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宗教政策﹕簡介和主要要點摘錄

 

中国宪法保护宗教自由的条款及对外宣传

    鉴于中国在《宪法》第三十六条里写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

      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

 

中共中央印發〔198219号文件: 關於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的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With Highlight]

檔指出:“尊重和保護宗教信仰自由,是黨對宗教問題的基本政策。這是一項長期的政策,是一直要貫徹執行到將來宗教自然消亡的時候為止的政策”。

 

2003/4/18 Shanghai

By The Religious Affairs Bureau Director, Ye Xiaowen

Religion:  3 Main Points:

1.      Religion’s Existence—Long Term Nature

2.      Religion’s Problem One—Core is People Nature

3.      Religion’s Problem Two—Special Complex Nature

Four Basic Duties:

Vs P1 Religion’s Existence—Long Term Nature:   

D1—Actively Guide Religion to have social correlation with Socialism

Vs P2 Religion’s Problem One—People Nature

D2—Completely Correctly Thoroughly Carry out Religious Belief Freedom Policy

Vs P3 Religion’s Problem Two—Special Complex Nature

D3—According to the Law, Strengthen the Management of Religious Affairs

D4—Persistence in Independent Self-Manage, Self-Organized Principle

 

葉小文 四句話 三[五特性]

充分認識宗教問題“根本是長期性就要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深刻理解宗教問題的“關鍵是群眾性,就要全面貫徹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

善於把握宗教問題“特殊的複雜性”,就要依法管理宗教事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

葉小文:宗教有長期性、群眾性、民族性、國際性、複雜性等特點十六大提出“全面貫徹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務,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堅持獨立自主自辦的原則”。我們要做的工作就是把這“四句話”落實到位

 

叶小文同志在报告中说,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江泽民同志对宗教问题和宗教工作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形成了正确认识和处理我国社会主义社会宗教问题的理论政策体系——“社会主义的宗教论”。“社会主义的宗教论”的立论基础,就是充分认识和深刻分析宗教存在的长期性、宗教问题的群众性和特殊复杂性,并正确分析了宗教的这三个特点带来的影响。这三个特点相互联系,相辅相成,根本是长期性,核心是群众性,特殊的复杂性。“根本是长期性”,所以要“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核心是群众性”,所以要“全面正确地贯彻执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特殊的复杂性”,所以要“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在宗教这三个基本特点的基础上,形成了党对宗教工作的指导方针。[1]

 

《人民日报》(20030113日第一版)

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464/8234/776578.html

学习十六大报告贯彻十六大精神--社会主义时期宗教工作的基本方针

叶小文

不能以宗教信仰自由和政教分离为借口,放弃或摆脱国家对宗教事务的管理。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要旨是,保护合法,制止非法,抵御渗透,打击犯罪。宗教法律建设需要进一步加强和完善。要注意动员和组织信教群众参与管理和自我管理,维护其合法权益。要正确认识和处理涉及宗教的各种矛盾,及时研究解决重大问题,提高处理复杂的宗教事务的能力。越是在扩大开放的形势下,越要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不动摇,抵御境外势力利用宗教进行的渗透。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宗教,是基于帝国主义曾长期利用宗教侵略和掠夺中国的历史事实,也是基于对我国广大信教群众意愿的真诚尊重。随着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对外开放进入新的阶段,我国一些宗教继续坚持走独立自主自办的道路,将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我们对此要有清醒认识,制定和完善有关政策法规,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团结和依靠宗教界抵御渗透。

充分认识宗教存在的长期性,积极引导宗教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江泽民同志指出,观察宗教问题,“最根本的是宗教存在的长期性”;“宗教走向最终消亡可能比阶级、国家的消亡还要久远”。既然宗教在社会主义社会将长期存在,从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的关系上考虑,我们要本着和而不同、求同存异的原则,客观地对待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的相容性,正确分析宗教是否有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基础,努力去探索如何使宗教成为社会主义社会中的一种和谐因素。江泽民同志创造性地提出:“要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这个重要思想,“老祖宗”没有讲过,毛泽东同志、邓小平同志也没有讲过,是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一个重大理论创新

肯定宗教中的积极因素,正确对待宗教文化

 

2003061015:0 把握“宗教問題的群眾性” 李愛

http://www.people.com.cn/BIG5/guandian/8213/28144/28156/1905689.html

宗教的長期存在決定了信教群眾與黨的長期共存,所以信教群眾將一如既往地是黨的群眾基礎的重要組成部分。

信教群眾不是落后群眾。宗教作為“更高地懸浮於空中的思想領域”,是“宗教每個發展階段現成物質世界”的反映(馬克思、恩格斯語),因此宗教信仰本身並不足以說明人群的先進與落后,不足以說明人群對整個社會政治問題的價值判斷。

其次,從古今中外大量存在的全民信教的情況看,在一個民族整體信仰同一種宗教的社會裡,宗教信仰更不能用來判定誰是先進的人群,誰是落后的人群,否則就是對一個民族的全盤否定

因此信教群眾不等於落后群眾,而是黨的事業的重要依靠力量相反,那種把有神論和無神論的區別等同於政治上的對立,把信仰宗教與否夸大為族類和異己的陣線區分,進而在策略上採取分裂群眾的做法,正是共產主義運動史上屢屢出現的錯誤對待宗教問題的愚蠢行為這曾被列寧斥為“膚淺的、資產階級狹隘的文化主義觀點”

由於信教群眾作為一個特殊群體的存在,我們必須正確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正確反映和兼顧包括信教群眾在內的不同方面群眾的利益,將不同信仰的人民最大限度地團結起來,動員和組織人民群眾為自己的根本利益而奮斗,從而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宗教走向最終消亡可能比階級、國家的消亡還要久遠,而“菩薩是農民立起來的,到了一定時期農民會用他們自己的雙手丟開這些菩薩,無須旁人過早地代庖丟菩薩”(毛澤東語)﹔在現階段,我們只能在尊重和保護信教群眾宗教信仰自由權利的前提下,做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工作。信教群眾政治經濟上的平等權利是否得到保障,是與他們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是否得到尊重和保護密切相關的。尊重和保護宗教信仰自由為我國的憲法所規定,當前應根據我國宗教法制建設總體滯后的實際加大宗教法制建設的力度並嚴格依法辦事,防止宗教團體和信教群眾的合法權益遭到損害

另一方面任何人都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是現代法治國家的基本特征,信教群眾可以有宗教信仰,但並非是特殊的公民,因此,對信教群眾開展在全體人民中都要開展的思想政治工作和科學文化教育工作同樣是正當的

 



[1] http://www.zytzb.org.cn/zytzbwz/newscenter/gdxx/8020030513011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