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後的中國與中國教會未來發展趨勢

蔡少琪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蔡少琪《福音與二十一世紀的中

蔡少琪信仰與時代(反省篇)

 

又艱難又強盛的中國年

2008年是北京奧運年,也可以說是「中國年」。2007年年底《新聞週刊》NEWSWEEK以「中國崛起」What's Next: China為封面視2008年為中國躍登世界舞臺中央的一年,北京奧運為崛起了的中國的亮相盛會。主題文章「一個強悍而脆弱的超級大國的崛起」“The Rise of a Fierce Yet Fragile Superpower”的標題關注到中國有強盛和脆弱的雙重性。2008年相繼發生的雪災、西藏問題、四川地震和奧運等題目,向世人顯露出崛起了的中國又艱難又強盛的雙重性。

 

北京奧運宣示中國已經和平崛起了

從北京奧運的會徽、目標到口號,中國希望向世人宣示中國已經和平崛起了!迎接奧運,全中國人民期待著借著奧運去宣示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來偉大的成就,也表徵著中國已經脫離自鴉片戰爭以來的病夫的形象,再次以巨人的角色屹立在世界舞臺上。“舞動的北京”的會徽是要表示「中國在敞開胸懷,歡迎世界各國、各地區的人們」,「到北京來」「體會這個國家的蓬勃生機。」北京奧運的目標是要讓「世界人民更充分地瞭解和體驗中國的歷史、文化、人民和自然風光的最佳視窗。」人民網的<“感謝奧運”調查報告>指出「從“東亞病夫”到體育強國的改變,國人急需通過北京奧運會來證明這一切。」國家主席胡錦濤也曾說「舉辦奧運會,是我國各族人民的共同心願,是中華民族的百年企盼,是全國的一件大事。我們一定要盡最大努力把奧運會辦好,以增強全國各族人民的自信心和奮鬥精神、增強中華民族的自豪感和凝聚力,共同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奮鬥。」

 

同一世界,未必有同一夢想

北京奧運的口號是「同一世界、同一夢想」(One World One Dream),要突顯在全球化下,中國人民願意與世界人民共同奮鬥,共創一個更美好的人類家園。自2001年加入世貿以來,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形像深入全球民心。中國持續的高速增長,讓中國人充滿自信,希望借著北京奧運,讓世界各國認同中國是一個能促進世界和平的大國。但中國人的期望在2008年開始就面對極大挑戰。

 

一月的百年一遇的雪災,好像喚醒預備盛會的中國,要迎接的不一定是各國的掌聲,反而是一連串冰凍刺骨的挑戰。西藏事件與隨後西方媒體部分不實的報導或扭曲性的圖片剪裁,部分西方政界和媒體的針對性批評,及支持藏獨的人士在世界各地衝擊奧運聖火的場面,給夢想得到各國讚揚的中國人民潑了一場一場的冰水。中國人民才醒覺到,西方對中國的崛起抱有一份極大的疑惑和偏見和擔憂。西藏事件激發了全球華人(特別大陸留外人士)極大的民族情懷,中西方的衝突開始表面化。以「改革開放」為國策的中國,如何面對中西方因中國崛起而產生的衝突是未來一大挑戰。

 

後西方時代和世界版圖的重整

北京奧運年將標誌著一個後西方時代的開始。在世界各地研究「全球化」(Globalization)的眾多論述中,都提到在全球化下有「地方化」(Localization)、「多樣性」(Multiplicity)和「特殊性」(Particularity)的現象。後現代主義又強調各個群體的多元性。展望未來,中國會又高舉全球化又保留地方化和特殊性。加入世貿後,中國逐漸接納了許多世界遊戲規則,但中國仍堅持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並堅持走有中國特色的發展路線。當西方強盛時,他們強調世界各國必須採取公平競爭,西方也持續地以普世人權價值和民主政制去批判中國,嘗試改變中國。但當西方國力開始滑落,他們卻開始懼怕中國經濟實力的入侵,他們可開始修改遊戲規則來阻擋某些公平競爭!西方也開始強調地方化和保護主義!最近世貿多哈談判的失敗,再一次突顯西方強國再不能統攝世界發展的方向,並更加突顯中國、印度、巴西和石油國家國力興起的事實。世界方向由西方以美國為首的帶領模式已經走向盡頭,美國國力充滿嚴重隱憂及衰弱,在多元的勢力割據中,中國的份量會快速提升。鄧小平時代的「韜光養晦,決不當頭」的外交政策將面對極大調整,基於海內外的期望,中國將更強調自己的立場。

 

並且,西方不能再站在道德高位上指指點點。因美國政府用謊言製造入侵伊拉克的藉口,西方(特別美國)就不再能站在道德的高位對中國和各國指指點點。展望未來,相信中國政府就中國人權自由、政制改革、民主發展、信仰自由等西方關注議題,會越來越用「地方化」、「特殊性」及「符合中國國情」等理由去抗拒西方或善或惡的批評和建議。並且,西方政界和媒體也將越來越醒覺到,中國特色的發展模式將在許多第三世界國家中大大打擊西方的主張。中國的發展模式將成為一個能抗衡傳統西方發展模式的另外一種重要典範。不少發展中國家參考的模式不再單單仿效西方,中國將成為一個重要仿效和拉攏對象。

 

2008年將標誌著西方媒體和西方價值觀不再統攝世界。在文化方面,隨著中國國力的提升,並國家領導人非常支持傳統中國文化的大方向下,國內用現代化方式重新整理的儒家和傳統思想將在中國主流文化站有一個重要地位,在海外,借著國家支持的孔子學院等計畫,中國傳統文化有再生的跡像。中國知識份子過去二十年非常慕和欣賞西方文化的大熱潮將會有大大減弱的趨勢。西方文化仍是不少知識份子希望瞭解的文化,但不一定再是仰慕的對象。自1989年始,不少中國知識份子心靈的門向福音的大大敞開,讓城市教會和知識份子教會成為中國教會的新興力量。但這外在的環境將大大改變。隨著中國國力強大、中國傳統儒家等文化和民族情懷的膨脹,中國人如何看待西方文化和西方價值觀,會有很大的改變。因為中國基督教在歷史上被許多中國人看為親西方,自六四以後知識份子嚮往西方文化和基督信仰的熱潮有快速減弱的趨勢,如何向中國下一代傳講福音,將會受到極大挑戰。展望未來,基督福音文化將需要更多與新的中國傳統文化作對話和交流,正如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基督教來華的時候相近。

 

在宏觀的歷史上,不少人看西方文化是基督教文化,但隨著歐洲的活躍信徒人數急速減低,在文藝復興後的西方,特別是在後現代化下的西方,當今西方潮流文化根本就不是基督教文化。兩百多年全球的宣教歷史中,基督教的發展伴隨著西方勢力的擴展,在傳教事業上在全球各處都有發展,近年提出「亞非拉」信徒(亞洲、非洲、拉丁美洲)會超越西方信徒的觀念,會越加明顯。基督教本不應該、也不能靠著西方文化的優勢作為傳揚福音的基礎。在早期教會,基督徒就受到強盛的西方羅馬帝國的排斥和逼迫,主耶穌、使徒彼得、使徒保羅等都在羅馬帝國的鎮壓下殉道。但基督徒借著活出與神性情有份的生命,借著真愛真公義真聖潔的生命,好像瓦器存著寶貝,帶著屬神的大能和香氣,雖然是弱勢的社群,但靠著福音的大能,改變了當代強盛的羅馬帝國。

 

中國教會的發展必須要回到福音大能的根本,回到純正的福音。西方模式的基督教是其中一個參考物件,卻不是指標。西方基督徒領袖和信徒中有不少是真誠關心中國的好朋友,他們的智慧和協助是我們珍惜的,但中國教會必須走一個紮根聖經,面對當今中國處境的牧養神學路線。如何發展一套植根聖經、高舉純正福音、能回應當今中國國情、並能容納不同政制模式的基督信仰架構和價值觀,將會是未來二十年中國基督教發展的一個重大挑戰,也是我們應有的本份!

 

「外強中憂」的中國更需要真愛、真理和公義

五月四川的大地震震憾了全中國及全球華人的心靈,將中國人的醜陋和美善的兩面都顯露出來。豆腐渣式的學校不單帶來了許多家庭的悲哀,也醜陋地向世人顯出中國仍很落後的一面。溫家寶總理2003年在哈佛大學的演說仍將代表崛起中的中國「人多,不發達,這是中國的兩大國情。中國有13億人口,不管多麼小的問題,只要乘以13億,那就成為很大很大的問題;不管多麼可觀的財力、物力,只要除以13億,那就成為很低很低的人均水準。這是中國領導人任何時候都必須牢牢記住的。」

 

在溫家寶帶領下,中國全體軍民同心抗災的熱心,全球華人高度凝聚和關愛,卻又清楚地向全球顯示出新的中國已經和平崛起了!中國人的真情、堅毅、決心、極大團結力和高度的動員力,在地震救災高峰期,讓中國人和全球華人仍能無愧地帶著自信在全球人民面前站起來了!奧運中,大型優美的建設實在振奮不少中國人的心靈,讓他們很具體地看到中國已經崛起,但與此同時,在中國許多大的建設的同時,小節的忽略、重大重量不重質的問題將陸續顯露。展望未來,人心敗壞、環境污染、制度老化等根本問題將陸續顯露,屈原的名句「路漫漫其修遠兮」仍是每關心中國發展的人的心路歷程,「外強中憂」仍是二十一世紀早段的中國的面貌。關心中國的基督徒絕不能被中國外表的強盛所矇騙,表面強盛的中國仍非常渴求真愛、需要真理、期待公義。中國需要福音,因為中國人需要真愛、真理和公義,並永恆的生命!

 

外盛中虛」的中國教會需要「深耕廣種、立德立義」

四川地震後,我們看見許多海內外華人及海外基督徒的熱心,也驚訝地看見許多國內三自或家庭教會的基督徒公開地、積極、急速和熱心的付出。為這些,我們充滿感恩!若果中國企業有「走出去」的追求,我想中國的信徒也有一個很大的期望,就是能走出教堂或聚會點,能真正服事我們的同胞,真正活出主耶穌的教導,成為世上的光、世上的鹽。隨著中國國力的騰飛,不少海外基督徒領袖期望中國教會很快就成為全球宣教大軍。在這方面,我們需要努力,但也需要非常謹慎。

 

我們絕也不輕浮,也絕不能忘記,相對整個國家的整體力量和人數來說,中國基督教的實力整體上仍是薄弱,中國教會仍是少數派。在2005年為《時代論壇》寫的<福音與廿一世紀的中國>文章系列中,我已經提出對「中國教會人數有多少」提出質詢。[1]我曾指出「中國信徒有七千萬、八千萬、甚至超過一億」這些計算應該被大大高估了,我強調「我越確信中國信徒數字只可能在二千萬左右。」參考附表,在全國的省/直轄市中,信徒比例占總人數1%以下省/直轄市有16個,在1-2%中間有9個,2%以上的有7個。若果2%以上的省/直轄市算是有多少影響力的少數派,則在全國28/自治區和4個直轄市中,基督徒占人口較為微弱的有25個之多。可以說,在全國大多數地區,基督徒都只是占人口總數中極為薄弱的一群。相關的論點是「中國家庭教會不是在大復興中,而是正面臨極大的轉型危機,他們在思想如何守業,如何防止老弱的教會不被時代和異端洪流沖走。」我以「外盛中虛」來形容中國教會。「外」是指兩方面。一、外表數字。很多中國教會,無論是三自和農村的家庭教會,表面聚會人數不少,但又委身和在真理紮根的基督徒有多少呢?二、「外」是「海外的猜想」。海外教會常不經過審慎分析,就簡單地接受了中國教會有極為龐大的信徒的看法,並有揠苗助長的危機,過急地期盼中國教會能急速地成為宣教的中國,成為宣教最後一棒。

 

在「虛」的方面,特別是在專業才能、知識水準、經濟實力方面上,中國教會仍然在很多省份中是薄弱的邊緣組織。中國教會仍面對著嚴峻的轉型挑戰,傳統的強盛的農民信徒省份如河南省等,面對極大轉型挑戰。同工質素的提升,如何能建立一個穩固又能持續增長的牧養體系,並發展一套能吸引現代城市化下年青人的傳福音模式,都是極大的挑戰,是需要整整一代人的努力。當國家急速城市化和知識化時,中國很多仍是老人多農民多的教會模式實在面臨有危機性的轉型挑戰。不少冷靜的中國事工參與者經常目睹中國教會的薄弱和眼淚,在局部領域的持續發展上我們帶著感恩,但我們不能忽略許多教會在衰退中或停頓中的現實。

 

中國教會發展另一個難處就是不容易同心協力。除了,因為神學路線的問題,中國國情讓不同單位的認識很難深入。彼此對對方及中國國情的掌握也有極大差異。我曾提出中國的基督徒大概可以分四種不同的路線順服派、低調派、建設派和先知派。[2]「順服派」非常接受中國現今的政治實況,也持守聖經要基督徒「順服在上掌權者」的看法,亦會緊密認同國家的政策。「低調派」相信惟獨福音能改變人心和社會。他們較為持守政教分離的立場,也知道自己在實力上的限制,故不願與政府有太多交往,只注重熱心廣傳福音。「建設派」較多來自城市教會。認為基督徒不單要注重福音,也必須對社會作合宜的關懷。他們在積極傳福音外,也積極貢獻社會,無論在賑災、扶貧、醫療或教學上都盡力參與,在家庭群中也是如此。「先知派」大多認為,社會的問題不能單靠改變人心去解決,必須改變人的價值觀和政治制度,在現實環境中,他們碰釘的機會也必最多。展望未來十年發展,我的祈求是盼望「低調派」和「建設派」有更大的發展,建立更強壯愛神愛人愛同胞的教會,讓中國基督徒的實力和純潔性都有所提升時,我們再思想如何更有能力協助國家走上更美善更公義的方針。

 

當中國國力越騰飛時,在未來十年中,中國教會的整體相對實力可能更加薄弱。但靠著聖靈的大能,若中國教會能在牧養模式的轉型中,在建立有系統的模式模式,及持續培養屬靈領袖上,並發展能有回應時代的資訊和直接服事社會的工作上有所進步,中國教會將在騰飛中的中國有極大發展空間。物質越發達,人心越空虛,相信若果我們能發展好幾套城市教會成功的牧養模式,將會有更多工人、知識份子、專業人士和領袖人物成為中國教會的新力軍。當2020年中國將成為世界首列的強國時,中國教會的影響力也能較為成熟,宣教的中國的夢想將有逐步實現的機會。

 

有份策劃中國事工的同路人,我們必須帶著一份又感恩又冷靜的分析力!一方面,我們看得不少教會仍能健康地成長,能轉型並開始注重宣教和社會關懷而感恩;但另一方面,我們必須有深耕廣種和長期作戰的心態。早期教會改變羅馬帝國需要經歷十大逼迫和約三百年的時間。

 

展望將來,我們必須建立一種「深耕廣種、立德立義、同心協力、建基基督、長期委身」的態度。2008年可能是世界勢力版圖重劃的一個關鍵年,也是中國教會策略需要調整再思的一個關鍵年。我們仍有宣教的中國的夢想,但我們也必須正視實況,掌握真相,腳踏實地,高舉福音,並緊靠聖靈的大能,堅持流淚撒種,期盼歡呼收割的日子。「多難興邦」顯出中國人民的決心,基督徒也必須持定常歷經災難多經歷挑戰的中國百姓和中國教會是神所疼愛的。聖經提醒我「因為主所愛的必管教,」並且,「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後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12:6, 11)深信那創始成終的主,必能帶領中國渡過各種難關和挑戰,也深信神要帥領中國教會,在向萬民傳福音的大使命上有份!神愛中華,你我有份!讓我們同心合意,「深耕廣種、立德立義、同心協力、建基基督、長期委身」!

 

中國大陸基督徒總人口比例 (次序按比例大小)[3]

/直轄市

 

人口()

基督徒人口 ()

信徒比例 (多少%)

西藏

284

0.5

0.18

天津

1115

2

0.18

廣西

5002

12

0.24

北京

1633

4

0.24

廣東

9449

26

0.28

湖南

6806

30

0.44

海南

845

4

0.47

河北

6943

40

0.58

山西

3392

20

0.59

新疆

2095

13

0.62

四川

8127

52

0.64

內蒙

2405

17

0.71

青海

551

4

0.73

湖北

6070

50

0.82

江西

4368

40

0.92

甘肅

2617

26

0.99

貴州

3976

40

1.01

上海

1858

19

1.02

重慶

2816

30

1.07

寧夏

610

6.6

1.08

陝西

3748

46

1.23

山東

9367

118

1.26

吉林

2730

35

1.28

遼寧

4298

60

1.40

黑龍江

3824

60

1.57

江蘇

7624

157

2.06

雲南

4514

118

2.61

福建

3581

118

3.30

浙江

5060

183

3.62

安徽

6118

300

4.90

河南

9896

500

5.05

全國

131722

2131.1

1.62

 



[1] 關於這個系列的文章,可參閱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KivenOnChina.htm.

[2]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ChinaByKC/ChinaNeedsGoodChristians.htm,

[3] 此表的資料參考遠東廣播的《海棠葉、禱告心》一書。其他相關的資料或分析,可以參考http://www.amitynewsservice.org/page.php?page=1230;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ChineseChurchesLink21Century.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