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聖經看執事的職分:執事(會佐)按立禮的一次訓勉

蔡少琪牧師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執事」和「會佐」的典故

 

 

1.        執事是僕人!是神家的僕人,是神的僕人!

 

在一些教會,特別在一些浸信會,執事(會佐)的按立是終身制的。這表示當弟兄姊妹接受教牧長執邀請時,若他們願意承擔這職分,並得到教會弟兄姊妹認同後,他們進入了一個終身事奉的職分。執事的職分從人來看,是一份又謙卑又勞苦的終身職分,又出錢又出力又容易勞氣和受氣,而沒有糧出的終身事奉。我經常教導教牧同工和信徒領袖:教會的僕人其中一個特權,就是聆聽很多困難,埋怨,投訴和失敗的特權,有被人誤會或被人錯怪的特權,當然也有更清楚看見神在艱難時施下奇妙恩典的特權。[1]

 

很多教會能蒙神大大祝福,其中一個關鍵就是有一批又敬虔又委身又能輔助教牧領袖的好執事。執事們能否按照聖經的教訓,忠於職責,好好與教牧同工和其他弟兄姊妹同心合作,常常是教會興旺與否的核心題目。所以,當你們要接受的按立時,必須知道這是終身的職分,我們更要了解聖經對執事的教導。

 

首先,執事(會佐)一詞是出自 提前3:8:「作執事(deacons)的也是如此,必須端莊,不一口兩舌,不好喝酒,不貪不義之財。」『執事(會佐)』一詞的希臘字是διάκονος (diakonos),這詞在新約聖經出現29次。[2]在新約,第一次出現是出於主耶穌的教訓。當時候,門徒在爭執:誰為大。耶穌就嚴嚴教導他們:「只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διάκονος) (diakonos)(servant)。」(20:26) 所以,若要忠於神的呼召,我們必須認定我們的身份是僕人,是神家的僕人,是神的僕人。

 

在中文聖經的翻譯歷史中,διάκονος (diakonos)一詞有不同的翻譯。因此,馬禮遜的新遺詔書版本,就以『役濟』來形容這職分,似乎有「以僕役的心態,輔助教牧領袖救濟萬民」的含義。麥都思、郭實獵的譯本卻用「會吏」這稱呼,也是聖公會至今採用的。和合本則用執事這稱呼,也是現今普世華人教會中最常用的稱呼。香港的浸信會早年時,主要核心的教會都以「會佐」的稱號來稱呼這職分。[3]香港浸信教會主任牧師劉少康牧師曾在他們教會家訊的文章 <忠心侍主—認識我們的會佐>中介紹這用詞的來源:

 

教會在1901 年成立,當時所用的聖經是文言文,稱為「文理聖經」。對執事的翻譯是會吏(今日聖公會仍有採用),但在中國,吏是官吏的含意,與執事的原意是僕人有距離,故曾稱為會役,以配合原文的意思。稍後,再定為會佐有扶佐教會聖工的意思。我們也就按以往的優良傳統,沿用了「會佐」這稱謂。[4]

 

在堅浸慶祝110週年的刊物《堅磐活道:樹成蔭—香港浸信教會立會110周年》中,當他們介紹立會的第一位牧師湯傑卿牧師[5],文章寫到:「一九零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本會正式宣告成立『香港浸信自理會』。湯牧師聘請了周家榮先生為傳道。首度按立周智及黎田兩位會友為會役(即今日的會佐),同時又為教會各項聖工定下規模,工作殊不簡單。」[6]

 

      九龍城浸信會早期的執事按立也是以「會佐」為稱號。劉俠夫的弟兄在《九龍城浸信會十週年紀念特刊》(1959)中的〈九龍城浸會史略〉一文指出:「一九三九年,聘趙仕璋牧師來堂為主任,六月份值理會議決,當積極進行籌建禮拜堂,於是印發建堂捐封,每週請兄姊們奉獻,又製發建堂獻金儲箱,交各兄姊家庭逐日樂意儲蓄奉獻,按月繳交,開箱一次,於七月份月會時,司徒顯揚師奶提議,本堂照應謀自立,負起自傳自養之責任,復感覺近年來經濟豐裕,兄姊數十家,共有百餘人,得司徒廉和議,眾通過,遂決意成立自理教會,乃定(八月廿七日)舉行成立教會典禮,同時按立林子豐弟兄,林陳植亭姊妹,梁麥超蓮姊妹,劉岑鏘鸞姊妹,為會佐,另接納三藩市華人浸信會會佐司徒顯揚弟兄,及堅道浸信會會佐鍾承杏弟兄二人為本會會佐,從此成一自傳自養之教會矣。」[7]城浸在幾屆按立後,隨著會章的設立,就跟從和合本的用詞,都統一稱為執事了。至今,仍有數間浸信會稱呼他們按立的執事為會佐[8]

 

      所以無論是聖經教導或浸信會的傳統,執事(會佐)的首要身份是『僕人』,是神家的僕人,是神的僕人。所以,能任勞任怨,能白白服事,全是恩典!全是因我們曾承受了主耶穌浩大的恩典的甘心回報,並且我們曾在神和人面前立志甘心一生白白服事主,服事弟兄姊妹,堅固眾教會。所以,在按立禮時,你們是否願意立志一生以僕人的心態去服事主,服事教會,服事弟兄姊妹嗎

 

 

2. 執事是眾人的僕人!

 

浸信宗資深牧者唐佑之牧師在《忠勤事主:執事同工同心同步》中提出一個〈執事約章〉。其中有兩段談到執事與牧師和其他執事的合作:

 

我經主之分派,與牧師合力事奉;我應竭力幫助牧師,使他成為良好的牧者,為他禱告,鼓勵他;當他遭遇批評論斷,要維護他;當他發生錯誤,要暗中提醒他。牧師是我們在主裡的長者,我要尊敬他;他是我主裡的弟兄,我要關心他;他是我主裡的同工,我要幫助他。我們要彼此相愛,互勉向上,合作無間,共同服侍教會。

 

我信主的安排,與其他執事共同事奉;我對他們要尊重、維護與鼓勵。雖然職責與恩賜各別,思想與見解不同,我們仍因愛主而精誠合作,同心效忠基督,始終不渝。[9]

 

中外教會和神學家談到執事的職分都引用使徒行傳的記載。當教會出現事務紛爭時,十二位使徒指出:『我們撇下神的道去管理飯食,原是不合宜的。所以弟兄們,當從你們中間選出七個(seven)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人,我們就派他們管理這事。但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徒6:2-4)聖經強調教牧同工的核心職分是傳講神的道,以祈禱以牧養去餵養神的羊。「七個」(ἑπτά)(hepta)(seven)這表達,在這裡沒有稱號。在使徒行傳中也沒有執事的稱號。並且,司提反和腓利等不單幫忙管理,更能勇敢為主作見證,能傳福音的好僕人。司提反更成為早期教會第一位殉道士。所以,執事的定義應該是「輔助牧師,服事弟兄姊妹的同工之一」!在提前32節,談到監督的職分是,「監督」是用單數用詞,King James Version 翻譯此為 “a bishop” (ἐπίσκοπος) (episkopos)。但在提前38時,談到「執事」時,卻是眾數的用詞,所以馬禮遜翻譯此字為『役濟輩』(διάκονους)(deacons)。所以,一位執事要忠心履行他的職分時,必須謹記他必須好好與人同工,他必須好好輔助牧者,是一個尊敬牧者,尊敬弟兄姊妹,敬畏神的好同工。

 

      正因為能與人好好同工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屬靈質素。耶穌就嚴厲教導使徒們說:「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slave/servant of all)( πάντων δοῦλος)」(可10:44)真正的神的僕人必須是一位尊重所有人的僕人。要好好履行執事的位份,我們不單要尊重牧者,尊重其他領袖,更要尊敬所有弟兄姊妹。浸信會的領袖很喜歡引用羅12:18,那裡在和合本的翻譯是:「不要以惡報惡;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這被看為是教會裡,能尊重眾人的意見,一個屬靈民主的重要提醒。這節經文非常寶貝。但若我們仔細研究原文,這下半節的直譯應該是:「在眾人面前作美善的事!」(providing right things before all men)若我們有很多票數,但卻是違背神的原則,違背敬虔,我們就違背了這金句的教導。

 

所以,既然執事『是僕人,是神的僕人,也是眾人的僕人』,我們必須常常反思:「我們所作的一切是否是神所喜悅的,是美善的,是能造就眾人的?」無論在神學教育的服事,在閱讀普世教會的歷史和自己親身事奉的經歷,我發現很多事奉者,特別是領袖們,常常有一個危機,就是:『好心作壞事』!偏聽,偏見,偏心,偏執等一知半解的問題常常困擾教會產出分裂,造就誤會,引起失敗的見證。

 

      其中一個核心的問題是出於一個字:『』字。有時候,教會也出現一些立心作壞事的領袖。但更多是『好心作壞事』的領袖。他們偏聽,只聽一些不看全局,好批判的部分領袖或弟兄姊妹的意見。他們失去兼聽則明的智慧!作執事的必須對教會各方面有廣泛了解,提防誤會,對人對事態度尊重和審慎。我很喜歡聖經一個教導:『你要詳細知道你羊群的景況,留心料理你的牛群。』(箴27:23)很多時候,被按立為執事的弟兄姊妹多在教會一部,一單位有熱心的事奉。但往往問題出在,他們就停留在只是一部的領袖,不是整個教會的僕人,更不是神國度的僕人。神的國度比一部大多了,也比一個堂會大多了。很多問題出於,很多執事仍只是一部的領袖,不是神國的僕人。

 

      很多領袖更有偏見(只看人的限制和失敗,不看人有的忠心和難處),偏心(單愛某些會友,執事或牧者!對其他的,則態度欠佳!)和偏執(對某些屬靈真理非常看重,對其他屬靈真理卻大大忽略)!這是何等可惜呢!我們應該常常銘記基督嚴厲的教訓:「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你們用甚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甚麼量器量給你們。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剌,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剌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剌。」(太71-5

 

      我們不能只有「」義「」義,卻沒有『』義和『』義。我們有否為被忽略被誤會被輕看的弟兄姊妹或同工說話呢?為公義說話呢?要作眾人的僕人,我們必須:「了解,了解,了解!聆聽,聆聽,聆聽!橋樑!橋樑!橋樑!」求神幫助你們,不單是一部的僕人,更是眾人的僕人,教會的僕人,普世華人教會的僕人,神家的僕人。既然如此,你有否立志更詳細認識教會,更認識眾弟兄姊妹,特別眾教牧同工和眾執事部員呢?

 

 

3. 執事必須『有真道有生命見證』的僕人

 

當保羅介紹執事的職分時特別關注執事是否高舉真道,活出敬虔的生命。保羅隨後教導我們:「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要在這些事上恆心,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提前4:16)執事必須有真道,必須有生命。

 

從你接受執事的按立後,教會就與你同榮同辱!你有見證,教會有見證!你榮耀神,教會有光彩!你跌到,你犯罪,你失見證,教會也失見證。以前的你,若任性,就好像只是你自己在任性。但當你被按立後,你若任性,放任,驕橫,霸道,小氣,斤斤計較,放蕩,人們就看見你是教會的執事,就感到這個教會是任性的,驕橫的,霸道的,犯罪的。自己想起教牧的呼召和執事的呼召,最難的不是恩賜,也不是成就,最難的是能保守自己直到終身也不跌到,不成為人的絆腳石。「你終結得好嗎?」是我們要常常反思的!我們是眾人的祝福,定或者是眾人的絆腳石呢?是值得我們常常反思!

 

保羅的名句:「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提前412)這裡重視言語,重視生命。『言語』(λόγος)(logos)(Word)一詞,在新約聖經常常被翻譯為『真道』的『道』。我們不單在說話態度和技巧上有見證,更需要是帶著神的道和真理。一些不被人尊敬的教牧和執事常失敗在話語上。雅各說得好:「我的弟兄們,不要多人作師傅,因為曉得我們要受更重的判斷。原來我們在許多事上都有過失,若有人在話語上沒有過失,他就是完全人,也能勒住自己的全身。」(雅3:1-2)作僕人的,必須謹慎我們的用語。其中的關鍵是,我們是否常常從心底對任何的弟兄姊妹,部員,執事和教牧都帶著一份深深的敬意呢?我們要慎言,用詞和態度要恰當,要帶著尊重!我很喜歡彼得的提醒:『務要尊敬眾人(honour all)!』(彼前2:17)要防備跌到,我們必須有屬靈的諫友,找一些相熟的弟兄姊妹,執事(會佐)或教牧,或會內,或會外,成為你一生的諫友。願意立志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和言語嗎?

 

 

4.    執事是基督的僕人:效法基督,與神同工,有榮耀的職分!

 

當我想起聖經中執事的用詞,最令我感動的,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也甘心擁有這僕人的名稱。保羅說:『基督是為神真理作了受割禮人的『執事(διάκονος) (diakonos) (servant)!』(15:8使徒保羅也6次用『執事』(διάκονος)來形容自己林前3:5;林後3:66:411:23;西1:231:25他稱呼自己是新約的執事,教會的執事,福音的執事,神的用人!最感動我的是他稱呼自己是『基督的僕人』(deacon of Christ)。在林後11:23,保羅說:「他們是『基督的僕人』(deacons/servants of Christ)(διάκονοι Χριστοῦ)嗎?(我說句狂話,)我更是。我比他們多受勞苦,多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有的。」執事或僕人的職分對某些世人來看是卑微的,是貼錢買難受的。但對效法基督的,蒙基督拯救能,能看以基督的心為心為光榮的僕人來說,這是很多榮美的職分是用我們所有家財都不能換取的榮耀的職分。

 

      要好好執行執事這職分,我們必須羨慕善工,羨慕效法基督,羨慕作基督的僕人,作基督的執事。很多忠心事主一生的僕人,在晚年都有同一的感受和見證:能事奉主是無限光榮,能事奉主全是恩典滕近輝牧師的回憶錄的標題是『都是恩典』!我又記得城浸第二任執事會主席黃汝光執事。他的回憶錄的標題是『蒙厚恩的人』!能一生事奉主實在是蒙厚恩的人。在1950年,他剛四十歲,剛來港不久,事業既無把握,又聞妻子在美生病,精神甚感困擾!他作見證說:「這時自覺對神有極大的虧欠,某天晚上,我坐在窗前,望天痛哭,思念主耶穌在路加福音十五章所說的浪子回頭的故事,以至流淚悔過。我懇求神醫治Lilian,同時亦懇求賜我力量。這時是我事業和情緒兩方面跌倒最低谷的時期。」不久後,他參加城浸聚會,有宣教士講道挑戰他們:「浸信會會友,人人都是神的祭司,人人都要負起傳福音的責任!並要加入教會參加各項工作,同心合力興旺福音。」後來成為執事,成為城浸的領袖,更成為第一位世界浸聯會的華人會長,真正成為神家的僕人。

 

當人以為沒有路時,當人甘心事奉主時,當人先求祂的國時,奇妙事就發生了。黃執事98歲才安息主懷。他的太太也是城浸的執事,是張靈新執事,一生扶持了很多人的生命,今年(2011年)三月剛剛慶祝了她一百歲的生日,我們教會也差派了兩位執事到美國慶祝她的大壽!沒有人能掌管明天。但每一位忠心事奉主的僕人,忠心事奉主的執事,是蒙大恩的人,是一生與神同工,與神同在,與神同行的僕人!你願意帶著蒙大恩的心一生事奉主嗎

 



[1] 祝福萬民的福音(十七) 神的子民有特權嗎?http://www.baptist.org.hk/b5_info01_pop.php?id=213

[2] Matt 20:26; 22:13; 23:11; Mark 9:35; 10:43; John 2:5, 9; 12:26; Rom 13:4; 15:8; 16:1; 1 Cor 3:5; 2 Cor 3:6; 6:4; 11:15, 23; Gal 2:17; Eph 3:7; 6:21; Phil 1:1; Col 1:7, 23, 25; 4:7; 1 Tim 3:8, 12; 4:6

[4]劉少康牧師: <忠心侍主—認識我們的會佐> 《香港浸信教會家訊》(2006 3 5 日.第27 卷.第一期),頁8

[5] 促成本會第一座教堂成立的使者:紐約一位熱心宣教工作的信徒溫德普夫人(Mrs. Vanderpool)自九二年開始已捐助傳道人之薪金。九六年來港,見聚會地方狹小,乃促購一屋作禮拜堂,以期有更大之發展。九九年選定卑利街51號為地點。一九零零年溫師母第二次來港,親自計劃新堂各事。該年春兩廣浸信會聯會亦借結志街之會址舉行大會。溫師母奉獻一萬八千元以購堂,並欲在九龍油麻地再購一堂作傳道之用,惜未能如願。但姊妹愛主之心,弟兄姊妹宣道之熱誠,實永垂史冊。當年去函美國三藩市聘湯傑卿牧師回港,出任牧職。有堂、有牧,教會組織形成,此為教會成立前之變遷。

http://www2.hkbaptistchurch.org.hk/web/hingfung/wp-content/plugins/fresh-page/files/12064395372008-03.pdf

[6] 《堅磐活道:樹成蔭—香港浸信教會立會110周年》,頁10

[9]唐佑之:《忠勤事主:執事同工同心同步》(香港浸信會神學院),第四版,頁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