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寧:<社會主義和宗教>

http://www.xiachao.org.tw/ccdb/data/Classics/Lenin/1905/Religion.html

寫作日期:1905--《列寧全集》

 

現代社會完全建筑在地主資本家階級極少二人對工人階級廣大群眾的剝削上面。這種社會是奴隸占有者的社會,因為一生為資本做工的“自由”工人“有權”支配的僅僅是生產利潤的奴隸賴以活命。從而使資本主義奴役制得以存在和延續的那一點生活資料。

 

對工人的經濟壓迫,必然會引起和產生對群眾的各種政治壓迫和社會屈辱,使他們在精神生活方面變得粗俗和愚昧。工人固然可以多少爭得一點政治自由來為自身的經濟解放而斗爭,但是,在資本的政權末被推翻以前,任何自由都不會使他們擺脫貧困、失業和壓迫。宗教是一生為他人干活而又深受窮困和孤獨之苦的人民群眾所普遍遭受的種種精神壓迫之-。被剝削階級由于沒有力量同剝削者進行斗爭,必然會產生對死后的幸福生活的憧憬,正如野蠻人由于沒有力量同大自然搏斗而產生對上帝、魔鬼、奇蹟等的信仰一樣。對于辛勞一生貧困一生的人,宗教教導他們在人間要順從和忍耐,勸他們把希望寄托在天國的恩賜上。對于依靠他人勞動而過活的人,宗教教導他們要在人間行善,廉價地為他們的整個剝削生活辯護,向他們廉價出售進人天國享福的門票。宗教是人民的鴉片。宗教是一種精神上的劣質酒,資本的奴隸飲了這種酒就毀壞了自己做人的形象,不再要求多少過一點人樣的生活

 

但是,奴隸一旦意識到自己的奴役地位,并且站起來為自身的解放而斗爭,他就有一半已經不再是奴隸了。現代的覺悟工人,受到了大工廠工業的教育和城市生活的啟發,輕蔑地拋棄了宗教偏見,把天堂生活讓給僧侶和資產階級偽善者去享受,為自己去爭取人間的美好生活,現代無產階級正在站到社合主義方面來。社會主義吸引科學來驅散宗教的迷霧,把工人團結起來為美好的人間生活作真正的斗爭,從而使他們擺脫對死后生活的迷信

 

應當宣布宗教是私人的事情。這句話通常是用來表示社會主義者對待宗教的恣度的。但是,這句括的意義必須正確地說明,以免引起任何誤解。就國家而言,我們要求宗教是私人的事情,但是就我們自己的黨而言,我們無論如何也不能認為宗教是私人的事情。國家不應當同宗教發生關係,宗教團體不應當同國家政權發生關係。任何人都有充分自由信仰任何宗教,或者不承認任何宗教,就是說,像通常,任何一個社會主義者那樣做一個無神論者。在公民中間,完全不允許因為宗教信仰而產生權利不一樣的現象。在正式文件里應當根本取消關于公民某種信仰的任何記載。決不應當把國家的錢補貼給國家教會,決不應當把國家的錢補貼給教會團體和宗教團體,這些團體應當是完全自由的、與政權無關的志同道合的公民聯合會。只有徹底實現這些要求,才能結束以往那種可恥的、可咀咒的現象:教會農奴般地依賴于國家,而俄國公民又農奴般地依賴于國家教會,中世紀的宗教裁判所的法律(這種法律至今還列在我國的刑法和刑事法規中)仍然存在,并且仍然有效,這種法律追究人是否有信仰,摧殘人的良心,把官位和俸祿同布施某種家家教會質酒聯係起來。教會與國家完全分離,這就是社會主義無產階級向現代國家和現代教會提出的要求。

 

俄國革命應當實現這個要求,這是政治自由的必要的組成部分。俄國革命在這方面有著特別有利的條件,因為警察農奴制的專制制度的令人作嘔的官僚刁氣,甚至在僧侶中同也引起了不滿、騷動和憤概。不論俄國的正教僧侶多么閉塞無知,現在,俄國中世紀舊制度崩潰時的巨響也把他們驚醒了。年他們也要求自由,反對官僚刁氣和官僚專橫,反對警察對“上帝的仆人”進行強制的搜查。我們社會主義者應當當支持這種運動,使僧侶階層中那些正直和誠實的人士的要求徹底實現,抓住他們關於自由的言論,要求他們堅決割斷宗教和警察之間的任何聯係。如果你們是誠意的,那你們就應當主張教會與國家、學校與教會完全分離,徹底地無條件地宣布宗教是私人的事情。如果你仍不接受這些徹底的自由要求,那就說明你們仍舊是宗教裁判傳統的俘虜,仍舊依賴于官位和俸祿,說明你們不相信你們的武器的精神力量,你們繼續接受國家政權的賄賂。這祥,全俄國的覺悟工人就要毫不留情地向你們宣戰。對于社會主義無產階級的政黨,宗教并不是私人的事情。我們的黨是爭取工人階級解放的覺悟的先進戰士的聯盟。這祥的聯盟不能夠而且也不匝當對信仰宗教這種不覺悟、無知和蒙昧的表現置之不理。我們要求教會與國家完全分離,以便用純粹的思想武器,而且僅僅是思想武器,用我們的書刊、我們的言論來跟宗教迷霧進行鬥爭。我們建立自己的組織即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的目的之一,也正是了要同一切利用宗教愚弄工人的行為進行這樣的斗爭。對我們來說,思想斗爭不是人的事情,而是全黨的、全體無產階級的事。

 

既然如此,我們為什么不在自己的黨綱中宣布我們是無神論者呢?我們為什么不禁止基督教徒和信奉上帝的人加入我們的黨呢?要答復這個問題,就應當說明資產階級民主政黨和社會民主黨在宗教問題的提法上存在非常重要的差別。

 

我們的黨綱完全是建立在科學的而且是唯物主義的世界觀上的。因此,要說明我們的黨綱,就必雖同時說明產生宗教迷霧的真正的歷史根源和經濟根源。我們的宣傳也必須包括對無神論的宣傳﹔出版有關的科學書刊(直到現在,這些書刊還遭到農奴制的專制政權的查禁)現在應當成為我們黨的工作之一。我們現在必須遵從恩格斯有一次向德國社會主義者提出的建議:翻譯和大量發行18世紀的法國啟蒙著作和無神論著作

 

可是,我們無論如何也不應當因此而“從理性出發”,離開階級斗爭去抽象地、唯心地來提宗教問題,--資產階級的激進民主派常常是這樣提出問題的。如果認為,在一個以無休止的壓迫和折磨勞動群眾為基礎的社會里,可以用純粹說教的方法消除宗教便風,那是愚蠢可笑的。如果忘記,宗教對人類的壓迫只不過是社會內部經濟壓迫的產物和反映,那就是受了資產階級的束縛。如果無產階級本身的反對資本主義黑暗勢力的斗爭沒有啟發無產階級,那么任何書本、任何說教都是無濟于事的。在我們看來,被壓迫階級為創立人間的天堂而進行的這種真正革命斗爭的一致,要比無產者對虛幻的天堂的看法上的一致更為重要

 

因此,我們在我們的黨綱中沒有宣布而且也不當宣布我們的無神論。因此,我們沒有禁止而且也不應當禁止那些還保存著某些舊偏見殘余的無產者靠近我們黨。我們永遠要宣傳科學的世界觀,我們必須跟某些“基督教徒”的不徹底性進行斗爭。但是這決不是說說,應當把宗教問題提到它所不應有的首要地位,決不是說,為了反對那些很快就會失去任何政治意義、很快就會被經濟發展進程本身拋到垃圾箱里去的次要的意見或囈語,而分散真正革命斗爭的、經濟斗爭的和政治斗爭的力量。各地的反動資產階級早就打算,而我國資產階級現在也開始打算煽起宗教仇視,把群眾的注意力吸引到這方面來,使他們不去關心真正重要的和根本的經濟問題和政治問題,這些問題是在革命斗爭中聯合起釆的全俄無產階級目前正在實際解決的問題。這種企圖分散無產階級力量的反動政策,今天主要表現為黑幫對猶太人的屠殺,明天也許有人合想出某些更巧妙的新花樣。我們無論如何要沉著地、持久地、耐心地宣佈無產階級的團結和科學的世界觀,以此來抗擊這種反動的政策,決不要挑起無關緊要的意見分歧。就國家而言,革命的無產階級力求使宗教成為真正的私人事情。在將來已經肅清中世紀霉菌的政治制度中,無產階級必將為消滅經濟奴役,即消滅宗教對人類愚弄的真正根源而進行廣泛的,公開的斗爭。

 

發表于1905年12月3日

選自《列寧全集》中文第2版

第12卷第131-13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