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科學和神學相關的難題探討

關俊宇、麥劍鋒

(指導老師潘柏滔博士、郭鴻標 博士)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倫理和職場倫理 專題分類

回到  關俊宇神學網站

回到 麥劍鋒神學網站

2009320

第一課──1)聖經文獻假設有什麼根據?

聖經文獻這假設,是一群學者自己對摩西五經有一個前設開始,他們認為聖經的來源是由分成數來源和傳統合併而成,所以他們嘗試從經文之中尋找有出入和問題的地方,再歸案為JEDP理論。例如經文對神有不同的稱呼,有時稱神為希伯來文~yhil{a/ (Elohim),又有時稱為耶和華hwhy。而祭司典和申命記是因重整祭司和宗教改革,後人再加在五經之中。故此聖經文獻假設是從理性出發先入為主,從聖經中的一些現象,再分析而歸納所得,沒有客觀證據。

 

第二課──3)科學在對聖經的解釋上有什麼地位?

亨利.布洛謝(Henri Blocher)提出三種聯繫聖經與科學的方式:協調主義(Concord -ism)、反科學主義(Antiscientism)和信心主義(Fideism)。協調主義者試圖指出聖經與科學理論吻合的地方;反科學主義者則堅持以聖經的字面意思來了解創造、輕看科學;信心主義者則主張聖經與科學永遠無法協調、也沒有相之處。[1]

以上三種主義各有其優點及缺點,而協調主義對聖經及科學理論有較另外兩項主義,更中肯和平衡的見解。約翰.鮑金霍恩(John Polkinghorne)指出聖經文本及文體的複雜性影響了經文的詮釋,而詮釋本身具有的彈性尤如科學的研究具有及需要一定的隱秘性技巧(tacit skills),以致科學研究者與追尋真理的教會需要互相尊重,認同雙方皆在共同追求同一的真理。[2]

第三課──1)創世紀第一至第十一章平行體裁有什麼重要性?

創世紀第一至第十一章平行體裁帶出一個重要的信息,是創世紀第一至第十一章是一個單元。而68-9挪亞在耶和華眼前蒙福為中心,前面是神造人之後,罪使人變壞。後面是挪亞之後,人也由好變壞。帶出亞伯拉罕的出現帶來另一個希望。所以這樣的結構和平行的體裁,目的是說明第一至第十一章是一個單元。

 

第四課──1)試從第二創造銘版24324找到補充在第一個創造銘版1:12:3的經文和思想系統。

一、第一個創造銘版具有七日的架構:[3]

A

1:14a

 

分晝夜

B

1:14b

 

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

C

1:15

 

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D

1:16a

神造了兩個大光

大的管晝

D’

1:16b

的管夜

C’

1:17

 

光擺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B’

1:18a

 

管理晝夜

A’

1:18b

 

分別明暗

而第二創造銘版具有七個對稱的段落:[4]

A

2:5–17

敘事

上帝行動:人被動

B

2:18–25

敘事

上帝為主要角色,男人為副,女人及動物被動

C

3:1–5

對話

蛇及女人

D

3:6–8

敘事

男人及女人

C’

3:9–13

對話

上帝、男人及女人

B’

3:14–21

敘事

上帝為主要角色,男人為副,女人及蛇被動

A’

3:22–24

敘事

上帝行動:人被動

二、一個銘版交代萬有從上帝而被造,第二銘版交代罪從人而來,運用不同的觀點,卻共同見證男人與女人的創造。[5] 兩段不同但有關一件事的記載乃是中東古代通用的寫作技巧,是彼此補充的:第一個銘版是一篇全景性的楔子,準備第二銘版中以地球為舞台的事件,同樣地是觀點角度的轉移。[6]

三、兩個銘版皆不是普通的敘事文體,乃是複合的文體,包含有敘事、讚美詩等,皆有精心的設計:第一個銘版有精心的幾何結構,第二銘版則具有高度的戲劇性。[7]

 

第五課──試比較重造理論和協調理論的優點和弱點[8]

 

重造理論

協調理論

優點

協調創世記與科學對地球年齡的發現

同時兼顧啟示和科學研究所得來的知識,尊重真理的統一性

 

解釋「邪惡」為何存在於大自然

使聖經與地質年代紀有吻合的可能

缺點

沒有聖經根據支持撒但的墮落與宇宙大災難有關連

希伯來文~Ay所以表的「日」不可能對應模糊的時期

 

動物的死亡未必是邪惡的後果

其他科學理論仍未能與聖經記述相吻合,如動物出現的次序

 

 

無法解釋創造的第四日

 

第六課──1)試比較按字面的解釋文學的解釋的弱點和優點

按字面的解釋的優點是強調神的超越性和聖經是無誤,因為聖經已經如實般記載是神的大能創造世界,而聖經就是歷史。所以強調信徒要有信心和靈性對面科學對神喻創造論的挑戰。而弱點是忽略了創世紀的文學體裁,作者有其寫作的風格。此外,也忽略今天科學對創造的証明和貢獻。以致不可能與科學有對話的空間,使未信者認為基督教是反智和迷信。

文學的解釋的優點是重視創世紀有其本身的文學體裁和特色,作者這樣表述背後有其神學意義,例如神是創造世界給人類居住,這表明上帝對世人的慈愛。另一方面,也可以與今天科學有交流的空間,接納科學對創世的研究。而弱點是注重寓意經文,卻大大減低歷史性的記載,以致使人懷疑創世記載是虛構,甚至牽連聖經是否也是虛構這嚴重的問題。

 

第七課──1)試列出解釋創造日為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太陽日的優點和缺點

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太陽日的優點有三方面,首先希伯來人對 ~Ay一字的意理解為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這按照聖經的字面解釋的方法。其次是在希伯來人的傳統,神用七日來創造世界,這是二十四小時,尤其是安息日看為一日二十四小時。最後是在利未記中提及的贖罪日與及馬太福音十章中的審判之日都是理解為二十四小時的意思。

至於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太陽日的缺點也有三點,第一在創世紀第一章,神創造了光並稱光為晝,但沒有光體和節期,直到第四日神才要天上有光體和節期。所以第一、二、三天的創造根本沒有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太陽日的觀念。[9] 第二,在聖經中日子不一定是二十四小時,正如以賽亞書二章12耶和華的日子明顯是指一段長時間。[10] 此外,聖經作者是用擬人化的手法寫作七日創造,[11] 所以將當為二十四小時,蔑視聖經的文學手法。第三,雖然在七日創造的理論中,安息日為第七日是指向二十四小時,所以神這天作工。不過安息日不是注重第七日間時的問題,而是安息為重心。儘管神安息了是指創造的工作已經完成,[12] 仍然工作如保守和維護世界。

 

第八課──2安息日與神的創造令有何關係?

安息日並非是指神在第七天安息作工的意思,相反安息日是神創造世界之最終目標與及應許的實現。因為神創造人的目的是要人榮耀神和享用萬物,而耶穌作為安息日的主,表示我們在安息裡面能與主相遇,實踐對人的愛。所以安息日與神的創造令的關係是神創造世界是給人享用神的預備,也知道自己是受造物,使人在安息日裡可以榮耀和讚美神。而創世紀二章3「神賜福給第七日,定為聖日;因為在這日,神歇了他一切創造的工,就安息了。」當中「聖日」是指守安息日的人得著上帝的祝福,[13] 所以安息日不是為神而設,相反神為人而設,才是神創造的最高目標。

 

第九課──試從創世紀第一章找出神創造的次序和創造次序的屬靈意義。

神創造的次序和創造次序的屬靈意義可分為六部份,首先創造這次序的神(創世紀一章1)希伯來文 ~yhi_l{a/ 是眾數的表示,其含三位一體的屬靈意義。其次是創造次序由造天地開始,再做各種動植物,神目的是為人創造合適的生活環境,其屬靈意義神以人為優先,所以神拯救人之行動為中心。第三,神造人是創造的高峰,也有神的形象,所以人必須要自重和有尊嚴,而人生的目的是要認識神、榮耀神。第四,神從混亂中變成次序,而人的罪卻破壞這個次序,因此人要返回神的次序中,才可回復神當初所創造的人之樣式。第五,這個創造的次序有開始有終結,表示對未來有盼望的屬靈意義,因為這世界會有終結的一天,救贖惟有神之中,相信耶穌的人,才有可進入新天新地。[14] 最後是神從無變有的創造,宇宙而有東西都是神話語所造,[15] 並非一些錯誤的觀念,神是申新將質物重整使其有次序。因此這屬靈意義是宇宙萬物都是神從無變有所創造,宇宙都要藉著神的手所承托。

 

第十課──1)試比較四種神的形象的解釋的優點和缺點

神的形象的解釋

優點

缺點

1.      人的靈性

能解釋人超自然的部分,分辨人之所以為人

引致靈肉二元分割,因為人的靈與肉皆是屬靈、受造[16]

2.      統治權

聖經明言人有管理大地之職責(創二15

管治大地是人擁有神的形象的後果,而非定義[17]

3.      原本的義

能解釋人犯罪墮落後,需要救贖才能稱義

聖經證據支持人即使犯罪後,仍保有神的形象[18]

4.      人的性別

解釋兩性的關係,實為反映上帝三位一體的關係

男女二性皆具有神的形象;聖經亦明言亞當一人已有的形象[19]

 

第十一課──2)人墮落以後如何影響神的形象?

        創世記一26-27記述了一個很重要的觀念:人有神的「形像」[20] 和「樣式」。[21] 這兩詞彙的組合在聖經中是獨特的,專門用來表示神與人類之間無可比擬的關係。[22] 因為上帝是靈,神的形像[23] 必須以屬靈本質的象徵性用法去理解,並且其意義相連於上帝賦予人類生命之目的,[24] 也決定了人類的命運。[25] 從創世記的敘事,「神的形像」把人從其他受造物中間分別出來,在受造物之中作為超越萬有者的代表。[26] 創世記除了記述人代表上帝管理大地(創一24-31),「管理大地」也有打擊敵對之意,似乎是預期面對罪惡的衝突。[27] 人在自然和上帝之間是一個自由的中介,以上帝賜予的力量去治理大地,參與上帝護理萬有的工作。[28] 三一神是位格的團契,神的形像亦應包括人與其他受造物他者存在有關係性(relatedness)。[29] 這關係性有兩種導向:一、與上帝有正確的關係(縱向);二、與其他受造之物(橫向)。[30] 縱向的關係建立於人被造作為上帝對話的對象,而橫向的關係主要是指著人的管家職份。

        人犯罪墮落的結果,最終導致人與原初所有的上帝形像產生極度分離,[31] 或者如傳統的理解人內的上帝形像受到虧損。人犯罪的後果是讓人縱向與橫向的關係都破裂,人受審判,地受咒(創世記第三章);更進一步是人無法醒覺和完成神創造他的目的,就是以神在地上代言人的身份,參與在祂創造與終成的計劃之中。上帝的創造工作是從混沌中造出秩序,作為創造主與受造物中介的人,犯罪墮落致使人失去管治世界的權柄和能力,世界的創造秩序被破損而墮落歸向混沌之中。

 

第十二課--女人乃由男人的肋骨而造,這情況與女人是男人的配偶有何關係?為什麼?

女人乃由男人的肋骨而造肋骨而造,這表示在配偶關係上,女人不是低於男人,如動物般受男人管理,因為女人是男人的肋骨而造,有平等的意思。[32] 同樣地女人也不能管轄男人,因為女人是由男人而來。[33] 此外,肋骨而造的女人能夠使男人成為完全,因為男人身體失去了一些東西促使女人被造,所以男人在女人身上才發現神創造「人」的完全。[34] 因此在配偶關係上男女雙方明白自己的角色和不足,以致互相補足在心、身、靈上成為完成,同時明白男女是一齊管理大地。最後以色列人認為女人由男人的肋骨而造,重點除了平等之外,還有表示「心」的意思,[35] 因為肋骨與心房最接近,所以在配偶上關係上男人要愛惜和保護女人。

 

第十三課──1男女的創造次序能否被引用來比較男女在社會中的次序?為什麼?

男女的創造次序不能被引用來比較男女在社會中的次序,因為次序不等如重要性,如神也是基督的頭(林前11:3),並非指基督與神的次序有關,相反三位一體中基督與神是同等,這才重要。[36] 所以創造次序不等如重要性,也不能夠用來比較男女在社會中的次序,何況女人是男人的肋骨而造有平等的意思,而且男女都是神所創造,[37] 因此男女在社會上應該是互相平等,沒有任何身份階級觀念。

 

第十四課──試從伊甸園的美好形容神對人的愛護

首先伊仍是歡喜之意,伊甸園可能是指滋潤的平原神的聖山豐裕的樂園。[38] 而且聖經描述伊甸園有好的果子作食物,也有金子、珍珠和紅瑪瑙。在園裡人與動物和諧共存,神將人安放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這表示神創造萬物是為愛護人,給人可以在伊甸園得享喜樂和安息,也沒有競爭和死亡。在伊甸園裡神與人是無阻隔地溝通,人可以與神聯合,這表明神將人如何愛惜和保護。假如神不愛護人,也不需要將人安放在伊甸園裡提供生活上一切所需,大可以由得人在沙漠或森林地方,自行覓食和生活。

 

第十五課──1)為什麼神不以的大能來攔阻人吃分別善惡的果子?

        神在伊甸園吩咐人能吃生命樹的果子,而不能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2:16-17:前者代表著人可以得著的永遠生命,後者則代表著獲得智慧──為人類帶來自主性(autonomy)、使他獨立於創造主而破壞了人原初被造時,被賦予神與人之間信任(trustful)的關係。[39] 神視人為有位格(person)生物,讓人可以透過選擇是否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來敬拜[40] 故此神不以的大能攔阻人吃分別善惡果子,是為著讓人能有自由去敬拜和順服神,也讓人學習享受神豐富的供應,在試探人依靠

 

第十六課──試從始祖背約的動機分析世人的罪性

        傳統上教會多跟隨奧古斯丁認為始祖犯罪的原因是出於人的驕傲。[41] 布洛謝指出將始祖面對的試探3:6與耶穌受的三重試探及約翰壹書2:16節提到的三種情慾相提並論,雖然有些牽強,但主題卻有明顯的關連。[42] 始祖犯罪就是人背棄了他與神之間的盟約及律法,尋求獨立於神,而布洛謝指出懷疑及慾望是背後的動機。[43] 故此犯罪後的世人同樣犯著相同的罪:懷疑神的動機、良善和愛,並且以錯誤的方式去滿足自己的求。[44] 不過懷疑和慾望引致的貪婪並非原罪的前奏,而是原罪的一部分;並且經文的敘事表示出罪是人類的行為,複雜、多態,向四方蔓延。[45]

 

第十七課──究竟我們應如何分辨創世記在中的喻意問題和歷史敍述?

        創世記若完全按著其字面解釋,我們能夠非常容易地接受文本的歷史性:相信文字表達的是歷史事件,惟在處理一些明顯是喻意的經文及科學理論,遇上很大的困難,容易掉進「反科學主義」的態度去面向聖經。[46] 另一方面若完全接受創世記以喻意來解釋,除了掉進「信心主義」的釋經態度和範圍,[47] 很容易使聖經有關人犯罪的敘事被視為教義性的神話,也使創世記淪落為與近東的創世傳說相近的神話故事。舊約文本具有高度的複雜性,同時具有詩歌及散文等體裁,不能單單以完全字面或完全喻意來解釋。[48]

        面對著創世記的混合體裁,就如面對著聖經其他混合體裁的部分,應視以比喻和寓意來重述歷史,以意象和符號來表達所追述的事實,甚至是預示未來,[49] 因此我們可以接受創世記的敘事是經過了構想和重組,[50] 卻不必否定它是描述一件歷史事件。故此不能有一既定的原則來解釋創世記,而是需要其他聖經經文的亮光及提示,[51] 並且在解經的時候必須注意經文所表達的真正信息,而不被文學手法所影響。

       

第十八課──試從羅5:12-21解釋創世與墮落的歷史性?為何創世與墮落是救恩的根基?

        羅馬書5:12-21提出了亞當與基督的對照,說明罪是從一人(亞當)而來,又因一人而得救(基督)。保羅在此並非創造「亞當教義」,而是指出亞當後裔受苦是因亞當犯罪而來,並且此段經文的最重要論據是指出世人因基督的恩典稱義和得救,[52] 若本段經文的亞當,被理解為全人類的代表,我們便難以解釋何故眾人「在亞當,眾人都死了」,也無法解釋基督的獨性。故此亞當作為一個歷史人物,他的存在是保羅整套教義的根基,是真實人類犯罪歷史的始肇者[53] 同時,亞當的犯罪使救恩對人來說是必須的,是救恩歷史的起頭,故此創世與墮落是救恩的根基。

 

第十九課--2)犯罪之後人的羞恥與中國人所言的廉恥有和異同?

中國人自稱為禮儀之,在傳統文化上看重禮儀廉恥。不過筆者認為中國人的廉恥與犯罪之後人的羞恥在本質上是不同,因為中國人的廉恥是對人與人的關係,正如兒女不考對待父母;官員不忠於國家;企業不義於人民;最近三鹿毒奶粉事件就是最好的例子,企業為圖謀利知道奶粉有毒,仍舊出售這些奶粉給嬰孩食用,這就是沒有廉恥之心,所以廉恥是人與人的相對關係。相反犯罪之後人的羞恥就是人對神的關係,在創世紀中人犯罪之後知道自己赤身露體,也逃避神的尋找,正好反映人犯罪後對神的關係破壞,這破壞就是人的羞恥。

        至於相同的地方,筆者認為是良心。因為中國人的廉恥是建基於人的良心,俗語有云︰「厚顏無恥」表示人的厚臉皮遮掩人的良心。然而在聖經中也提及人的良心,羅馬書十三章5「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人雖然犯罪,但人可以順服神是因為人還有良心,所以良心修保人犯罪之後的羞恥,使人可以藉著基督與神再次聯合。儘管中國人的良心與聖經的良心,在本質上和演繹上會有所不同,不過廉恥和羞恥都是由良心的自省所發,感動人的內心。

 

第二十課──2創世記如何給我們一個解釋人類必死的命運的根基?

在伊甸園中,雖然我們不能估計人會不會死,因為人犯罪的結果是必死,但人不犯罪是否會永生,我們不能下定論。不過創世紀卻給我們解釋人類必死的命運的根基有三方面一、在創世紀二章16-17「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神已經說明「人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是必死」的命令,因此當人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就必死是神的說話,這是不能改變的事實。人不是立刻死亡,也是神的憐憫,為要人可以承受基礎的救恩。二、人被趕出伊甸園,不能再吃生命樹的果子。生命樹代表神對人支持與供給,所以人不能再吃生命樹的果子,等同神不再給人有恩典供應,何況神懲罰人要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54] 再者在啟示錄二十二章中,生命樹有表代「永遠的生命」,[55] 所以神不再生命樹的果子給人吃,表示人會死亡的終極命運。三、神不允許犯罪的人有永生,在創世紀322「耶和華神說:『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能知道善惡;現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吃,就永遠活著。』」人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干犯了上帝的命,同時聖經描述人能知善惡,將自己當作為神。所以神不能允許一個自以為「神」的人可以有永生,[56] 因此當人犯罪自稱為「神」,結果就只會死,因為人事實上不能夠像神般有永生。

 

第二十一課──2)從該隱的後裔的發展中聖經如何形言人類的劣根性?

首先該隱不將最好的獻上給神,以自己為中心的行為。假如該隱以神為中心,願意獻上美好的供物,神就會悅納的供物。聖經沒有說神只是二擇一,可以同時悅納該隱與亞伯的供物。這點也延續到該隱的後裔中,拉麥就以報仇為慶祝,這是以自己為中心的表徵。[57] 其次是殺人的罪性,該隱殺亞伯種下了殺人的種子,而在他的後裔拉麥中,不但沒有收殺人的罪性。相反拉麥對不知好歹的少年人也下毒手,[58] 拉麥的言論是犯他者必殺對方以心頭之恨。[59] 最後,拉麥只許自己殺人,卻不許人殺他,因為他說如殺他者必遭報七十七倍!這表示拉麥不但殺人,而且也反映他膽大包天,不怕別人找他報仇。[60] 綜合以上的觀察,該隱的後裔不但以自己為中心,而且榮耀自己殺人的惡行,完全沒有對神有感恩的心。人類的劣根性亦完全表露無違。

 

第二十二課──試從創世記五章與十章的家譜中引申摩西對上古史(亞伯拉罕之前)的概念

        創世記5章與10章的家譜引起的爭論源於一批反科學主義者堅持嚴格的字面解釋,所引申出地球歷史的年日,與科學大爆炸理論及放射性年份測試對地球年齡的證據乎:[61] 前者的結論約為12萬年,後者則為數十億年。[62] 對於聖經中的家譜進行仔細的研究和比較,可以引申出摩西編寫創世記時對上古史的概念:

1.          家譜中並不無違地記錄每一個祖宗名字

聖經的家譜中,多只記錄重要人物,別處相關的經文甚至能透過比對指出家譜刪除了何人,就如同為摩西編寫的出埃及記616-24節,[63] 摩西作為利未的「曾孫」,兩人卻相隔430,家譜明顯刪除了一些人物。

2.          家譜不用作年代記

創世記5章及11章具有明顯的平行體裁特色:亞當到挪亞共十代、挪亞到他拉共十代;每一個家譜也是以一個父親生三個兒子來結束。[64] 故此摩西可能不能確立上古的年代,故意將家譜作平行排列,就像馬太福音耶穌的家譜那般。[65]

3.          聖經中「某某是某某的父親/兒子」、「某某生某某」具有超過字面的意思

若視家譜中的歲數來計算年代,洪水之前所有始祖皆與亞當是同一時期,亞伯拉罕58時挪亞才死,明顯與洪水滅的記載乎。另一方面,聖經其他經文中「某某是某某的父親/兒子」、「某某生某某」也不是單純「父與子」的字面意思,可能是孫,甚至是解作「後代」。[66]

        故此,我們可以相信摩西對上古史並沒有清晰而詳細的認識,反而是對始祖及族長的歷史事件有更好的認識,故刻意以平行的手法來突出創世記中始祖所做的事蹟。

 

第二十三課──2)從創世記至十一章中我們如何找到神的公義和神的慈愛的證據?

        創世記111章,神公義的審判每每同時帶來對人的慈愛:

神的公義審判

神的慈愛與恩典

始祖犯罪,受審判3:14-19; 22-24

給人皮子3:21預表將來的義袍3:4, 22:11, 3:27, 19:8;基督的救恩一個女人的一個後裔;22:18, 7:14; 9:6, 7

該隱殺人的報應是流浪4:12, 16

神預先已向該隱發出制伏罪的挑戰4:6該隱犯罪後卻保護他4:15,不許人親自復仇

洪水乃是罪的工價6:7, 11,全球性的洪水代表罪惡的世界性,神的審判乃是神對創造物的毀滅

神不再咒地,不再以洪水滅世(8:219:9-11神悅納挪亞馨香的8:20-21預表基督為人作了挽回祭

巴別塔事件人狂傲地要傳揚自己的名11:4,其後果只會帶來混亂。「巴別」一詞乃指資源的混亂,巴別塔也代表極權的失敗14:29;詩2:45;啟18:5

神的審判將人的口音變亂,把人分散在地上11:6-9,這懲罰乃是語言的喪失和意義的毀滅。

人類流離失所和彼此誤會,也比極權統治、或由罪人來管治全地幸運得多,神的攔阻是對狂傲的瘋人的一種恩典,避免了更大的混亂。

 

第二十四課--試比較一元論和二元論對科學精神貢獻上的優點和弱點

一元論的優點是不分創造主和受造物之別,也不追究世界的來源,以致發展出唯物論和唯心論。[67] 唯心論成為很多哲學和宗教思想的起源,至於唯物論的代表出是理性,因此在科學精神上,理性的分析是主導科學研究,因此科學研究是講求邏輯推論、數學論,現象分析等等。當今所有科學不論是自然科學或人文科學,都是講求理性的研究,這也是一元論對科學精神的貢獻之成果和前設。弱點方面,一元論排除了二元甚至多元的世界觀,在科學上來說就有不少二元的現象,例如磁場、光有粒子和光波的特性、物質也有正反兩面。何況今天的人類社會,也是一個多元的文化。所以一元論在科學精神貢獻上的弱點是不能有多元的思維空間。

二元論是創造主與受造物的相對。根據柏拉圖的二元論,物質世界與形而上的世界是相對,即是形式(form)與物質(material)相對。[68] 雖然柏拉圖是哲學家,過從形式與物質的相對中,其表達創造與受造的相對關係和存在性。而且這相對關係對科學精神貢獻極其重要,因為自然科學裡充滿二元的關係,如愛因斯坦引入測量的力場論,討論粒子與力場的關係,改變以往的物理觀念。[69] 所以二元論的思考加深人類對自然科學的理解。弱點方面,科學精神講求現象、理性分析和邏輯推論,先存的二元觀念影響理性的思考例如靈魂和身體的二元論,同時存在偏見以致偏離科學精神。

 

第二十五課──1)從聖經給人的四大動機研究科學我們應如何衡量基督教對現代文明的影響?

基督教對現代文明的影響是深遠,我們整理之後有四大特點。第一點,基督教看重創造主與受造物之分別,這給現代文明看見另一方面的出路,就是有創造主的存在。然而今天的自然科學中看見這個自然世界的巧妙和美麗,使不少科學家都思想世界之外存在一個創造主。第二點,基督教肯定人有神的智慧,因為人按著神的形象而造,這賜予現代文明的人觀之標準,以及人有理性和智慧的思考解釋自然。第三點,基督教的啟示觀是人可以認知神,因此尋真成為現代文明的記號,也推動科學對自然真理的尋索。第四點是神給予人有治理大地的權柄和能力,這引申現代文明的可研究性,因此基督教為培養科學研究的重要土壤。

 

第二十六課──1)試分析自然主義與進化論的關係,為何進化論而非創造論被自然主義者所採納?

自然主義(naturalism)認為世上一切的過程與及事物,皆能以時空因素作為解釋;宇宙是一個因果循環的封閉系統,能夠被人認知的時是人所能經驗到的,也就是發生在時空內的事與物質。[70] 故此自然主義者相信靠著人的理性,可以明白宇宙運行的法則;同時間宇宙是一個自足的系統,直接的推論就是它不需要有神的存在。自然主義的源頭來自笛卡兒和牛頓的機械式世界觀,並且在黑格爾「正、反、合」的辯證思想受影響,孕育出進化的思想。[71]

進化論支持者與自然主義者同樣認為這世界的法則和一切關於這個世界的事,只能在這個世個之中尋找到答案,他們充其量只需要有一位「神」作為世界的「第一因」(The First Cause),甚至相信神存在的想法,被認為「僅是某些經基因突變和自然選擇後出現的高級生物的複雜神經組織的功能投射,作用是幫助其適應環境的結果而已」。[72] 故此進化論者採納自然主義,而排拒創造論。

 

第二十七課──1)試分析進化思想在經濟學上、心理學上和宗教意識上的影響

        傳統上的經濟學認為自然定律在經濟上的延伸會帶給人類最高的福利,後來發展以一神論作為前題,使自然定律配合人的自私心使大眾得到福利。[73] 進化論,尤其是社會達爾文主義(Social Darwinism)則提倡人類自私的心帶來彼此的競爭,至終「適者生存」,社會亦必然達至進步。[74] 再進一步,進化論學者、新制度主義(Neo-institutionalism)創始者韋伯倫(Thorstein Veblen)認為經濟系統為一變動過程,並且是不斷進化的開放系統。[75]

        達爾文的《天演論》影響了心理學分析的始創者弗洛依德(Sigmund Freud),認為人的天性是非理性,人類正常與反常的性格皆受限於天然的因素,人不過是動物所進化而來。[76] 弗洛依德將人的心理系統分為三個部分:idegosuperego,其中ego徘佪於下意識與意識之間,id(天生的慾望)面對superego(被社會雕琢而來)時候進化的過程。達爾文的《天演論》亦影響了功用主義(functionalism)及行為主義(behaviorism),指出人為了心理健全,他生理和心理也要適應環境,心理學就發揮讓人適應環境的功能。[77]

        接受自然主義及進化論思想的人,認為宗教意識促使人對生命意義不斷的追尋,為了解答生死之謎而幻想出超自然及超自然的個體;並且在進化論的思想影響之下,宗教被認為是一種發展的過程:由拜物教(fetishism)到多神教,最後演變成一神教。[78] 進化論思想進入基督宗教之後,影響了學者對聖經的詮釋,發展出「漸進啟示」的說法,[79] 甚至懷疑舊約聖經的可靠性。[80] 自然主義加上進化論的思想後,促使了虛無主義的出現,認為人類是偶然巧合而生的產物,不過是為了適應環境而進化,人生毫無意義,[81] 結果更帶來了道德相對化及二十世紀新紀元運動的出現。[82]

 

第二十八課──1)試解釋微進化、廣進化和合成進化的分別。普通人討論的進化論是屬於哪層次?

        微進化、廣進化和合成進化的分別:

1.          微進化是一種在實驗室中能觀察到的生物進化,解釋變種及變異現象。[83] 其過程可以用實驗方法來證明,[84] 在理智上及實際經驗及自然觀察中有充分的證據支持。[85]

2.          廣進化指的是生物的歷史性進化過程,引致分類學上高等生物之產生。[86] 其理論有不少漏洞,例如無法解釋無機物進化成有機生物,[87] 無法解釋第一個細胞的來源,[88] 分子生物學的證據不協調等。[89] 更重要的是缺乏理智上的連貫性,也不能被科學方法來證實或證偽[90]

3.          合成進化包括三個部分:生物的起源、微進化及廣進化,理論認為現在地球無法從無機進化成有機生物,在古時的地球卻可以,也因此以許多假設及實驗的方法,來模擬地球的原始狀況來考究生物的起源。[91] 合成進化雖然有許多間接的證據,但理論的骨幹仍沒有足夠的資料支持,其中遺傳基因的變異,天演論是無法解釋的。[92]

普通人討論的進化論主要是「合成進化」,因為在普通人所接受的科學教育,他們被教導人是從海而來的:在海產生第一個細胞,進化成微生物、魚類,再進化成為可以走進陸地、成為哺乳類,成為猩猩,再進化成人,是一個具有生命起源的理論,故是合成進化,而非廣進化或微進化。

 

第二十九課--究竟古生物化石的證據在支持進化論的根基上有何分量?為什麼?

因為在進化論上有多的“遺失之環”,所以在古生物化石的證據在支持進化論的根基有大的幫助,尤甚是在“遺失之環”之下,因為古生物化石可以用來代表“科”之下類別之間的過度連接。例如始祖鳥化石可以視為飛鳥與爬蟲間的過渡性之動物,所以始祖鳥化石成為進化論中由海洋生物進化為飛鳥和昆蟲之始祖,故此古化石給予進化論在極大的據。

 

第三十課──從結構人類學上的證據我們可推測上古人類有何特徵?與創世記的記載有何關係?(參第三十六課)

結構人類學考證超科之類人類(Super family Homnoidea,包括大小猩猩和人類)中所有現存的生物及其化石,為要在進化論的前題下找尋人類進化的歷史。這些理論證據倚靠出土化石的腦容量、牙床結構和直立姿勢來作推測。[93] 人類學家把直立猿人(Homo erectus)視為現代人類的祖先,拉古猿(Ramapithecus)及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則被視為直立猿人的遠祖。[94]

根據推測和化石證據,拉古猿還未有兩足站立的姿勢,[95] 南方古猿大部分以弓形姿勢行走,部分以直立行走;[96] 兩者的頭骨遠較現代人的容量為小。直立猿人擁有相當可觀的腦容量,在發現化石遺骨的同時亦發現了打磨的石器、骨器及以火燒過的鹿骨[97] 這些發現表示出直立猿人極可能是人類的先祖,因為沒有其他動物能夠使用器具及火。

若把創世記對古代人的記載來考慮,古代猿人的原始狀況並不協調創世記中早期人類的高度文化。古人類文明會否因洪水而重新開始,似乎未能簡單下定論或協調,需要更多的證據。

 

第三十一課──是否人體中暫時找不到功用的器官(如男人的乳頭)是退化的結果?

所謂的「退化器官」是指在高等的植物或動物體內一些功用不明的器官的出現,是因為天演作用不再使用而退化或被淘汰。不過,隨著醫學的發達,許多從前被視為退化器官的器官,被發現具有不可少的功能。[98]

就如人類的闌尾可能與家兔的一樣是次要的免疫來源;[99] 又或者人腦的松果體(pineal body)被發現具有調整性賀爾蒙分佈的功能。[100] 進化論學者若要以退化器官作為天演的證據,他們必須有證據證明該些器官確實無用,否則只能視之為假設;在另一方面,這些退化器官可以被解釋為因應習生地環境才產生功效。[101]

 

第三十二課──試從基因的選擇和天演作用解釋白種、黑種和黃種人的來源

        因為太陽的紫外線會傷害人的皮膚,如果太猛烈的紫外線會導致皮膚癌,所以居住在赤道的人,有基因的變異,成為黑色以被免猛烈的紫外線之傷害。相反在北歐的人,因為不能長期有陽光的照射,所以基因變異會成為白種人,因為白色可以吸引陽光,而陽光是人體產生維他命D的主要來源。故此白種人和黑種人是因為在基因的選擇和天演論之下,人要配合環境因素而演變而成。至於黃種人生活在北方與赤道之間,所以黃色能夠適合這區域的環境而有的天演之結果。

 

第三十三課──究竟人體中決定一切身體特徵的基因結構從何而來?這問題能否以合成進化論來解釋?

        建基於進化論,進化論支持者提出「無生源論」(Abiogenesis)來解釋第一個細胞及遺傳基因的來源。這無生源論指出進化成其他生物的第一個細胞,是由無機物按機遇巧合聚合成有機物,再發展成巨分子Macromolecules)及在模版的作用下成為能複製自己/生殖的生物。[102] 然而近代的分子生物學者指出,就是最簡單的細胞如細菌的基因,其可存訊息量是無法偶然形成的,最少也需要比現時推算的宇宙年齡還要長幾十億的年日。[103] 故此合成進化論未能解釋基因結構的來源。

 

第三十四課──2)為何普遍學術界能接受進化論的大前提?

        雖然廣進化論不能在實驗室驗證,也不能像其他實驗般可以不斷重複實驗。不過在實驗室驗證裡卻可以驗證微進化論,所以普遍學術界認為既然驗證都微進化論,再從進化論推論廣進化論。再者在這大自然的確存在物競天擇的現象,例如長頸鹿的頸特別長,是因為需要吃到樹上更高的葉子,所以發生物競天擇,一些沒有基因突變的鹿,就未能適應環保局以致滅亡。相反有基因突變的鹿,就可以繼續生活。所以普遍學術界能接受進化論是因為現實大自然中,的確有微進化以及物競天擇的發生,証明進化論的推論。

 

第三十五課──為何地球年輕的假設對反科學主義的立場這樣重要?

因為今天有多不同科學上的據,(例如地質變動、碳十四的放射性的衰變、月球岩石、古化石的証明等等),都指向地球在四十至五十億年前造成。這些科學據明顯是對針地球年輕的學說,即是地球只有六千多年的歷史。故此,一群堅持以創造日為二十四小時太陽日的人堅決反對科學的証明,認為地球年齡應該按照聖經所說,大約在六千年前被造。所以他們反對科學對地球年長的論據和研究所吻合之結果,繼續稱地球年輕的學說,而成為反科學主義重要的立場之原因。

 

第三十六課──從這一課的各種立場中,試分析每立場的優點和缺點?究竟那一種立場最合乎聖經的神學思想?

根據本課,對於「誰是亞當」的立場有以下四個,其優、缺如下:[104]

 

優點

缺點

1.      兩個亞當論

早期人類化石不必要是聖經中的「亞當」,而聖經中的亞當是「第二次」創世,現代人類祖先,故此可避免化石發現與聖經記載發生衝突。

1.      沒有經文支持創1:1與創1:2之間有大災難發生;後來的經文如耶4:23-26乃指末後將要發生的事。

2.      沒有經文支持創世記1章的亞當,與創世記2章的亞當是不同人物。

2. 權威創造論

完全相信聖經的權威(字面解經),在層出不窮的科學發現和理論下可以維護聖經的地位。

1.      忽略了大量支持地球年齡久遠的科學證據。

2.      過份注重字面解經,難以解釋部分經文如上帝有否肉體(形象、樣式)、上帝是否有肺部吹氣(進入人身)。

3.      神導進化論

能協調「合成進化論」與聖經的敘述。

1.      創世記不能單以寓意解經,因為當中記載具有歷史性;在新約的亮光下,人和其他活物皆是被造及具有歷史性如可10:6;林前11:8-9,而非來自進化。

2.      神導進化論無法解釋罪和死的來源:聖經明指人犯罪是歷史事件如羅5:12-21神導進化只能承認罪的真實。

4. 漸進進化論

接受地球年齡久遠,能保持科學與解經學上的原則。

1.      化石人的文明狀況未能吻合於聖經對先祖文明的記載。

2.      沒有足夠的考古學證據支持人類文化因犯罪而失落4:12

        綜觀以上的四個理論,沒有一個方案能完滿或接近完滿地解釋和協調聖經經文與科學發現,對「誰是亞當」作出解答。站在基督教信仰的立場,聖經的權威並非單單以字面或寓意解經來捍衛,科學的理論亦不一定是絕對真理且需要更多的驗證。就這四理論而言,筆者認為「漸進創造論」較為可取:1. 聖經沒有否定微進化的可能;2. 四個理論中「漸進創造論」遇到的難題較少;[105] 3. 聖經指出上帝持續地參與世界的護理,並且引導受造世界達至終成。

 

第三十七課──1)從神的啟示的大前提來分析,聖經如何支持科學和神學的協調?

新約羅馬書119-20節,保羅已經提及人能從觀察大自然而認識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更早的可以從舊約詩篇19:1也有相近的宣告。公元4世紀教父屈梭多模(John Chrysostom)正式提出「兩本書」:自然之書及聖言之書的比喻,來說明人能從自然及聖經啟示認識上帝。[106] 期間直到宗教改革時期,「兩本書」的比喻也成為基督信仰對自然科學及神學兩者之間的關係,改教家加爾文(John Calvin)指出聖經中啟示的道是對自然啟示不足之處的必要糾正。[107]

就「兩本書」的功能和內容而言,自然科學為我們帶來部分而不完全的上帝知識,需要經過聖經的啟示詮釋,人才能夠真正認識上帝;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兩種的知識並不割裂:自然科學獲得的知識(自然神學)所揭示的上帝,與聖經啟示認識的三一上帝是同一位上帝。[108] 故此,科學與神學在聖經的啟示之下,是有協調的可能。

 

第三十八課──試根據這個課程來衡量科學與聖經之關係

        科學與聖經之間的關係,並非三言兩語可以交代清楚。就著本課程,筆者概括地衡量兩者關係如下:

1.      科學與聖經在理性上具有統一融貫性。自然科學的發現,雖然不斷衝擊著聖經記述的解釋及真確性,過從聖經中有關上帝創造萬有的記述,上帝創造的自然世界,帶著上帝的道,就如其可被理性認知、高度的秩序性等等;這道也成為肉身的基督,向世人啟示上帝。故此科學與聖經在理性上具有統一融貫性:創造與救贖皆來自同一位上帝,以相同的道作為其根源。

2.      科學能為聖經提供佐證。部分經文的記述較難明白及解釋,自然科學的發現,或許能夠成為參考,甚至成為一種佐證指出聖經的記述是合理的。就如粒線體的發現,指出人類可以是從原始祖宗繁衍出來。不過,科學理論亦可能威脅聖經的權威,就如進化論便動搖了人對上帝創造的真實歷史性。然而基於上一點,道的統一性確保了科學與聖經協調的可能性。

3.      科學為聖經提供一個公共對話平台。自然科學的發現及成果,能夠成為基督教信徒或聖經啟示宣講的途徑,例如:一、通過指出聖經與科學協調的證據,向知識分子/科學家傳福音;二、以科學作為科際,甚至跨宗教對話的平台;三、借助科學與聖經的和諧性,證實基督教信仰並非迷信,或個人宗教性感的投射。

 

第三十九課──試根據這個課程來衡量智慧設計論在神學與科學上的發展前景

        雖然智慧設計論不是從神學為出發,而是從科學開始,探討我們生存於這個世界是有一位智慧的創造主所創造。他們主要是從科學的方法論出發,在世界中尋找這位智慧的創造主的指模(Sign),以歸納這位創造主之存在。不過今天大多數的科學家都不接受有智慧的創造主這個前設,因為這不合乎科學主義(真正智識藉科學引),所以科學家都認為智慧設計論只是空隙中的神,[109] 只是彌補一些科學上缺環的工具。至於神學家卻認為智慧設計論只能描述有一位創造主,但是無法從科學中知道這位有位格的上帝存在。因此智慧設計論面臨兩頭不到岸的情況,所以智慧設計論的發展前景要知道自己的問題,重申清自己的科學立場,是科學方法為主不是神學的化身,給予一群科學家的認同。同時也需要有更多科學的例證支持智慧設計論,表明智慧設計論更合乎今天的科學方法。另一方面,對基督教然而智慧設計論只是上帝除聖經之外的另一個啟示(大自然),不過上帝的啟示只會聖經中才完全。而且我們也不能否定上帝在世界中留下的指模,所以智慧設計論是一個很好的橋樑,幫助我們在世界尋找上帝的足跡。此外,也是給我們與科學對話的空間,不但可以見證基督傳福音之外,還可以與科學家有學術交流,使他們明白我們並不是反科學和保守的宗教信仰,相反是講求理性和分析的宗教。

 


參考書目

Grenz, Stanley J. “The Social God And The Relational Self: Towards A Theology Of The Imago Dei In The Postmodern Context.” In Personal Identity In Theology Perspective. Richard Lints & others eds., 70-92.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Pub., 2006.

Gunton, Colin E. The Promise Of Trinitarian Theology, 2nd ed. Edinburgh: T & T Clark, 1999.

Mathews, K. A. Genesis 1-11:26. The New American Commentary. Nashville: Broadman &   Holman Publishers, 2001.

Mays, James Luther. “The Self In The Psalms And The Image Of God.” In God And Human Dignity, eds., R. Kendall Soulen & Linda Woodhead, 27-43.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6.

Sarna, Nahum M. Genesis: The Traditional Hebrew Text With New JPS Translation. Philadelphia: Jewish Publication Society, 1989.

Waltke, Bruce K. Genesis: A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1.

Wenham, Gordon J. Genesis 1-15.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Dallas: Word, Incorporated,   2002.

艾倫.羅斯著。孫以理、郭秀娟譯。創造與祝福:創世記註釋和信息。台北:校園,2001

亨利.布洛謝著。潘柏滔、周一心。《創世啟示》。台灣中華福音學院,2000

杜倫斯著。陳群英譯。《神學的基礎和原則──神學與科學之調協》。香港:基督教文藝   出版社,2007

彼得.M. J..赫斯。上帝的兩本書:基督教西方世界中的啟示、神學與自然科學 泰德.彼得斯、江丕盛、格蒙.本納德編橋:科學與宗教。北京:中國社會科    學出版社,2002。頁186-212

葉智仁:〈回應進化論〉,網上中文基督教資源中心,下載自        <http://occr.christiantimes.org.hk/art_0007.htm>200926

潘柏滔。〈神學與科學〉。講義。香港︰建道神學院,2008年冬。

潘柏滔著進化論:科學與聖經衝突嗎?》。E. Brunswick: Milltown:中華基督翻釋中             心;更新傳道會,1984

潘柏滔著。《進化論簡評》。美國:證主1990

鄧勃斯基著。盧風譯。智慧設計論:科學與神學之橋。香港:天道書樓2004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香港天道,1997

 



[1] 亨利.布洛謝著,潘柏滔、周一心譯:《創世啟示──創世記一∼三章深度解析》台北:華神,2000,頁23-4

[2] John Polkinghorne, Science and the Trinity: The Christian Encounter with Reality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4), 58-9.

[3] Gordon J. Wenham, Genesis 1-15,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Dallas: Word, Incorporated, 2002), 22.

[4] Wenham, Genesis 1-15, 50.

[5]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36

[6]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36-37

[7]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40-41

[8]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51-7

[9]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香港天道,1997),頁137

[10] 潘柏滔〈神學與科學〉,講義(香港︰建道神學院,2008年冬),頁9

[11]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62

[12]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頁164

[13]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頁165。。

[14] 潘柏滔〈神學與科學〉,講義,頁11

[15]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85

[16]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116-7

[17]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118-9

[18]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122-3

[19]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120-121

[20] 「形像」(~l,c,)在舊約指偶像的實際形、體(撒上六5, 11)或人像畫(結二十三14),參艾倫.羅斯著,孫以理、郭秀娟譯:創造與祝福:創世記註釋和信息》(台北:校園,2001,頁137

[21] 「樣式」tWmD.)據文獻記載在主前九世紀與「形像」有平行的意思,參Nahum M. Sarna, Genesis: The Traditional Hebrew Text With New JPS Translation (Philadelphia: Jewish Publication Society, 1989), 12;另外用法上則較為抽象,補充「形像」的意義,描述相似之處參羅斯著:《創造與祝福》,頁137,卻強調上帝與有形像的人有肯定的分別Bruce K. Waltke, Genesis: A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1), 66.)。

[22] Sarna, Genesis, 12.

[23] 在創世記五1-2對一26-27的重述中也表示出「形像」和「樣式」是同義詞。參James Luther Mays, “The Self In The Psalms And The Image Of God”, in God And Human Dignity, eds., R. Kendall Soulen & Linda Woodhead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6), 35.。筆者認同「形像」和「樣式」意義上的平行,所以下文將集中運用「形像」一詞來代表兩詞。

[24] 斯著:《創造與祝福》,頁137

        [25] Stanley J. Grenz, “The Social God And The Relational Self: Towards A Theology Of The Imago Dei In The Postmodern Context”, in Personal Identity In Theology Perspective, Richard Lints & others eds.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Pub., 2006), 78.

        [26] Grenz, “The Social God And The Relational Self”, 79.

        [27] 斯著:《創造與祝福》,頁138。羅斯並沒有仔細說明罪惡是什麼,但若看為與管理創造相對的勢力,罪惡的影響就是反創造──讓受造世界墮落回混沌(創一2)。

        [28] Sarna, Genesis, 13.

        [29] Colin E. Gunton, The Promise Of Trinitarian Theology, 2nd ed. (Edinburgh: T & T Clark, 1999), 113. Gunton在此正在評論巴特對按上帝形像被造的人與他者關係性的看法。

        [30] Gunton, The Promise Of Trinitarian Theology, 113-4.

        [31] Mays, “The Self In The Psalms And The Image Of God”, 38.

[32]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頁243-4

[33] 潘柏滔〈神學與科學〉,頁14

[34] 潘柏滔〈神學與科學〉,頁14

[35]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頁244

[36] 潘柏滔〈神學與科學〉,頁15

[37]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頁255

[38] 潘柏滔〈神學與科學〉,頁16

[39] Gordon J. Wenham, Genesis 1-15,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Dallas: Word, Incorporated, 2002), 87.

[40] K. A. Mathews, Genesis 1-11:26, The New American Commentary (Nashville: Broadman & Holman Publishers, 2001, c1995), 210-11.

[41] Mathews, Genesis 1-11:26, 238.

[42]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188

[43]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187

[44]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188

[45]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189-90

[46]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3

[47]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4

[48]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1-2, 43

[49]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43

[50]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09

[51]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44

[52]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16-7

[53]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17

[54] 潘柏滔在〈神學與科學〉課堂中對生命樹的解釋。

[55]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頁204

[56] 潘柏滔〈神學與科學〉,頁22

[57] 潘柏滔〈神學與科學〉,頁23

[58]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頁420

[59]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頁415

[60] 鄺炳釗:《創世記(卷一)》,頁416

[61] 布洛謝《創世啟示》,頁284-5

[62] 潘柏滔著:《進化論簡評》美國:證主1990,頁43

[63] 其他例子:新約:太一8「約蘭生烏西亞」有三個人名被刪除;舊約:歷代志上63-14節與以斯拉記71-5節,後者的家譜有6個連續人名被刪除。參潘柏滔:《進化論簡評》,頁45

[64] 潘柏滔:《進化論簡評》,頁46。平行的體裁之中,經文的描述是具有差異的,創5章的多有記載日子和事件,11章則具有將始祖歷史(primeval history)連族長歷史(patriarchal history)的作用,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兩個家譜的重點同樣不在於記載年代時間,參Wenham, Genesis 1-15, 248-9

[65] 潘柏滔:《進化論簡評》,頁46-7

[66] 例子:太18節;創3611-12節等,參潘柏滔:《進化論簡評》,頁47-8

[67] 潘柏滔〈神學與科學〉,頁26

[68] Stanford Encyclopedia; available from <http://plato.stanford.edu/entries/plato/> (accessed 6 Feb 2009), .s.v. “Plato”.

[69] 楊慶球〈杜倫斯科學與神學〉《中國神學研究院期刊》第三十七期(2004年七月),頁92-3

[70] 潘柏滔著進化論──科學與聖經衝突嗎?》E. Brunswick: Milltown:中華基督翻釋中            心;更新傳道會,1984,頁271

[71] 潘柏滔:《進化論》,頁271-2

[72] 葉智仁:〈回應進化論〉,網上中文基督教資源中心,下載自<http://occr.christiantimes.org.hk/art_0007.
htm>
200926

[73] 潘柏滔:《進化論》,頁277

[74] 潘柏滔:《進化論》,頁277

[75] 潘柏滔:《進化論》,頁278

[76] 潘柏滔:《進化論》,頁280

[77] 潘柏滔:《進化論》,頁281

[78] 潘柏滔:《進化論》,頁282

[79] 潘柏滔:《進化論》,頁282

[80] 潘柏滔:《進化論》,頁283

[81] 潘柏滔:《進化論》,頁283

[82] 潘柏滔:《進化論》,頁284-5

[83] 潘柏滔:《進化論》,頁50

[84] 有關實驗的方法和分析,參潘柏滔:《進化論》,頁177-85

[85] 其中的例子有:人工馴養的鴿,果蠅的變種,人類膚色的分佈,參潘柏滔:《進化論》,頁185-9

[86] 「廣進化」:生物的歷史性進化過程,引致分類學上高等生物之產生,潘柏滔:《進化論》,頁50

[87] 潘柏滔:《進化論》,頁190-4

[88] 潘柏滔:《進化論》,頁194-9

[89] 詳細的生物學理論,參潘柏滔:《進化論》,頁203-12

[90] 潘柏滔:《進化論》,頁224-5

[91] 潘柏滔:《進化論》,頁54-5

[92] 潘柏滔:《進化論》,頁55

[93] 潘柏滔:《進化論》,頁95

[94] 潘柏滔:《進化論》,頁115

[95] 潘柏滔:《進化論》,頁99

[96] 潘柏滔:《進化論》,頁101

[97] 潘柏滔:《進化論》,頁105

[98] 潘柏滔:《進化論》,頁136

[99] 潘柏滔:《進化論》,頁136-7

[100] 潘柏滔:《進化論》,頁138

[101] 潘柏滔:《進化論》,頁140

[102] 潘柏滔:《進化論簡評》,頁19

[103] 潘柏滔:《進化論簡評》,頁20

[104] 以下比較主要參考自潘柏滔:《進化論》,頁250-67

[105] 潘柏滔:《進化論》,頁267

[106] 彼得.M. J..赫斯,“上帝的兩本書”:基督教西方世界中的啟示、神學與自然科學,泰德.彼得斯、江丕盛、格蒙.本納德編橋:科學與宗教》(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2,頁192-3

[107] John Calvin,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Book I, Ch. 6 part 1.

[108] 杜倫斯著,陳群英譯:《神學的基礎和原則──神學與科學之調協》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07,頁90

[109] 鄧勃斯基著,盧風譯︰《智慧設計論:科學與神學之橋(香港天道,2004),頁23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