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美國、兩個中國

蔡少琪

建道神學院

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研究中心代主任

[2005/10]

 

兩個美國

卡特堮R颶風(Katrina)將「兩個美國」「富人的美國」和「窮人的美國」的實況陳列在世人面前。濁浪滾滾、浮屍遍野的景象震憾美國人的心靈。悲劇中,世人特別留意到美國貧窮和黑暗的一面。堂堂世界第一大強國,世界獨一的霸主,不堪一擊,在處理災情時,比第三世界還不如,對很多自豪的美國人來說這無疑是極大的羞辱。媒體很快就聯想起哈寧頓(Michael Harrington1962年出版的The Other America: Poverty in the United States [另外一個美國﹕貧窮在美國]。此書在六十年代深深影響甘迺迪總統和詹森總統,激發起一場向「貧窮」開戰的運動。但在災後,美國CBS的林芝(Dotty Lynch)直接地指出﹕「很明顯這場戰爭沒有得勝!」﹕「颶風將那看不見的貧窮顯露出來,觸動美國人的良知,絞裂我們的肺腑,讓我們不能忽略這現實。」加州柏克萊大學有名的語言學家拉克福(George Lakoff)相信卡特堮R颶風不但改變了新奧爾良,也會改變美國的政治,因為那些通常是看不見的人們,他們悲慘的生活現實,突然出現在美國每一個家庭的門口,進入了他們的客廳,並留駐下來﹕「卡特堮R不會很快離開,她有能力改變美國。」

 

卡特堮R颶風不單將美國的貧富懸殊陳列在世人眼前,她也提醒世人在政治上,在媒體中,在信仰上,也有兩個美國。事實上,自布殊總統上臺,美國的兩極化深受國際注意。東西兩岸非常世俗化和深受自由派控制,並較支持民主黨。中部和南部一般來說,道德較為保守,較支持共和黨。高舉同性戀和各種新紀元運動的新奧爾良是美國犯罪率最高的城市之一,他們的市長和州長都屬於民主黨。香港和外國媒體看到的評論深受自由派的主要媒體壟斷,幾乎是一面倒地批判美國聯邦政府和布殊總統美國賑災不力,關鍵是中央政府的忽略,是白人政府忽略貧窮人,是歧視黑人的後果。但在美國堶情A誰應該負最多的責任卻有很不同的聲音。美國保守的媒體包括Fox電台和無數保守的電台和網站紛紛指出,真正應該負責任的是攔阻和延誤救災工作的民主黨路易斯安那州白人女州長布蘭科(Kathleen Blanco)和不盡責的民主黨新奧爾良黑人市長納金(Ray Nagin)。甚至新奧爾良市長納金也在CNN的訪問中嚴厲地責備州政府﹕「州政府究竟作什麼,我完全不知道。但我告訴你,我呸!它是不足夠的。」相反他卻曾正面讚揚布殊的工作﹕「他來到,看見了。他就將一個將軍放在現場。他的名字是安拿將軍(Honore)。他到達現場,我們就開始看見行動。」

 

主流媒介似乎有心忽略這次的訪問,那堸O載市長納金曾提出﹕「總統先生,州長女士,你們兩人需要同步,因為缺乏合作,很多百姓在我城市中正在死亡。」而當布殊總統在災難危急期,在空軍一號向民主黨女州長懇求她讓聯邦政府統領救援的工作時,州長不同意,說她用二十四小時考慮。市長納金帶著一個極批判性的話總結這次訪問﹕「她說她需要二十四小時作決定。若果我們離開空軍一號時,走到外邊,告訴世界,我們已經談好,那會多好呢?但這沒有發生,而更多百姓死亡。」保守的媒體在一篇錯擺的指責(Misplaced Blame)的文章中更指出, 「路易斯安那的緊急計劃所在三號颶風時,要立刻進行全面撤離居民。但他們在宣佈緊急狀態三十六小時後才開始撤離。這還是當布殊總統向州長求她宣佈根據規定進行撤離後,他們仍等待十二小時。」同一篇文章指出,在颶風侵襲新奧爾良時,市長強調一切受到控制,但事後卻責備布殊。他們也沒有使用空下來的五百部巴士。若果他們及早使用,他們將能多帶十二萬人離開。文章更指出﹕「三分之二新奧爾良的員警離棄他們的工作,這是按照CNN訪問國民警衛隊Blum將軍得知的。作為報酬,新奧爾良正以納稅人的錢贈送員警們到拉斯維加斯,而這時候很多屍體仍躺臥在街道上呢!」保守媒體一般相信他們是因工作不力和因與總統的黨爭延誤了救災。有一篇文章有這樣總結﹕「唯一件事可說的,關於納金和布蘭科的,就是他們的政治殺害了很多百姓。」

 

兩個中國

不單美國有兩面,中國也有兩面。當美國的國力和國勢日漸衰退的時候,中國和平崛起震驚世界。西方媒體不停地提到「中國崛起」、「中國威脅」和「中國世紀」。中國大大小小的發展也產生震蕩。北京金源時代購物中心開幕,西方媒體哀嘆世界最大購物商場的美譽落在中國。北京機場新翼準備在奧運會前落成,媒體驚嘆北京機場到時候會是世界最大的機場。華盛頓有名的國際經濟學會的伯格斯坦(C. Fred Bergsten)最近指出﹕「我們必須改變我們思考世界的方式,因為現今基本上有三個超級大國美國、歐盟和中國。」為了安撫美國,今年春天胡錦濤派遣親信向美國傳達了一個特別訊息﹕「中國並沒有取代美國的打算。」有名的前美國貿易談判代表巴爾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最近在〈如何應對中國的挑戰〉一文說﹕「中國的崛起不僅在重塑全球的貿易格局﹐還在改變著世界的金融、製造業格局以及整個東亞地區的經濟形勢。」她擔心美國世紀會滑落,她相信中國的崛起會產生「結構性變革」。她強調「沒有哪個國家是天生有權領導世界的」,若果美國沒有好好準備,美國就可以像兩百年前的清朝的中國皇帝一樣會「失敗」!當美國在賑災時,華府中國論題社社長陳有為以〈胡錦濤令人刮目相看的對手〉為題指出「在聯合國大會的講壇上,從來還沒有一個大國在一次會議上提出過這樣一個具體的一攬子援助計劃,承諾過一次性給予百億美元的低利貸款。」文章盛讚胡錦濤「已經表現出是一個雍容大度、揮灑自如和信心十足的大國首腦了。」

 

對於商人和世界領袖,他們的關心主要是中國強勢的一面。但留心中國社會的人卻為中國面臨的困難容易憂心慼慼。除了貪污腐敗,中國領導人最留心的社會問題有三﹕能源、貧富懸殊和環境污染。胡錦濤強調﹕「能源資源問題是關係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一個重大戰略問題。」「既積極做好開源工作,又優先做好節約工作,應該成為解決中國能源資源問題的基本思路。」近年中國整個外交佈局深受能源問題支配。不少分析家擔心爭奪能源會是近代國際糾紛的一個主要源頭。貧富懸殊是中國的計時炸彈。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部警告﹕「中國貧富懸殊已經達到危險水平。」「中國居民的收入差距自從2003年以來急劇加大,目前已達到第二嚴重的“黃燈”警戒水平,今後五年內若不採取有效措施,將惡化到“紅燈”危險水平。」中國的基尼系數從1980 年的0.33演變到今天約0.48,國際公認的警戒線為0.4。城市居民年均所得是9422元,但農民只有2936元。去年中國曾發生七萬多起抗議活動。

 

煤礦災難和礦主暴發就是一個很好的寫照。中國能源短缺,煤礦業職工收入略有增加,有一企業指出2004年員工平均月工資為1110元,這在太原已經是一個不錯的數字,但在2004年,全國煤礦發生死亡事故3639起,死亡6027人,平均每天至少有十六名礦工死去。死亡率約「是美國的一百倍、南非的三十倍,也是更貧窮的印度的十倍。」「有人用“吃陽間飯,幹陰間活”來形容煤礦工人,也有人說他們是“開採光明的使者”。煤礦工人自己解嘲,“兩塊石頭夾一塊肉”。」但與此同時,朱門卻酒肉臭,煤礦老闆可以發大財。「南方週末」最近報導﹕「太原是名副其實的名車之城,世界上最新、最好的車,在太原都能看到」。有些估計每噸煤的成本不到80元,平均每噸煤的毛利潤在150元左右,所以「一個小煤窯在一年內造就一個千萬富豪,一點問題都沒有。」「一個公認的數字是,他們每年要把100億元的資金帶出山西。」北京近郊上億算的超級豪宅不少買家是這些煤老闆。經濟學家吳敬璉指出中國貧富懸殊的一個主要因素是「機會的不平等」。8月份深圳慶祝特區建立了二十五年,深圳的口號從「高速深圳」改成「和諧深圳」和「效益深圳」,反應了胡錦濤等高度重視的和諧社會的觀念。在可見的將來,中國會持續在「發展」和「公平」,「速度」和「節約」等兩極中徘徊掙紮。

 

另一個深深困擾中國的是環境污染問題。中國環境污染問題觸目驚心人的短視和自私,商業道德的敗壞,貪污腐敗,缺乏足夠的監管和貧富懸殊等問題加劇了中國環境污染問題。溫家寶今年3月在中央人口資源環境工作座談會曾說﹕「著力解決嚴重威脅人民群眾健康安全的環境污染問題。要切實抓好水污染防治,加快城市大氣污染治理,嚴把建設專案環境准入關,嚴格環境執法。」榮處仁在《人民日報》 指出,「 我國七大水系中劣Ⅴ類水體約占三成,已失去使用功能,成為有害的髒水,連農業灌溉都不行。其中污染最為嚴重的依次是海河、遼河、黃河和淮河。」「全國約1.9億人飲用水有害物質含量超標,6300多萬人飲用高氟水,200多萬人飲用高砷水,3800多萬人飲用苦咸水。」去年九月新華社記者發佈〈淮河污染催生“癌症高發村”〉一篇新聞,引起外界注意淮河被嚴重污染的情況。河南省黃孟營村村黨支部書記王林生說﹕「他們這個有2400多人的村子,14年來已有114名村民因患癌症去世。」「黃孟營村周圍有5條溝、16個坑塘和沙潁河相連。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沙潁河水開始變黑變臭,村堭o結腸炎、直腸癌、食道癌的人特別多。」「結果發現,僅在沙潁河沈丘段,因地下水質受到嚴重污染,癌症患者明顯增多的村莊至少有20個,涉及群眾近5萬人。」有一位村民孟慶坤,2002年發現患了脊椎炎。「據醫生說,得這病的人,多數是因為飲食中攝入了過量的錳、汞、硫等重金屬。醫生建議他搬離原來的生活環境。“我現在已經喪失了勞動能力,有點餘錢都買純淨水喝了,哪有條件搬家啊?活一天算一天吧!”只有26歲的孟慶坤苦笑著告訴記者。」

 

淮河養育著中國15千萬人口,「按照國家十五規劃,淮河幹流在2005年要達到飲用水源標準,支流要達到工業用水標準。」但事實上,「“50年代淘米洗菜,60年代洗衣灌溉,70年代水質變壞, 80年代魚蝦絕代,90年代身心受害。”成了淮河流域遭受污染的真實寫照。」安徽省宿州市楊莊鄉,是奎河污染最大的受害者。楊莊鄉38千多人,5年內因癌症死亡的人口就有近300人。居民劉正美丈夫已經是肝癌晚期﹕「劉正美說,丈夫多年以來就沒有喝到一口乾淨的水,現在家埵A窮,也得讓他喝上。為此,劉正美每天都用高價買來的純淨水給丈夫做飯,而自己和家人依舊吃的是被奎河嚴重污染的井水。」記者指出因為沒有好好的監控,中央投資治理淮河污染的錢幾乎都浪費了﹕「花費了10年時間、600億資金的淮河治污,直到現在也沒有根本改善淮河水質。這個結果,給我們提出了一個嚴峻的問題。為什麼有了制度,拿出了錢,仍然換不回一條清澈的淮河?」為什麼這麼嚴重?其中一個原因是沒有節制的工業污染﹕「有一家國內最大的味精生產企業蓮花味精集團。1996年以前,它是淮河上最大的污染企業。」記者發現至今這個企業仍然大量偷派污水。一位當地村民告訴記者一個秘密﹕「 上班的時候沒有排污,下班有,下班時間有排污,不在上班時間排。」為什麼要偷排呢?「有知情人算過一筆賬:蓮花味精每偷排一天污水,就能省下近10萬元的排污費。顯然,偷排比守法經營要合算得多。」人大環境資源委員會副主任葉如棠有句話講得非常有意思﹕「問題就是現在的執法的力度不夠。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存在著違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問題。」

 

中國雖然開始崛起,不要被中國的騰飛的一面遮蓋了中國艱難的一面,中國的需要仍然浩大。但因制度,更因人心貪婪和敗壞而產生極多的問題,這些問題會長期困擾中國。想起污水遍遍的中國,我聯想起基督的活水,對不少中國人來說,他們渴望活水,但有誰願意為他們送去呢?「可以差遣誰呢?」「誰能去呢?」中國需要福音,中國需要更多基督徒委身,願意更多弟兄姊妹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一些參考資料﹕

1. Dotty Lynch, “The Other America Is Still With Us,” CBS News, Sept. 7, 2005, from http://www.cbsnews.com/stories/2005/09/07/opinion/lynch/main824127.shtml.

2. http://en.wikipedia.org/wiki/Ray_Nagin.  CNN200596日的訪問﹕“New Orleans Mayor Blast Governor's Delays, ‘More People Died’.” 內容可以從  http://wizbangblog.com/archives/006994.php 下載。

3. John Bambenek, “Misplaced Blame,” from Daily Illini 網站,

http://www.dailyillini.com/media/paper736/news/2005/09/09/Opinions/Column.Misplaced.Blame-980172.shtml.

4. Frank Salvato, “Hurricane Katrina: Nagin and Blanco's Liberal Politics Kill,” The National Ledger, Sept. 9, 2005, from http://www.nationalledger.com/artman/publish/article_2726640.shtml.

5. 〈中國研究員縱論“中國和平崛起”〉《華爾街日報Online》,2005914日,下載自 http://chinese.wsj.com/big5/20050913/chw194804.asp?page=article_front_big5_chw.

6. 關於國內一些煤礦災難資料可參閱〈博訊熱點-煤礦災案〉專輯網站和《人民網》的〈環保頻道〉專輯網站,http://www.peacehall.com/hot/coal.shtml, http://env.people.com.cn/GB/index.html, http://env.people.com.cn/GB/huanbao/259/8537/index.html.

7.  榮處仁﹕〈全國約1.9億人飲水有害物超標 水污染依然嚴峻〉《人民日报》,200568日,下載自 http://env.people.com.cn/GB/1073/3451129.html.

8. 經濟半小時:〈淮河污染 無人被追究刑事責任(),可以從http://finance.news.tom.com/1001/1002/200467-63864.html 下載。建榮﹕〈治淮需要責任和措施真正到位〉《中國環境網站》,200492日,下載自http://www.cenews.com.cn/news/2004-09-02/38379.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