翻閱他們的崇基神學四十年:1963-2003》後,嘗試整理一些自己初步的了解。

 

潘應求(1980--1982年第一位華人神學組組長)的〈大學神學教育的任務〉【《神學組通訊》6期(197811月),頁1-2】一文,提到大學神學教育的任務,引用了民國時期的劉廷芳和趙紫宸的看法。這或多或少,能讓我們看見他們的一些校風或特色。

 

劉廷芳 1922年就任燕京大學宗教學院院長的演詞

劉廷芳對大學神學教育,以為要負起六大任務。

1. 一個『服務者』的養成所。

2. 一個『保守普天公教二千年來豐富精神遺產的場所』。

3. 一個先知與導師應募會合的場所。

4. 一個研究真理與試驗真理的場所。

5. 一個靈性藝術家的工室。

6. 一個鑄造基督化人格的場所。

 

趙紫宸〈我對中國高等神學教育的夢想〉

『神學教育若重神而不學,或重學而無神,都是不行的。』

做『先知』的人,不能只是『大聲疾呼』,也需要對事物『深刻研究,有純熟的學問,廣博的接觸。』

『獨立的神學有長處,即能專心而虔誠;有短處,即在卑狹而殭乾。若能與大學聯為一氣,或與文化研究機關相對交融,而保持神學所持有的宗教精神,那麼貢獻就可廣大而遠了。』

【參《真理與生命》, 1934年,第八卷,第七期】

---

背景資料

盧龍光:〈崇基神學四十年---回顧、感恩、展望〉,頁21-26

崇基神學組乃現時中國,甚至亞洲的公立大學中,唯一的神學教育機構。』

自一九五七年起,崇基學院已開設宗教教育及神學科目。1962年籌備崇基神學院,1963年正式開科。1968年加入崇基學院,成為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組。○○四年八月一日起易名為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

 

『教育目的與特色

崇基學院神學院之基本教育目的有()培育學生發展健全之人格()充實學生之知識與靈性修養,使其能發揚基督精神,服務教會與社會,(三)提高神學研究工作水平,使神學能與其他學科交流,以促進香港,內地及海外華人社會的知識與文化之發展。

本院乃現時各地華人公立大學中唯一的神學教育機構,故除了訓練教牧人才外,亦為提高一般信徒的神學質素而努力;崇基學院神學院既著重學術訓練,亦重視屬靈氣質之培養;既著重群體生活,亦強調個人獨立思考及自律之重要。

本院絕不強求學生接納任何指定之神學立場,只鼓勵各學生按照聖經、教會傳統、屬靈經歷和理性原則去建立各自之神學立場及事奉模式,並以最高之學術水準加以發揚光大。本院相信「彼此接納,互所長」是為群體生活及優良學術水準之先決條件。』

https://www.cuhk.edu.hk/theology/big5/introduction2.html

--

可參閱 邢福增:華人神學教育發展史脈絡下的崇基神學()

https://theologypubnews.wordpress.com/2013/10/31/%E8%8F%AF%E4%BA%BA%E7%A5%9E%E5%AD%B8%E6%95%99%E8%82%B2%E7%99%BC%E5%B1%95%E5%8F%B2%E8%84%88%E7%B5%A1%E4%B8%8B%E7%9A%84%E5%B4%87%E5%9F%BA%E7%A5%9E%E5%AD%B8/

華人神學教育發展史脈絡下的崇基神學()

https://theologypubnews.wordpress.com/2013/10/31/%E8%8F%AF%E4%BA%BA%E7%A5%9E%E5%AD%B8%E6%95%99%E8%82%B2%E7%99%BC%E5%B1%95%E5%8F%B2%E8%84%88%E7%B5%A1%E4%B8%8B%E7%9A%84%E5%B4%87%E5%9F%BA%E7%A5%9E%E5%AD%B8-%E4%B8%AD/

華人神學教育發展史脈絡下的崇基神學()

https://theologypubnews.wordpress.com/2013/10/31/%E8%8F%AF%E4%BA%BA%E7%A5%9E%E5%AD%B8%E6%95%99%E8%82%B2%E7%99%BC%E5%B1%95%E5%8F%B2%E8%84%88%E7%B5%A1%E4%B8%8B%E7%9A%84%E5%B4%87%E5%9F%BA%E7%A5%9E%E5%AD%B8%E4%B8%8B/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七):〈教會使命與神學教育〉

崇基神學組在1980年對幾位牧者的訪問

〈教會使命與神學教育〉,載於崇基神學組《神學組通訊》第十四期,(198011月),頁1-2【《崇基神學四十年:1963-2003》,頁136--141

A. 訪問黃作牧師(時任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會長)

問:教會使命及工作重點?

黃:教會的使命,向來包括宣教、教育、醫療、社會服務四方面,其中以宣教最為重要,教會的理想是這四方面能均衡的發展。回顧過往二、三十年,香港基督徒人數追不上人口的增加,而教會花費過多的精力發展教育及社會服務,固然取得可觀的成就,相形之下,宣教工作就顯得不足。

問:神學教育應該怎樣配合?

黃:目前教會最缺乏的不是神學家,而是牧區工作的人才,特別是擅長講道,有治理、牧養教會能力,又肯吃苦、甘心在偏僻、經濟差的小堂工作的牧者。希望神學教育除了著重學術上的造就外,也加強堂會牧養的訓練。

問:對神學生又有什麼期望呢?

黃:我還有這個古老的思想,就是重視靈修。神學生應在靈修生活上多用功夫,養成習慣。此外,神學生要學習待人接物,如何在教友及人群中相處得體。…

B. 訪問張瑞榮先生(時任香港崇真會副主席)

問:教會使命及工作重點?

張:傳揚福音為教會千古不易的使命。…常見有些教會雖然有新信徒加入,但冷心退後失敗跌倒的也不少。這顯然是牧養的工作未有做好。

問:神學教育應該怎樣配合?

張:肩負傳揚福音的工作以及牧養群羊的責任。所以神學教育切不可忽略神學生的質素。在選取入學新生時不要單在學歷成績方面着眼,也要注重其人品,談話時的態度,及其家庭背景等。

問:對神學生又有什麼期望呢?

張:我期望他們真心奉獻自己,謙卑接受為主作工的訓練。….進一步的說,就是要有犧牲的精神

C. 訪問郭乃弘牧師(時任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牧師)

問:教會使命及工作重點?

:八十年代是群眾的時期…問題:分配不均…權力…重新分配…公共決策權將會漸漸下移,因此教會在這個再分配的過程中可以扮演催化的角色,使世界的財富、資源與權力能夠要公平地分配。不能忽略工人和學生。

問:神學教育應該怎樣配合?

:神學教育是為了訓練適合的人才,具有創新思想與改革的精神,不墨守成規,依附宗教八股,而是在這急劇轉變的香港社會中,尋求教會的新樣式,藉著神學團契的探索、研究、實踐與學習,塑造出適當的教導、宣講及輔導等模式,然後有效地教授給學生,也應從教與學的過程中,作檢討。因此從事神學教育工作者,不可能與社會、教會及實施教會使命的機關脫節。抑有進者,神學教育還肩負推進與發展本色化神學的責任,使基督教的精神與當代文化傳統結合,使信仰能在香港紮根。

問:對神學生又有什麼期望呢?

方面:1. 培養獨立思考能力,完善的思維方法,緊密的思想組織,在所要實行或計劃的事情中,尋求事物背後的理性基礎。2. 要學習一些工具與技能… 3. 要有決心與委身,也應養成有紀律的生活風範,當面對工作上的困難時,要有勇氣與毅力,不應給「絕望」與「放棄」的心態征服。

D. 訪問白約翰會督(時任聖公會港澳區會督)

問:教會使命及工作重點?

白:中國教會正重新開放。新市鎮發展。教育。貧窮人。

問:神學教育應該怎樣配合?

白:基本神學知識;保持知識追求及屬靈操練的平衡。與社會保持接觸,作神學反省。

問:對神學生又有什麼期望呢?

白: 善於向人解釋聖經及基督教信仰;深厚的個人信仰經驗,堅定的信心,誠懇、熱心於教會事奉。平易近人,樂於幫助和聆聽、了解人的困難。有美好群體生活,必須保持開放、合一的精神。

E. 訪問郭達潮牧師(時任神學組校友組主席)

世界:講求邏輯分析,多做事,少說話。

教會:盡量簡化(加上簡樸)

效法基督坐言起行,關注貧窮和受壓迫的人。

神學訓練:思想和分析問題。

效法基督「動了慈心」,愛疾苦的人。

神學院裡要培養互愛互助的精神。

廣的學習外,找到一個「重心」的專。作主忠實門徒,按時分糧,為人服務,為主發光。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八):初創時期 1860-1900

蕭克:《中文神學教育簡史》香港:道聲出版社,2006,頁17-27

蕭克將中文神學教育發展分成七個時期:

1. 預備時期 1860年以前:唐朝景教、元朝也里可溫教、天主教初期、馬禮遜等時期

2. 初創時期 1860-1900

3. 發展時期 1900-1937

4. 戰亂時期 1937-1950

5. 轉移時期 1950-1970

6. 重整時期 1970-1980

7. 擴展時期 1980-2000

--

初創時期 1860-1900

王治心在《中國基督教史綱》以李郎設立的存真書院(1864)為中國第一間正規神學院。『據統計,一八七六年中國本土共有神學院校二十間,學生二百三十一人。』頁24

因為有些早年的神學院沒有延續,所以在一八七六年友英國長老會在台南設立台南神學院就成為今天仍在的中文神學院校中年資最長的。一八七八年加拿大長老會在台北開辦台灣神學院。】

特點:差會開辦;各自為政;水平極低(小學為主,少量中學);隨後有大學附屬神學院出現;中文教材缺乏;課程不一致;教授均為兼任

較為有名的:

a. 長老會開辦的寄宿學校,後來成為1914年成立的廣州協和神學院的前身

b. 齊魯大學、燕京大學、聖約翰大學、滬江大學的神學課程或神學系

c. 1911年與其他學校合併成了的金陵神學院

--

部分基督教大學資料,可參閱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ChinaChritianUniversities.htm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九):發展時期 1900-1937年(1

經歷義和團之亂的中國教會

 

『一九零零至一九三七年是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之前中國大陸神學教育發展最重要的時期。在那短短三十七年中,中國神學教育發展之規模和速度,超越了過去千百年的總和。』《中文神學教育簡史》,頁29

 

黃錫培在《回首百年殉道血》回顧1900年義和團事件中殉道宣教士的事蹟,又編製了〈1900年義和團事件中殉道之宣教士名錄〉。名錄列出了189位殉道者的姓名。

黃熊惠玲在義和團事件殉道者名單:帶來的亮光和啟示《傳書》中指出:

1. 殉道的不少是宣教士子女

最叫筆者震撼的是189人中,竟然有52位殉道者(27.51%)是宣教士的子女,總人數超過四分。其中8人(4.23%)還未滿週歲、29人(15.34%)是一至五歲。

2. 以內地會和宣道會的死亡最嚴重

189位殉道者之中,69位(36.51%)屬於內地會,35(18.52%)屬於宣道會。因兩者有更多在內地宣教的傳教士。】

3. 青中年的死亡數字嚴重

除了宣教士的子女,21-30歲的成年殉道者有44人(23.28%)、31-40歲的有59人(31.22%),加起來已超過一半殉道者的人數。

4. 死亡者的國籍:最高的是英國和瑞典

原來97位來自英國,殉道者的一半。其次45位來自瑞典,比例接近四分之一。31位來自美國,位列第三,比例是一成六。

5. 亂後,有更多宣教士來華

義和團之亂後,來華宣教士不單沒有減少,反而迅速增加,1900年,來華差會61個,1906年有67個,13年後增至130個。1900年,傳教士有1,5001905年有3,445人,1914年增至5,400人。

6. 加速了栽培華人傳道(也是神學教育增加的背景)

由於加速培訓華人領袖,華人傳道的比例大為提升。1918年,華人傳道佔全國同工35%1923年增至41%。至於教會職員,1916年時華人66%1926年增加至72%1900年時,華人信徒有8萬人,1920年增至36萬,20年間增加了4.5倍。

https://www.google.com.hk/search?q=%E7%99%BE%E5%B9%B4%E6%AE%89%E9%81%93+site%3Accmusa.org&rls=com.microsoft:zh-TW:%7Breferrer:source?%7D&ie=UTF-8&oe=UTF-8&sourceid=ie7&rlz=1I7GZEU_zh-TWHK532&gfe_rd=cr&ei=QBwzVvGRAaXC8AeUjqKYCQ&gws_rd=ssl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十):發展時期 1900-1937年(2)非基督教運動的衝擊

「若果說義和團事件是對基督教的『武鬥』,則非基督教運動無異是對基督教的『文攻』。」「不少教會學校因不願或無法接受政府頒布的「基督教學校管理法」而停辦了。其中最難接受的是校長必須為中國人,學校不得以傳播宗教為目的、聖經課只能列為非修科等等。但時過境遷之後,該運動帶來的正面影響也次第出現。例如,以中國人為校長不獨無損教會學校的素質,反而促進了教會學校的本色化….非基督教運動也一度嚴重影響了神學教育的發展。」蕭克:《中文神學教育簡史》,頁33-34

--

幾個重要的事件背景

1922月4日,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第十一屆大會在北京清華大學召開。來自32個國家146名代表及中國550名代表參與出席大會。此屆會議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召開首次會議,其中重要議題就是討論基督教與戰爭關係,表達基督徒反對世界上“弱、大殘小”的侵略行為。大會訂立通過決議“我們有絕對責任,就是盡我們一切力量為取消戰爭根源而戰,為取消利用戰爭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而戰”。然就是這樣一個以維護世界和平為宗旨的大會,卻成為在中國引起了一場大規模非基督教運動的導火索。』http://bbs.tianya.cn/post-no01-380674-1.shtml

---

《上海非基督教學生同盟宣言》

192239

《北京時報》(北京)

我們反對「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我們為擁護人們幸福而反對「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我們現在把我們底真態度宣布給人們看。

我們知道:基督教及基督教會在歷史上製造了許多罪惡,這且不要管彼。但是現在正在那兒製造或將製造的罪惡。凡我有血性、有良心,決不能容忍彼、寬恕彼。

我們知道:現代的社會組織,是資本主義的社會組織。這資本主義的社會組織,一方面有不而食的有產階級,他方面有勞而不得食的無產階級。換句話說,就是:一方面有掠奪階級、壓迫階級,他方面有被掠奪階級、被壓迫階級。而現代的基督教及基督教會,就是「幫助前者,掠奪後者,扶持前者,壓迫後者」的惡魔!

.......而現代基督教及基督教會,就是這經濟侵略底先鋒隊。各國資本家在中國設立教會,無非要誘惑中國人民歡迎資本主義;在中國設立基督教青年會,無非是要養成資本家底良善走狗。簡單一句,目的即在吮吸中國人民底膏血。因此,我們反對資本主義,同時必須反對這擁護資本主義欺騙一般平民的現代基督教及基督教會。

「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為現代基督教及基督教會的產物。他們預備於本年四月四日,集合全世界基督徒,在北京清華學校開會。所討論者,無非是怎樣維持世界資本主義及怎樣在中國發展資本主義的把戲。我們認彼為污辱我國青年,欺騙我國人民,掠奪我們經濟的強盜會議,故憤然組織這個同盟,決然與彼宣戰。

學生諸君!青年諸君!勞動者諸君!我們誰不知道資本主義底罪惡?我們誰不知道資本主義底殘酷無情?現在眼見這些資本家走狗在那裡開會討論支配我們,我們怎能不起而反對!起!起!!起!!!大家一同起!!!

《上海非基督教學生同盟通電》

http://www.antichristendom.com/中國近代反基督教宣言/

---

其他參考文章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SLau/Christ.htm

http://www.krt.com.hk/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4518

--

非基督教運動歷時六年

非基運動可以分為兩個階段:第一是在主後1922年,第二是自主後1924年始,至1927年為止。』

『青年會首當其衝

上海的非基督教學生同盟宣言中,點名提到基督教青年會。青年會於1895年在中國成立,廿五年間在全國一個主要城市皆有市會,共有四萬多會員,而在基督教大、中學建立校會,會員也近二萬人。青年會的工作,除主辦課程外,主要替青年提供各項球類和游泳運動,並舉辦演講會和查經班。1920年參加查經班的人數達二萬四千多人,其中有二千多人在當年信主的。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大會的籌備,全得青年會的支援,兩者關係密切,而青年會的吳耀宗也是當年北京地區的幹事之一,有份協助籌備。當非基督教運動全面發動,許多攻擊是衝著青年會而來,以致在1922年至1927年間,青年會的事工由極盛變為沒落。』『1907年是基督教來華一百周年,當時的西教士人數達3,383人,到1922年達8,300人。經過非基督教運動之後,人數降至3,150人。非基督教運動無疑對基督教在中國的發展是一個挫折,但卻加速了中國教會的三自和本色化。』黃光:〈非基督教運動的浪潮

參閱 梁家麟:《福臨中華》(第八章 非基督教運動 (一九二二--一九二七)

「學生人數大幅減少,單以中學為例,主後1922年傳教中學學生人數為11000人,至主後1927年減為5500人。」

「在華傳教士人數亦大減。主後1922年本是來華傳教士最多的一年,達8300人;但至主後1928年急降至3150人。」

「即使並未離去的傳教士,許多為安全計,亦由內陸遷至沿岸的大城市,故對內地的福音工作影響至大。」《福臨中華》】

http://www.krt.com.hk/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4518

http://cclw.net/gospel/explore/fulingzhonghua/htm/chapter11.html

\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十一):發展時期 1900-1937年(3.1

山東丁立美牧師、中華學生立志傳道團和山東大復興

丁立美牧師被譽為是「中國的慕」(滕近輝)和「全中國最早的佈道家」(蔡蘇娟)

謝扶雅“…是他的獅子吼,震醒了青年人名利虛榮之夢,是他的心弦和風化雨,啟發了明心見性的靈能。”

『丁立美擅長口頭佈道,“周行各地,開佈道會”,僅1916年就到過13個地方,使立志成為基督徒達9,000餘人。他的足跡遍及中國18個省,甚至遠至日本。』

蕭克:『至一九一六年,全國已有一百二十五名大專畢業生讀完神學,並開始在教會事奉,二百二十五名則仍在讀神學。』頁35

奮興運動、中華學生立志傳道團(The Chinese 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for the Ministry)等青年宗教運動等,或多或少地喚醒了青年對福音的醒覺,從而促進了神學教育的發展。

曲拯民:『丁立美是首先作學生工作的華人,不愧是對知識分子的使徒。』

滕近輝牧師:『丁立美牧師的佈道行蹤,超過十餘省,帶領許多大學生信主,然後組成「學生立志佈道團」,獻身者日增,形成強大的學生福音隊伍。他常每日講道超過三次,獲得「中國的慕」之稱。有時一月內帶領千餘大學生信主,在幾十間大學中設立支團,團友達一千六百人之多,獻身終生傳道者甚多,在二、三十年代中作出對中國教會的重要貢獻。他在代禱上留下極為寶貴的榜樣,在各地組成「連環代禱運動」,參與者數千人,他自己的代禱名單,保持在二千人以上。他也是雲南邊境苗族佈道的先驅。他每天四時起身祈禱。我在中學初信主時期,已對丁牧師的遺聞有深刻印象。先父就是受其呼召而獻身的。』〈我所經歷的七大屬靈運動〉

趙曉陽:『19093月,山東濰縣廣文學堂教師、後任青年會幹事的路思義(Henry Winters Luce1866-1941)認為應該在學生中“發動一個奮興運動”,請畢業於廣文學堂的丁立美牧師來校主領奮興聚會。在那次奮興會中,原來每天只有20分鐘的晨間崇拜,延長為1小時。在300學生當中,竟有116人在丁牧師富有挑戰性的佈道下,決志走上傳道之路,成為“中華學生立志傳道團”的開始。』『1910623日,在河北通州協和大學舉行的華北區學生夏令會上,正式成立了“中華學生立志傳道團”,丁立美為第一任遊行幹事。』

『中國基督教史上的著名人物,如全紹 武、寶廣林、李榮芳、鮑哲慶、鐘可托、浦化人、趙紫宸、劉鳳山等,都是從這裡走上為教會服務的道路。』

1932年,他創設了天津聖經學院,自二十餘名學生開始。至1935年,學生人數增多,始自建校舍。其間常到北平,昌黎等地河北省北部工作。1936年一月,前往青島,擬在青島創設靈光院。』

美國衛理年報(1934)有篇文章對他備極推崇讚揚:“亞洲近幾十年來教會史中,感動學生獻身傳道最多的,只有丁立美牧師一人。他的面目和態度如同聖人,故被稱作聖約翰。他無論到哪,都帶着火焰。”

華北神學院的創辦人院長士博士說:“他在大學時代本是好學的人,後來人人說他是一位道德君子。在他的同學中,沒有另外一人比他領人歸主更多,也沒有另一人比他感人更深。每次想到他,便生有無限的敬重和親愛之心。”

華北神學院長張學恭:“整潔,謙和,信堅,熱忱,禱不倦,他以主耶穌為樂,為祂而活,也是一位肯為主而死的人。”

1936年丁立美去世。

---

丁立美牧師善於禱告,很多人都渴望可以有幸列名於丁牧的祈禱之內....就是在他晚年臥病時仍絲毫未減,他特別準備了一本新的代禱冊;加上他以前巡迥各地所帶領立志歸主與奉獻的名字,差不多有三千人。每天早上四點多便起床,逐一提名禱告,在他人生最後的八個月裡,得知患上絕症之後,更加朝夕代禱;因為他知道「禱告是沒有時間、地位、學問、口才來限制的,它是完全自由的,所以我更加快樂,因為世上所最不出名的,竟成了天上寶貝的榮耀者。」

--

山東大復興(1927-1937

http://www.ebaomonthly.com/ebao/readebao.php?a=20081114

http://behold.oc.org/?p=2786

http://www.hkcmi.edu/2000/08/山東大復興(1927-1937)與今日香港教會的復興/

http://www.hkcmi.edu/1999/10/廿世紀華人教會生命發展歷程的回顧-我所經歷的七/

http://www.hkpec.org/article/index.php?agroup=%A4%A4%B0%EA%B1%D0%B7%7C&ayear=2002&amonth=5&apass=

http://wellsofgrace.com/resources/test/shandong1.htm

http://wellsofgrace.com/resources/test/shandong2.htm

http://wellsofgrace.com/resources/test/shandong3.htm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十二):發展時期 1900-1937年(3.2

宋尚節等的奮興運動和青年獻身

蔡少琪:『回望歷史,宋尚節等在三零年代震撼全國(包括台灣),並東南亞的奮興運動,實在為隨後多災多難,面對漫長戰火的中國,預備了不少神的僕人,興旺了不少的教會。這讓我想起聖經一句應許:耶和華以勒。』

1935年,宋尚節在南洋主領奮興會後,『回國以後,刻意號召青年獻身做時代不可缺少的工人,願意任苦,去牧養群羊。在江陰,有二百左右學生應徵…其中不少踐約去讀神學,韓愛光姊妹且遠赴雲南去做開荒工作。……金陵女子神學院裡有不少尚節所結的果子』《宋尚節傳》

滕近輝:『宋尚節博士由一九二八至一九四四,一連十五年在全國各省及南洋各國主領奮興佈道大會,歸主與復興者數以萬計,充份彰顯聖靈的大能。他每天早上四時起身為人祈禱,每天講三次,每次二個半小時,共七個半小時的大聲疾呼,感人至深。』〈我所經歷的七大屬靈運動〉

滕近輝:『他另外一項貢獻就是每到一處領會之後,總組織許多佈道隊,經常出發到附近各處宣揚福音,而且定期聚會,見證工作的效果,大有收穫。…他的事奉實在結出來許多長存的果子。』《靈曆集光》裡的〈滕序〉

蔡少琪:『不少同工都有這種體會和經歷,就是遇到不少被主使用的老信徒或老牧者的上一代都是在宋尚節等帶領的奮興佈道運動裡信主或蒙召的。宋尚節等的影響遍及中國各省不同地方,也包括台灣,以及很多東南亞的教會。』

蔡少琪:『在近代神重用的講員中,宋尚節、懷特菲爾德(George Whitefield)和司布真都是我深深佩服的講員,神曾大大使用的講道者。』『他也這樣勸別人「作死的活人,作活的死人。」』『宋尚節有一句名句「上帝要用我,因我已經死透了。」這些如雲彩的見證人的生命,他們死透的事奉生命值得我們深思!』〈死透的生命﹕從宋尚節學習何謂委身事奉主〉

王明道為宋尚節寫的悼文時,說「許多人為這個批評他,我卻為這個愛他。我不是愛他的短處,我所愛的乃是他的真誠,當然那些短處是不好的,所以應當改正。」「宋先生還有一樣最大的長處,便是他的勇敢。他具有古代先知們的勇敢。他是一個向罪惡進攻的勇士。他毫不畏懼的責備社會中的罪惡和教會中的罪惡。」「宋先生最偉大的地方就是他的真誠,因為他真誠,所以他能被主所大用。今日中國教會中的傳道人,有學識的尚能找到幾個,有恩賜的尚能找到幾個,有敬生活的又能找到幾個,惟獨勇敢忠心,疾惡如仇,不畏縮,徇情,把名利性命一概置之度外,去放膽責備群眾的罪惡,不怕受眾人的反對攻擊的傳道人,簡直是寥若晨星。」

http://www.woelife.com/html/bottom4/book_05_53.html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十三):發展時期 1900-1937年(3.3

神學教育有空前的發展

『從一九零零年至一九三七年,即從庚子教難到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中國因政治動頻仍不絕而幾乎沒有過一天寧靜的日子,奇妙的是,雖然中國教會在這種內憂外患及武鬥文攻之處境中遭受不少困難,經歷不少艱辛,但在前述至奮興運動及青年運動等之激勵下,不獨教會整體仍能不斷增長,神學教育更獲得空前的發展。』蕭克:《中文神學教育簡史》,頁37

 

這時期的發展有四個特點:

a. 學校數目達到飽和

天主教:1907年超過100萬;1920年增至200萬。每一教區均設有程度不一的神學院。1906年,全國天主教各級神學院六十四間,學生1,840。華籍神甫比例也迅速增加。由1918年之35%增至1926年之41%。華籍修女由1916年之66%升至1926年之72%1923年中國6大傳教地區中已有73間小修院30間大修院,3023位學生。』夏其龍、田英傑合作,譚敏熹執筆:〈天主教神學教育在中國的歷史與發展研究報告〉(201411)

基督教:

1906年:全國神學院校68間,學生1,315(男772;女443

1935年之《韋格爾報告》:學校數目減至六十二間,學生則反而增至2,094

 

b. 大學神學教育興起

1926年:十三間教會大學中設有神學院科者有六間【齊魯大學設有神學院;華西協合大學及燕京大學設有宗教學院;聖約翰大學、滬江大學及華中大學設有神學科。】頁39

1947年:嶺南大學亦因廣州協和神學院之拼如而開設了嶺南大學協和神學院。

美國協和神學院院長杜森(Henry P. van Dusen)在一九四六年中國的《名人錄》(Who’s Who)中發現超過50%的「名人」是基督徒或在基督教大學畢業。在基督徒為絕對少數的中國,這無疑是一件頗不平凡的事。頁40

 

c. 學生程度參差不齊

1935年之《韋格爾報告》:中國六十二間神學院校學生入學程度分析

ABCDE五級。A: 高中或以上;B:初中畢業;C:初中或以下;D:小學或初中;其他為E級。

初中或以下的34間,55%;整體程度差別極大。

A級十四間學校中有兩間專收大學畢業生(金陵和燕京)

蕭克:《中文神學教育簡史》,頁42

 

d. 聯合風氣甚為濃厚

1907年上海傳教士在來華百週年大會所獲共識之一在加強合作,特別在神學教育事工上。『聯合』成為本時期神學教育特點之

-

當代難題:

a. 學校數目太多:學生不過二千多人;每校平均不過三十餘人

b. 學生程度太低:問題---傳道人待遇太低;差會對中國同工缺少尊重

c. 課程不切實際:過多抄襲西方傳統,不適合中國教會需要和學生程度;Samuel H. Leger提出,神學教育應採用「實際-使命式(Practical-Vocational Type);一半學習,一半服侍。

d. 經費依賴差會:中國教會的奉獻的比例偏低:約佔0.3%A級學校),3%B級學校),4.5%C級學校)

e. 中文書籍不夠:某神學院院長談及神學院的需要:『第一、教本;第二、更多的教本;第三、最迫切需要而又較好的教本。』書本數目也有限;三間獨立神學院:金陵2,438冊;福州4,000冊;廣州7,000標準:8,000冊】

f. 華人師資缺乏:除了中文一科外,罕有華人教授。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十四):戰亂時期 1937-1950

經歷大火煉考驗的中國神學教育

3:8 我告訴你們,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

『到一九四九年止,中國大陸以外只有九間採用中文的神學院校,其中台灣四間,香港五間,東南亞各國一間也沒有。』

『雖然中國大陸的神學院校在本時期遭受了致命打擊,但中文神學教育並沒完全消逝。香港、台灣以及東南亞各地的華人教會曾在極度艱難困中取而代之,負起繼續推行中文神學教育的任務。』蕭克:《中文神學教育簡史》,頁61

a. 抗日期間

大部分停辦;資料也頗不齊全;

較為有名的是在大後方的:

在成都:1941年成立的金陵神學院研究院的分院;1937年成立的華西協和神學院;兩所都有不少大學畢業生。1944-1945年的金陵28學生中,有十男十女為大學畢業生。師當理(Stanley Smith)認為這是中國神學教育歷史中第一次一間學校收錄了這麼多大學畢業生。頁57

重慶:賈玉銘的靈修院和陳崇桂(與內地會合作)的重慶神學院

b. 內戰和解放

很多計劃都不能實踐。1950年金陵神學院院長陳質怡在就職禮中報告:當時中國只剩下神學院十三間,學生共六百九十四人,其中大學畢業生五十六人,大學生七人,高中畢業生四百九十三人,初中畢業生九十七人,牧師科二十八人,選修生十三人。參閱 陳質怡:〈神學教育在中國的以往、現在與將來〉《金陵神學誌》(1950引自蕭克:《中文神學教育簡史》,頁64

c. 香港的情況

當時香港有五間神學院校

1947年從上海遷來的伯特利神學院

1948年從湖北滠口遷來的信義神學院

1949年從廣州遷來的神召聖經學院;從廣西梧州遷來的建道聖經學院

1952年在港成立的浸會神學院

d. 台灣和東南亞

台灣四間:兩間神學院,兩間聖經學院(都是長老差會設立);

1949年時,東南亞一間華文神學院也沒有。1948年新加坡三一神學院成立,但到1951年才增設中文部。

 

再思1920s的非基督教運動:陶飛亞對幕後共產國際的帶領這運動的研究和分析

盼望『非基督教運動』不會在今天的中國或香港重演!】

陶飛亞:〈共產國際代表與中國非基督教運動〉《近代史研究》(2003年,第五期)137(5): 114-136

 

上海大學歷史系教授陶飛亞翻查蘇共檔案和共產國際資料後,很精彩地補充了中國非基督教運動背後裡共產國際的帶領。

這文章有一些重要資料提供和幾個重要分析(按文章次序):

1. 當時西方在華報紙及基督教教會方面把運動的興起與發展歸因於共產黨。

2. 1927 4 6 日張作霖在北京查抄蘇聯駐華大使館時就發現了俄方文件中提到1922 年的非基督教運動是由“共產主義青年團組織並領導的”

3. 早期中共黨員邵力子在回憶党成立前後的一些情況時, “那時黨組織給我的任務都做了, 主要是反帝, 反宗教”

4. 第一則材料是1922 4 6 , 時任蘇俄駐遠東全權代表的維連斯基·西比裡亞科夫在從北京給俄共()中央委員拉狄克的信中說現在我們組織了廣泛的反基督教運動, 它起因於在中國舉行的世界基督教代表大會, 是一種抗議行動, 爾後變成了廣泛的運動, 現在在號召為國家的統一而聯合起來, 已在更廣闊的基礎上進行, 目前要把這場運動納入政治運動軌道, 我們打算建立一個偽裝的合法組織”

5. 第二則材料即於其後不久的1922 5 20 , 共產國際在華全權代表利金就在華工作情況給共產國際執委會遠東部的長篇報告中說: 共產主義小組“搞一些宣傳運動, 其中最有意思的是所謂反基督教運動”。他明確指出, 英國人的報紙斷定“整個非基督教運動只不過是一個隱蔽布爾什維克的螢幕, 它們的這種看法是完全正確的。運動的基本力量確實是我們的共產主義小組和社會主義青年團。”

6. 利金還說明“上海中央局建立了由7 人組成的專門委員會, 來對這場運動進行實際領導, 它制定了詳細的運動計畫”。這些計畫包括5 點內容: ( 1) 組建合法的非基督教青年同盟, 其中央機構設在上海; ( 2)制定同盟章程; ( 3) 召開非基督教組織代表大會; ( 4) 派我們的同志以代表身份參加基督教代表大會, 從內部破壞這次大會; ( 5) 派我們的同志參加基督教同盟地方組織來瓦解同盟。利金在這份檔中強調了“運動的總指揮部從第一天起就掌握在共產黨中央局手中, 它通過青年團成功地控制了整個運動”

 

7. 1924 年以後, 中共成員在上海等地繼續非基運動的鬥爭。國民黨成員積極參與了在廣東地區的非基運動, 以致美國學者認為國民黨中的“革命者”利用非基運動提供的一個文化“取向度”來鞏固在廣東的政治基礎。不過本文著重研究的是共產國際代表與非基運動的關係,事實上, 國際代表除了最初直接策劃了非基運動外, 在以後錯綜複雜的革命局勢中, 仍一再表現出對非基運動的關注。

8. 背景:值得強調的是, 20世紀20 年代以來的新教越來越美國化。韓國學者白永瑞認為, “美國對中國留學生的政策與傳教士的教育事業無疑是一條向中國青年學生傳授美國的價值觀的通道--作為新教國家的美國傳教士對於近代教育機構的設立、經營方面, 與英國或法國傳教士相比發揮了更積極的作用” 青年學生傾心美國文化, 想走美國人的路, 這無疑對中國 “走俄國人的路”是一種巨大的阻礙, 因而, 基督教也就成為中共在青年學生活動中的對手。

9. 達林聲稱基督教青年會當時在中國30 個城市和174個專門的學生組織中擁有712 萬名會員, 這些組織的400 個領導人中有80 個美國人, 僅在1920 年一年, 美國花在中國青年會的經費就有15 萬美元。

10.  1923 12 8 , 惲代英發表 “我們為什麼反對基督教?”, 文中認為: “基督教實在只是外國人軟化中國人的工具。”

11. 時代大背景:在中國的反帝鬥爭中, 非基運動是最能取得合法地位的政治運動。一則基督教在中國鴉片戰爭後就名聲不佳, 正如柯文( P. A. Cohen) 所指出, 明清以來中國知識界有反對基督教的傳統。而五四之後中國知識界關於宗教問題的學理辯論, 已經使得許多知識份子從認識論的角度在科學主義和進化論的立場上對基督教進行了批判。

12. 把教會置於限制外國勢力的首位, 反映出在俄共影響下的早期中共領導層對基督教會的看法。其後在土地革命時期, 這種影響也非常明顯。如1931 6 月中共中央關於加強蘇區反帝工作的決議提出:  “對於反基督天主教問題, 應該不只限於驅逐牧師教士出境, 或加以逮捕, 而是應當動員群眾作反帝國主義的革命鬥爭。”

13. 總結:顯然, 正如毛澤東在尋塢調查中所發現的那樣, 中國基督教和天主教在鄉間的影響是有限的 , 而在革命的策略中如此強調宗教問題, 和實際情況並不完全一致, 其受蘇聯20 世紀二三十年代大規模反宗教運動的影響是很明顯的。這一過分強調反宗教的激進傾向直到紅軍長征之後才為從中國革命實際出發的比較成熟的宗教政策所代替。

---

非基督教運動【百度百科】【摘要】

非基督教運動,是由中國知識界眾多派別於1922年到1927年發動,由中國知識份子在文化戰線上的反帝國主義運動。一種觀點認為,根據近年俄羅斯解密的歷史檔案記載,總部設於莫斯科的共產國際,在幕後策劃和推動此運動,其目的是排除英、美的基督教教會對中國文化教育的影響。但事實上,非基督教人士不僅出自繼承中國文化的國民黨、主張共產主義的共產黨或是主張“凝成國民意識,發揚本國文化”“內除國賊,外抗強權”的國家主義派,而是廣泛分佈於眾多思想派別。基督教青年會主導的體育事業在非基督教運動的衝擊下也徹底沒落。

陶飛亞:共產國際代表與中國非基督教運動:爆發於20世紀20年代的中國非基督教運動,是在俄共()與共產國際遠東局、青年國際的直接指導下,由中國共產黨發起並領導,也包括國民黨等組織成員參與的政治鬥爭。俄共及共產國際將不斷發展的基督教及其事業,以及在中國青年中滋長的親美思想,視為中國人走俄國革命道路的障礙。因此,發動非基督教運動旨在打擊西方在華宗教勢力,削弱西方影響,喚起中國青年的民族主義情緒,並且在青年中擴大共產黨的影響。他們通過反對基督教教會實現反帝目標的策略在實踐中獲得一定成效。但基督教在中國社會生活中的地位畢竟與東正教在俄國的情況有很多差別,共產國際代表以俄國革命反宗教鬥爭的經驗,來影響中國的非基督教運動,不免有過左的傾向。而這種傾向直到紅軍長征結束之際才開始被糾正。

https://www.google.com.hk/url?sa=t&rct=j&q=&esrc=s&source=web&cd=1&cad=rja&uact=8&ved=0CBwQFjAAahUKEwjlt6fFtOvIAhWDMaYKHeHfB78&url=http%3A%2F%2Fjds.cass.cn%2FUploadFiles%2Fzyqk%2F2010%2F12%2F201012141343569070.pdf&usg=AFQjCNGVNRTfAO1KM-LSVXvLZGyyW1EYDQ

http://baike.baidu.com/view/247811.htm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十五):轉移時期 1950-1970年【有關門,有開門】

8:1 ,4從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會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門徒都分散在猶太和撒馬利亞各處。那些分散的人往各處去傳道。

 

中國大陸的神學院校至文革時,就全面關閉。

但神奇妙地大大展開了港、台、東南亞的神學教育的發展。從1950年時,約10間,發展到1970年約52間。

大陸政權改變,大量大陸軍民逃難到香港、台灣、東南亞及歐美等地。其中,最多的是到香港和台灣。內中,包括眾多牧者、神學院老師、基督徒知識分子、基督徒商人、宣教士和信徒領袖。在那段難民或艱難的環境裡,在西方基督徒的支援下,再加上本土基督教的興起,在人們心靈空虛和艱辛的環境下,福音工作有很大的發展,教會不斷增加,神學院也紛紛在香港、台灣和東南亞地區復校或新建。蕭克指出:「在當時,特別是在五十年代,成千成萬的人由於心靈空虛,生活無著而參加了教會;成百的新的教會因而建立起來了。這無疑是大陸以外華人教會佈道事工的黃金時代,特別在香港。無可否認,在這些新信徒中有一些是為了『吃餅得飽』而參加教會,但真正接受基督為救主的為數更多。」頁66

 

a. 解放後大陸的神學教育的處境【到文革期完全取消】

1950年金陵神學院院長陳質怡在就職禮中報告:當時中國只剩下神學院十三間。

但據不同的報告,實際數字應該比此高【包括不同活躍的】。

195211月因「三自運動」的政策,華東地區12所神學院聯合組成的金陵協和神學院。

1953419日,燕京宗教學院、北京神學院和聯合女子聖道學院聯合為燕京協和神學院。至1956年,11所神學院校聯合組成燕京協和神學院。

『一九六一年燕京協和神學院併入金陵協和神學院。一九六六年八月“文革”爆發後,金陵最終被迫停課並關閉。神學院被南京紅衛兵造反派佔領,成為紅衛兵司令部。』『此金陵非彼金陵。首先,我讀書期間的位於南京市中心黃金地段的校園實際上是原金陵女子神學院校園。一條馬路之隔(從前沒有那條馬路)的金陵神學院校園很早就被南京醫科大學佔用,一直都沒有歸還。第二,現在金陵全稱是“金陵協和神學院”“協和”“三自愛國運動”的產物。』〈走出金陵神學院——紐約新生命華人宣道會牧師孫家驥訪談〉

直到19812月金陵神學院才在全國率先復課

 

b. 台灣區

1950年前:4間神學院校

1951-1960:新建的神學院校17

1961-1970:新建16

1970:神學院校29間【有停辦或合併】為各區之最。

參考 趙天恩:〈西國差會與中國神學教育---台灣的個案研究〉【《中文神學教育研討會報告書》的附錄】

中文神學教育促進會編。《中文神學教育研討會報告書》。香港﹕證道出版社,1973。】

趙天恩對台灣11間『福音派』神學院校的報告指出:

11間共有專讀生175人,平均每校不足16人。

學生入學程度:大專14人,8%;高中畢業115人,66%;初中及小學畢業46人,26%

師資:專任教師49人,26%;博士學位3人,其中2人為西人;碩士4人,其中4人為西人。

圖書:十一校共50,907冊,平均4,620冊。

 

c. 香港在解放後的神學教育發展

1950年前:兩間神學院,經學院一間

1950—1970:香港新添了十五間神學院及聖經學院【除了崇基和浸神外,其他在香港算是復辦】【全面遷來的只有信義神學院】

 

d. 東南亞區

1950年之前:三間;新加坡2間,泰國一間【Anderson-Smith的報告則說,1950年前,沒有用中文為教學語言的神學院校】

1950-1970:增加了十二間:新加坡4;印尼3,菲律賓2,泰國1,馬來西亞2。【連起初的,共15間】【隨後,也有停辦的】

----

香港的神學院校彼此合作不算多。

但其中一個亮點是自1952年開始的神學生聯禱會

『一九五二年春,在香港的伯特利神學院、廣州聖經學院(播道神學院前身)及信義神學院學生開始舉辦神學生聯禱會,於每月第三禮拜六在各校輪流聚會,並全體參加。』頁70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15b):學習一生跟從父的榜樣

今天正式拜讀完信義宗神學院榮譽院長蕭克博士的神學教育大著。

閱讀序文,發現這書是蕭院長的遺作。他在2003年突然心臟病安息,當天早上仍講道

他見證華人神學教育五十多年在看似眾多艱難裡,有奇妙成長的一位好老師。

1948年,他伴隨信義神學院來港讀書,後來成為老師,成為院長。

他曾以作牧師的父親的教導提醒我們,雖然我們不知前途,但我們可以默默地跟隨父神。他說:

『香港神學教育有無前途呢?一定有;如果我們願意把我們的手放在上帝的手中,兩眼盯著他的背,跟著他步步地向前走。』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16):北美神學院和神學教育理念(Aleshire 的分析)

林後4:7 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

Walter Brueggemann: "The case for theological education cannot finally be made once and for all. It needs to be made again and again, because what theology and theological education are called to varies in each social setting and cultural circumstance."『神學教育不是建立以後就一成不變,而是要按照不同社會和文化處境,要作出合宜的調整。

蔡少琪:應以道成肉身的態度,持定聖經的原則,按照不同的處境,發展出能高舉耶穌的福音的神學訓練。

Aleshire: Theological schools are hybrid institutions-with part of their identity in the church and part of their identity in higher education. 神學院是一個混合體,有教會性,有高等教育性。

我們也要敏銳每一間神學院的獨特歷史。

此書提出幾個共同點:

1. 神學院校的成立,往往是當宗教或教會在成長時或發展時被建立的。

2. 他們有類似的目的:栽培信仰領袖,為信仰群體提供有知識的支援。

3. 神學院校常會牽涉過宗教或神學爭議。當教會分裂,或有新路線或新需要或方向出現,往往會產生新的神學院校。

4. 神學院校往往有崇高理念。爭拗時容易非常激烈。支持者也往往有很高的熱情。

幾個常用對神學院校的批評:

1. 不少人擔心神學院校的研究會否偏離信仰和敬虔。

曾有這裡的提醒: not to let seminary ruin their faith

不要讓神學院破壞他們的信仰

神學理念有時候與不同堂會的流行信念有出入。

2. 擔心知識與信仰是有衝突。知識會否讓人偏離信仰或自高自大。

3.憂傷好的傳統的流失

4.感嘆神學畢業生的各種不足

5. 神學教育成本太高,部分學生欠債不少(特別是北美處境)

6. 擔心神學教育的有效性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17):參考北美Aleshire的分析(2

神學教育需要嗎?

Aleshire 的分析和用詞很合理。

有些事奉裡很有成績的牧者可能沒有很多神學教育,這代表神學教育不需要嗎?

就如有些人讀完很好的MBA等學位後,在職場有很好的發展,也有商人自學成材。

Aleshire說:

School provide needed instruction to a wide range of individuals, a few of whom might have learned the lessons without the school, most of whom, however, would Not. Schools provide structured learning that maximizes opportunities for the widest possible range of students. Some students may not learn their lessons well, and some schools may not teach them well, but schools still offer the best opportunity for the most students to learn. A few brilliantly successful ministers who never attended seminary do not invalidate the value of school for the many brilliantly effective ministers who did. P.19

蔡少琪(摘要和補充):有些人學不好,也有些教得不好。有些不讀也很出色。但對絕大部分的人來說,一間優秀的學校對絕大部分的學生都有極好的裨益和栽培。並且,當他們一批同路人能一起成長,成為戰友,對整體眾教會的合一和同心有極大裨益。

 

華人神學教育小故事(18):香港開設晚間神學教育的先鋒

困難逼迫領袖有突破性的事工

1972年路德會的協同神學院面對學生稀少的問題。他們突破性地為在職人士開辦晚間進修神學課程,成為香港神學教育一個重要突破。

當時候他們的院長是潘文熙博士。

『有見於讀神學者越來越少,若再少下去,神學院長職位也無法繼續下去。他乃提倡擴大夜間師範神學部,改讀學分制。拿到畢業證書後可做受召教師,再兼受召的「工作者牧師」。這一計劃廣開神學院大門,見有數十位學生每晚來讀神學。又一村街道上絡繹不絕者,皆博士之高足也。』唐因構<由佈道所到堂談以琳>《香港路德會救恩堂建堂三十週年紀念特刊(1983),頁29

 

世界神學教育趨勢(一):自2008年金融海嘯而來,北美神學院界發現M. Div. 學生的收生有減少的趨勢

Sobering figures point to overall enrollment decline

New research from the Auburn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Theological Education

By Barbara G. Wheeler and Anthony T. Ruger 2013

intrust.org

圖片引自以下的文章

http://www.intrust.org/Portals/39/docs/IT413wheeler.pdf

 

 

 

 

世界神學教育趨勢(二):美加神學院協會2013-2014年報告

1.M.Div.的減少

2. 非白人的學生比例有所增加

3. 老師和教授人數些微減少

資料和圖片引自「美加神學院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Theological Schools in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簡稱ATS)2013-2014年的報告

http://www.ats.edu/uploads/resources/institutional-data/annual-data-tables/2013-2014-annual-data-tables.pdf

參〈神學教育的前景〉【陳愛光/正道福音神學院】

http://www.efccc.org/ArticleDetail.aspx?DocID=5175

 

 

 

 

 

 

世界神學教育趨勢(三):Global Survey on Theological Education
2011-2013 (WCC)
全球神學教育調查

北美和歐洲的神學院飽和或有過多的情況。增長停頓!

發展快的地區:亞洲、拉丁美洲、非洲的地區卻需要更多神學教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需要就更明顯。

http://www.globethics.net/web/gtl/research/global-survey

那裡有Word format pdf 版本的內容可以下載。

 

南京金陵神學院的典故(二):Wendel姊妹的超大型神學奉獻

11:6 早晨要撒你的種,晚上也不要歇你的手,因為你不知道哪一樣發旺】

神學院院長Harry F. Rowe1923年拜訪紐約一家很隱蔽的家族Wendel Family兩位年老的姊妹RebeccaElla。他們家族在紐約買地存地兩百年。到她們時,家族不再有後人。她們非常簡樸,沒有汽車,沒有華麗的消費。

當時候Rowe只想向她們募捐5000元,希望能在南京建一棟神學樓。

最後在19307月和19313月她們分別離,家族也再無承繼人。她們將遺產分兩百股,其中35給衛理宗Drew Theological Seminary,但也將另外35股給南京神學院,成為捐給近東宗教機構最大的捐款。最後,估計有2.5百萬美元捐給南京。

當代人工約是月薪20-30元。紐約市中心一棟好的民居約價值5000元。這奉獻約等於500棟好民居。

用今天數字,起碼是50-100億港元的奉獻。

這帶來了隨後一連串的神學教育計劃和發展。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一):神學教育的目標: 栽培『有真道有生命的傳道人』

不是要送出『沒有生命的正統派』(dead orthodoxy)!

不是要送出『離經叛道的異端』!

Oswald Chambers說:

我們要彰顯神兒子的生命。『我們的責任就是保守自己成為一個配得彰顯神的人。』

張慕牧師曾指出,有真道自建的生命的重要性:

生命是傳福音和宣教的策略

生命是教會牧養的策略

生命是敬拜更新的策略

生命是社關的策略

生命是教會領導的策略

生命是有效事奉的策略

生命是教會資源增長的策略

 

願每一個事奉者都蒙恩,有神的保守,真正活出有基督香氣的生命!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建立有美好靈性和品格,能推動教會實踐五大功能的傳道人

 

張慕牧師曾以帖前並五個框架談論〈從教會五大功能看神學教育〉。

他談到保羅建立教會的五個理想:

1. 教會是傳福音的基地(帖前1:8)

2. 教會是培養生命的家(帖前2:7,11)

3. 教會是以愛相繫的團契(帖前3:12)

4. 教會是塑造品德的學校 (帖前4:1

5. 教會是包紮傷口的醫療中心(帖前5:14)

 

『傳道人的素質和教會領袖的素質決定教會的素質』!

聖經談論教會領袖和傳道人的資格時,『更強調靈性和品格的條件,遠比做事能力的條件重要』。

期盼更多神學生,傳道人和信徒領袖們都能積極推動這五方面的功能,並保守自己的品格和靈命

唇齒相依的神學夥伴:教會與神學教育,頁55-58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神學步曲:栽培一生『學真道,經歷神,事奉神』的神學生

『教導神,神教導,引向神』是神學步曲和循環!

『從認識神,到神是我們的神;從經歷神,到與親密神同行;從愛慕神,到與神同工事奉敬拜神!』

有一拉丁文名句Theologia Deum docet, a Deo docetur, ad Deum ducit,被看為能代表Thomas Aquinas阿奎那如何看神學的目的。 英文的表達是 “Theology teaches of God, is taught by God, and leads to God.”

中文可翻譯為:

『神學教導關於神,是被神所教導,是要帶領人到神那裡。』

張慕牧師曾引用這句,並指出:

『這句話包括了三個要點:第一,神學的來源~神在聖經中啟示的真理;第二,神的內容~有關神的知識(knowledge about God);第三,神學的目的~對神的認識( knowledge of God)』(《唇齒相依的神學夥伴:教會與神學教育》,頁60

張牧師引用的次序是略有不同:神教導,教導神,引向神。按照這個次序,拉丁文是"Theologia a Deo docetur, Deum docet, et ad Deum ducit." "Theology is taught by God, teaches of God, and leads to God."

 

這神學框架提醒我們,基督徒的信仰和神學路包括:

1. 首先是以啟示開始,必須堅基在聖經和真道上的學習

2. 重視禱告,重視靈修,重視與神親密同行,重視在不同遭遇裡不斷經歷神的陶造

3. 必須指向愛慕神,見證神,事奉神、敬拜神和榮耀神

 

真正信仰路和神學路必須『有學習,有經歷,有事奉』。三者不單息息相關,更是缺一不可。

 

相反,走向歧路的神學學習有三大危機:

1. 空有知識,有論斷,無建設

沒有親近神,沒有基督心腸,沒有事奉和造就人動機的知識,往往帶來紛爭和拆毀。

2. 沒有真知識、沒有真道、沒有事奉的『所謂屬靈』經歷

 

往往充滿錯誤思想,有屬靈外貌的迷信和自誇,但最終這是自誇的經歷不能造就人,也不能榮耀神。

3. 有入沒有出,為己不為神的自私神學

若神學只有頭兩步,就如北京填鴨,肥胖,不能動,不能榮耀神。一個有學習不事奉的人也是如此。

 

你認識一些走上神學歧路的人嗎?

可惜嗎?能造就人嗎?

此外,你願意一生不斷經歷神學步曲和循環嗎?

你願意立志成為一生『學真道,經歷神,事奉神』的神學生嗎?

--

註:

1. “It is this triple function which gave rise to the old adage of the School: Theologia Deum docet, a Deo docetur, ad Deum ducit (Theology teaches of God, is taught by God, and leads to God).”

http://www.newadvent.org/cathen/14580a.htm

 

2. 神學有縱向性和橫向性:這裡談及的是縱向性(上下性),人與神的縱向性。若要更全面談論神學,也必須包括橫向性,就是個人與他人的關係。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早期傳教士曾走過非常艱辛的神學教育路

理想與實際必須兼顧的神學教育目標!

只有理想,沒有實際考慮,不是真的『道成肉身』的紮實神學教育目標。

但另一方面,實在佩服早期傳教士開荒的努力,宣教往往是在錯誤裡成長。讓我們重溫馬禮遜來華時期的早期神學教育的艱辛和波折。

 

當兩百年前,馬禮遜來華時,他們就有開辦神學教育的目標。

梁家麟曾指出:

「馬禮遜和米在開設馬六甲的傳教基地時,便已懷有這樣的念頭。他們寫信給倫敦會的監督時指出:

『有必要盡早設立一間免費學校給中國人就讀。此校可以作為設立神學院的準備,讓本地敬的基督徒接受神學訓練,好使將來能在中國及鄰近地方從事教會工作。』」頁27

 

雖然開展後,不如他們有的理想,馬禮遜和米在很早期就知道必須培養中國傳教助手:

「是以訓練中國傳教助手,實為傳教士最迫切的工作,也正是馬禮遜和米創辦第一所傳教學校的動機。早在一八一二年,馬禮遜寫信給倫敦會的監督時已指出:『福音的最後勝利要靠本地傳道人及聖經。』米在一八一四年亦說:『我們相信要使中國福音化(evangelized)是一件漫長的工作......而一所為本地傳道人開設的神學院將對此工作有極大的貢獻。』」頁66-67

 

最早期的學校人手非常單薄,被稱為『一人主理學校』(One-man School),就是只聘用一個傳統塾師,再只加上傳教士講授聖經的學校模式。

181585日,米憐憫在馬六甲開辦第一間給中國兒童的學校為例,梁家麟指出:

『此校非常簡陋,僅利用原來是馬厩的地方作教室,並聘用一位傳統的中國塾師,教導學生讀、寫、算,用的亦是傳統中國的啟蒙課本;唯一不同的是,聖經列入課程之【這部分由傳教士教】。』頁27

 

這就是有名的英華書院的前身。最初學生只有五個,不受華僑歡迎。

傳教士有極大的努力。『後來採用派錢政策,情況才有好轉。』頁27

據麥沾恩(G. H. McNeur)記載:『在該書院【英華書院】未開辦之前,米憐曾試辦一學塾,初時無人來學。於是他就想出方法來,每星期給那些學童一些輔助費,使他們高興來學。後來他漸漸得到了學生們的家長信任,始開辦此校。』」《梁發傳》香港:輔僑1959,頁20

 

181891日,英華書院(Anglo-Chinese College)正式奠基。

『書院』(College)一詞在當代的意思是『至少是中級以上乃至大學的程度。』『學校是為神學院提供預備課程的。』

梁家麟指出:

『師資方面,高年級學生只由一個傳教士及兩位中國籍的助手任教。因此有批評『書院』此稱謂名不副實。』頁28

 

梁家麟提到當代一位天主教人士的評論:

『此校很少超過十二學生,且都是在街上拾回來的。學校教授他們英文,甚至付錢給他們以保證他們能出席。』頁38

 

經過14-16年的奮鬥後:

『學生方面,一八三二年人數為二十四人,三三年為二十六人,三四年三十五人。....在學校的熏陶下,很多學生成為基督徒。』

 

無論如何,重溫這些卑微的開始,我想起兩段經文。

早期教會也是從卑微開始,就如保羅曾說:

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 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林前1:27-29

 

我們要踏實,我們不弄虛,不喜歡高大卻不能實現的目標。但我們需要屬靈的洞見,從卑微的開始的聖工,會有開花結果的將來,因為神是奇妙的。我也想起耶穌的應許:

『神的國......好像一粒芥菜種,種在地裡的時候,雖比地上的百種都小,但種上以後,就長起來,比各樣的菜都大,又長出大枝來,甚至天上的飛鳥可以宿在它的蔭下。』430-32

 

願我們一生又踏實又有夢想,並願神賜福所有神學教育夢想和有天國夢想的人。

--

參梁家麟:《廣東基督教教育》。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第二屆中文神學教育研討會--〈神學院與教會之聯繫(教會方面)

第二屆中文神學教育研討會於1973423-27日在菲律賓舉行。

菲聖董事邵慶彰牧師分享〈神學院與教會之聯繫(教會方面)

神學教育與教會增長:第二屆中文神學教育研討會報告書1975),頁21-26

其中不少考慮,與現今部分國內家庭教會神學院面對的困難有些接近。

翻讀前人的努力也是很有意思。這裡列出他文章的大綱:

A.基本的認識

1.     樣樣需要、樣樣不足

2.     任重道遠、責無旁貸:外國差會逐步退出,讓中國信徒自己行走

3.     同心合意,必修課程

B. 教會方面

1. 破除輕視忽視神學教育之觀念

2. 保持信仰根基生活見證之均衡

3. 促進神學院與教會彼此之合作

4. 建立神學獎學金進修金之制度

C. 神學院方面

1. 目標配合實際

2. 神道調和人道:『那個神學畢業生,人道不懂,怎能傳神道?』

3. 牧養加上救靈:傳道人自己沒有救靈負擔,教會佈道事工斷不能開展。

4. 正科增添選修:那時候,缺乏對平信徒和長執的訓練:『我們寧可多訓練好的平信徒去傳福音,勝於傳道人羞辱主名。』

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xft1/v/t1.0-9/10603399_512237235612597_8672102032334775213_n.jpg?oh=3ac8312c9383db1eef78c50837a79ae5&oe=56D5C8CB&__gda__=1461514561_2bbf587f80858d24b186102def0a4c88https://fbcdn-sphotos-a-a.akamaihd.net/hphotos-ak-xfa1/v/t1.0-9/11223997_512237228945931_9197238569979905844_n.jpg?oh=df2f5114827ab88bab14b94b87b4f4d0&oe=56D95172&__gda__=1456723012_37f3a5bbaa2257c95e77251fd76ae494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神學院與教會之聯繫(神學院方面)

黃彼得牧師在第二屆中文神學教育研討會(1973)提到神學院負責人的十大條件,你同意嗎?

你會否感到這標準很高呢

黃彼得時任印尼東南亞聖道神學院代院長

1.論教會和神學院的關係

手足關係:『沒有教會,學生的來源於出路有困難;沒有神學院,教牧人才與教義信仰的保全,也有問題。』『今日也有不少的神學院是異端邪說的溫床。』『兩者該是福音車的兩個輪子,共同肩負神聖重大的使命。』

2. 神學院之負責人的十大條件/期望

有神學事奉多年的同工向他提出『東南亞華人神學院之負責人的十大條件』:

高等學歷、滿有能力、善於教書、辦事能幹、長於外交、會籌款、脾氣好、好的領導才能、著作又好又有份量又純正、有好師母和像樣的兒女!

3. 如何加強神學院與教會聯繫(八點建議)

教師是牧者、教師有教會事奉、定期辦神學主日、神學院有信徒靈修營或宣教大會、辦專題講座、師生都參與教會事工和生活、在城市辦信徒學校、定期辦神學教育研討會。

 

你認為現今香港的神學院有否這些層面呢?

那麼國內的家庭教會神學院或三自神學院有否這些層面呢?

--

黃彼得:〈神學院與教會之聯繫(神學院方面)〉,載於神學教育與教會增長:第二屆中文神學教育研討會報告書1975),頁27-35

---

:位於印尼東爪哇瑪琅的東南亞聖道神學院,是由計志文牧師1952年從上海蒙上帝恩領來到萬隆憑信心創辦的。聖道神學院(當時名為Madrasah Alkitab Asia Tenggara1981年易為Seminari Alkitab Asia Tenggara至今,簡稱“SAAT”1952510日隨著董事部的誕生而在萬隆正式成立。後來又有三位神學生加入。第一屆畢業生四人,黃彼得牧師即為其一。

http://pgti.co.id/index.php?m=news&a=view&id=218

http://www.sarawakmethodist.org/weilibao/weilibao_view.php?pno=1043&wid=10492

http://www.grahasolusindoputra.com/article/seminari-alkitab-asia-tenggara/

http://pgti.co.id/news/view/642/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神學教育必須推動大使命

【剛剛寫了一篇短文和預備研討會期間,其中幾段也與你們分享】

神學教育必須持守真道,必須推動教會增長和宣教使命

有大使命,才有神學教育,並且,神學教育必須推動大使命。

「今日的神學院,明日的牧者。明日的牧者,將來的教會。」

我喜歡學者Mark G. Toulouse的一句話:「神學教育的使命是要服侍福音。」(The mission of theological education should serve the gospel.) 用我的表達:「神學教育與教會的大使命是血脈相連。教會有健康發展和增長,神學教育才有發展,並且神學教育應該幫助教會有健康的發展和增長。良好的神學教育的目標,就是要造就教會、栽培僕人、興旺福音、祝福社會、榮耀主名。」

--                                               

Martin Kδhler 名句: 宣教是神學之母!【最早的宣教成為神學之母。】

“The oldest Mission becomes the mother of theology.”

„Die δlteste Mission wurde zur Mutter der Theologie."

“Theological education is a dimension of mission and has a vital missiological content; it is an aspect of the teaching ministry of the church involving specializing testimony to the kingdom. It fulfills this educational service of the faith by (i) forming character, abilities, and thought, (ii) informing mind, praxis, and contemplation, and (iii) transforming values, people, and communities.” 131-132

Follow Jesus’s model: “Theological education has three main goals, namely, preparing lay leaders to help in the educational ministry of the church; preparing ministers of the ‘Word and sacraments’ to equip the whole people of God, develop leaders for mission, and help the church articulate its faith; and producing teachers of ministers and ‘doctors’ of the faith. Only by maintaining its close links with mission will it remain relevant to changing circumstances, and hold true to the missionary impulse that gave rise to the church and theology.” 132

Robert Banks, Reenvisioning Theological Education, 131-132

http://ecx.images-amazon.com/images/I/51OS4A5FI%2BL._SY344_BO1,204,203,200_.jpg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神學教育必須推動大使命(二):美國傳統宗派人數過去四十年劇減

若不傳福音,便有禍!美國傳統宗派人數過去四十年急劇劇減,若不扭轉,可能會漸漸消失!

林前 9:16 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

1972年時,聲稱傳統宗派的人比聲稱是福音派的人多不少。

1972年時,穩定去教會的人數,全美國人口比例,傳統宗派有8.6%,福音派只有7.9%

但到2014年,穩定去教會的人數,全美國人口比例,傳統宗派劇減到3.6%,而福音派卻劇增至人口的12.5%

可以說,雖然美國整體號稱是基督徒的人數有略減,但號稱是福音派的人卻有所增加。

更可悲的是,某些美國傳統宗派面臨生死存亡之危險。

華盛頓郵報有文章指出『美國教會越來越是福音派了』(In a dramatic shift, the American church is more evangelical than ever)

Ed Stetzer提到一個可悲的對比:

「南卡的一間增長迅速的福音派大教會『新泉源教會』,在2013年給超過6500人受浸,同年崇拜人數增加超過一萬人。同年全美國的聖公會總共才有12000成人參與堅振禮,而聚會人數劇減了27400人。

"In 2013, South Carolina evangelical megachurch NewSpring Church baptized more than 6,500 people while worship attendance grew by nearly 10,000 more than the year before. The same year the entire Episcopal Church in the United States produced only around 12,000 adult confirmations with an attendance drop of more than 27,400 from the previous year."

此外,美國不少曾自稱是基督徒,現今不再自稱是基督徒的『有名無實』的基督徒,不少是源自傳統宗派。"Data from the General Social Survey reveals most of the “nominals becoming nones” are leaving the ranks of Mainline Protestantism, but not evangelicalism."

"In addition, Pew found those raised as Mainline Protestants were more likely than any other Christian group to become religiously unaffiliated. More than a quarter (26 percent) of those who grew up Mainline now identify as a “none.”

http://edition.cnn.com/2015/05/16/living/christianity-american-dead/index.html

http://factsandtrends.net/2015/05/19/the-growth-of-evangelicals-and-decline-of-mainline-protestants/#.VoE5Nfl96Uk

http://www.millennialevangelical.com/adapt-and-die-liberal-churches-accept-everyone-still-decline/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神學教育必須栽培年青牧者,推動教會青年事工

[The 2014 U.S. Religious Landscape Study is based on telephone interviews with more than 35,000 Americans from all 50 states.]

過去七年美國福音派的百分比略有減少,傳統宗派的人口比例從18.1%劇減到14.7%!從20072014年,美國傳統宗派人數減少了五百萬,從41百萬減少到36百萬

讓人更為關心的是青年人信主的比例遠比成年或壯年人低。

無論何宗派,三十多歲以下信徒人口比例偏低。美國教會必須做好青年福音工作。

計算流失和新加入:美國福音派仍有實際的增長,但傳統宗派和天主教流失嚴重!

美國福音派人數增長了2百多萬人,

從接近6千萬,到62百萬多。

http://www.pewforum.org/2015/05/12/americas-changing-religious-landscape/

http://www.pewforum.org/about-the-religious-landscape-study/

http://www.pewforum.org/religious-landscape-study/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gleanings/2015/may/pew-evangelicals-stay-strong-us-religious-landscape-study.html

神學教育理念系列():栽培神學生有『好奇心、能好問、有愛心』

早餐與同學聊天,聊到剛出來工作的弟兄姊妹的需要,初職弟兄姊妹的困難,並初職弟兄姊妹在某些教會的斷層,並能發揮的問題。

我再次提出『以天下為師,以人為師』的看法,並提出在神學院學習時,課本和課堂的學習可能只六成,從同學們、從同路人、從不同接觸的人,從教會實習等學習,是同樣重要。

此外,我提到,將來牧會時,能對人有興趣,對弟兄姊妹各種處境有關懷和了解,這些『好奇心、能好問、愛人的心腸』可能對牧者事奉的成敗和成長的比例就更高了。

願每一個願意事奉主的人,都能培養出對人、對教會、對生命各事、對時代、對中國、對福音未得之民『有胃口、有好奇、有了解、能好問、有愛心』。

想起耶穌的生命榜樣和事奉,想起一個問題:

『耶穌接觸了多少種類的人?』

『耶穌對什麼人有生命的好奇心、能好問、有愛心?』

想起,耶穌主動與撒瑪利亞婦人聊天:

『請你給我水喝?』

想起,耶穌留意寡婦和財主如何奉獻。

想起,耶穌願意夜間接見尼哥底母

想起,耶穌願意醫治百夫長的僕人。

想起,耶穌用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鼓勵我們去幫不同的人。

想起,耶穌浪子的比喻。

想問問弟兄姊妹:

耶穌有沒有『好奇心、能好問、有愛心』的生命呢?

你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