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教會需要僕人中的僕人[1]

蔡少琪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蔡少琪 神學網站

 

 

 

中國教會需要被堅固

主耶穌曾以祂自己為榜樣,提醒教會的領袖﹕「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 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可10:43-44)祂提醒門徒要仿效祂甘心服事眾人的態度﹕「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也是這個緣故,在歷史上在天主教教宗稱呼自己為「眾僕人的僕人」(the servant of the servants)。耶穌的教導提醒我們,僕人們也需要被服事的,也需要被堅固的。主耶穌曾對大使徒彼得說﹕「但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路22:32)保羅在他宣教的事奉中,不單建立教會,也非常看重「堅固」信徒和「堅固」領袖。因為「眾教會信心越發堅固」,人數就會「天天加增」(徒16:5;15:32,41;18:23;1:11;16:25)。教牧書信就是要堅固牧人。提摩太和以弗所長老們是保羅一手提拔的,但保羅深知他們必須被堅固,否則異端、疑惑、軟弱,膽怯和不信就會深深影響教會。早期教會需要被堅固,中國教會更需要被堅固。

 

中國教會在80年代開始數量大增。因著神的恩典、藉著聖靈大能,和眾教牧、義工及弟兄姊妹同心的努力,教會人數大大增加。其中以農村教會的增長最為驚人!其中河南省和安徽省的農村教會更是直到90年中中國教會增長的一個核心主流。城市教會發展最突出的要算浙江溫州。但自九零年代末,農村教會作為中國教會增長的核心卻面臨極嚴峻的轉型期。盧炳照在〈轉變中的中國教會〉一文中列出四個擔憂的現象﹕增長漸趨放緩、信徒靈命膚淺、莊稼多工人少和農村流失信徒。其中最嚴重的是僕人和信徒缺乏被堅固、監督和培訓﹕「他們當中固然有些蒙主的恩典作了美好的工作,但也有更多不但未能有效的教導和牧養信徒,本身也因缺乏支援而沮喪不堪。更有許多受試探後跌倒,以致失掉見證。」結果異端泛濫,「中國大片的信徒出現了『一吋深、一哩闊』的現象。在異端和異教的衝擊下,這些在真理上只有膚淺認識的信徒,很容易就會隨流失去。」《生命季刊》在2003-2004年發表的〈《生命季刊》國內讀者調查報告〉更進一步指出中國教會面臨的四大問題﹕一、中國教會面臨嚴峻的轉型期,不少教會處於不冷不熱的光景下;二,不冷不熱的主因是因缺乏真理的教導、深受世俗化影響、異端的攪擾和教會分裂等因素造成;三、教會的分裂或紛爭已經成為大問題;四、教會面臨從農村教會改向城市教會的轉型。他們相信,「過去,農村教會是中國教會的主流力量,而最近幾年城市福音“爆炸”。」「但這些城市教會極需牧養,而沒有受過純正的、系統的神學訓練的人,是很難牧養這些以知識分子為主的城市教會的。」

 

我們要留心城市教會的發展

事實上,不少留意中國教會趨勢的同工非常注意城市教會和大學生事工的發展。中國教會常有「四多一少」困境﹕「四多」一般是指﹕「婦女多、老人多、農民多和文盲多」,而「一少」是「工人少」。但獨行奇事的神近十年中,在城市教會和大學群中卻行了奇事,他們漸漸成為中國往前發展的一群生力軍。他們為相對邊緣化的中國教會提供了神學建設、信仰深化、年輕化和知識化等莫大契機。文化中心去年12月北京之旅,就是要藉著我們親身探訪,進一步了解神在城市教會和大學生的作為。我們一行48人與北京幾個大學的宗教系有廣泛交流,與著名的基督教研究學者有深入的對話,參加社科院一年一度大型的基督教學術會議,並與一些當地的基督徒有深層的分享。透過這些難能可貴的交流機會,師生們加深了對城市教會和大學群事工的認識和負擔。最讓師生們深刻的是親身體會中國嚴重地缺乏有質素的工人,和有系統的神學培訓。

 

未來十年是中國教會神學教育建設的重要階段

2005117日上午,三自教會最高學府金陵協和神學院在南京市江寧區科學園區隆重舉行了新校區的奠基典禮。新校區佔地面積200畝,計劃的在校生規模500人,總投資預算約1.4億元左右。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葉小文在奠基禮中,提出新學校「要有教學和管理的新水平,努力把金陵協和神學院建成設施一流、質量一流的世界著名的神學院校。」我想在三自教會中,無論是金陵神學院,或者其他省市級神學院,其中最嚴重缺乏的是優良的師資,一群有知識又有生命的老師。這種情況在不少省市的城市教會和農村教會也是如此。最近一兩年我有一個很深的感受,就是各地都朝向發展有份量、有系統的神學培訓。

 

特別在一些沒有正規神學院的群體,他們大多越來越不能滿足零星和沒有系統的培訓。他們的義工、工人和傳道人正面對社會轉型和教會轉型中極大的挑戰。他們幾乎異口同聲地發現,要中國教會持續良性增長,如何堅固已有的同工,提拔和培訓新同工是當前重中之重的負擔。他們大多希望發展一個以本土為主,外地支援為副,有系統有影響力的地區神學培訓中心。他們不單希望堅固面對激烈轉型的教會,他們也帶著濃厚的異像,希望他們未來的工人能將福音傳到地極,傳回耶路撒冷。我自己對一些過分宏大的口號,向來都採取一個謹慎的態度。但對中國教會需要建立高質量和有系統的工人訓練,我是絕對的贊同。自己最近與一位好友有這樣的分享﹕「對不少中國教會系統來說,未來十年是他們神學培訓系統重要的發展期。但因為人手不夠,政策限制,加上每個團隊容易各自為政,也因存有過大的企望,我想要走的冤枉路也會不少。」

 

對關心中國教會發展的弟兄姊妹和主內同工來說,我想如何支援他們發揮本地力量,輔助他們建立各類配合中國國情,符合不同團隊實際需要的各種類型神學訓練體系,將會是中國教會二十一世紀初的一個重要的發展。農村、城市和大學型的教會的互相扶持和互動也將會是未來發展的一個重要課題。唯有當中國教會能發揮知識分子的知識恩賜,城市教會的組織力和農村工人背十字架的毅力,中國教會在急速轉型的社會才能有效發揮作光作鹽的角色。思想到這堙A我感到他們最需要就是「同工」。中國不少僕人都是摸著石頭過河般成長的,現今他們最缺乏就是能與他們對話、交流、互勉的「同工」,熟悉他們而有經驗的「同工」,中國教會需要「僕人中的僕人」。思想中國教會會如何面對二十一世紀初巨大的轉型,前面的路不會是康壯大道而要經過不少窄路和眼淚,但當定睛於那位曾帶領中國教會經歷過刀劍和火海的主,深知那創始成終教會的元帥,那差派工人的主,祂必保守祂的教會,呼召和堅固祂的工人,為中國教會未來十年寫上光輝的一頁。



[1]本文刊載在建道神學院的《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研究中心通訊》第三十九期(2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