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ediation of ChristT. F. Torrance的基督論

以及

其對牧養離異家庭子女的啟迪

陳宗遠

(指導老師﹕郭鴻標 博士)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倫理和職場倫理 專題分類

回到陳宗遠神學網站

 

 

一、引言

  自早期教會以降,基督論一直是教義、敬拜、講道的核心。巴特的神學架構,完全以基督為中心。潘霍華則強調,擁有正確的基督論,才有正常的基督徒生活,而基督論更是其著作的一貫核心。[1]因此,認識基督的身份與工作,可說是對信仰尋根。

  繼上季選讀T. F. Torrance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淺探其三一神觀,現選其另一本作品The Mediation of Christ[2]管窺其基督論。

  本文分三部份:第一、簡介書本內容;第二、評估Torrance的基督論;第三、將之應用於牧養離異家庭子女(僅限於青少年)。

 

二、T. F. Torrance的基督論簡介[3]

  為方便討論,現將書中內容摘要如下:

  此書分五章,首兩章分別討論啟示與復和的傳遞;第三章論述中保的位格;第四章研究基督如何向神傳達人的反應;最後,第五章是新加插的,探討贖罪與三一論的相互關係。

  第一章可分兩部份:第一、方法論;第二、以色列在傳達啟示上的獨特角色。

  方法論Torrance指出,今人對現實的理解,是支離破碎的,而教會對基督的認識,亦不例外,而且流於二分(將基督與神、基督與以色列、基督教與基督分割而論)(頁1),需要由整全的思考方法糾正。較為整全的思考方法,是採納科學模式,既探討不同元素的相互關係,又探究個別元素的內在關係,進而對事物本身有更全面的認識(頁2-3)。對此,Torrance提出以雙重進路認識基督:第一、從基督所處的歷史舞台入手。這表諸其與以色列有著濃而化不開的關係,而這份關係,又揭示以色列與神立約的關係;第二、從基督與神的內在關係入手。這表諸基督以言行自我言傳、作證,以及福音所蘊含的傳統(頁3)。

  研究的過程,猶如拼砌七巧板。經反覆驗證、詮釋,我們會從雜亂的資料理出頭緒來,再從這些頭緒模出真理來。當然,每次驗證,我們或須修正昔日理出的頭緒,以期對真理有更新、更準確的認識(頁4)。

  然而,要從基督與以色列的密切關係認識基督的中保角色,就必先要處理啟示與復和(頁5)。

  論到啟示,神選擇以色列,並非因為其比其他民族好,亦非因為其比其他民族差,似乎這純粹是神的決定(頁10)。神揀選以色列,與之立約、對話,使之在歷史的進程上歷盡劫難、破碎、煉淨、陶造,為的是要使其心思意念、言行、敬拜成為更合適的器皿,以傳達神的啟示(頁6-8),整個過程是雙向的:神的啟示須要適切人類的思想,而人類表達理解、語言的手法,又要適切神的啟示(頁7)。在以色列歷史裡,這個雙向過程既是螺旋式的(頁12),也是漸進的(頁22),其高峰是神的啟示與人的理解合而為一;這表諸道成肉身的耶穌(頁9)。

  以色列在傳達啟示上的獨特角色Torrance認為,以色列的角色有四:

  第一、神與以色列的立約關係,包含著神的啟示與人的私慾的衝突。在以色列史裡,神的啟示一直與人性的敗壞周旋,神與以色列人的關係可謂愛恨交纏。由是觀之,神的啟示不單宣示神的特質,也揭露人心冒犯神的一面。因此,神的話語愈深入人心,就愈像火燒,煉淨人心。以色列背負神的啟示,歷盡受苦、被毀、復生,而且不斷更新。這正是基督在以色列被釘、復活的預表(頁10-11)。

  第二、神以相互相聯的群體的模式,揀選以色列。其與以色列立約,既有群體一面(神與整個以色列立約,情同父子,守約施慈愛,並在此基礎上導引以色列人如何在禮儀、詩歌、崇拜方面與神相交),亦有個人一面(個人在群體中與神相交),而且有縱向一面(神人關係),也有橫向一面(人際關係,愛鄰舍,體現人神之約的精神),彼此形成一個緊密的群體,對神的啟示、恩典作回應(頁12-13)。Torrance指出,應視以色列為整全的個體,並視之為神所差遣的先知,是領受、傳達神的話語的器皿。由是觀之,神的啟示與昔日奉召領受和體現神的啟示的民族,以及神的啟示與今日教會,不單攜手並進,而且密不可分(頁14)。

  第三、神的啟示臨到以色列,箇中方式,是將屬靈一面和具體一面相交融合。時與空,缺一不可,而神亦是在這個延棉不斷的時空裡,將自己的啟示傳達給以色列。因此,啟示與復和不單缺一不可,而且跟時空並進。由是觀之,我們研讀舊約,更不能與以色列民族割裂(頁15-16)。

  第四、神藉以色列啟示自己,為人類提供持久的思想、言語架構,讓人類可以認識祂。舊約的思想、言語架構,不但對新約和教會有著持久的價值,而且為新約啟示奠下基本框架。唯有對舊約的理解適得其所,我們才可真正認識基督。事實上,唯有認識基督所站的歷史舞台,我們才可認出祂是神的兒子和救主,並可意會到,其被釘十架,是為了代贖人罪。然而,Torrance指出,今人為適切現代思潮,竟將自己的文化、思想加諸經文身上,最終為耶穌徒添異邦人的色彩。Torrance認為,我們極需借用猶太人(而非外邦人)的眼光,去詮釋猶太經卷所呈現的耶穌(頁17-20)。

  第二章承接上一章,探討復和。

  Torrance指出,要得著真知識,就要掃除歪念、雜念(頁24)。同樣,要認識神,就要在認知上與之聯合;內心純正,才可見神(頁26)。因此,神要求以色列人聖潔,以貼近其心思意念。後來的教父時期,更發展出苦修主義,藉著律己以嚴,洗滌心靈,以期與神復和、相交(頁26)。然而,以人疏離、敗壞的本性,不可能自我完善,做到手潔心清。唯靠神主動復和,人方可以明白神的啟示。

  以色列在傳達復和上的角色Torrance指出,有三點值得注意:

  第一、神與以色列立約,純粹出於恩典,屬於單方面;當時以色列仍是頑梗背逆,但神沒有放棄他們,而且定意經由他們,與世人和好(頁27-28)。

  第二、神愈親近人,就愈招致人的背逆。然而,神匠心獨運,令人的悖逆造就復和。因此,道成肉身,既是以色列與神衝突的頂峰,也是人神復和成就之時。事實上,從降生那一日開始,基督就走上十架的不歸路(頁28-29)。神亦善用人的軟弱。門徒撇棄基督,帶來罪咎、羞恥;但神以此講門徒與被釘的主、救恩、神的慈愛連結,使他們明白,基督是為了罪人而受難(頁33-34)。

  第三、神對以色列委以重任,將約的目的(復和與救贖)傳達給所有人(頁32)。以色列人的使命,沒有因為基督的死和復活而終止,而是一直延續至今(頁34-35)。對此,Torrance敦請我們以此角度,重新認識以色列人的角色:其瞎掉心眼,一方面象徵世人拒絕神,另一方面叫我們這群外邦人得以與神復和(參羅11:11)。因此,復和的傳達、實現,交織著我們對神的信靠,以及對猶太人的感戴(頁35)。

  接著,Torrance以贖罪日的情況(大祭司牽兩頭羊,一頭宰,另一頭放逐到無人之地,參利16),一方面引伸十字架的雙重意義(耶穌成為受宰的代罪羔羊,而以色列人則成為被放逐的羊),以及信徒與猶太人殊途同歸的使命(前者從十字架復活一面走出來,宣講基督得勝,後者從十字架黑暗一面走出來,散佈全球,活在被釘的主的陰影下,背上悖逆之民的惡名,但兩者其實都指向基督再來,頁35-37;只有兩者在主裡重新聯合,才可將神愛世人、與人復和的信息完整表達出來,頁46)。

  論到基督的降生、受死,Torrance採納早期希臘教父的觀點,認為基督道成肉身,是要將我們從人性墮落、腐敗的最深處拯救過來(頁39-40)。耶穌的家譜,正正顯示其加在罪人之列,為要包攬我們的罪,並且要寬恕、醫治、潔淨我們(頁41)。Torrance似乎既不同意羅馬天主教聖母無原罪的觀點,亦不贊成西方教會將代贖外化為身份的轉換(由帶罪之身變成稱義之身,頁40)。

  在首兩章,Torrance探討基督所處的歷史舞台,縷述以色列在傳達啟示與復和的角色,以及這兩項元素如何有助認識基督。在第三章,作者轉而討論基督與神的內在關係。

  此章可分五部份:第一、方法論;第二、基督與神內在關係的基調與意義;第三、基督是中保的假設與意義;第四、基督的位格與工作的關係;以及第五、基督的工作對人格和人性的影響。

  方法論Torrance認為,從現象學入手,探究歷史耶穌,側重外在的表達手法(即福音如何將耶穌呈現讀者眼前),忽略內在價值,只會令歷史耶穌更加失真(頁51),而且容易流於二分,要不是過份看重耶穌超越時空的神性,就是過份看重耶穌介入時空的人性(頁52-53)。對此,Torrance提出以整全的進路,以福音書為藍本,根據基督的精神面貌,在基督是道,以及其與天父的內在關係的亮光下,認識基督是中保這個身份(頁52)。此章側重其對人的工作,下一章側重其對神的工作。

  基督與神內在關係的基調及其意義Torrance指出,基調是父與子、子與父的共存關係,而這正是神存在之所依。基督既然是神子,其身份、行為均在神的永存之中。因此,基督與父一樣,獲稱為神;既然擁有神的身份,其以人的樣式施行的拯救工作,自然有效(頁53-55)。對此,Torrance認為有兩點值得注意:第一、既然兩者是共存的,我們認識聖父,自然認識聖子。第二、我們對聖父、聖子、父在子裡、子在父裡的認識,是在基督裡和經由基督得到的(頁55)。

  至於基督是中保的假設,合共有三:第一、聖父與聖子的關係內存於同一位神;第二、基督與父原為一;第三、基督是人神之間的中保,而非居間受造物(頁57)。

  Torrance認為,基督若非內存於神,就只會淪為受造物,其赦罪的應許,亦只會淪為空談;基督若非與父原為一,就枉稱自己向人類言傳上帝;基督若非人神之間的中保,人類就不能認識神,永遠活在恐懼、焦慮之中,以為神是那活在幽暗、不可理喻、獨裁的暴君;況且,若基督是居間受造物,則其與神的關係只會淪為道德規範,其死不會再有代贖功效可言,只會淪為道德榜樣,而教會、聖禮亦只會分別淪為「道德重整學會」,以及凝聚「衛道之士」的手段(頁57-61)。最終,由神而來的救恩、復和,只落得隔靴搔癢,沒有觸及人性的深處,更遑論基督的寶血可洗淨、轉化、重建人類飽受污染的心靈(頁62)。

  論到基督的位格與工作的關係Torrance認為有四重意義:第一、由於基督化身為人,並將人性與自己的神性聯合,代贖所帶來的復和、作用,是在基督的人性中綻放。因此,基督與福音、道成肉身與代贖原為一:耶穌既帶來復和福音,亦成就、體現之(頁63)。第二、復和既然在中保身上成就,就表示凡得救與神復和的人類,都可在基督裡,並且藉著基督,分享神的內在關係,以及箇中生命和愛(頁64)。第三、道成肉身的形式,是位格聯合(即:神人二性的本質聯合,但不相混淆、不相減損),而位格聯合,又以聖父、聖子、聖靈同質共融為基礎、源頭、立足點。基督位格聯合,正好與悖逆的人性相遇,因此藉著代贖,勝過邪惡,扭轉敗壞的人性,為人神帶來復和。由是觀之:(1)道成肉身、位格聯合、代贖三者互為關連;(2)代贖並非旨在復和,而是叫人在基督裡,並且藉著基督,與神聯合,其中人性不但得到救贖、醫治、更新,而且有份於三一神的光照、生命和愛(頁64-66)。第四、在教會裡,凡蒙救贖者,均與主聯合,並且藉著聖靈的大能,成為基督身體百節之一。因此,信徒與主的「客觀」聯合,藉著聖靈得以「主觀」實現(頁66)。

  至於基督的工作對人格和人性的影響Torrance認為,基督既是賦與人格的人,也是賦與人性的人。在人格方面,道成肉身是具有創意,而且賦與人格的活動。化身為人的聖子,由神性一面;相比之下,我們僅屬受造的人類。基督是賦與人格的人,而我們是獲賦人格的人。然而,我們人格敗壞,流於自我中心、不誠實、虛偽,既使戴上面具,也只是自欺欺人。藉著位格聯合和代贖,完美無瑕的耶穌救贖、醫治、潔淨、重整我們的人格。因此,耶穌是賦與人格的人(頁67-69)。

  在人性方面,人性的敗壞為人神關係和人際關係帶來不能逾越的鴻溝。然而,藉著位格聯合和代贖,基督抓住鴻溝兩端,填平鴻溝,除掉當中的罪,將人神關係復和,並且訂下全新的道德規範。因此,耶穌是賦與人性的人(頁69-71)。至於人際關係,以至整個社會,亦可作如是觀,成為以基督為中心和支柱的愛的群體(頁72)。

  第四章承接第三章,探討中保的另一面 ── 對神的工作。

  首先,Torrance以舊約時代,人神所立之約作為切入點,指出約不單涉及神和以色列人,還包含約定的回應,例如由神指定的獻祭,以代替人認為所能奉上的最好祭物(參創22,神安排羔羊代替以撒)。神知道以色列人無法履約,因此單方面無條件提供約定的回應,令以色列人得以繼續來到神面前。到新約時代,那來自神的約定回應,就是耶穌。在此,耶穌既是祭司,又是羔羊,代表和代替所有和每一個人,背負和背走所有罪惡,叫人得以與神和好,繼續來到神面前(頁71-77)。這對啟示與復和添上新的意義:第一、就啟示而言,道成肉身除了是神自我啟示的高峰,亦向人提供了回應神的方法,更是代替人回應神的方法(頁78);第二、就復和而論,道成肉身賦與信徒子的身份,將人的疏離、悖逆扭轉為愛與順服。耶穌的一生與事蹟,正是神白白為人提供回應的方法(頁80)。

  耶穌代人回應神,其替代身份對認信、歸正、敬拜、聖禮、傳道有下列意義:

  認信:神信實,但人不信實;基督介入其中,以人的身份與我們聯合,使我們得以分享其信實,從而能夠回應神。因此,信心、認信並非出於人,而是靠信實慈愛的神維護、支撐(頁81-82)。誠如加爾文所言,我們的信心,只不過是器皿,盛載基督的信實(頁84)。

  歸正:人性墮落,不可能運用自由意志擺脫私慾,唯靠耶穌介入,由其靈魂體承擔神的審判,並且藉著復活,復興、改造人性(頁85-86)。

  敬拜:與罪人和神同時聯合的耶穌,以己為祭,奉獻給神,使我們的敬拜、祈禱與之合而為一,可以上達天宇(頁88)。

  聖禮:水禮和聖餐均屬神指定的回應方式。前者表示信徒與基督一次過聯合,後者意味著信徒與基督不住聯合、共融。水禮表示我們不是靠自己的信心,而是靠基督的信心去信神。聖餐一方面表示我們與基督在肉身上復和聯合,享受其同在,另一方面表示我們在獻祭上與之聯合,可以主的名祈禱、感恩,做到真敬拜(頁89-92)。

  傳道:要傳神無條件的救恩,而且強調基督的替代身份,委實不易,容易落入律法主義的陷阱,叫人覺得永遠不能得救;但若能做到這點,就可叫人得著真自由、真信仰(頁93-95)。

  第五章是新版添加的,提出以三一論作為上述四章內容的基礎,並探討贖罪與三一神的相互關係。

  一方面,Torrance認為,贖罪這個概念有助認識三一神。基督是神的兒子,意味著聖子被釘時,聖父也在場,有份將我們從迷失和黑暗中救贖過來。聖父為我們的罪犧牲獨生子,在在顯示其毫無保留地向我們傾出愛。因此,十字架不單啟示聖子的愛,也啟示聖父的愛。十字架背後,是聖父親自付上贖價(頁109)。聖靈為我們代求,並且澆奠神的愛,意味著髑髏地與五旬節彼此不可分割(頁109-110)。因此,在帶有贖罪功效的挽回祭裡,我們更能認識聖父、聖子、聖靈;期間,因著信,神親近我們,亦將我們拉到其身邊,而藉著聖靈的恩賜,神讓我們可與之聯合(頁110)。因此,在帶有贖罪功效的挽回祭,我們更能認識聖父、聖子、聖靈;期間,因著信,神親近我們,亦將我們拉到其身邊,而藉著聖靈的恩賜,神讓我們可與之聯合(頁110)。這項挽回祭由始到終都是出於神的愛,以寬恕人類,贖其罪過,期間基督既以神的身份向人行事,亦以人的身份向神行事。其神人二性,由「本體相同」這個概念貫串(頁111)。

  在「本體相同」的意義下,三一論成為贖罪的基礎:第一、由於基督是神的獨生子,與父同置於同一位永存的神裡,而且道成肉神,兼具神人二性,其贖罪大功與道成肉身一樣,都是置於三一神的內在生命裡。因此,基督的代贖,既在其一生(尤其是受死那一刻)發生,亦在身裡面發生(頁112)。第二、基督在十字架上一次過代贖,是經由永存的靈,向神呈獻,因此在本質上有永遠的救贖功效(頁114)。由是觀之,道成肉身、代贖既將神的存在與作為連貫起來(代贖既是神在存在中行事,也是神在行事中存在,頁113115),亦同時將人與神、歷史、永恆之間的鴻溝填平(頁114)。第三、藉著與聖靈契合,我們可憑恩典分享神對自己的認識(頁115)。在道成肉神之前,父與子、子與父之間的認識,屬封閉的循環,不為外人可知。道成肉身,正是開出一條新路,讓人可以認識神的內在關係(頁116,另參太11:25-27;路10:21-22)。耶穌升天後,賜下聖靈。聖靈既是神,又內住於神,使我們可與三一神契合,並可認識其內裡關係(頁116)。聖靈亦為我們代求,使基督在我們身上所做的代贖不致失落(頁117)。

  另一方面,三一論亦有助我們認識贖罪。由於神以聖父、聖子、聖靈的三重身份將自己啟示給我們,三一論構成救恩的核心:與神完全的契合,就是完全的救恩。除非救恩源自神,否則只屬空談,因為只有神才又赦罪大能,而這又端視基督與神、聖靈與神在存有和作為上是否緊密相連。在此,「本體相同」這個概念,再次貫串三者的關係(頁124)。若基督與神無干,其在十字架上的代贖,就對人類的命運起不了什麼作用,更遑論上帝為了拯救我們,義無反顧地將耶穌的出生、生平、死亡、復活擺上(頁124-5)。同樣,若聖靈與神無干,其作用亦只不過是空談,更遑論其是神的延伸,不但臨到我們,而且住我們心裡,潔淨我們,給我們生命,救贖我們,使我們可與其契合。因此,若聖靈與神無干,屬天的恩賜(聖靈)與施恩者(神)就不再是一(頁125)。

  小結:概括而論,Torrance的基督論可歸納為下列幾點:

  第一、採納科學方法,從兩條進路入手,認識基督:一條是基督所處的歷史舞台,另一條是基督與神的內在關係。

  第二、在歷史的進程中,以色列充當神僕,傳達啟示,而神的啟示要等到道成肉身,方能得到成全。因此,我們讀舊約,必須謹記其會在基督裡成全。若將基督與以色列分割,或將道成肉神與其淵源(神與以色列的立約關係)割裂,均屬天大錯誤(頁22-23)。

  第三、復和與啟示,乃認識基督的鑰匙,而復和又是認識啟示的先決條件。在復和一事上,以色列人的使命並非止於基督受死、復活。其與今日信徒聯合,才拼出復和、救贖的完整畫像。

  第四、在探討基督與神的內在關係時,Torrance強調要從整全的進路入手,並且立足於聖父與聖子的共存關係上,以本質聯合和代贖為跳板,推論基督是醫治扭曲了的人格、人性,重新賦與人格、人性的中保。

  第五、墮落、失信的人類,不可憑己力來到神面前。身為中保的耶穌,憑著其人性一面,以己為祭,為人代贖,在認信、歸正、敬拜、聖禮、傳道五方面與人聯合,扭轉人性的敗壞,使人可與神復和。

  第六、在「本體相同」的基礎上,三一論與救贖成為理解對方的鑰匙。再者,救贖不單是認識三一神之途,更屬三一神的功能。

 

三、評估

  學者對The Mediation of Christ的評價,似乎毀譽參半。

  Colyer認為,此書是Torrance作品中最淺易的一本。神學生、牧者閱讀此書,可以認識基督的身份與工作之餘,亦可認識Torrance的神學。[4]

  Akers認為,Torrance以熟練的文筆,講述基督的贖罪工作,不但讓我們正確認識這個課題,亦有助我們更準確地傳講福音。[5]

  Hart認為,此書用以色列史和三一神漸進啟示史為雙重框架,探討基督的身份與工作,意味著道成肉身,正是神的生命走進人的歷史。其認為此書篇幅雖小,內容卻齊備,儼如袖珍系統神學,除了紮根聖經神學之餘,亦以教義發展史為念。然而,Hart認為,此書美中不足之處有二:第一、基督的贖罪是普世還是有限(參頁xiii),需要更多的神學反省,而非簡單理性思辨;第二、要從三一論理解贖罪,就應當從聖靈入手,再由此推論對現代人的意義。此書主要從基督入手,少提聖靈。[6]

  Badcock認為,此書面世,令Torrance的神學主線更為明顯,乃認識其神學思想的最佳入門書籍。然而,若要挑剔,是Torrance立論時,論據往往不夠詳盡。例如,在批判二元論時,Torrance未有覺察到,我們研究神學時,已經自立於二元境地,專注神與其受造物的關係。[7]

  以上是學者對此書的評價。此外,評估Torrance的基督論時,我們或許要問:

第一、Torrance的基督論有何特色?為何這些特色最能表達基督論?

第二、與歷代基督論比較,有何突破、可取之處?

第三、何處值得商榷?有否偏差?

  對於第一項問題Torrance基督論的特色似乎有三:第一、採納科學方法,提出雙重進路;第二、重尋猶太人的宣教使命;第三、以三一論為立論的基石。

  第一項特色,無疑是針對二元論而提出的。二元論的致命傷,是容易各走極端,要不是側重「由上而下」(先討論基督的神性,然後才及於其人性),[8]就是側重「由下而上」(先考慮基督的人性,因為放下神性的預設,將更能使聖經中的歷史耶穌活現眼前)。[9]「由上而下」無疑強調道成肉身,但容易流於主觀、盲信;「由下而上」無疑注入客觀因素,但容易招人詬病,認為信心只是理性的產物。[10]Torrance的「兩條腿走路」,似乎較為平衡,既能顧及人類歷史,又能凸顯道成肉身的意義,更能將兩者連結。

  第二項特色,可謂神來之筆,發人深省。按一般教會教導,以色列是「頑梗」、「悖逆」、「棄絕」的同義詞,變相將猶太人絕於十字架面前。Torrance重尋猶太人的宣教使命,一方面重申基督論的舊約淵源,另一方面凸顯十字架的雙面性,並且似乎寄語猶太人,神未有棄絕他們,他們可以繼續做反面教材,做放逐的羊,但也可以做正面教材,做回家的羊,與其他信徒一同宣講基督的得勝。「伊甸園的東閘,無疑已經關上(創3:24),但猶太人仍可繞過地球的另一邊,從西面重返伊甸園。」[11]或許,今日背著夕陽,落寞離家,但經過一夙哭泣、流離,他日或可迎著朝陽,欣然回家。

  第三項特色除了讓我們明白三一神和贖罪的內涵和相互關係,亦使我們更加看清聖父的心腸。誠如Ferguson所言,三一神的和諧共融,以及贖罪的性質,反映聖父的大愛(參羅5:8)。耶穌受死,並非為要說服聖父去愛其受死的對象。換言之:聖父之所以愛罪人,絕非因為耶穌為他們死了。相反,聖父是為了我們,因而安排基督受難。此舉完全出於愛(參約3:16)。況且,誠如Torrance在後期作品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裡指出,三一論的精髓乃神是愛。[12]我們若不能捉緊此點,就只會曲解聖父的形象,以及赦罪、喜樂的意義。[13]

  對於第二項問題,由於Torrance其中提及亞他那修、加爾文、巴特、拉納,現嘗試比較五者學說,從中找出Torrance的立論有何突破、可取之處:

  (1亞他那修:亞他那修是首個大談道成肉身的目標的教父。其認為,神想拯救墮落的人類,但只想到道成肉身這一條出路,因為:第一、神不能食言,無條件寬恕人類;第二、神不能讓魔鬼破壞其工作,使人類陷於萬劫不復之地;第三、神不能只滿足於人的補贖,因為即使其足以補償整個罪過,亦不能醫治由罪招來的腐敗、死亡。腐敗、死亡是罪深入我們本性的後果。[14]因此,亞他那修的基督論有很濃烈的救贖色彩,而其救贖論又可分兩個層面:第一個層面是基督成為人,恢復神在人裡面的形象,使人重得關於神的真知,有份於神的性情,並且重拾不朽,最終因有份於祂的靈而屬其身體的一部份(神性化),得蒙拯救;第二個層面是基督以己為祭,為人的罪付上贖價。由於我們與基督的身體結合,其死與得勝,也屬於我們。換言之:因著基督的死,我們勝過死亡,承受生命。[15]

  比較Torrance與亞他那修的基督論,似乎是一脈相承的,同樣強調救贖。然而,在人性與神性的聯合上,Torrance似乎沒有像亞他那修那樣,推論到極至(神性化),只強調人可藉著復和的關係,有份於神的生命,並且得著醫治、更新。此外,亞他那修未能清楚解答兩項問題:第一、為何耶穌必須死在十字架上?第二、耶穌的死與人的得救,有何關連?[16]對於第一項問題,Torrance似乎同樣著墨不多。對於第二項問題,觀乎Torrance對基督的位格與工作的關係,以及基督的工作對人格和人性的影響的論述(參上文頁6-7),相信已有解答。

  (2加爾文:加爾文基督論的重點有二:第一、強調基督是中保,既是百份百的神,又是百份百的人,任務是要清除創造者與受造者的距離,將兩者聯合;第二、強調上帝的公義。中保的任務是復和,但在和解之前,上帝的公義必須得到補償。復和的代價,就是由基督十架所付出。因此,耶穌的死是慘死,是付出代價的死,是補償公義的死。[17]

  比較:在人神二性方面,Torrance的用詞雖然不及加爾文強烈,但其著眼「位格聯合」,足以反映其相信基督既是神,又是人。此外,加爾文強調上帝的公義,只道出了中保對神的工作。Torrance則更進一步,提出了中保對人的工作。

  (3巴特:巴特的神學雖然以基督為中心,[18]但當其談論基督,就並非以道成肉身為起點,而是將基督放在三一論的框架裡,最終認定基督與神原為一:「耶穌基督的實體便是神自己親身主動活在肉體中。神自己成為人,是真人真事的主體。」[19]此外,巴特認為,基督是人神之間的中保。這份角色,表諸基督是啟示與復和的中介人。藉著道成肉身,人神得以聯合。藉其神性,耶穌在人前代表神;藉其人性,耶穌在神前代表人。藉著道成肉身,人有份於神已立誓遵行之約。在這份約裡,神經由耶穌,並在耶穌裡,代人行事。[20]

  比較:兩者同樣以三一論為框架,亦同樣認定耶穌是中保,並且道出中保的雙向工作。不過,除了三一論,Torrance還從以色列史入手,形成雙重、循環漸進的框架,令三一論和贖罪論益發顯明彼此的內涵。

  (4拉納:拉納提倡「超越的基督論」,探索「絕對的神 ── 人」、「絕對的救主」等概念可否理解,當中又須具備什麼超越性的條件,以及此等概念是否已在某處實現。拉納認為,基督本體的神性,可以經由其絕對的救主的功能說明,而「絕對的拯救」是指神與受造物最深的同在,以恩典來變化受造物,使其能與神有更高層次的結合(神性化)。此外,其認為人類受造的目的,就是道成肉身。人類受造就是要作「神的暗號」,成為神自我表達的標記與工具。道成肉身,是神與人最高的成就、最完滿的實現:一方面,神可藉此表達自己;另一方面,人亦可找到絕對的救主,並向神完全敞開。[21]

  比較:兩者的最大分別,或許在於人類與道成肉身的關係。在拉納眼中,人類似乎淪為道成肉身的手段。此舉似乎有貶低人的價值之嫌。至於Torrance,縱然其沒有明言,但由於其反覆強調道成肉身是扭轉人性的敗壞,似乎肯定人的價值,以及人性的掙扎。

  小結:簡言之:Torrance的基督論似乎與亞他那修一脈相承,但在人性與神性聯合的課題上,來得溫和。其框架似乎比巴特豐富。其對中保的觀念,似乎比加爾文來得平衡。其對人的價值,亦似乎比拉納來得正面。

  對於第三項問題Torrance最別出心裁之處(重尋猶太人的宣教使命),也是最受爭議之處,而這見諸舊版的書評。其中,Tucker認為此舉未免對猶太人和猶太教屈尊俯就。[22]Gilmore亦認為,此舉既向猶太人讓步,亦無聖經根據。[23]

  對於這些責難,在新版第五章裡,Torrance嘗試引用使徒行傳21442節(五旬節事件)、以弗所書21122節(因著基督的犧牲,猶太人、外邦人得以放下冤仇,同作聖民),給與回應:第一、基督徒對神的認識,其實建基於獨一神昔日給與以色列、今日經舊約傳達給我們的啟示;第二、沒有基督十架所成就的復和,人就不可能認識神,而猶太人就更只會停留在獨一神的層面,不可能認識一而三、三而一的神。因此,基督徒和猶太人需要與神復和,並且彼此復和,方可更加認識神(頁101-9)。

  Torrance的回應,似乎仍然有待學術界討論。或許,誠如猶太神學家David Blumenthal所言,要促進宗教與宗教復和,就先要認識彼此的復和觀。[24]對此,Torrance似乎點出了基督徒與猶太人的共通立場,為復和鋪路。

  此外,在學術領域,基督論與救贖論似乎是獨立課題,前者處理道成肉身、神人二性、基督在多元世界中的獨特性,後者則處理基督與聖靈的工作。[25]然而,Torrance似乎將兩個課題巧妙揉合,既能探討神人二性與我們的關係,又能道出救贖的功效。縱然其未有討論基督在多元世界中的獨特性,對聖靈的工作也著墨不深,但以篇幅而論,已屬上乘、精闢之作。

 

四、應用:Torrance的基督論對牧養離異家庭子女的啟迪

  論到應用,要將Torrance的基督論引伸到現實生活,委實不易。誠如Wilson所言,基督論通常不包括實踐。[26]事實上,在眾多神學書籍裡,只有LewisDemarest的論述最為詳盡;[27]Wilson亦有相當篇幅探討實踐,但放眼宏觀層面,探討基督國度、世界、教會三者的相互關係;[28]GreenBaker則探討贖罪論與羞恥感的關係;[29]Grenz則著眼基督論與信仰群體的關係。[30]在靈修神學領域,麥格夫指出,道成肉身有助我們認識上帝、上帝的受苦,以及上帝投身受造界;救贖有助我們明白人得救所要付的重價,以及人的罪和上帝對罪人的愛的真實性;復活則確定耶穌是復活的救贖主、宇宙的統治者,並且肯定信徒的盼望。[31]Boa則似乎提出,認識基督,有助認識自己,並且改善人際關係。[32]

  然而,在過去日子,筆者遇上不少離異家庭子女。他們正處人生不同的轉折期(有些準備參與會考,有些準備應考大學,有些快將大學畢業,踏足社會)。或許因為雙親離異,他們在自我價值、人生觀、婚姻觀、人際交往等方面,都略為消極。筆者甚願與其分享信仰之同時,亦能探討基督的降生、救贖,對其人格發展、心理健康有何提醒,盼其在成長路上,少走冤枉路。因此,現嘗試以梁永善牧師對離異家庭子女心態的研究為藍本,再依賴上述神學家的論述,探討Torrance的基督論帶來什麼啟迪。

  在其題為《離異家庭青少年的牧羊》的教牧論文裡,[33]梁氏指出,在離異家庭成長的青少年,會有以下不健康的心態:第一、自卑感重;第二、欠安全感;第三、缺乏真誠、第四、孤僻離群;第五、自信心弱;第六、人際關係失衡。[34]

  由於篇幅所限,現選首四項,予以探討。

  (1自卑感重:這是離異家庭青少年常見的心態。他們會自我貶抑、看不起自己;覺得不受愛護、尊重;覺得自己在別人心中毫無地位。結果,他們只會否定自我。究其原因有八:第一、自覺不如;第二、受人批評、嘲笑;第三、受到過份但不必要的關注;第四、少年人稍有差錯,別人容易歸咎父母離婚,令少年人難受、自憐;第五、父母不歡而散,將家醜、私隱外揚;第六、經濟缺乏;第七、成績欠佳;第八、感情受挫。[35]

  神學與教牧整合:或許,我們之所以自卑,是因為我們在乎別人的評價。別人評價高,我們就自大;評價低,就自卑。然而,這些評價的標準,往往是憑外貌、智慧、家財來衡量的。[36]在神眼中,我們的價值,卻是另一回事,教我們不必自卑。

  面對敗壞的人類,神本可推土重來。但其沒有,反而義無反顧,將耶穌的出生、生平、死亡、復活擺上,親自付上重價,叫信祂的白白得救。由此可見,每一個人在神眼中,都是有價值的。[37]

  再者,從三一論出發,超越一切的聖父,願意主動介入,拯救我們。道成肉身,具體證明神愛世人,絕非虛幻。聖子撇下寶座、尊榮,取人的樣式,生於木匠家庭,尋找失喪的人,可見其珍視我們。聖靈則施行奇事,令馬利亞懷孕生聖子,並引導聖子完成救贖大功。

  三一神各個位格的工作,在在顯示神視人類為無價珍珠。[38]

  (2欠安全感:這表諸三方面:第一、少年人生於破碎家庭,感到遭遺棄,不知再有什麼地方可提供護蔭,亦不知再有什麼人可以信賴,結果害怕失去親人的愛,害怕可以信任的人不辭而別,害怕此生不渝的約誓轉眼成空。第二、若然家庭經濟因離異而出現問題,少年人會感到前途未卜,或需輟學幫補家計,不能放心學習。第三、怕新家庭,害怕與繼父(或繼母)及其子女相處不來;害怕父母若有新戀情,自己的地位會降低。[39]

  神學與教牧整合:或許,我們欠缺安全感,是因為我們將安全感建築於可變的人、事、物身上。身為中保的耶穌,才是我們安全感之所依。

  人可以變心,可以悔約、可以失信,未必處處體恤我們。然而,基督中保的角色,是不變的。祂永遠抓住、填平人神關係的鴻溝。祂亦體恤我們的軟弱,因為祂曾住在地上,親歷各種挫折、試探、悲痛。另一方面,神單方面以耶穌為約定的回應,令我們得以繼續來到神面前,在在顯示神是信得過、守約施慈愛、顧念我們的神。「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4:16),毋須他求。[40]

  況且,既然神顧念我們,而耶穌又以己為祭,奉獻給神,使我們的禱告與之合而為一,可以上達天宇,我們何不善用禱告,將憂慮卸給上帝(彼前5:7),代替憂慮、恐懼,換來出人意外的平安(腓4:7)?[41]

  (3缺乏真誠:這表諸三方面:第一、父母爭吵,會以子女為出氣或爭取支持的對象,最終令少年人領略不到愛,反而學會耍手段、兩面三刀,使單純的心變成複雜,為人變得圓滑、工於心計。第二、子女或會成為父母的「線人」,又或因為感到為難而「左右兩頭瞞」,結果學會隱瞞事實和行詭詐,成為日後待人接物的方法。第三、為免父母難受,寧將感受藏起,甚至偽裝,結果習慣以假面具示人,不再真誠。[42]

  神學與教牧整合:或許,基督中保的角色(帶來復和、醫治、新生命)提醒我們,身處夾縫,難免左右做人難,但兩面三刀,絕非最佳出路,因為這既損害雙親關係,亦賠上自己的人格。我們或可彷效耶穌,做復和的中介人(而秉誠行事,難免要付代價,但神在十字架上,亦付上沉重代價)。況且,在十字架上,藉著位格聯合和代贖,我們的人格已經得到重整。我們不應走回頭路,不然只是取消(undo)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工作。

  (4孤僻離群:原因有五:第一、自卑作祟,怕被人輕視,結果恐懼感超越與人親近的慾望,叫人自我孤立。第二、害怕遭人白眼、追問、觸景生情,因而逃避交往。第三、由於經濟拮据,不能與同輩看齊,遂離群獨處。第四、曾參與群體活動,但他人未懂體諒、接納其性格缺陷,因而發生衝突,遂有孤獨感。第五、表面樂於交往,但礙於家庭破裂,為免步父母後塵,受傷收場,未必有深交,結果心中充滿孤寂、愁苦、悽愴、被遺棄的感覺,因而愈來愈不合群,獨來獨往。[43]

  神學與教牧整合:根據約翰福音13章記載,耶穌離世在即,但仍然主動接觸、服侍他人,是因為「知道父已將萬有交在祂手裡,且知道自己是從神而來的,又要歸到神那裡去」(約13:3)。換言之:耶穌清楚自己的尊嚴和權柄(「父已將萬有交在祂手裡」)、身份和地位(「自己是從神而來的」)、安全感的源頭和自己的目的地(「要歸到神那裡去」)。耶穌的身份,是源自其與聖父的關係,而非家人、朋輩同胞的評價。事實上,耶穌侍奉的日子愈長,所面對的阻力愈大,期間亦飽受批評、白眼、嘲笑、誤解、陷害……但其知道自己的身份,而其與聖父的關係讓其有力量和安全感去愛和服侍他人。

  基督救贖我們,使我們與神聯合,其中人性不但得到救贖、醫治、更新,而且有份於三一神的光照、生命和愛。我們應把握與神契合的關係,反省在基督裡面,我們擁有什麼。事實上,我們同樣擁有尊嚴、權柄(各樣屬靈祝福均已交在我們手裡,弗1:3, 19; 3:16, 20-21);我們亦擁有身份和地位(成為神的子女,羅8:16;約壹3:1-2);我們亦擁有安全感(知道沒有東西可以將我們和神的愛隔絕,羅8:18, 35-39)。這些認知,除了可以滿足我們心深處的渴求,還可協助我們跨過寂寞、地位卑微、空虛,並且化為走出自憐,關心、服侍他人,竭誠為主的動力,不再受眼前的困境、別人的眼光轄制。[44]

 

五、結語

  筆者必須承認,尚未完全掌握Torrance的基督論,而上文所做的評析比較應用,亦未必允當,但今次有幸一窺堂奧,總算償了心願

  在教牧整合方面,將神學推論應用於日常生活時,筆者深深感受到,非要在靈修神學下一番苦功不可面對這大片空白,筆者將努力彌補

 

 

 

六、參考書目

英文參考書目

Akers, Terry. Review of The Mediation of Christ, by T. F. Torrance. http://www.christianodyssey.com/books/torrance.htm.  Downloaded on 2 March 2006 at 2130 hours.

Badcock, Gary.  Review of The Mediation of Christ, by T. F. Torrance.  Scottish Bulletin of Evangelical Theology, 10 (1992): 124-5.

Battle, Michael.  Practicing Reconciliation in a Violent World.  London: Morehouse, 2005.

Boa, Kenneth.  Conformed to His Image: Biblical and Practical Approaches to Spiritual Formatio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1.

Colyer, Elmer M.  How to Read T. F. Torrance: Understanding His Trinitarian & Scientific Theology.  Downers Grove: IVP, 2001.

Erickson, Millard J.  Christian Theology, 2nd ed.  Grand Rapids: Baker, 1998.

Ferguson, Sinclair B.  “Preaching the Atonement,” in Charles E. Hill & Frank A. James III ed, The Glory of the Atonement (Downers Grove: IVP, 2004), 430-1.

Gilmore, John Lewis.  Review of The Mediation of Christ, by T. F. Torrance. Journal of the Evangelical Theology Society, 27 S (1984): 358.

Green, Joel B. & Baker, Mark D.  Recovering the Scandal of the Cross: Atonement in New Testament & Contemporary Contexts.  Downers Grove: IVP, 2000.

Grenz, Stanley J.  Theology for the Community of God.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4.

Hart, Trevor.  Review of The Mediation of Christ, by T. F. Torrance. The Evangelical Quarterly 66:4 (1994): 361-2.

Kärkkäinen, Veli-Matti. Christology: A Global Introduction.  Grand Rapids: Baker, 2003.

Kerr, Hugh T. ed. Calvin’s Institutes: A New Compend.  Louisville: WJK, 1989.

Lewis, Gordon R. & Demarest, Bruce A.  Integrative Theology: Historical, Biblical, Systematic, Apologetic & Practical, Three Volumes in One.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6.

Torrance, T. F.  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 One Being Three Persons.  Edinburgh: T & T Clark, 1996.

Torrance, Thomas F.  The Mediation of Christ, New Edition.  Edinburgh: T & T Clark, 1992.

Tucker, Robert P.  Review of The Mediation of Christ, by T. F. Torrance.  Theological Studies 45 D (1984): 769.

Wainwright, Geoffrey.  Doxology: The Praise of God in Worship, Doctrine and Life – A Systematic Theology.   NY: Oxford, 1980.

Wilson, Jonathan R.  God So Loved the World: A Christology for Disciples.  Grand Rapids: Baker, 2001.

 

中文參考書目

甘蘭著。吳應楓譯。《教父學大綱.卷二》,再版。台北:光啟,1990

林鴻信。《加爾文神學》,二版。台北:校園,2004

梁永善。《離異家庭青少年的牧養》,三版。香港:建道,2004

麥格夫著。趙崇明譯。《基督教靈修學》。香港:基道,2004

麥葛福著。劉良淑、王瑞琦合譯。《基督教神學手冊》。台北:校園,1998

凱利著。康來昌譯。《早期基督教教義》,初版五刷。台北:華神,2003

楊慶球。《會遇系統神學 ── 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香港:中神,2000

葛倫斯、奧爾森合著。劉良淑、任孝琦合譯。《二十世紀神學評論》,初版二刷。台北:校園,2000

鄺炳釗。《從聖經看如何處理憂慮和恐懼》,三刷。香港:天道,2001

蘇穎睿。《情緒逼人來:處理情緒研經十二課》,第四版。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0

 



[1] 楊慶球:《會遇系統神學 ── 真理與信仰體驗的整理》(香港:中神,2000),頁108。另參Geoffrey Wainwright, Doxology: The Praise of God in Worship, Doctrine and Life – A Systematic Theology (NY: Oxford, 1980), 46;以及葛倫斯、奧爾森合著,劉良淑、任孝琦合譯:《二十世紀神學評論》,初版二刷(台北:校園,2000),頁84177

[2] Thomas F. Torrance, The Mediation of Christ, New Edition (Edinburgh: T & T Clark, 1992).

[3] 筆者撮要此書時,參考了Elmer M. Colyer, How to Read T. F. Torrance: Understanding His Trinitarian & Scientific Theology (Downers Grove: IVP, 2001) 55-123.

[4] Colyer, How to Read T. F. Torrance, 49

[5] Terry Akers, review of The Mediation of Christ, by T. F. Torrance, http://www.christianodyssey.com/books/torrance.htm.  Downloaded on 2 March 2006 at 2130 hours.

[6] Trevor Hart, review of The Mediation of Christ, by T. F. Torrance, The Evangelical Quarterly 66:4 (1994): 361-2.

[7] Gary Badcock, review of The Mediation of Christ, by T. F. Torrance, Scottish Bulletin of Evangelical Theology, 10 (1992): 124-5

[8] 楊慶球:《會遇系統神學》,頁108

[9] 同上。

[10] Millard J. Erickson, Christian Theology, 2nd ed (Grand Rapids: Baker, 1998), 688-9.

[11] 承蒙香港建道神學院甘汝誠老師在早會講道時啟發此點(日期不詳),謹此致謝!

[12] 對於此點,Torrance的推論如下:聖父犧牲聖子,為贖人罪,顯示祂愛我們到底。其賜下聖靈,顯示沒有事物可以將人與神的愛隔絕。事實上,正因為聖父、聖子、聖靈本體相同,但又各具位格,方能將神對人的愛發揮得淋漓盡致。另一方面,神為人捨己的愛、與人相通的愛,以及自主愛人,與聖父、聖子、聖靈彼此之間捨己、相通、自由流通的愛,一一對應。因此,三一論的精髓乃神是愛,而這份愛並非一潭死水,而是對內互通不絕,盡顯一而三,三而一的本色,對外則川流不息,毫無保留,比愛自己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參T. F. Torrance, 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 One Being Three Persons (Edinburgh: T & T Clark, 1996), 162-3, 166.

[13] Sinclair B. Ferguson, “Preaching the Atonement,” in Charles E. Hill & Frank A. James III ed, The Glory of the Atonement (Downers Grove: IVP, 2004), 430-1.

[14] 甘蘭著,吳應楓譯:《教父學大綱.卷二》,再版(台北:光啟,1990),頁337-8

[15] 凱利著,康來昌譯:《早期基督教教義》,初版五刷(台北:華神,2003),頁194263-5

[16] Stanley J. Grenz, Theology for the Community of God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4), 342.

[17] 林鴻信:《加爾文神學》,二版(台北:校園,2004),頁75-76。另參麥葛福著,劉良淑、王瑞琦合譯:《基督教神學手冊》(台北:校園,1998),356-7;以及Hugh T. Kerr ed, Calvin’s Institutes: A New Compend (Louisville: WJK, 1989), 72-74

[18] 葛倫斯、奧爾森:《二十世紀神學評論》,頁84

[19] Karl Barth, Church Dogmatics, vol. 1, part 2 (Edinburgh: T & T Clark, 1956), 151.  另參葛倫斯、奧爾森:《二十世紀神學評論》,頁85;以及Veli-Matti Kärkkäinen, Christology: A Global Introduction (Grand Rapids: Baker, 2003), 113

[20] Kärkkäinen, Christology, 116

[21] 葛倫斯、奧爾森:《二十世紀神學評論》,頁299-302

[22] Robert P. Tucker, review of The Mediation of Christ, by T. F. Torrance, Theological Studies 45 D (1984): 769.

[23] John Lewis Gilmore, review of The Mediation of Christ, by T. F. Torrance, Journal of the Evangelical Theology Society, 27 S (1984): 358.

[24] Michael Battle, Practicing Reconciliation in a Violent World (London: Morehouse, 2005), 111-2, fn 2.

[25] 楊慶球:《會遇系統神學》,頁107

[26] Jonathan R. Wilson, God So Loved the World: A Christology for Disciples (Grand Rapids: Baker, 2001), 139.

[27] Gordon R. Lewis & Bruce A. Demarest, Integrative Theology: Historical, Biblical, Systematic, Apologetic & Practical, Three Volumes in One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6), 296-304, 357-65, 420-33, 490-95.

[28] Wilson, God So Loved the World, 139-88.

[29] Joel B. Green & Mark D. Baker, Recovering the Scandal of the Cross: Atonement in New Testament & Contemporary Contexts (Downers Grove: IVP, 2000), 153-70.

[30] Grenz, Theology for the Community of God, 305, 350-2.

[31] 麥格夫著,趙崇明譯:《基督教靈修學》(香港:基道,2004),頁103-6, 118, 125-9

[32] Kenneth Boa, Conformed to His Image: Biblical and Practical Approaches to Spiritual Formatio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1), 42.

[33] 梁永善:《離異家庭青少年的牧養》,三版(香港:建道,2004)。

[34] 梁永善:《離異家庭青少年的牧養》,頁98-112。此書還觸及其他心態,例如:對生與死愛與性的態度

[35] 梁永善:《離異家庭青少年的牧養》,頁98-102

[36] 蘇穎睿:《情緒逼人來:處理情緒研經十二課》,第四版(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0),頁121

[37] 參麥格夫:《基督教靈修學》,頁118

[38] Cf Gordon & Demarest, Integrative Theology, 296-7.

[39] 梁永善:《離異家庭青少年的牧養》,頁103-4

[40] Cf Gordon & Demarest, Integrative Theology, 359-60.

[41] 參鄺炳釗:《從聖經看如何處理憂慮和恐懼》,三刷(香港:天道,2001),頁115-126

[42] 梁永善:《離異家庭青少年的牧養》,頁104-6

[43] 梁永善:《離異家庭青少年的牧養》,頁106-7

[44] Cf Boa, Conformed to His Image, 4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