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宗教政策的演進(二)﹕九十年代江澤民時期的宗教政策

 

蔡少琪

建道神學院

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研究中心代主任

2005/10

 

 

 

九十年代中國宗教政策首先以一種防衛性的態度展開。首先是199125日,有名的中共中央1991年第6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進一步做好宗教工作若干問題的通知》。第6號文件基本上持續198219號文件的精神,但文件提出一個既新而有重要的概念,就是「境外敵對勢力」「利用宗教作為其推行“和平演變”戰略的一個重要手段」。當時候,中國面對1989年六四運動的震蕩,和目睹宗教力量如何在東歐共產政權的瓦解上扮演的重要角色,文件的一個核心目標是要提防境外勢力和民族分裂份子利用宗教「攻擊党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破壞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境外」一詞在全文總共出現9次。強調「堅決抵制境外宗教敵對勢力的滲透活動」、「對勾結境外敵對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的首惡分子,要從嚴懲辦。」其中一段說話帶出兩個相連的原則﹕「我國宗教團體和宗教事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原則,不受境外勢力的支配。應在平等友好的基礎上積極地正確地開展宗教方面的對外交往,堅決抵制境外宗教敵對勢力控制我國宗教的企圖。」一方面提出積極地開展對外宗教交流,但另一方面是非常謹慎地管理與境外宗教交流的活動。無論是在接待上,在收受捐獻上,在交流上,都要小心規管。[1]6號文件另外一個重點就是要「依法對宗教事務進行管理」,並強調「要加快宗教立法工作。」邢福增曾指出「這份文件與第19號文件的另一個不同之處,是此文件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聯署發佈,顯示了大陸正逐漸將宗教事務的管理從黨治轉到政法制的進程。」[2]

 

防範境外勢力和依法對宗教事務進行管理在1994131日國務院第144號和145號文件中,一方面依法「尊重在中國境內的外國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和「友好往來和文化學術交流活動」,並保護國內合法宗教組織的「正常的宗教活動」和「合法權益」。但另一方面是持續提防境外宗教敵對勢力的滲透活動。

 

但在鄧小平1992年南巡後,宗教政策的側重點有極大改變。江澤民在跟從鄧小平堅持改革開放的方針下,於1993117日,在全國統戰工作會議結束時提出重要的「三句話」。他強調統戰工作的新的氣勢和新的局面﹕「要體現在充分發揮統一戰線中各界群眾的愛國主義、社會主義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之上」,「而最根本的是要促進集中各方面的力量把我國經濟建設搞上去。這也是我們黨對新時期統戰工作的基本要求。」以搞好經濟發展為立國核心目標的大原則下,江澤民提出﹕「民族、宗教無小事。全黨都要充分認識民族問題的長期性、複雜性和重要性,高度重視民族工作和宗教工作。」在宗教問題上他強調三句話:「一是全面、正確地貫徹執行黨的宗教政策;二是依法加強對宗教事務的管理;三是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3]結果,「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觀念主導了以後的發展路向。

 

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葉小文,在〈世紀之交宗教工作的回顧與思考〉一文中也指出﹕「這“三句話”確立了新的歷史條件下我國宗教工作的基本原則,指明了宗教工作的大方向。」隨後一個突破性的方針,是江澤民在2000年的全國統戰會議上提出的﹕「宗教走向最終消亡是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可能比階級、國家的消亡還要久遠。」這是一個非常劃時代的概念,就是國家領導人深深明白,宗教是必然與人類發展長期共存的現實。江澤民也高度強調宗教問題的重要性﹕「國內外的歷史和現實都充分證明,沒有民族問題、宗教問題的正確解決,就沒有國家的團結、穩定和統一。」既然肯定宗教的長期性,那麼如何帶動宗教對國家正面的支持就變成一個重要的關懷。但江澤民繼續強調國家的優先性﹕「宗教活動要服從和服務於國家的最高利益與民族的整體利益」。這就是他提出的「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主要關懷。

 

這種正面的關注引發了一場改革派的新思維,其中最受人注意的是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副主任潘岳於20011216日在《深圳特區報》發表的文章﹕《馬克思主義宗教觀必須與時俱進》。其中提出「馬克思主義宗教觀必須率先與時俱進」。潘岳為宗教翻案,批判列寧的修正﹕「在馬克思的原意中,對宗教的這一功能並無褒貶之意」,「但列寧在解釋這句話時,創造性地加上了“麻醉”兩字,即改為人們所熟知的“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把原來“人民對宗教的需要”變成“統治階級利用宗教麻醉人民”。」潘岳的意思是強調「馬克思主義宗教觀」必須「與時俱進」,宗教與科學和政權沒有必然的對立,「宗教的政治屬性,首先取決於執政者。」潘岳的觀念可以說近代中國官方改革派正面處理宗教思維的一個高峰!所以在江澤民執政的時期,中國的宗教政策從起初側重防衛敵對勢力的看法,發展到肯定宗教的長期性,注重爭取宗教成為對國家經濟建設的有貢獻的支持者,這是江澤民時代宗教政策的一個大突破!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1] 有關中國近代宗教政策文件,參www.chinesetheology.com/ChinaReligiousPolicy/ChinaReligionPolicy.htm.

[2]邢福增﹕《心繫神州》(香港﹕證主,1998),24

[3] http://dwtzb.cpu.edu.cn/ReadNews.asp?NewsID=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