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盛中虛(二)﹕中國需要良善的餘種

蔡少琪

建道神學院

基督教與中國文化中心代主任

200510

 

 

「中國有影響力。中國是一個又大又強的國家。所以我們彼此交流意見和共同合作是符合我們的利益的。」這是美國總統布殊在118日的訪問中說的。當美國國勢日漸衰退時,中國和平崛起震驚世界。西方媒體不停地提到「中國崛起」、「中國威脅」和「中國世紀」。華盛頓有名的國際經濟學會的伯格斯坦(C. Fred Bergsten)指出﹕「我們必須改變我們思考世界的方式,因為現今基本上有三個超級大國美國、歐盟和中國。」前美國貿易談判代表巴爾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最近在〈如何應對中國的挑戰〉一文說﹕「中國的崛起不僅在重塑全球的貿易格局﹐還在改變著世界的金融、製造業格局以及整個東亞地區的經濟形勢。」她強調,若果美國沒有好好準備,美國就可以像兩百年前的清朝的中國皇帝一樣會「失敗」!世界有名的經濟學家羅奇(Stephen Roach)指出,越來越多投資者相信中國能繼續高速增長。越來越多人相信二十一世紀是亞洲的世紀,是中國的世紀。

 

當世人留意中國強勢的一面,留心中國社會的人卻為面臨的困難憂心慼慼。要認識中國,要留意「中國有兩面」。在一切讚譽聲中,中國領導人沒有忘記「外盛中衰」的局面。貧富懸殊是中國的計時炸彈。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部警告﹕「中國貧富懸殊已經達到危險水平。」去年中國曾發生約七萬多起抗議活動。200510月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一個五年規劃的建議》規劃了未來五年的發展。新華社評論這《建議》時說﹕「改革開放27年來,百姓生活發生的變化有目共睹。但不容忽視的是,一些地方發展模式存在問題,出現了一系列新的社會矛盾。在這些地方,粗放的經濟增長方式以及體制弊端,不但沒有增加人民福利,反而損害了百姓的利益。」社會上面對「看病難、看病貴,上學難、學費貴等」群眾極為關心的難題。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馬凱提出《建議》的幾個核心概念﹕「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破解“三農”難題」、「發展循環經濟,建設資源節約型社會」和「堅持以人為本,建設和諧社會」。建立「和諧社會」是胡溫等領導人核心治國信念。想起中國的「外盛中衰」,我們必須牢記溫家寶2003年在哈佛大學的提醒﹕「人多,不發達,這是中國的兩大國情。中國有13億人口,不管多麼小的問題,只要乘以13億,那就成為很大很大的問題;不管多麼可觀的財力、物力,只要除以13億,那就成為很低很低的人均水平。這是中國領導人任何時候都必須牢牢記住的。」

 

除了貪污腐敗和貧富懸殊,領導人最留心的社會問題是能源供應和環境污染。胡錦濤強調﹕「能源資源問題是關係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一個重大戰略問題。」中國整個外交佈局深受能源問題支配。但在注重開發能源的同時,礦難卻沒完沒了。大體說,中國「煤礦每百萬噸的死亡率為四點一七,是美國的一百倍、南非的三十倍,也是更貧窮的印度的十倍。」「有人用“吃陽間飯,幹陰間活”來形容煤礦工人,也有人說他們是“開採光明的使者”。煤礦工人自己解嘲,“兩塊石頭夾一塊肉”。」在一些礦洞中,「礦工們全身一絲不掛(老闆們為了防範靜電感應,嚴禁礦工穿衣帶帽),無論是數九寒天,還是酷暑烈日。從井口中望去,那絕對是有著九層地獄的感覺。」

 

中國環境污染問題也是觸目驚心。全國七大水系中劣Ⅴ類水體約佔三成,已失去使用功能,成為有害的髒水,連農業灌溉都不行。〈淮河污染催生“癌症高發村”〉這報告突顯中國河流嚴重污染的情況。在河南省黃孟營村,「他們這個有2400多人的村子,14年來已有114名村民因患癌症去世。」「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沙潁河水開始變黑變臭,村堭o結腸炎、直腸癌、食道癌的人特別多。」「因地下水質受到嚴重污染,癌症患者明顯增多的村莊至少有20個,涉及群眾近5萬人。」淮河養育著中國15千萬人口,「按照國家十五規劃,淮河幹流在2005年要達到飲用水源標準,支流要達到工業用水標準。」但事實上,「“50年代淘米洗菜,60年代洗衣灌溉,70年代水質變壞, 80年代魚蝦絕代,90年代身心受害。”成了淮河流域遭受污染的真實寫照。」其中一個主要成因是有不少企業大量偷派污水。為什麼要偷排呢?「每偷排一天污水,就能省下近10萬元的排污費。顯然,偷排比守法經營要合算得多。」人大環境資源委員會副主任葉如棠說得好﹕「問題就是現在的執法的力度不夠。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存在著違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問題。」

 

最近在北京與一位基督徒教授聊天,談起中國,談起外盛中衰的現象,但最使我們兩人擔心的卻是﹕「中國人良心敗落的問題。」20051023日第十屆全運會閉幕。但十運會所產生的議論卻沒有停止。四川《華西都市報》說﹕「十運會賽場上卻出現了“金牌內定”、“公然假摔”、“棄權成風”以及興奮劑醜聞。這些醜聞數量之多、膽子之大、影響之壞,也堪稱前所未有。」「被遺忘的東西,在全運會期間還有很多,比如道德,比如費厄潑賴(Fair Play),比如良心。」最觸目的事件是孫福明的「假摔」。輿論稱她為「一個不甘心的“造假者”」。孫福明是1996年奧運會柔道金牌老將。1013日的決賽前,孫福明是以大全勝的姿態進入決賽,但「開賽不到三十秒,孫福明就倒下了,而對手甚至還沒有跟她進行全面的身體接觸。」現場記者指出,「孫福明的教練劉永福在場外突然大喊一聲,做出了一個手勢,看到手勢以後,孫福明就轟然倒地,把自己“一本”了!」記者說﹕「她可能是想早點結束這場屈辱的比賽。」新華社體育部副主任許基仁有這樣形容﹕「她的對手上來輕輕的一推,她就仰身往後一倒。」後來得知,在比賽前教練要她在決賽媗出金牌,結果她「不得不在自己長長的榮譽簿上再印上一個不協調的“假”字。」賽後的回應代表高層的價值觀,遼寧省體育局局長孫永言表示,「孫福明讓出了金牌,說明她顧大局識大體,對這樣的選手我們應該格外照顧,起碼在獎金發放上絕不會虧待她!」

 

中國在重建一個經濟破碎的社會上,成績輝煌,在文革後,二十多年的改革舉世觸目。但中國在環境污染、醫療改革、貪污腐敗、貧富懸殊的嚴峻問題上,卻常不進則退。但更嚴重的是,當社會越來越向錢看,當人持續有信仰道德的空洞,若果領導人容許社會的良心持續敗落,無論將來中國的外在有多興旺,將來的黑暗是極大、難修的。耶穌說得好﹕「你媕Y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6:23)在環境污染上,中國存在「違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問題。」在社會各領域,也存著「違背良心的成本低,按良心辦事的成本高」的大環境。若果中國失去良心,中國還有希望嗎?想到這堙A想起主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求神在中國興起更多更好的基督徒,在輕視良心的世代中,成為中國人的良善的餘種。也盼望在上掌權的,讓這些良善的餘種發揮作用,否則表面富強的中國,媕Y的黑暗會讓我們多多羞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