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天堂?還是地獄?

蔡少琪

2005

天堂般的中國﹕2004年中國國力和經濟一枝獨秀

從經濟和市場來說,2004年的中國好像天堂一般!英國財務首席次官Paul Boateng最近以 “We mustn't miss the boat on China”「我們不能錯過中國這條船!」 為題指出,「中國已經在經濟上是世界第二大國,到2015年按真實價值來說,中國會佔世界生產的20%。」因此,他提醒國民﹕「這是一個極為關乎英國的經濟力量和國際競爭力的事,就是盡最有可能的位置從中國經濟崛起中得到機會。」胡錦濤拉丁美洲一行將中國的影響力伸展到美國的後花園。歐盟核心國家以與中國建立聯盟為他們二十一世紀戰略方針。中國與東盟的經濟結盟將對亞洲秩序產生極大影響。越來越多學者以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美金代替英鎊成為世界貨幣為比喻,來分析中國的崛起和美元的衰敗。

 

中國的一舉一動都影響世界,無論是石油價錢、美金匯率、日本的復蘇、第三世界的紡織業的生存或者聯想收購IBM等等。最近美國佛羅媢F州的三合土(cement)價錢急升,今年以來就升了30%。美國有三十五州面對三合土短缺。問題在那呢?他們認為主凶是中國。中國在2004年會消耗全球40%的三合土。他們指出中國的需求不單使到價錢急升,也運輸成本急升,因中國正在興建50個機場,超過2千多的高樓大廈。

 

強國有外交,語言也有市場。世界各地都出現「漢語教師荒」。中國國家對外漢語教學領導小組辦公室指出「日本、韓國、泰國、菲律賓、越南、印尼、中亞五國、印度、巴基斯坦等周邊國家對漢語教師的需求都非常迫切;非洲、阿拉伯地區、南美也有要求;而歐洲、北美、澳大利亞、新西蘭等發達國家,也都希望在漢語教師方面得到中國的幫助。」其中「馬來西亞漢語教師缺口9,印尼缺口10萬。」國家漢辦最近剛與Maryland大學成立在美國第一所孔子學院來發展漢語,並計劃在未來幾年內在全世界建立100所“孔子學院”,目標是要「5年內使全世界學習漢語的人數達到1億人。」

 

陰間中的中國百姓﹕「吃陽間飯,幹陰間活

面對各種天堂般報導,我們不要忘記一個發展中的中國仍然是危機重重的。社會的黑暗,人心的黑夜仍與極多的中國人常在。其中最突出的例子就是中國煤炭的血淚故事。今年中國嚴重缺電,煤炭短缺,不少煤炭老闆,地方企業發大財。但對眾多煤炭工人來說,他們的口頭禪是﹕「吃陽間飯,幹陰間活」。中國的媒礦災難,引起海內外的關注,新聞體指出﹕「目前我國約有2.5萬個煤礦,其中2.3萬個是鄉鎮煤礦,全部由個人承包經營,每年煤礦發生的生產安全事故中,鄉鎮煤礦占70%,而重大或特大事故占80%。全國煤礦企業每年因礦難事故死亡人數超過6000人,絕大多數是農民工。」「今年頭九個月,內地共有四千多人死於煤礦事故,是伊拉克槍林彈雨中的美軍死亡人數的四倍。去年內地煤礦每百萬噸的死亡率為四點一七,是美國的一百倍、南非的三十倍,也是更貧窮的印度的十倍」「十七歲的王致中在貴州一個煤礦背煤,從陰暗的煤坑背一筐四十公斤的煤,向上爬一百米,再走一千多米的山路,只得一元人民幣。他每天只能賺十多元。」「有人用“吃陽間飯,幹陰間活”來形容煤礦工人,也有人說他們是“開採光明的使者”。煤礦工人自己解嘲,“兩塊石頭夾一塊肉”。」記者記載﹕「只要有良知的人去山中走一走,就會令你終生不忘,驚恐萬丈,黑古龍冬的礦井堙A沒有任何通風設備,也沒有任何逃生工具,簡陋的運載工具只是笨重的人力拖拉車,一個慘淡的礦燈便是礦工下井的唯一照明工具,礦工們全身一絲不掛(老闆們為了防範靜電感應,嚴禁礦工穿衣帶帽),無論是數九寒天,還是酷暑烈日。從井口中望去,那絕對是有著九層地獄的感著。自然,這樣的條件,瓦斯的淫威也就殘酷無情了。」

 

「老闆發了,公僕富了」,但礦工卻沒有明天

一將功成萬古枯,中國急速和大消耗式的發展是用很多百姓的勞苦和鮮血鋪出來的。以漣源市安平鎮為例,那堙u有二百多家私人小煤窯,老闆們都持有紅頭批文(實際是地方政府的認可狀,沒有法律意義),為了這一張批復,每一個老闆足足花了三萬元(政府標價為五萬),而手中的收據卻只有一萬元,其中二萬卻永遠不見天日。老闆們說:"一萬元是給他們發福利,進了他們的小金庫,而一萬元,卻交給了第一把手。"」大同是中國的媒都,2002年共生產8000多萬煤炭,2003年大同煤礦集團公司黨委宣傳部向人民代表的報告指出﹕「如果大同煤礦不產煤,北京城就要受凍。據說,北京城平均每3戶,就有1戶的供熱來源於大同;每4盞電燈就有1盞用的是大同煤發的電。」他們深知﹕「廣大礦工默默無聞,艱苦奮鬥,用汗水甚至生命換來滾滾的烏金,以此來推動中國這輛高速列車隆隆前行。」文章對煤礦業充滿樂觀,並以雄壯的語調作為結束﹕「也許是兩年,也許是五年,向全國人民彙報的一定又是一份壯麗的詩篇。這就是永遠偉岸的大同。」但一些細心的記者卻指出﹕「大多數礦主賺錢在百萬元以上,賺數百萬元的也很普遍。鑒於煤炭開採的高危險性,許多小煤窯業主並不“戀戰”,他們早早地把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送到外地。有的小煤窯業主甚至連自己的房子也賣了,長年住在賓館堙A一旦發生礦難事故,拔腿就跑。  在北京建外SOHU、現代城、清水灣等高檔住宅小區,就有許多靠開小煤窯發財的山西人開著寶馬前來購房。」內地民謠這樣說:「煤礦工人苦難言,下井如進閻王殿,幹的牛馬活,吃的豬狗飯,棍子打,巴掌扇,拳打腳踢家常事……」礦災出事後,記者問礦工﹕「那在井下不害怕嗎?」礦工說﹕「下井能不害怕嗎?可害怕也沒有用,習慣了就好。孩子要上學,家埵釵U種開支,不挖煤能幹什麼?」然後礦工像記者「我憨憨一笑。」記者說﹕「這一笑讓我感到揪心地疼痛。」「但我知道,這憨笑,其實更多是一種多年積累的無奈,就好像是一層包裹在心靈外面的老繭,麻木中可以保護著不讓人感到痛楚。...礦工的生命值幾何?...也許礦工比我們更清楚,他們根本無法選擇自己的命運,或者無法選擇更好的命運;為了老婆孩子,為了生存,為了錢,他們只能由命運來選擇自己。」一個剛剛逃過最近礦災的工人張子華,「從出事之後“天天喝酒”,他的解釋是:“活著上來了,慶賀一下吧。今兒哥幾個在一塊喝酒,明天沒准就上不來了。”」

 

基督徒啊,紀念幹陰間活的中國百姓

在中國急速發展中,作為基督徒的我們,當我們享受不見血淚的電力時,不要忘記有些在陰間般生活中的中國百姓。當你打開電燈、坐在電視和電腦前,享受熱水時,請停一下!想念一下那些幹陰間活的中國百姓!為他們禱告吧!在貧富懸殊的經濟困境中,在人心情慾的黑洞堙A他們沒有真正能享受中國的崛起。在社會的腐敗中、在道德淪亡下,在自私自利人群堙A他們需要福音,需要你伸出友誼的手,讓他們在黑暗中,因我們看見真光!在寒冷的冬天,我們有足夠的溫暖,但眾多沒有福音的中國人民又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