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盛中虛(一)﹕二十一世紀初中國教會面對的危機、轉型與發展軌跡

蔡少琪

建道神學院

基督教與中國文化中心代主任

2005/10

 

充滿恩典的中國教會

在充滿感恩的心態下,我們不能忘記中國教會有「外盛中虛」的危機。無論數字是兩千萬或是幾千萬,中國教會已經盛載了神額外的恩典。盧炳照說得好﹕「中國教會在艱困環境下的長時期復興和增長,已成為普世宣教運動的佳話。」近年神在青年人和大學生中的作為也令人鼓舞。國內同工的宣教熱情也激勵我們,他們不少跑到中國各地,也開始到海外宣教。《十字架耶穌在中國》片集在海內外產生極大迴響。國內基督教的研究和出版在各種艱難的情況下仍持續發展。陳建明在〈中國大學基督教研究的現狀與意義〉一文指出﹕「中國學術界對基督教的研究逐漸進入高潮,研究領域不斷拓寬,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果。」以聖經發行為例,自1980年至20046月,三自教會已經出版3500萬本聖經,近十年來,每年平均印刷250萬本。「證主」在兩會出版的《聖經百科全書》第一批的15,000本,每本售150元,在3個月內就能售罄。近年來,在一些大城市甚至開始了一些基督徒辦的小型書室。一些大陸的神學院和教會越來越有規模。2005117日金陵協和神學院新校區進行奠基禮,佔地面積200畝,在校生規模500人,總預算1.4億元左右。廣州要建立巨大的「天河新教堂」,北京巨大的海澱新堂在200581日也進行了奠基禮。

 

「四多一少」仍然困擾中國教會

工人的短缺和工人的質素是中國教會往前發展最大的障礙。不少人以「四多一少」分析中國教會。「四多」一般是指﹕「婦女多、老人多、農民多和文盲多」,也有指是「婦女多、老人多、異端多、紛爭多」或「婦女多、老人多、文盲多、病人多」等。這現象點出中國信徒被邊緣化的危機,金陵的陳永濤說﹕「中國基督徒大多是在經濟和社會政治生活中被社會所邊緣化的一群。」雖然近年有較多大學生信主,但信主的比例仍然偏低,邢福增指出﹕「現時青年人及知識份子佔信徒的比例,顯然低於青年人及知識份子佔整體人口的百分比。」「一少」主要是針對「工人少」,「莊稼多,工人少」是國內教會無論是三自或者家庭教會的嚴峻問題。根據海外機構China Partner(中國夥伴)的資料,三自的「神學院校每年總共招收的學生人數僅為1200名,難以在短期內訓練出足夠的教牧人員來跟上教會人數急劇增長的需要。」三自教會的領袖也非常關注教牧人員的接班問題,近年特別留意如何繼續產生主教一事。丁光訓說﹕「中國基督教應向教會化、年輕化、神學化發展」;羅冠宗強調﹕「為了更好地建設教會,我們將繼續產生主教及培養年輕的教會接班人」。

 

中國教會有嚴峻的轉型危機

不單工人少,更嚴峻考驗是如何保持傳道人和教會的質素,這是三自教會和家庭教會共同面對的大問題。湯三昀在《天風》針對農村教牧問題點出三大問題﹕一、信徒素質;二、傳道人本身素質;三、財務管理。盧炳照在〈轉變中的中國教會〉列出四個擔憂的現象﹕增長漸趨放緩、信徒靈命膚淺、莊稼多工人少和農村流失信徒。其中針對工人和信徒的問題,盧炳照說﹕「他們當中固然有些蒙主的恩典作了美好的工作,但也有更多不但未能有效的教導和牧養信徒,本身也因缺乏支援而沮喪不堪。更有許多受試探後跌倒,以致失掉見證。」「中國大片的信徒出現了『一吋深、一哩闊』的現象。在異端和異教的衝擊下,這些在真理上只有膚淺認識的信徒,很容易就會隨流失去。」生命季刊的調查中,其中一封來信這樣說﹕「目前各地教會似乎趨向世俗化,外表豐富,靈堻h窮。有人說:神學院知識化,城市教會世俗化,農村教會迷信化。」其總結提出四方面的關注。首先,中國教會面臨嚴峻的轉型期,不少教會處於不冷不熱的光景下﹕「中國教會(尤其是農村教會)經過了20多年的發展后,現在處在一個轉型期。與海外通常報導的情況不同,國內教會人數上的增加與實質上的復興存在著很大差異。」其二,教會不冷不熱的主要原因是缺乏真理的教導、深受世俗化影響、異端的攪擾和教會分裂等因素造成。三、教會的分裂或紛爭已經成了極需對付的問題。四、教會面對從農村教會改為城市教會的轉型﹕「過去,農村教會是中國教會的主流力量,而最近幾年城市福音“爆炸”。」「但這些城市教會極需牧養,而沒有受過純正的、系統的神學訓練的人,是很難牧養這些以知識分子為主的城市教會的。」以賭博為例,謝家源翻開260多封與賭博有關的來信後指出﹕「賭博正蠶蝕千千萬萬的中國老百姓、基督徒甚至傳道同工的心靈,嚴重破壞教會的牧養和見證。」「海南島薛姊妹分享,教會沒有好見證,特別是教會的領導,信主十多年,但竟將樓下地鋪租給人做賭博生意,經營打碼機,她自己也參與賭碼機,虧了很多錢,夫妻常常爭吵。」不少農村教會面對嚴重的荒涼危機﹕「看到教會的荒涼,信徒靈性的軟弱、乾渴,不少傳道同工感到沮喪、氣餒,甚至怪責自己牧養不好。」

 

中國教會幾個發展軌跡

面對城市化和資訊蓬勃的時代,面對更多有見聞的年輕人、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進入教會,中國教會傳統以來依賴的義工領導模式面對極大考驗。與一些國內領袖交流後,我發現中國教會在二十一世紀初有幾個重要的發展軌跡。一、不少有規模的家庭教會和城市教會,更詳細思想如何設立全時間受薪工人的制度。以前,按照臨時感動的講道和牧養,已經不能應付時代和信徒們更高質素的要求。他們需要有更多全時間委身於教會,受更長時間培訓和花更多時間牧養的工人。但在大部分義工都沒有受薪時,如何讓一些同工接受支助是一個要非常小心處理的難題。二、不少教會開始建立組織章程。以前依靠領袖的個人領導時代的方式開始不能回應時代的需要。領導的跌倒、異端的入侵、兩代的鴻溝和一個講究知識與責任制的時代,不少教會發現他們要從人治轉型到法治的階段。三、教會需要高質量的神學訓練。越來越多有規模的教會,不甘心以前沒有系統,來去如風的培訓方式。他們深深感動要培訓一批經歷過全備真理和有系統的裝備的同工和接班人。結合本地力量和海外神學培訓機構而產生的有質量的各種類型的神學訓練體系將會是中國教會二十一世紀初的一個重要發展的里程碑。四、農村、城市和大學型的教會的聯結和互動將會是未來幾年的一個重要發展和考驗。唯有當中國會能團結知識分子的知識的恩賜,城市教會的組織力和農村工人的背十字架的毅力,中國教會在急速轉型的中國社會中不被邊緣化,而能持續發揮作光作鹽的果效。思想中國教會面對的挑戰和需要的轉型,前面的路不會是康壯大道而要經過不少窄路和眼淚,但當轉眼定睛於那位曾帶領中國教會經歷過刀劍和火海的主,深知成事在那創始成終的教會元帥,祂必保守祂的教會,在外盛內虛的光景下,經歷過轉型後,會為中國教會寫上新的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