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運會與中國的良心

蔡少琪

建道神學院

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研究中心代主任

[2005/10]

 

20051023日晚8時全國第十屆全運會在南京閉幕。但十運會所產生的議論卻沒有停止。四川《華西都市報》就有這樣的評論﹕「十運會賽場上卻出現了“金牌內定”、“公然假摔”、“棄權成風”以及興奮劑醜聞。這些醜聞數量之多、膽子之大、影響之壞,也堪稱前所未有。」「被遺忘的東西,在全運會期間還有很多,比如道德,比如費厄潑賴,比如良心。」「對於圈內人來說,全運會早就被“權運會”、“藥運會”、“金運會”符號化」。

 

其中最觸目的事件是孫福明的「假摔」。輿論稱她為「一個不甘心的“造假者”」。孫福明是1996年奧運會女子柔道72公斤以上級金牌手,在2004年奧運會得女子柔道78公斤以上級銅牌。1013日下午的決賽由代表遼寧的她與曾是她的年輕隊友,但現今代表解放軍的闫思睿之間之爭。比賽前1個小時,孫福明信心滿滿地告訴遼寧記者們﹕「打到這個份上,沒有誰能輕易贏我,閆思睿在年輕隊員堿O挺不錯的,但是我應該沒問題。」事實上,孫福明是以大全勝的姿態進入決賽﹕「在三個“一本”殺入決賽後,壓抑已久的孫福明對金牌的熱望達到了峰值。」但「開賽不到三十秒,孫福明就倒下了,而對手甚至還沒有跟她進行全面的身體接觸。」現場記者指出,在比賽時,「孫福明的教練劉永福在場外突然大喊一聲,做出了一個手勢,看到手勢以後,孫福明就轟然倒地,把自己“一本”了!」新華社體育部副主任許基仁有這樣形容﹕「她的對手上來輕輕的一推,她就仰身往後一倒。」

 

後來得知,在比賽前教練要她在決賽媗出金牌,讓交換到解放軍的師妹閆思睿取勝。按照全運會規矩,換到解放軍交流選手可以得雙計分的原則,因此若閆思睿取勝,解放軍和遼寧都算有金牌。背後當然還有其他交易。結果這位得過奧運金牌得老將,「不得不在自己長長的榮譽簿上再印上一個不協調的“假”字。」記者說﹕「賽後,當孫福明流下眼淚時,我們分明看到了孫福明對“潛規則”壓不住的委屈和憤恨。」她這"假摔"引起全國全社會譁然﹕「你看她摔成那樣,而且時間那麼短。」一位現場記者對《中國新聞週刊》說﹕「她可能是想早點結束這場屈辱的比賽。」在全國輿論壓力下,賽會竟然作初「重賽」決定﹕「這是全運會歷史上的第一次重賽,在國際賽場上也難得一見。」結果在有流汗後,她再一次「輸」了,輸了後,「她在榻榻米上長跪不起,淚流滿面,這個鏡頭引爆了現場觀眾的情緒,有人大喊,“假的,假的,還是假的!”」

 

賽後得回應很能代表一些高層的觀念。「在遼寧代表團內部,不少官員認為此事與道德無關,而是“劉指導事先工作沒有做好,如果早點做思想工作,根本就不會有這種情況,全運會上讓賽的事情多了,只是沒有這個這麼轟動罷了!”」「 遼寧省體育局局長孫永言也曾表示,“我們賽前有約定,誰能擊敗江蘇選手率先進軍決賽,金牌就該給誰,按這一約定,閆思睿獲取金牌是正常的。孫福明讓出了金牌,說明她顧大局識大體,對這樣的選手我們應該格外照顧,起碼在獎金發放上絕不會虧待她!”」

 

最近在北京與一位基督徒教授聊天,談起中國,談起中國的外盛中衰的現象,談起中國的極度的貧富懸殊和環境污染。但最使我們兩人擔心的是,中國人的良心敗落的問題。重建一個經濟破碎的社會,在文革後,二十多年的改革就有成績;改變污染的面貌是非常難,但還有機會;但要改變良心敗落的社會,將來的黑暗是極大的。正如耶穌說﹕「你媕Y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6:23)在環境污染上,中國存在「違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問題。」在社會各層面,也存在著「違背良心的成本低,按良心辦事的成本高」的處境。若果中國失去良心,中國還有希望嗎?想起這堙A想起主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求神讓中國有更多更好的基督徒,在輕視良心的世代中,作中國人的良心,也盼望在上掌權的,要讓中國有良心的餘種發揮作用,否則表面富強的中國,內里黑暗之多會讓我們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