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晚了vs我來了

蔡少琪

2004

「我來晚了」的深情

「我來晚了」在近代中國隱含了深層感觸、無奈和憤怒。今年年初趙紫陽逝世,他最為世人紀念的話,就是這句「我來晚了!」1989519日淩晨,趙紫陽突然出現在天安門廣場,含淚地向同學們的說﹕「我來晚了!」也是在今年年初,「平民總理」溫家寶也發出「我來晚了」這帶著深情道歉。對陝西銅川礦工來說,今年的冬天特別寒冷!去年1128日,陝西銅川陳家山煤礦發生「11•28大礦難」,是「中國煤炭行業44年來最大的一次安全事故。」在八千多米深的礦井下,發生強烈氣體爆炸,166名礦工遇難,全國震驚。在零下15度嚴寒的元旦黃昏,溫家寶專程到銅川探望礦難家屬。抵步後,溫家寶強調他一定要深入一千三百多米的礦井,看望節日期間堅持生產的一線礦工。溫家寶說﹕「礦工是人,我也是人,工人能下井,我也要下井。我想到井下看看沒有上來的礦工,他們的生命比我的生命更寶貴呀!」。最感人的一幕是當溫家寶走進遇難副總工程師牛鐵奇的家,含淚地對他妻子張革委說﹕「我來晚了,我來晚了。」報章記載說﹕「總理跨進她家的門,就握著她的手說:“我來晚了,我來晚了。” “當我把丈夫的情況講述完,總理拉著兒子,就落淚了。”張革委說,“總理為我們家落淚讓我震驚”。 一個國家領導人為一個普通職工的家庭落淚,這是她以前從未想到過的。 “總理說,這麼好的青年,我來晚了,來晚了。”」「總理為我們家落淚讓我震驚」成為全國各大媒體的頭條。溫家寶也再嚴肅地指出,安全對煤礦業是至為重要的﹕「這次礦難留給我們血的教訓。我們一定要重視抓好安全生產,不能再讓這樣的悲劇發生。要對礦工負責,對人民負責,對後代負責。 」「煤炭是我國能源的主體,煤礦工人從事的工作事關國家經濟建設,十分光榮,應該得到全社會的關注,得到全社會的尊重,得到全社會的愛護。煤炭行業是高危行業,一定要抓好安全生產,愛惜每一個礦工的生命,讓大家平安下井,平安回家。」

 

「我來晚了」的無奈

但趙紫陽的「我來晚了」阻止不了軍隊的鎮壓和六四的悲劇。溫家寶的「我來晚了」也沒有減慢煤礦業的災難。在溫家寶探訪銅川一個多月後的214日,在大年初六, 遼寧省阜新孫家灣發生「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以來死傷最大的煤礦事故」。事實上,當溫家寶還仍是副總理的時候就曾到阜新去關懷礦工。在2003年農曆除夕夜,溫家寶就曾帶著深情到阜新,下到720米深的礦井,與煤礦工人一起吃餃子。礦工刘毅劉毅深受感動,形容自己又是激動又是幸福﹕「我双手紧紧握住他的手。真没想到,这么高层的领导,会在年除夕夜到井下来!」那時候溫家寶已經強調「煤礦工作,最主要的是安全,要牢牢地把住安全,過去對於煤礦的安全投入有些不少的欠帳。」。但這些深情沒有妨礙超過214人的遇難。

 

報喜不報憂和金錢掛帥下的悲劇

若果實際行動,「我來晚了」的深情就顯得空洞和蒼白。沒有切實在執行安全法規是一大致命傷。針對溫家寶的「我來晚了」,記者青山提出很公允的評價。青山高度評價溫家寶親民的作風﹕「無情未必真英雄,心堬捱‘蟒e苦,情到濃處,淚水自然而出,世人為總理深厚的為民情懷所感動的同時,也看到了這一屆中央領導“親民、愛民、為民、利民”的執政理念。」但他認為切實執行安全法規更為重要﹕「想一想,讓總理不再因礦難流淚或少流淚,真就那麼難嗎?假如各級官員能在總理的淚水中有所領悟,從為人民執好政的高度出發,按照科學發展觀的要求,把嘴上說的、檔上寫的,一條一條、一件一件,實實在在地落實到每一個礦井,落實到每一位礦工身上,求其真,務其實,災難就不該反復重演,總理也不會再次流下悲痛的淚水。」事實上遼寧省在20046月的《遼寧省國有重點煤礦煤礦安全監察工作經驗總結 》高度評價了自己的安全努力,自稱「2003年安全工作創造了歷史了新水平」,「領導重視,設立專門班子抓煤礦安全評估工作 」,「認真組織、周密安排,落實責任,全面實施」。中國地質大學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羅雲點出問題癥結﹕「目前,我國雖然有一系列關於安全生產的法律法規,但具體落實的情況不盡如人意。」「很多經營管理者和一些礦工,對安全投入等問題認識不足。甚至有礦主認為死得起傷不起,預防成本高,死亡成本低。這些說明,我們還沒有正確認識到人的生命價值。」盲目的向錢看和追求過度的發展是致命的因素﹕「溫家寶先前對礦場安全的一再叮囑,顯然無法遏止礦災的發生。原因不難理解,大陸經濟發展提出的巨大能源需求,為礦場帶來龐大的商機與利潤,也讓礦場負責人沒有時間思考安全生產的問題」。《財經》記者李緯娜將問題點得更白,她指出在陳家山礦難發生前五天,「1123日,415工作面就著火了。我們不想下井,可領導說,如果你不下井,明天交100塊錢罰款給財務科;明天如果不交,後天你就不用來上班了,說開除就開除。」「“著火的當天,(礦務)局堥茪H檢查,他們還差幾百米就到著火的415工作面,就沒再往前走他們也害怕,可還是逼著工人幹活是一邊滅火一邊幹活。”另一位參與1123日井下滅火的礦工說:“火一直沒滅乾淨。我當時還跟我的老鄉說,非出事不可,你要注意安全啊。這次事故是在我預料之中的。”」一位救護中隊隊長秦海濤表達出礦工們的無奈和憤怒﹕「23日上午8點半著的火就沒有滅徹底。那些天我們一直忙著滅火。那天我本來是下去繼續滅火的,結果就變成救人的了。」「為了追求生產效率,偶然一次忽視安全規程,放鬆安全監督,事故也許並不會發生。“一次、兩次之後,人就慢慢麻木了。”一位礦工說。」

 

「我來晚了!」vs「我來了!」

想起「我來晚了」,我想起約翰的教導﹕「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面對拉撒路的死亡,耶穌好像也「來晚了」!但耶穌卻使用這機會讓我們知道「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 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以賽亞提醒我們,當我們陷入罪惡過犯的時候,當沒有人能來拯救我們的時候,神差派祂獨生的兒子道成肉身施行拯救﹕「那時、耶和華看見沒有公平、甚不喜悅。 他見無人拯救、無人代求、甚為詫異.就用自己的膀臂施行拯救.以公義扶持自己。 」(賽59:15-16)耶穌來了!我們又如何呢?當等世人被金錢、物慾和不尊重生命的價值觀蒙蔽下,我們有否去到他們當中呢?當他們見到我們的時候,我們的回答是「我來晚了!」,還是「我來了!」耶穌不單來了,甚至以生命作為代價去服事有罪、不配和無助的我們。我們每一個信徒都曾經歷基督的大能,耶穌能帶人進到祂的豐盛和平安。耶穌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耶穌來了,但我們願意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