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獸教師vs真正的老師

誰來喂養我的小羊和她們的老師?

蔡少琪

建道神學院神學系講師

2005628

禽獸教師重創中國教育界的聲譽[1]

2003年遼寧省一個調查指出,有四成以上被訪者認為「教師和科學家」是「最為尊重的職業」。但「禽獸教師」的出沒重創了中國教育界的聲譽,並引起海外關注﹕2005621日《紐約時報》以 “Rape in China: A Nightmare for 26 Pupils”[在中國的強姦﹕二十六學生的惡夢]為題,批判中國「禽獸教師」的問題。國內媒體指出,窮乏落後的甘肅在生產「禽獸教師」絕不落後﹕「僅在200467日到611日的短短5天時間堙A甘肅省就揪出了4"禽獸教師"。」「35歲的劉姓男子在甘肅省通渭縣常河鎮一所中學執教。2003年至2004年間,他利用夜間補課時間,借班主任身份以誘騙、安眠藥迷醉、恐嚇等手段,先後對班堛漫狾24名女生施暴。」「這些出事的教師當中,有的教師平時還是表現不錯者」,以栗鋒為例,他「一直被學校領導認為“教學方法不古板,業務能力強,是年輕教師的代表”,因而連續4年擔任兩個班的班主任。」更令人稱奇的是,有犯罪嫌疑人趙會生不但沒有逃跑,「反而一直在家媯市搧萛掑隤"佳音"」。「臨夏縣公安局局長熊斌告訴記者,在對趙會生的審理過程中,趙會生竟然問辦案人員:"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我還要去給學生帶課呢!" "強姦並猥褻了21名幼女,竟然還想回去帶課,真沒想到他的法制觀念會淡薄到這個程度!"」「實際上,像這樣的案例不光甘肅有,全國各地也是大量發生。」「全國31個省、市、區的名字很少沒被提及,其中的絕大多數案子都發生在農村地區。」2003523 瀋陽程世俊被判處死刑。「其實程世俊從小還是個很優秀的孩子,性格有些內向,但很聽話,用他母親的話說“從沒撒過謊”,曾經多次被評為“三好學生”。」結果,「全班一共就610歲至12歲的女學生,無一倖免地遭到程世俊禽獸般地姦淫和猥褻,並且屢屢作惡的時間長達兩年之久。」「被害的學生中案發初始時最小的年僅7周歲。有時程老師竟走到女學生的課桌前,讓其公然為其手淫,為了不讓旁人看到,程老師竟然要求所有班內的其他男女同學不許抬頭,一律低頭。」

 

更令人擔心是老師們的心靈狀態

禽獸教師可能是少數,更值得關注是中國教師們的心靈狀態。「20014月,國家中小學心理健康教育課題組對遼寧省168所中小學2292名教師的檢測結果顯示﹕51.23%的教師存在心理問題,其中32.18%的教師屬於"輕度心理障礙"16.56%的教師屬於"中度心理障礙"2.49%的教師已構成"心理疾病"。」調查結果有指標性,至今仍被廣泛引用。教師在「行業競爭壓力高居首位」﹕「目前我國正常人群心理障礙的比例在20%左右,然而據國家中小學心理健康教育課題組,前不久對教師的檢測結果,教師心理障礙遼寧達50%,上海48%,廣州37%。其中31.5%有輕度心理障礙,12.7%的教師有重度心理障礙,21%的教師已構成心理疾病,69%的教師感覺到壓力大,精神不振,焦慮,過分擔心,鬱悶,心情不暢,70%的教師感到忍不住要發火。」

 

甘肅一位老師的題目寫得好﹕「不愉快的人,提供的只能是不愉快的服务」。老師在巨變的中國下承擔很大的壓力﹕「瀋陽市皇姑區一所中學的李姓班主任說:“現在,你不想等著學生把你轟下講臺、不想等著校長把你趕出校門,只有一個字-學。”」「在保住“飯碗”的前提下,許多教師更渴望成功的體驗,如果在競爭中總是處於弱勢,那麼他內心所承受的壓力就不僅僅是生存問題,李老師說,那“更多的是一種難以言說的失敗的痛苦”。」「過去師生關係是“學生一碗水,教師一桶水”,而現在要求“學生一碗水,教師長流水”。」「遼寧一所重點大學教職工宿舍很多居室的燈,每天到淩晨時分才熄滅,常年如此。這是青年教職工在發奮讀書,自我充電。知情人說,那不僅是為了生存,也是為了尊嚴。」此外,「有相當人數的教師,在調查表上填寫道:一直以來都渴望能改行到其他掙錢多的行業。他們坦言,在與其他行業的同學相聚時,自己有深深的自卑感。」

 

中國的小羊和她們的老師需要福音需要主

不健康的老師,不只有可能傷害學生,也會傷害自己。20055月就有一悲劇,<校園“飲”下農藥 遺言“以死還擊”--女教師輕生悲劇撼人心>﹕「“我知道,我活著的時候是一個不討領導喜歡的老師,我死了同樣也是一個會讓領導頭疼的老師!”一個年近半百的中年人,一個從教26年的老教師,在留下如此冷漠與憤恨的語言後服毒自殺,永遠地離開了校園。」事源只因有其他老師出的考試題目超越教材範圍,以致死者吳老師六年班學生在有關共6分的題目中全軍覆沒。吳老師非常氣憤﹕「並在試卷背面寫上了“31人因此零分,這個責任我擔不了”的字樣,憤然離去。」後來小學的袁校長曾說過“個別老師不要以為自己了不起”的話,這可能吳老師心堻怳j的疙瘩。

 

誰來牧養浩大的中國小羊和她們的老師

在中國,什麼數字都是浩大和驚人的。<2003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指出2003年全國幼稚園在園幼兒2004萬人,教師共70.91萬人。小學在校生11689.74萬人,專任教師570.28萬人。初中在校生6690.83萬人,專任教師349.75萬人。高中在校生3243.40萬人,其中單普通高中專任教師就有107.06萬人。高校學生達到1900多萬人,在學研究生65.13萬人,其中博士生13.67萬人,專任教師72.47萬人2005年高校招生475萬人,畢業生達到338萬人。2010年,各類高等教育在學人數會達到2300萬人左右,其中研究生接近100萬人。龐大學生數字背後有很多生命的故事,它們會是美麗的,還是悲哀的,很視乎他們遇到的是什麼樣的老師?

 

聖經中常用didaskalos形容我們的主耶穌,這詞在福音書就出現約45次,和合本翻譯成「夫子」、「先生」、「教師」和「師傅」。中國的小羊和她們的老師,需要遇見主,需要認識一個真正的老師,也唯有這位老師才能帶給他們真正生命的豐盛,帶給他們真正的道理、真理和生命。保羅說﹕「我為這福音奉派作傳道的、作使徒、作師傅。」(提後111)有誰願意為主成為中國龐大小羊的老師呢?又有誰願意扶持中國眾多迷茫的教師們,讓她們成為真正的老師呢?主曾問﹕「你愛我比這些更深麼?」有人曾回應說﹕「主阿!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對他們說﹕「你餵養我的小羊。」你又如何回應主這問題呢﹕「誰來喂養我的小羊和她們的老師?」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1] http://news.qq.com/zt/2005/evilteac/; http://news.163.com/special/q/qinshou041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