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起來」、「引進來」、「走出去」

蔡少琪

建道神學院神學系講師

2004/10/18

 

「站起來」、「引進來」和「走出去」是中國近年用來劃分近代中國發展不同階段的用詞。為慶祝五十五周年國慶,「人民時評」以〈輝煌的巨變  偉大的復興〉為題,並以以「站起來」、「引進來」和「走出去」為綱要指出﹕「今天,是中華人民共和國55歲的生日。在中華民族發展史上,新中國55年的建設成就無疑是最光彩奪目的。從貧弱落後到總體小康,從閉關自守到海納百川,55載風雲翻卷而過,滄桑巨變映現無數輝煌。中國經濟的崛起和騰飛,跨越兩個世紀,成為人類文明進程中的又一次壯麗日出。」

 

中國「站起來」了

文章回顧中國「站起來」的血路﹕「新中國成立之初,西方預言家聲稱:“中國無法靠自己的力量養活自己。”」當時候中國完全依賴進口﹕「生產方式極其落後,毛澤東同志稱之為“爛攤子”。」文章沒有提到文革的破壞,卻介紹自79年改革開放後奮斗﹕「從安徽鳳陽小崗村農民按下血手印決定“包產到戶”,到深圳特區肩負小平同志“殺出一條血路”的囑託放膽一搏」。強調改革開放讓中國在政治上和經濟上「站起來」了﹕「55年前,中國人民從政治上站了起來;55年後,我們已從經濟上真正站了起來。」今天中國「經濟總量已居世界第七位,對外貿易額居世界第四位,外匯儲備居世界第二位,利用外資居世界第一位。」

 

「走出去」是中國未來戰略方針

中國看開放頭20多年是「引進來」的階段。這戰略的成功為現今「走出去」的戰略提供必要的條件。自90年代中期開始,特別是針對加入WTO的需要,中國領導人多次強調「中國對外開放已經從“引進來”為主的時期,轉向“引進來”和“走出去”并重的時期。」近年更將「走出去」提升為戰略方針。江澤民在2002年強調﹕「要在經濟全球化的條件下堅持實行對外開放,實施好“引進來”與“走出去”相結合的開放戰略,不斷增強我國經濟的國際競爭力和對國外企業的吸引力,必須通過改革建立並不斷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不斷形成有利於對外開放的體制和環境。」

 

「走出去」和頻繁的交流

「走出去」已經成為眾多中國大企業在二十一世紀初共同的戰略方針。2003年《參考消息》首次推出自己「先驅論壇」時就以〈中國企業走出去戰略〉為題。現今電器業、電信業、石油業、汽車業、航運業、甚至農業都強調「走出去」。他們希望從跨國經營企業邁向世界級跨國公司。為配合這策略,中國這幾年大大放寬居民出入境限制。石油短缺是中國發展主要的障礙,走出去的戰略,讓中國石油業登陸沙地、非洲和印尼等地。「走出去」的後果是中國與外交往更全面,更深入﹕中國企業大量增加在外國的投資,中國人民往外旅遊、升學和公幹得到更多自由。

 

從「走出去」顯露中國極大的奮斗心

「走出去」是不容易的,但卻被中國提升競爭力唯一之路,李瑞環就曾強調﹕「請進來走出去是中國的既定方針,目前中國許多企業走出去的經驗仍然不多,需要不斷取得經驗,逐漸成熟。他打比喻說,就象游泳,有許多選手在泳池堨i以成績卓著,但是到大海奡N很難輕鬆自如了。」《國際金融報》今年也指出﹕「走出去是一個有著很大風險的事情。俗話說“水很深”,企業必須先努力增強自身實力。只有認真觀察,加強學習,敢於否定自己,努力創新,才能在與狼共舞的過程中不斷磨煉自己的“牙齒”,最終將與那些曾經不敢望其項背的巨頭們一拼高低。」海爾集團總裁楊綿綿強調﹕「企業要提高國際競爭力,只待在國內不行。」「海爾的國際化歷程可以形象地概括為:走出去、站住腳、爭第一。」「如何爭第一呢?海爾提出了三個國際化——國際化的管理、國際化的服務、國際化的品牌。」中國堅持「引進來」和「走出去」並舉。「走出去」的戰略路線展現中國堅定地走向「全方位開放的時代」,並有與世界各國和各成功跨國企業一拼的奮斗心。回顧中國的成就,「人民時評」認為這並舉的路線已產生極大效果﹕「利用外資從無到有,目前實際吸收外資近5500億美元,全球跨國公司500強有400多家來華落戶。在“引進來”的同時,我們也在“走出去”。到去年底,中國對外投資已逾330億美元,一大批國內知名企業、自主品牌昂首走向世界。」

 

世界深深感受到中國「走出去」的影響

916日西班牙鞋城埃爾切市發生大批中國鞋被焚燒。中國通信巨人華為的超速增長深深威脅美國龍頭NortelNortel面對大量裁員,必須對媒介聲明自己有能力面對中國企業的挑戰。9月,中國通信巨人華為的超速增長深深威脅美國龍頭NortelNortel面對大量裁員,必須對媒介聲明自己有能力面對中國企業的挑戰。1013日銅期貨從高點單日下挫11%,達到14年來最大跌幅,原因是懼怕中國減少銅的需求。中國大量需要石油被看為石油的歷史新高的主要原因之一。1014日華爾街日報引用美國《工業週刊》(IndustryWeek)雜誌,以〈中國製造業加大馬力趕日超美  〉為題,強調「中國製造業在研究、創新和生產率方面正在趕上美國企業﹐有些指標甚至還超過了美國。」南韓深深憂慮中國科技進步的速度,本來他們認為他們與中國有3.8年的科技差距,但韓國科技部9月底的報告指出,韓中的科技差距只有2.1年。德國「明鏡周刊」十月以「龍之躍」(Der Sprung des Drachen)為封面,探討中國是否真能「一飛沖天」?它引述專家估計﹕「最遲二○四○年,中國人的購買力將居全球首位。」

 

不單工業,中國「有望成為全球食品出口國﹐不亞於中國成為“世界製造工廠”帶來的深遠影響。」《遠東經濟評論》十月以〈中國農民撼動世界市場〉為題,指出中國的椰菜和蘋果等正深深打擊美國產品在亞洲的地位。2001年時,人們估計中國水果要趕上美國水果的質量需約十年。但中國「前進的速度是人們預想的兩倍。」「八十年代﹐全球最大的蘋果生產國是美國﹐而目前中國的蘋果產量已經是美國當年的四倍。最近五年內﹐美國出口新加坡的蘋果銳減50%﹐而中國出口則增長一倍。」不少發達國家對中國的憂慮可以說是全方位的。面對類似的憂慮,在525日—26日商務部主辦“中國企業‘走出去’國際論壇”中,吳儀強調﹕「中國需要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國。」。「中國政府實施“走出去”戰略,不僅有利於中國的發展,而且有利於世界的繁榮。」

 

中國教會在神學教育上更需要「站起來」,「引進來」和「走出去」

相對中國工商貿的飛騰,中國教會的教牧培訓,教牧質素和神學教育就顯得落伍多了。雖然近年中國在三自教會,在家庭教會,在海外學人和在大學社群中,有更多知識份子信主。但相對中國人口,相對中國大學教育的普及,相對中國教會人數的激增,我們不能不感嘆,有良好品格,屬靈素質,特別是有良好教育水平的教牧數量,大大落後於社會發展。「中國教育與人力資源問題報告課題組」2003年指出﹕「我們按高校招生年增長率3%-4% 測算,到2010年,我國各類高等教育在校生總規模達到2600萬人左右。」當中國出色企業已經發展到「走出去」的階段,科技研究開始接近世界最高水平,中國教會似乎仍然停留在「站起來」的掙扎,神學培訓的深度和質素仍然落後。隨著中國國力的提升,中國教會本應在世界宣教藍圖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其中的關鍵就是興起更多既有良好屬靈生命,也有堅實學養的教牧同工。當中國「走出去」的時候,我們必須「引進來」,為中國有大學水平的福音工作和培訓作出更大的努力,讓中國教會強化自我培訓的能力,讓中國在神學上和神學培訓上真正「站起來」,並盼望有一天中國有水平的教牧和信徒領袖能「走出去」,成為普世宣教的祝福。為此,中國教會必須在大學社群中吸引更多將來教會的領袖。你願意在這事工上有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