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夢、中國心、宣教異:建道神學院普通話學院成立時的立願

蔡少琪牧師

建道神學院普通話學院總監

(21-10-2013)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信仰與時代

二十一世紀初中國教會分析

1.『福音夢、中國心、宣教異』:毋忘建道神學院的起源

20131021日是建道神學院一個蒙恩的日子,那天在長洲有建道神學院普通話學院的成立禮。籌備這成立禮時,特別回歸神在建道歷史裡恩典和帶領。一百多年前,宣信博士帶著普世宣教和愛中國的心來到香港,聽到廣西有一千多萬未得之民(用戴德生當年的用語『那是深入佛教的虎穴』)後,呼召一百位宣教士來華。加拿大籍高樂弼醫生在1899年在廣州梧州開辦了『建道學堂』,是為建道的開始,當時候的學生只有四位。就是這種『福音夢、中國心、宣教異象』建立了現今已經超過一百一十多年歷史,校友佈滿全球的建道家。

 

建道人從來沒有忘記『開荒、吃苦、火熱』的心志。早期有名宣教士翟輔民院長放下加拿大報業大王兒子的享受,來到梧州宣教。他在1913年創立《聖經報》,每天早上在梧州勤奮的寫作,成為中國各地教會和同工的祝福。本來他預備在梧州退休,但神給他新的異象,他看見自己雙手充滿血,被追血債。他想起以西結書的責備:『倘若守望的人見刀劍臨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戒,刀劍來殺了他們中間的一個人,他雖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守望的人討他喪命的罪。』(結33:6)他就撇下一切,大力推動東南亞宣教工作,帶領建道學生,成為第一批東南亞的宣教士,成立中華國外佈道團,最後在1945年死在印尼的日本集中營裡。他留下長洲的房屋是建道在香港時代的起點。『福音夢、中國心、宣教異象』成為建道人的核心精神。

 

2.『宣教的中國』和普通話學院的成立

『普通話學院』並不是教『普通話』的學院,而是以普通話為核心教學語言,以服侍中國和普世華人教會的神學教育學院,是標誌著建道神學院在中國和華人神學教育的決心和委身。過去二十多年裡,不少的華人教牧和信徒領袖都有一個負擔和異象,就是要讓中國和華人教會成為『宣教的中國』,在實踐大使命和普世差傳上擔當應有的責任。王永信牧師一次講道的標題〈福音:入中國、在中國、出中國〉大大觸動我的心!我想,多少宣教士埋下他們和兒女一生的血汗和生命,讓福音能在中國和華人教會紮根;當中國教會在文革時期面對滅頂之災時,我們不能不驚嘆聖靈的大能,讓福音在中國和世界各地披荊斬棘地成長;在這中國和華人崛起的時代,我們不能成為忘恩之人,我們必須在鞏固中國教會、栽培中國和普世華人教牧,並建立更多宣教精兵上有分,我們都欠了福音的債!『若不傳,便有禍了』!

 

3.『普通話學院』的成立全是恩典

1993年在翟輔民樓一間房間開展的『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研究中心』標誌了建道神學院在近代裡,立志祝福中國的一大決心。今年我們成立普通話學院也標誌著另一個祝福中國的決心。過去7-8年間,我們藉著不定期的普通話課程,接觸了眾多不同地方的華人教牧,看見神在他們生命和教會裡所成就的恩典,我們實在驚嘆神奇妙的作為。我們也更深刻體會到中國神學教育迫切的需要。那裡沒有好的傳道人,那裡的教會就出現異端、混亂、紛爭和分裂,那裡『有真理、有生命、有異、能同工』的教牧,那裡的教會就有復興,那裡就有盼望和真愛。在中國,各種神學培訓和聖經學校在最近這十年裡蓬勃增長,他們最缺乏的是神學老師和能兼備『紮根聖經、栽培靈命、服侍教會,注重宣教』的神學教育。普通話學院會以『真道、生命、事奉、團契、時代』這五範疇為框架,為我們所深愛的主耶穌,建立更多『一生忠心事主,一生凡事作榜樣』的時代工人。我們也盼望能與不同地方的神學教育同工成為栽培主忠心僕人的同路人,一同在塑造中國和華人教會成為『宣教的中國』上有分。中國和華人禾場浩大,我們的力量微小,建道神學院的『普通話學院』實在需要很多同路人,需要很多同有『福音夢、中國心、宣教異』的同路人。新的福音突破往往伴隨了新的屬靈爭戰,我們實在需要您們的代禱、同行、支持和守望。靠著主的大能,我們願意剛強壯膽,在這彎曲悖的世代,同心建立更多神的工人,扶持更多能明光照耀的教會,讓一切榮耀和頌讚都歸於聖父、聖子、聖靈,全地的獨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