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壓力下成長的年青傳道人—提摩太

鄭曉春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鄭曉春神學網站

一、引言

  「成長的契機在於我們敢於走出自己的安舒區,向無盡的將來、無盡的可能性邁進」,[1]我們在年輕的傳道人提摩太身上,看到他從跟隨領導者的「安舒區」中走向獨自牧養以弗所教會,可以想像他要面對內在膽怯個性的突破,要面對外在教會環境牧養的問題,可以想像他肩膀上壓力的沉重。本文冀從保羅寫給提摩太的兩封被譽為教牧書信的提摩太前後書中,找出如何在牧養教會壓力中成長的良方,並藉此尋索我個人的事奉方向,支取踏上全時間事奉的力量泉源。

 

 

二、提摩太壓力的來源

A、內在壓力──膽怯性格

在鄺炳釗以九型人格分析聖經中的代表人物時,提摩太成了第六型的其中一員。第六型的典型特徵是「害羞、怕事,凡事都要遵守規矩」,[2]我們不難從保羅書信中,多次直接或間接提及提摩太的膽怯性格。在提摩太後書中,保羅鼓勵提摩太「你要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起來」(提後二1),保羅亦在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囑咐他們「若是提摩太來到,你們要留心,叫他在你們那媯L所懼怕;因為他勞力作主的工,像我一樣。」(林前十六10),更在緊隨的一節提到「所以無論誰都不可藐視他」,靈修版聖經更直指提摩太「容許別人輕視他年輕」,「生性內向,對自己年輕而作領袖十分介懷,這也是他事奉的障礙。」[3]

 

提摩太的膽怯性格除可能緣於他年輕和成長的環境。我們不能肯定獨力牧養以弗所教會時的提摩太有多少歲,啟導本稱他大約只有大約只有三十幾歲,年輕而居高位易招非議。[4]也有稱提摩太當時大概是二十歲左右。[5]我們只可以肯定的是保羅囑咐他「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提前四12)。另外,提摩太自幼是受教於外祖母羅以及母親友尼基,是在「充滿婦女氣氛的環境中長大」,[6]加上他患了胃病,身體並不強壯。種種因素,致使提摩太更形怯弱。

 

  B、外在壓力──教會環境

當一個性格膽怯的人要挑起獨立牧養教會的職責,其壓力之巨實非局外人所能想像。況且值得注意的是,這是「獨立牧養」,因為提摩太以往的宣教經驗多是跟隨保羅這宣教巨星,只需要擔任跟從者的角色即可,例如與保羅一同前歐洲,一同出現在以弗所,一同帶捐獻給耶路撒冷的猶太基督徒。

 

除了跟從保羅外,我們還發現提摩太的名字常與其他人扯在一起,例如與西拉留在庇哩亞進一步建立教會(徒十七4),例如西拉後來在哥林多再與保羅會合(徒十八5)。換言之,這趟以弗所的牧會經歷,是他首次走出跟隨領袖或與人同工的「安舒區」,相信此舉更令提摩太感到戰戰兢兢,步步如履薄冰,更何況他要面對的是以下壓力源頭:

 

1.    假教師的荒渺教導

  提摩太留在以弗所是保羅的刻意安排,因保羅往馬其頓時不放心教會中有幾個傳異教的假教師。他們自恃自己有知識,愛講荒渺無憑的話語,無窮的家譜,甚至「離棄真道,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提前四1)「這些教法師不只傳講猶太律法主義,可能還傳禁欲和飲食上的禁忌來得救的道理」,[7]「企圖把基督教最偉大的祝福據為蒙揀選的少數人所專有;但真正的信仰剛好和這種論調相反,因為它要強調上帝的愛普及全人類」。[8]

 

在保羅寫給以弗所教會的書信中,我們不難想像到保羅以前在以弗所牧養時是「擔正大旗」,「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弗六13)。前行者如此鮮明剛強的往績,對照如今個性怯弱的提摩太「單打獨鬥」不止一人的教法師,自然有勢孤力單與自愧不如的壓力。

  

2.    多元化的會眾

當時的以弗所教會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不同年齡、性別、婚姻狀況及事奉崗位的會眾在等待提摩太的餵養。若按年齡看,教會中有老有少。從性別看,男的可能愛「忿怒」,愛「爭論」的男人;女的則不以「正派衣裳為妝飾」,不「沉靜學道」。若看婚姻狀況,教會中有「獨居無靠真為寡婦的」,也有易發動情慾,懶惰的年輕寡婦。再以職責角度看,監督與執事的尚未有一套為人處事的標準。

 

正如上文所述,提摩太所代表的第六型人格的典型特徵是「害羞、怕事,凡事都要遵守規矩」,要他面對教會中形形色色的會眾,不難看出他是要如何硬著頭皮行事,況且在初期教會中,許多標準與規矩尚未建立得完備,無法令提摩太蕭規曹隨,壓力自然油然而生。

 

3.    保羅影子的壓力

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爭競與比較,提摩太所面對的壓力來源之一,可能是源自自己與會眾心中與保羅不斷的比較。保羅的個性極之鮮明,衝鋒陷陣,是宣教工場的一代鼻祖,其撰寫的書信更早在第一世紀為羅馬主教革利免寫的第一書中,與舊約的經文共同被引用。[9]既有前人的光輝形象,相信這更令提摩太與以弗所教會的會眾,不期然就會活在保羅的影子下。我甚至猜想當提摩太收到保羅專門寫給他的信,述及如何牧養教會時,除了心懷感激外,或許也會有一絲的壓力,因為若非自己做得不好,又何需前輩特意來信教導呢?

 

活在別人影子下的壓力,我曾在讀教育文憑要實習的一個月中感受良多,學生往往習慣了舊教師的教學法,常會以哪個老師以前不是這樣做的來作比較,實在需要一段日子才能建立自己的風格,走出別人的影子。我相信在近二千年的教會歷史中,與提摩太心有共鳴的絕不會是少數,基於「痛苦的機會往往是新機會的入口」,[10]故在下文將探討他如何在壓力下成長,使我感到十分躍躍欲試。

 

 

三、提摩太如何在壓力下成長

關於提摩太如何成長的記錄不多,我們只可以從保羅書信中了解到他明知自己怯弱,仍聽從保羅囑咐留在以弗所牧會,且曾為福音的的緣故被囚,究竟是什麼促使他在這些壓力與挑戰下成長呢?

 

A、      克服膽怯性格

1. 大靠山──持守真道,視死如歸

老子有句話深得我心──「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要走出膽怯的性格,沒有比克服「死亡」這畏懼的終極來得更為徹底,而持守永生的盼望是擊退這終極畏懼的永恆良方。

 

保羅的視死如歸對這作了最佳的註腳,他說神「已經把死廢去,藉著福音,將不能壞的生命彰顯出來」(提後一10),即若真的為主的真道犧牲了,「我們若與基督同死,也必與他同活;我們若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我們若不認他,他也必不認我們;我們縱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為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後二11-13),相信這都能予提摩太以信心,因為不只是基督與保羅的見證,而是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來十二1)。

 

心理學家潔菲斯(Susan Jeffers)面對恐懼時的良方亦有異曲同工之妙,就是要明白「只要我們繼續成長,恐懼是不會離開我們的……驅除恐懼的唯一方法是站出來──幹掉它。」[11]我想自己面對恐懼時,也是經常想起獨個乘機到泰北短宣的那一天,心中甚覺孤單與憂慮,因為聽說那兒的屬靈爭戰很厲害,不知自己是否能夠戰勝;聽說那兒的治安很差,有人剛用刀斬下因愛生恨心儀者的頭顱;聽說那條村子的條件很落後,不知自己是否能夠適應,幸好,掀開了不知何時塞在背囊中的《荒漠甘泉》,當天(七月十八日)的話語──「耶和華的眼目遍察全地」(代下十六9)給了我很大的安慰,有了神這大靠山,又何懼之有呢?

 

2.  路漫漫其修遠兮──敬虔操練

身為年輕傳道人,應如何持守真道,以直視五花八門的世界,紛亂煩雜的異端邪說呢?在提摩太前後書共出現了十一次的「敬虔」是不二法門。因為要成為帶領教會的屬靈教師,保羅「很注重教師內在的屬靈生命。有了美好的靈命,便有愛神和愛人的心。這才符合作為一位屬靈教師的素質。」[12]說來也是,若自己的靈命仍只是建基於浮沙上,又怎能助人向下札根,鞏固枝幹呢?

 

如何敬虔呢?保羅強調「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提前二1),在此可以看得出禱告的重要性及其內容,這雖是老生常談,但有多少人可以視為真理,真的為了普世人的得救而持之以恆獻上禱告的祭呢?保羅亦提醒乃要「清心禱告」(提後二22),我們也要留意自己的心思意念。至於「舉起聖潔的手隨處禱告」(提前二8),更提醒了我們禱告的操練並不是例行公事,而是可以隨時隨地,隨著心有感動時,為人為己禱告。

 

除了禱告,年輕傳道人也要用心用力在讀經上。保羅十分重視聖經的價值,「這聖經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穌有得救的智慧。」,因為「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三15-17)

 

上述兩樣是敬虔操練的方法是必須要做的,不僅助已成長,也會助人成長。因為身為教會領袖,基礎便是基礎,永遠不能丟棄。晨禱及聖經研讀不是可以選擇而是務必培養的習慣。經文背誦及對神說話的沉思都是基督徒成長的必備條件。」不然的話,信徒一旦看到身為傳道人的也忽略這些事情,「信心便會動搖,忠貞便會變質,疑惑也將取代信守不渝。」[13]

 

3. 順從屬靈偉人的教導

除了在敬虔的操練中支取領導教會的屬靈能源,以便改變內心的怯弱外,尋找並順從屬靈偉人如保羅的教導也有助提摩太的成長。

 

 

在保羅寫文的經卷中,有十二卷提到提摩太的名字,最令人心感欣羨的是他們情同父子,保羅更屢次稱呼提摩太是「因信主作我真兒子」(提前一2)。因為身為年輕傳道人,是要面對不少問題的,有些問題可能並不能直接對會眾傾訴,或者也是會眾不明白的,故面對壓力時,若可與資深傳道人如保羅建立如父子的關係,實在是減壓的一大良方。更何況保羅是很關心教會的,特土良亦曾說保羅寫了兩封信給提摩太,「這些信都是關心教會的實況而寫的。」[14]

 

我們沒有看到提摩太如何直接回應保羅的教導,但看到提摩太在保羅第二次旅程中,順從地行了割禮,以減少他們在猶太人中宣教工作的阻難時,[15]相信保羅對提摩太無論是屬靈操練,或有關牧養教會的建議,都為提摩太打了不少強心針。

 

4. 重溫蒙召的甜密經歷

  在怯弱時,可以重溫蒙召時的甜蜜經歷也必然令人強心壯膽。保羅在書信中多次作了很好的示範。他說「我兒提摩太啊,我照從前指著你的預言,將這命令交託你,叫你因此可以打那美好的仗。」(提前一18),他更提醒提摩太「你不要輕忽所得的恩賜,就是從前藉著預言,在眾長老按手的時候,賜給你的。」(提前四14)

 

  在面對龐大的異教壓力時,保羅提醒提摩太當初的預言,這就像一枝屬靈的強心針,也像屬靈的盾牌,讓可能會在壓力下退縮的年輕傳道人提摩太,打好這一場美好的仗。事實上,保羅亦也在不斷重溫大馬色路上遇見神的奇妙,重溫了從前「褻瀆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自己都可以得蒙憐憫,才可以「為這緣故,我也受這些苦難;然而我不以為恥,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提後一12)

 

  回首今天,我想無論是年長的或年輕傳道人都無可避免地面對不少壓力,但後者更因牧會年資較淺,較難獲得會眾深深認同,故一旦面對教會中的挑戰時,若能經常想起當初蒙召的經歷,溫故知新的話,相信將是這一場美好的仗中的堅炮利船。我雖未蒙召做傳道人,但考慮全時間讀基督教研究碩士課程時,也得到神奇妙的印證,結果在辦理繁瑣申請手續時,雖感煩惱,但仍能不斷想起神的可愛,以致可以堅持下去。

 

 B、改變外在環境

1.         按正意解經傳道,以抵擋假教師

保羅在提摩太前書中,首尾呼應地揭露了以弗所教會中傳異教者的可惡,可見這是保羅最關注的問題,相信也成了提摩太牧會時壓力的主要來源。要如何對抗披著真理外衣的假道呢?提摩太除了上述提及的要敬虔操練外,更要學習以真理教導信徒。

 

教導信徒之先就要對付自己的膽怯,保羅鼓勵提摩太「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二15),更提醒提摩太「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提後四2)

 

保羅在提摩太前後書中有八次提到教導,要教導哪些真理?保羅強調的是耶穌基督的救贖與復活,他說「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間,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他捨自己作萬人的贖價;到了時候,這事必證明出來。」(提前二4-6),正如加爾文所說:「忠心的牧者不可創製新教義;他們要做的,只是謹守聖經的教訓,這教訓是出於神,並且神叫萬人都堅守不移,沒有人例外。」[16]

 

  教導的內容不止於真理,也要顧及日常的生活,因為「屬靈的訓誡不是空洞抽象的話語,而是可以貫徹在日常生活裡,實踐在人倫關係上的原則。」[17]例如男的要過聖潔的生活;例如年輕的寡婦為免發動情慾,不如早日嫁娶;例如女的要注意最好的服飾不是金銀珠寶,乃是善行,並要沉靜學道,不要講道。對於不準女士講道此點是有頗多爭議,但我較傾向保羅此教導只是針對當時教會中尚未沉靜學道就要講道的女士而已。

 

  以真道教人時也要注意態度,保羅多次強調「人不可爭競,只要溫溫和和的待眾人,善於教導,存心忍耐,用溫柔勸戒那擋的人;或者神給他們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提後二24-25)。

 

2.         挑選合宜的領袖,並設定規矩

在面對挑戰時,除了靠與神同行外,有同路人也是不可或缺的減壓良藥。如何才能挑選到合宜的教會領袖與己同工呢?保羅提醒提摩太要著重教會中擔任監督職份者的品德與材幹,是需要一段時間的觀察,因為「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會呢?」(提前三5),就如儒家所主張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按部就班,故要成為教會領袖,也是要持之以恆地走下去的。

 

在教會除了要挑選領袖與傳道人同工外,更要懂得處理教會中領袖的犯罪問題。這實在需要不少的智慧,因為若處理得不好,就會造成教會的分裂。保羅指出既不能輕易懷疑領袖,「控告長老的呈子,非有兩三個見證就不要收。」(提前五19),

 

但一旦確定做領袖的是犯了罪,就「當在眾人面前責備他,叫其餘的人也可以懼怕。」(提前五20)

 

我很欣賞保羅上述的教導,除了設立規矩避免太多爭議外,更是因為傳道人往往流於以和為貴,即若看見做得不對的地方,亦不敢直斥其非,只是聽任由之,只是投信徒所好!沒辦法做一個鐵錚錚的傳道人!

 

3.         用愛心去融化人的心,融化自己的壓力

教會也是一個社會的縮影,有形形色色的人在其中,相信如何與各樣人相處亦形成壓力,但相信只要有愛心的話,一定可以融化人心,融化自己肩頭上的壓力。

 

如何做呢?保羅囑咐提摩太要對待老年人要如同自己的父母親,教導少年人時要像自己的弟兄那樣,對待少年的婦女則要恪守規矩,「總要清清潔潔的」(提前五2)。值得一提的是教會中若有獨居無靠的真寡婦,就要用愛心去接濟他們,這也是值得我們今天的傳道人與信徒學習啊!

 

 

四、提摩太的成長故事如何影響我的故事

閱讀提摩太的故事,我也不斷在思考會否由基督教研究碩士轉為道學碩士。自己的遲疑,除了未十分清楚這是否神對我的呼召外,還因為我有點像提摩太那樣怯弱,怕挑起牧養教會的職責。另外我也是很虎頭蛇尾,未能很敬虔地在屬靈上操練自己。

 

感謝神,祂讓我可以在探討提摩太的故事時,讓我看到了性格上的死穴,在未能敬虔事主上,我看到了:「主耶穌要求跟從祂的人計算代價,然後委身,矢志不渝,不可半途而廢,就如開了工,就必須完工……不要一遇到問題和困難,便投入更多的活動,藉此不用面對不想面對的;你應該採取正確的態度和行動去解決問題和難處。」[18]

 

在十分擔心牧會時要面對百樣人,要面對失敗與批評時,我也看到了要「學習不要求別人都欣賞你;你可以變得更堅強,不用一遇見衝突便退縮。」這是因為「真正的自由不只是『脫離』不如意的景況,也必須『進入』更好的景況。」[19]

 

  所以,就快完成這趟提摩太成長之旅的我,心中的壓力也減輕了不少,目前正在為了是否全時間事奉在禱告,盼望自己也在其中得以茁壯成長,榮神益人!

 

後記2005/2/17

  寫完這篇文章,是在去年的十月一日,一個人留在宿舍。仍記得已對當傳道人沒那麼恐懼時,當晚就跟神說若你要呼召,就呼召我吧!誰知第二天呼召就來到(詳情可參我的蒙召見證),於是由原本很堅定地讀完一年基督教研究碩士課程就算,結果變成了三年的道碩生活。回想起來,真有點不可思議!

參考書

1.        鄺炳釗。《從聖經看如何認識和提升自我》。香港:天道,2003年第4印。

2.        區祥江。《生命軌跡──助人成長的十大關鍵》。香港:突破,2003年第5印。

3.        中文聖經啟導本編輯委員會編。《中文聖經啟導本》。香港:海天,1990年4月再版。

4.        國際聖經協會。《聖經.靈修版》。香港:國際聖經協會,2001年11月。

5.        巴克萊著。文國偉譯。《提摩太前後書、提多書、腓利門書》。香港:文藝,1989年7月再版。

6.        孫德生著。彭道川譯。《屬靈領袖》。香港:證主,1976年11月第4版。

7.        章文新編。謝扶雅譯。《基督教早期文獻選集》。香港:文藝,1972年。

8.        斯托得著。黃元林譯。《提摩太前書、提多書》。台灣:校園,2001年10月。

9.        張永信著。《提摩太前後書──給新一代領袖的叮嚀》。香港:天道,2002年5月。

10.   艾姆斯著。林秋蘭等譯。《突破自我的領導策略》。台北:橄欖,1985年9月。

11.   陳惠榮主編。《證主聖經百科全書II》。香港:證主,19951月。

 

 

 

 



[1] 區祥江:《生命軌跡──助人成長的十大關鍵》(香港:突破,2003),頁94

[2] 鄺炳釗:《從聖經看如何認識和提升自己》(香港:天道,2003),頁194

[3] 國際聖經協會:《聖經.靈修版》(香港:國際聖經協會,2001),頁586

[4] 參中文聖經啟導本編輯委員會編:《中文聖經啟導本》(香港:海天,1990),頁1752

[5] 孫德生著,彭德川譯:《屬靈領袖》(香港:證主,1976),頁157

[6] 孫德生著:《屬靈領袖》,頁157

[7] 中文聖經啟導本編輯委員會編:《中文聖經啟導本》,頁1747

[8] 巴克萊著,文國偉譯。《提摩太前後書、提多書、腓利門書》(香港:文藝,1989),頁16

[9] 參革利免著:<革利免第一書──致哥林多教會>。章文新編,謝扶雅譯:《基督教早期文獻選集》(香港:文藝,1972),頁1-7

[10] 國際聖經協會:《聖經.靈修版》,頁586

[11] 區祥江:《生命軌跡──助人成長的十大關鍵》,頁99-100

[12] 張永信著:《提摩太前後書──給新一代領袖的叮嚀》(香港:天道,2002年),頁23

[13] 艾姆斯著,林秋蘭等譯:《突破自我的領導策略》(台北:橄欖基金會出版,1985),頁20

[14] 巴克萊著:《提摩太前後書、提多書、腓利門書》,頁12

[15] 參陳惠榮主編:《證主聖經百科全書II》(香港:證主,1995),頁943

[16] 斯托得著,黃元林譯。《提摩太前書、提多書》,頁14

[17] 中文聖經啟導本編輯委員會編:《中文聖經啟導本》,頁1752

[18] 鄺炳釗著:《從聖經看如何認識和提升自己》,頁242

[19] 鄺炳釗著:《從聖經看如何認識和提升自己》,頁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