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

T. F. Torrance的三一神觀

以及

其對長者關懷的啟迪

陳宗遠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陳宗遠神學網站

「如果你否認這教義(三位一體),就會失掉救恩;但如果想要了解這教義,就會失掉腦袋!」

──奧古斯丁[1]

 

一、引言

  誠如McGrathGrenz所言,三一論是基督教神學中最令人困惑的地方,卻又是信仰的核心,論到神是誰,是怎樣的一位神,如何工作,以及人可以如何接近祂。[2]

  由於T. F. Torrance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 One Being Three Persons享譽學界,其中Colyer認為此書標誌其神學研究暨寫作生涯另一高峰;[3]Grenz認為此書令T. F. Torrance萬眾矚目;[4]Newlands認為,此書將人們一度認為是過時的課題帶返英倫神學和教會中心;[5]McGrath亦認為,此書終將T. F. Torrance對三一論的研究宣諸筆墨;[6]T. F. Torrance自己亦坦言,此書與1988年出版的The Trinitarian Faith,還有1969年出版的Theological Science,是其最重要的著作;[7]加上討論三一論的書籍汗牛充棟,遂選之,以期一方面認識三一論,另一方面淺嚐這位神學巨擘的精闢思想。

  本文將分三部份,首先簡介T. F. Torrance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中的三一神觀,然後予以評估,最後嘗試應用在長者關懷的處境中。

 

二、T. F. Torrance的三一神觀簡介

  為方便討論,現將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摘要如下:[8]

  全書可分兩大部份:首4章處理方法論,說明神的啟示與信仰群體的福音和敬拜經驗如何發生化學作用,產生三一教義;後5章則處理神論,其中包括三一論。

  在首章導言裡,T. F. Torrance開宗明義指出,無論是神論、三一論,還是其他教義,都必須建基於基督論,因為耶穌是聖父與人類之間的唯一橋樑,在歷史時空上,聖父只曾藉著耶穌向人啟示祂自己(頁1)。因此,三一論必須有「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以聖父、聖子為主軸,並以基督論和救恩論為立足點(頁30)。

  在第2章,論到基督教的三一神觀,T. F. Torrance提出幾點,值得注意:第一、三一論不單是研究神的進路,更是神本身的特質(頁15);第二、神以一而三、三而一的形式啟示自己,是曠古鑠今的觀念,需以新思維、新語言表達,甚或改動現有思維、語言,以適切新觀念。因此,「父」、「子」、「靈」、「道」、「存有」、「相通」等此語均獲賦新意義,而公元325年尼西亞會議更用上「本體相同」(homoousios)的概念(頁18-22);第三、神同時是啟示的主體和客體(頁24);第四、我們對三一神的認識,總會由整體推論到個體,再由個體推論到整體,循環漸進。因此,要談三一論,就要談及其他教義,例如:基督論、救恩論、聖靈論(頁30)。

  在第3章,談到三一論的聖經架構,T. F. Torrance認定,聖經是神所選定的方式,以之向我們說話,而且藉著新約顯明自己是三位一體的神(頁3537)。其註釋新約時,是按下列原則:第一、要對整卷新約融匯貫通(頁37);第二、研究聖言,不單要運用語言學和文法分析,還要用耳去聽,因為神的啟示由聖子之口言傳(頁39);第三、聖經是由經驗、概念、歷史、神學這四大元素交匯而成(頁43)。

  至於新約所啟示的三一神觀會否與舊約的一神觀牴觸,T. F. Torrance認為不會,反而突顯舊約是認識神的基礎,並為新約的詮釋立下界線。一方面,神既是獨一的主,又是聖父。另一方面,基督捨己,打破人神之間的阻隔,使兩者可以彼此親近,而藉著聖靈,人更可與主相通(頁67-69)。

  在第4章,談到如何將聖經所蘊含的三一神觀化為明確的神學觀念,T. F. Torrance認為「本體相同」非常重要,因為道成肉身的耶穌,一方面體驗聖父與聖子的互知、互愛、互存,另一方面成為橋樑,讓人得以認識神(頁77-78)。因此,「本體相同」同時表明三一論在福音和本體上的意義:既說明耶穌是福音的核心,亦說明神是誰,並為我們這些罪人做了什麼。由是觀之,「本體相同」是解開新約所隱含的三一神觀念的鑰匙(頁80-81)。

  建構三一論時,T. F. Torrance認為,難免要顧及不同層面的概念,首先是神自己,其次是道成肉身的基督,最後是我們如何領受、言傳神的啟示(頁83)。科學方法則與前述次序相悖:首先是收集日常經驗和零碎的認知,然後運用邏輯,從中發掘共通點,最後發展出更精煉的共通點(頁84)。事實上,這也是人嘗試認識神的方法:先歸納個人信仰經驗,再對照耶穌生平,最後指向神的奧秘(頁83)。

  上述三個層面可稱為福音與敬拜層面、神學層面,以及高等神學層面。現分述如下:

  (1福音與敬拜層面:這層面的焦點在於信徒與耶穌相遇,用敬拜、朝見神來回應福音的宣講和聖經的詮釋,而此乃群體經驗,而非個人經驗。信徒群體不但默想耶穌生平,還會默想使徒時代的傳教活動。藉著這些敬拜、默想,信徒將在直覺上領略到神是三位一體的神,期間尚未運用邏輯分析。此層面又可稱為「初期神學」,因為此時混雜經驗、概念、歷史觀念、神學觀念。然而,對於往後兩個層面,此層面是不可或缺的基礎(頁88-91)。

  (2神學層面:這層面的焦點,是要將第一層面的元素連貫起來,務求從救贖、本體、三一角度,對福音所記載,神在耶穌身上所顯明的啟示和救贖工作,有較具體的認識。在此,救贖方面的三一教義(economic trinity)漸見雛型。(頁91)。T. F. Torrance認為,尼西亞教父所採納的「本體相同」,最能打通第一層面的脈絡,並有下列意義:

  第一、基督是神向人自我啟示、傳達的獨特客觀內容(頁93);

  第二、聖子與聖父的存有和作為原是一;若聖子不具神性,則福音、十字架所宣講的赦罪、救贖信息,將成空談(頁93);

  第三、基督走進人類時空,兼具神、人二性,並非純粹神的象徵,而是以人的樣式,宣示神的話語(頁95);

  第四、「本體相同」是理解基督教神學的本質和知識的關鍵(頁95),而且最能助人明白神愛世人這個好消息(頁98);

  第五、聖子與聖父本體相同,變相否定希臘哲學和宗教裡的知識二元論(頁95)。

  在半個世紀後召開的君士坦丁會議,亦將「本體相同」應用於聖靈,認信其是賜生命的主,與父子同受敬拜,同受尊榮(頁96)。事實上,聖靈與聖父、聖子本體相同,反映三者的內在關係:耶穌基督為我們和對我們所做的,以及聖靈在我們身上所做的,正是神為我們、對我們和在我們身上所做的事(頁95)。

  (3更高的神學層面:這層面的焦點,是由三一論的救贖意義,提升到三一論的本質,探索在耶穌基督裡,這個神是怎樣的神。在此,「本體相同」仍然是首要概念,讓人認識到,在耶穌基督裡,神是自有永有的,而其本身與其藉著耶穌基督所作的啟示,並無異致,而且原是一。換言之:我們的信仰經驗是基於神的存有。事實上,我們之所以得以從第二層面提升到第三層面,是因為神的愛和恩典湧流,其差基督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在基督裡面和藉著祂,我們得以升高,享受屬天生命和屬天大愛。這正是基督教信仰最核心之處,也是由「本體相同」這個概念一針見血地道出(頁99)。

  此外,T. F. Torrance認為,單憑「本體相同」理解三一論的本質並不足夠,還要運用「互滲互存」(perichoresis)這個概念研究一體之中,三位彼此內住、內存的關係。根據這個概念,這份關係並非出現片時,而是永存。因此,「互滲互存」一方面鞏固一體的存有,另一方面強調三位的內在合一(頁102)。

  接著,T. F. Torrance提醒讀者三點:第一、只有在基督耶穌裡,我們才可與神相連,才可飲於三一神所蘊含的愛(頁107)。第二、我們用語言提煉教義時,要與神的自我啟示和信徒的信仰經驗相連,並與福音的救贖真理和事件相關(頁109)。第三、探究神的內在存有,未免冒犯,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到此為止,反而要用配得起神的敬虔思維、語言,來敬拜、讚美祂(頁110-111)。

  在第5章,論到神的一體,T. F. Torrance開宗明義,摒棄「奧古斯丁──西方」進路,著眼聖父、聖子、聖靈的內在關係,認定神同時是一體,也同時是三位,而非先有一體,後有三位(頁112)。[9]接著,T. F. Torrance從新、舊兩約的「我是」,探討神的本質。在舊約,神說「我是自有永有」,顯示神是救主、守約施慈愛的神,在在顯示神的存有並非靜態的,而是有位格的(personal)、動態的(dynamic)、主動建立關係的(relational)(頁119-124)。在新約,耶穌的「我是」句子,延續神的自我啟示。其中約翰福音14:10的一句話,更顯示:第一、神是父;第二、耶穌是子;第三、兩者彼此內住;第四、兩者原為一,本體相同,而且相通(頁124)。加上聖子求聖父賜下聖靈,兩者的「我是」讓人更明白神本體的內在關係、位格,以及相通關係(頁124),而那份相通的關係更反映神的存有是利他的(altruistic),為他人而存有,並為了去愛而存有(頁131)。

  在第6章,論到神的三位,尤其是三者的相互關係,T. F. Torrance從兩方面入手:第一、位格(hypostasis)的概念;第二、三者彼此愛護、內住。現將之分述如下:

  (1位格的概念:聖父、聖子、聖靈本質相同,但各具位格,藉著彼此的區別、關係,反映本身的特質(頁156-7)。不過,我們縱然以「父」、「子」、「靈」區分神的位格,但須摒棄日常意義,重新理解這些字眼,當中不帶性別、不帶形象(頁157-60)。此舉有助我們視三一神為一個整體,聖父、聖子、聖靈彼此相通,三而一,一而三(頁161)。

  (2三者彼此愛護、內住:聖父犧牲聖子,為贖人罪,顯示祂愛我們到底。其賜下聖靈,顯示沒有事物可以將人與神的愛隔絕。事實上,正因為聖父、聖子、聖靈本體相同,但又各具位格,方能將神對人的愛發揮得淋漓盡致(頁162)。另一方面,神為人捨己的愛、與人相通的愛,以及自主愛人,與聖父、聖子、聖靈彼此之間捨己、相通、自由流通的愛,一一對應。因此,三一論的精髓乃神是愛(頁162),而這份愛並非一潭死水,而是對內互通不絕,盡顯一而三,三而一的本色(頁166),對外則川流不息(頁163),毫無保留,比愛自己還有過之而無不及(頁166)。

  在第7章,論到神的一而三,三而一,T. F. Torrance認為「互滲互存」最能深化和釐清三位在一體之內的關係(頁168)。在「本質相同」的基礎上,「互滲互存」能夠反映聖父、聖子、聖靈互動、彼此內住、互相滲透的一面,而其個別特性不但沒有將三者分開,反而將他們連結在一起(頁171)。

  「互滲互存」亦指聖父、聖子、聖靈之間的愛永遠走動,並且不住向外湧流給我們(頁171)。

  接著,T. F. Torrance從五方面探討「互滲互存」之重要:

  (1「互滲互存」與三一神的整全:「互滲互存」提醒我們,我們認識神的一體時,總會意識到其三位,而認識其中一位時,又總會意識到另外兩位。換言之:我們是在一個循環的相互關係中認識神,而且總會意識到三一神的整全。「本質相同」固然表明處於不同位格的聖父、聖子、聖靈是同一位神,但仍得由「互滲互存」鞏固,以表明每個位格都可以是整全的神,因為其他位格內住其中,水乳交融(頁173-4)。

  (2「互滲互存」與三一神的內在區別:「互滲互存」固然強調三個位格的等同,但也藉著三者的關係,突顯其區別。其次,「互滲互存」排除三個位格之間,何者為先,何者為後(頁175-80)。

  (3「互滲互存」與神格唯一論(divine monarchy:從「互滲互存」的角度看,神格唯一論只會矮化聖子、聖靈的地位,唯聖父獨尊(頁180-5)。

  (4「互滲互存」與聖靈的發出:對於導致東、西方教會分裂的「和子」(filioque)爭議,三位同尊(triune monarchy of God)與「互滲互存」能夠更深入和更圓滿解釋聖靈的發出(the procession of Holy Spirit,頁190)。首先,若然我們認真相信神是一而三,三而一,三位互滲互存,而每位又是整全的神(因為另外兩位內住其中),我們就不難想到,聖靈經聖子由聖父而出,因為聖子內住於聖父,而聖靈又內住於聖子和聖父之中,永不分離(頁190)。其次,「神是個靈」,其中「靈」不可能僅限於聖靈,應該包括聖父、聖子。因此,聖靈出自聖父,但與聖父、聖子同質(頁191)。

  (5「互滲互存」與三一神的協力工作:「互滲互存」有助我們認識一體之中,三位互動的關係。在無損個別位格的特性的前提下,將各位格的工作合參,由此認定,在創造和救贖中,聖父、聖子、聖靈完全一起行動,期間三者本身的活動、特性非但沒有埋沒,而且更加促進彼此相通(頁194-8)。然而,話得說回來,只有藉著基督道成肉身,以及聖靈相通,我們才可認識三一神救贖的一面(the economic trinity),進而探索三一神的本質(the ontological trinity)(頁198)。此外,在「互滲互存」的亮光下,「共同參與論」(appropriation,將三一神部份共同特性、活動撥歸個別位格,以顯示其特質)顯得站不住腳,不但無助闡明基督所內蘊的真理,而且對之有害,因為耶穌是父的唯一啟示,並且是人認識父的唯一途徑(頁200)。

  由於第8、第9章論述神的創造、護理、不變,不屬本文主旨,恕不在此介紹箇中內容。

  簡言之:T. F. Torrance的三一論有以下特色:

  第一、以整全的進路建構三一論;

  第二、立足於基督論,因為人只可經由基督認識神,別無他途;

  第三、以三層說作為認識神的分析工具,將信仰經驗、三一神的救贖計劃、三一神的本質連貫,其以「本體相同」連接第一層和第二層,並以「互滲互存」連接第二層和第三層;

  第四、對三一神的認識,總會由整體推論到個體,再由個體推論到整體,循環漸進;

  第五、神是有位格、動態、主動建立關係的;以及

  第六、神是一而三,三而一的,各具位格,卻又互知、互愛、互動、互滲、互存;三個位格同榮同尊,而當中的愛永遠自由流動,而且不注湧流給我們。

 

三、評估

  評估T. F. Torrance的三一神觀時,我們或許要問:

  第一、為何T. F. Torrance認為三層說、「本體相同」、「互滲互存」最能表達三一論?

  第二、與各家學說比較,此舉有何突破、可取之處?

  第三、此舉何處值得商榷?有否偏差?

  對於第一項問題,三層說讓我們可對信仰有更深的認識,由起初的經驗遞進到認識認識三一神的救贖計劃,再由三一神的救贖計劃遞進到三一神的本質,層層互扣,絕非割裂,從而對三一神有更完整的認識。誠如Grenz所言,三層說雖然以認識三一神的救贖計劃為始,並以認識三一神的內在本質為終。[10]至於「本體相同」和「互滲互存」,兩者其實相輔相承。前者讓我們認識神的自我啟示,以及聖父、聖子、聖靈的同質,[11]後者讓我們認識神的一而三、三而一,以及聖父、聖子、聖靈同質的關聯,[12]三者各具位格,但又彼此內住,愛護,[13]箇中精髓乃神是愛。此外,「本體相同」能夠同時糾正兩種相反但都錯誤的觀念:第一、神沒有介入時空,所以神是不變的;第二、神的道並非立足於神的永有,而是互不從屬的,所以神是會變的。[14]由是觀之,「本體相同」既是基督論的基礎,也是救贖論的根本,更是T. F. Torrance立論的基石。[15]

  對於第二項問題,由於在序言和導論裡,T. F. Torrance明言受亞他那修、Hugh Ross Mackintosh、巴特、加爾文影響(頁ix10-12),筆者會嘗試扼要比較五者學說,從中找出T. F. Torrance的立論有何突破、可取之處。

  (1亞他那修:在書中,T. F. Torrance不時在亞他那修的學說上立論,尤其是「本體相同」這個觀念。亞他那修運用「本體相同」時,目的是對抗亞流主義,專注基督的位格,以及基督與父神的相對地位。[16]其三一神觀,是認為父神擁有最高權力,而且是整個三位一體合一的主要根源,是一切神性的來源;聖子、聖靈都是從祂流出來(其中聖子從聖父流出,而聖靈又從聖子流出),兩者的存在和地位都是來自父神。[17]相比之下,T. F. Torrance運用「本體相同」時,並不限於基督論,也用於救贖論,而且擴至三一論。在三一神觀方面,T. F. Torrance在亞他那修的學說上發展出「互滲互存」(頁169),突破了亞他那修的框架,強調聖父、聖子、聖靈同榮同尊,合而為一。再者,T. F. Torrance的「互滲互存」亦堵塞了加帕多家教父的漏洞,首先同時強調神的一和三,避開了三神論;其次在思辯三一神的永恆內在關係時,並沒有忽略三一神在救恩歷史上的活動;[18]第三是似乎有助化解「和子」爭議。

  (2MackintoshMcGrath指出,在T. F. Torrance肄業期間,Mackintosh從沒專題探討三一論,但一直強調基督論是認識神的基礎。T. F. Torrance對「本體相同」的運用,正好與Mackintosh的觀點不謀而合。[19]至於三一神觀,Mackintosh堅持,三一神的救贖計劃應與三一神的內在關係或本質緊扣在一起(頁7)。換言之:神的存有和作為是互為關連的。T. F. Torrance認為,三一神的救贖計劃與本質一一對應,似乎受Mackintosh的觀點影響。

  (3巴特:巴特的神學以基督為中心,基督是神獨特而唯一的自我啟示,每項教義都是指向基督的生、死、復活、高升、與父神永遠結合。其認為聖父、聖子、聖靈是神存在的「模式」(mode,而非「位格」,以免讓人以為聖父、聖子、聖靈各有不同意志,形同三神論),是神自己的重複,在神裡面永恆存在,絕對合一,一方面有別於次位論(subordinationism),另一方面又有別於形態論(modalism)。[20]此外,巴特一反傳統研究方法,以三一論為神學的基礎,因為認識三一論就等於認識神的啟示。[21]與此相比,T. F. Torrance同樣看重三一論,但似乎認為神學的基礎是基督論,並且仍然用「位格」來理解聖父、聖子、聖靈之間的區別、關係。

  (4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裡,加爾文對三一論其實著墨不多,但其對「位格」有所論述,認為「位格」是指神的本體的一種存在,與其他位格互相關連,但因為有不能互通的特質,而有所不同。[22]T. F. Torrance對「位格」的理解,似乎與加爾文的觀點一脈相承。

  簡言之:若從三一論的發展歷史來看,T. F. Torrance的三一神觀似乎走中間路線,既不跟隨東方教會偏重一,也不認同西方教會強調三,而是認定神同時是一體,也同時是三位。然而,其聖靈觀似乎與東方教會貼近。

  至於第三項問題,從閱讀所得,最值得商榷之處,似乎是T. F. Torrance提出以科學方法建構三一論,對基督教信仰的社群特色有否給與足夠重視?[23]換言之:有否偏離大眾,自困象牙塔?對於是項問題,T. F. Torrance在不同場合和闡釋福音和經拜層面時,已明言是紮根信仰群體。[24]其三層說亦幫助我們有條不紊地從信仰經驗認識神。

  此外,亞他那修其實從來沒有運用「互滲互存」這個詞語,但T. F. Torrance認為其運用「本體相同」時,以表達「互滲互存」的概念(頁169),會否將自己的理念讀入亞他那修的學說中?

 

四、應用:T. F. Torrance的三一神觀對長者關懷的啟迪

  因著三一神的一而三、三而一,既各具特色,又互為關連,而且充滿愛和動感,我們不其然會想起人際關係。[25]況且,三位一體的神本於自捨的愛、自主的啟示、主動的幫助,不但使我們有機會認識神,[26]更叫我們要步道成肉身的耶穌的後塵,非以役人,乃役於人。

  談到應用範圍,Grenz認為,三一論可應用於禱告和倫理層面。[27]Grudem認為,三一論可應用於婚姻、信徒恩賜配搭、種族關係等不同範疇。[28]LaCugna亦認為,三一論可應用於教會生活、聖禮生活、兩性生活、信徒品格、信徒靈性。[29]LewisDemarest更認為,三一論可應用於人際關係、家庭、教會、敬拜、祈禱、教導、玄教神學等範疇。[30]由於篇幅關係,筆者擬將應用焦點放在長者關懷,尤其針對長者三方面的心境:第一、孤單與失落;第二、憂慮與懼怕;第三、抑鬱與尋死。[31]現將之分述如下:

  (1孤單與失落:長者退休後,若心理未及調節,容易失去安全感,心情寂寞,意志消沉;加上老伴、老友離世,子女離巢,以及社會地位大不如前,更覺孤單失落。[32]況且,近年香港不少教會偏重青少年事工,對教會奉獻沒有助力,反而佔去不少資源的長者,就更似乎視之為負資產。政府對長者的態度,亦不惶多讓。

  按T. F. Torrance的三一神觀,神是一而三,三而一。各位格有本身的地位、價值。由此推論,無論在社會和教會裡,我們不應為了庫房收支和教會增長,而忽略和犧牲長者的存在價值。

  聖父、聖子、聖靈互知、互愛、互動、互滲互存,提醒我們彼此相愛的道理。一方面,長者需要建立真誠的友誼,彼此守望,分擔重擔,不至孤苦無依。[33]另一方面,長者也需付出愛去關懷別人。[34]在實踐上,除了替長者建立團契,讓他們老有所依,教會不妨按著恩賜,讓他們參與服侍,例如為迎新會準備茶點、擔當代禱勇士、任教主日學,[35]令他們既接受愛,也施與愛,從而可建立較為平衡的愛的關係。

  誠如Greer所言,年老既可視為負擔(因為健康大不如前),但也可視為禮物(因為累積了不少人生經驗、智慧)。因此,關心長者的最佳方法,莫過於愛惜和善用其閱歷和恩賜。[36]

  (2憂慮與懼怕:長者年時漸高,難免對健康(甚至死亡)感到憂慮、恐懼。經濟不景氣時,長者亦會為子女擔憂,並深怕成為子女負累。[37]

  面對憂慮、恐懼,聖父、聖子、聖靈互滲互存,彼此緊靠,提醒我們要時刻信靠神,箇中關係的緊密,猶如葡萄樹與枝子那樣相連(約15:1-10)。[38]此外,三一論的精髓乃神是愛,而愛裡沒有恐懼(約壹4:18)。這提醒我們,要相信神愛我們,不會令我們失望,[39]祂會有最好的預備,供應我們的需要。

  至於死亡的威脅,聖父叫被釘的聖子從死裡復活,可見神的創造、護理、救贖(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 256)。由是觀之,死亡無疑是一個終結,但只是一個段落的終結,只是標誌舊創造的終結。[40]基督的復活,不但代表戰勝死亡,帶來永生的盼望,還代表新創造、新階段的開始。因此,死亡並不可怕。

  在實踐上,我們可以協助長者建立永生的盼望和當下的盼望,使他們不至無奈地活下去。[41]「當下的盼望」是指與長者制訂一些短期目標(例如:識字、學用電腦),互勵互勉,一起達成。

  (3抑鬱與尋死:由於生理和社會心理因素,長者容易覺得沮喪、無助,繼而患上抑鬱症。病情嚴重者,會有自殺傾向。[42]

  聖父、聖子、聖靈之間的利他(altruistic)關係,提醒我們生活要有方向、目標、理想,並非渾噩過日,更非自閉,顧影自憐。長者更非例外。正如上文第(2)段提及,我們可與長者共同建立目標,使他們不會懷疑自己的存在意義。[43]

 

五、結語

  誠如Colyer所言,讀T. F. Torrance的作品,並非易事,往往需要反覆閱讀,瞻前顧後,[44]才能從雲霧中得見一線曙光。然而,本學季有機會閱讀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可算是既難得又興奮的事,因為他日牧會,未必再有機會閱讀此類「高檔」書籍。閱讀此書時,筆者深深拜服T. F. Torrance思想深邃,分析精闢,能從歷代繁雜的觀點理出新方向。

  筆者必須承認,對T. F. Torrance的三一神觀的認識,只是一鱗半爪(只盼不致生吞活剝),而各項分析,以及對長者關懷的整合,亦只屬蜻蜓點水,有很多地方需要惡補,例如尚未透徹認識歷代教父、神學家的思想,亦未完全掌握方法論、神論、基督論、聖靈論,甚至未有深究T. F. Torrance的生平,對其信仰追本溯源…… 走筆至此,方覺研究一個人的思想,可以是一件很複雜的事。

  總言之:本文只是在神學的淺灘中弄潮,仍未游入神學的汪洋。

 

六、參考書目暨閱讀紀錄表

作者

 

書名

出版資料

頁數

甲、英文參考書目

 

Barth, Karl.  Bromiley, G. W. tran.

The Doctrine of the Word of God (Prolegomena to Church Dogmatics, Being Vol. I, i).

 

Edinburgh: T & T Clark, 1975.

348-383

Colyer, Elmer M.

 

 

Review of 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 One Being Three Persons.

In Scottish Journal of Theology, Vol. 50, No. 3 of 1997.

389-91

Colyer, Elmer M.

How to Read T. F. Torrance: Understanding His Trinitarian & Scientific Theology.

 

Illinois: IVP, 2001.

233-241, 285-321

Fiddes, Paul S.

 

 

 

Participating in God: A Pastoral Doctrine of the Trinity.

Louisville: Westminster, 2000.

224-250

Greer, Rowan A.

“Special Gift and Special Burden: Views of Old Age in Early Church,” in Stanley Hauerwas ed., Growing Old in Christ.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3.

19-37

Grenz, Stanley J.

 

 

Rediscovering the Triune God: The Trinity in Contemporary Theology.

Minneapolis: Fortress, 2004.

200-215

Grenz, Stanley J.

Theology for the Community of God.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4.

 

53-76

Grudem, Wayne (Jeff Purswell ed.).

 

 

Bible Doctrine: Essential Teachings of the Christian Faith.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9.

104-23

Kärkkäinen, Veli-Matti

The Doctrine of God: A Global Introduction.

 

Grand Rapids: Baker, 2004.

125-129

Kerr, Hugh T. ed.

 

Calvin’s Institutes: A New Compend.

Louisville: Westminster, 1989.

36-40

LaCugna, Catherine Mowry

 

God for Us: The Trinity and Christian Life.

New York: HarperSanFrancisco, 1991.

401-11

Lewis, Gordon R. & Demarest, Bruce A.

Integrative Theology: Historical, Biblical, Systematic, Apologetic and Practical (Three Volumes in One).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6.

251-89

McGrath, Alister, E.

 

T. F. Torrance: An Intellectual Biography.

Edinburgh: T & T Clark, 1999.

151-174

Torrance, Thomas F.

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 One Being Three Persons.

 

Edinburgh: T & T Clark, 1996.

ix-256

乙、中文參考書目

 

Erickson, Millard J. 著。郭俊豪、李清義譯。

 

《基督教神學.卷一》(增訂本)。初版三刷。

台北:華神,2004

489-518

王璇。

 

 

《耆英福音事工的再思》。道學碩士畢業論文。

香港:建道神學院,2002

7-20

甘蘭著,吳應楓譯。

 

《教父學大綱》,卷二,再版。

台北:光啟,1990

325-340, 408-413

白智信。

 

 

 

《燃點一生──長者事奉實況與新動向(香港循理會長者事工研究)》。

香港:卓越使團,2005

31-34, 176-199

林鴻信。

 

《加爾文神學》,二版。

台北:校園,2004

64-66

袁海生。

《三一神與聖徒群體:如何在三一神的亮光下回應後現代主義對基督教信仰的衝擊及從事牧養工作》。教牧論文系列。

 

香港:建道,2004

95-103, 189-200

梁智達等。

 

 

《耆樂無窮──長者靈性關顧的初探與實踐》。

香港:基督教靈實協會,2004

6-7

麥格夫著,蔡錦圖譯。

 

《基督教神學淺析》。

香港:基道,2005

95-113

奧爾森著,吳瑞誠、徐成德譯。

 

《神學的故事》,二刷。

台北:校園,2004

186-227

楊牧谷。

 

 

《這是天父世界──創造論初探》。

香港:更新資源,2000

178-84

葛倫斯、奧爾森著,劉良淑、任孝琦譯。

 

《二十世紀神學評論》,初版二刷。

台北:校園,2000

84-85, 90-91

鄺炳釗。

 

 

《從聖經看如何處理憂慮和恐懼》,三刷。

香港:天道,2001

137-56

 

 



[1]奧爾森著,吳瑞誠、徐成德譯:《神學的故事》,二刷(台北:校園,2004),頁307。略作修改

[2]麥格夫(Alister McGrath)著,蔡錦圖譯:《基督教神學淺析》(香港:基道,2005),頁95Stanley J. Grenz, Theology for the Community of God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4), 53Millard J. 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增訂本),初版三刷(台北:華神,2004),頁489

[3] Elmer M. Colyer, How to Read T. F. Torrance: Understanding His Trinitarian & Scientific Theology (Illinois: IVP, 2001), 285.

[4] Stanley J. Grenz, Rediscovering the Triune God: The Trinity in Contemporary Theology (Minneapolis: Fortress, 2004), 210.

[5] George M. Newlands, review of 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 and Persons in Community, in Scottish Journal of Religious Studies 17/2 (Autumn 1996), 159.  Quoted from Grenz, Rediscovering the Triune God, 201, fn 237.

[6] Alister, E. McGrath, T. F. Torrance: An Intellectual Biography (Edinburgh: T & T Clark, 1999), 166.

[7] Ibid, 166

[8] 筆者撮要此書時,參考了Colyer的書評和導讀。詳參Colyer, How to Read T. F. Torrance, 50, 233-41, 285-321。另參Elmer Colyer, review of 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 One Being Three Persons, in Scottish Journal of Theology, Vol. 50, No. 3 of 1997, 389-91.

[9] 在序言中,T. F. Torrance已明言要從整全(holistic)的進路建構三一論(頁xi

[10] Grenz, Rediscovering the Triune God, 212.  T. F. Torrance提出三層說的另一目的,是要促進神學與科學結合。參同書,頁215

[11] 袁海生:《三一神與聖徒群體:如何在三一神的亮光下回應後現代主義對基督教信仰的衝擊及從事牧養工作》,教牧論文系列(香港:建道,2004),頁102

[12] 同上,頁103

[13] Colyer, How to Read T. F. Torrance, 32.

[14] McGrath, T. F. Torrance, 151.

[15] Ibid, 158.

[16] 奧爾森譯:《神學的故事》,頁194

[17] 同上,頁199。另參甘蘭著,吳應楓譯:《教父學大綱》,卷二,再版(台北:光啟,1990),頁337

[18] 同上,頁226。另參甘蘭:《教父學大綱》,卷二,頁410-2

[19] McGrath, T. F. Torrance, 163-4.

[20] 葛倫斯、奧爾森著,劉良淑、任孝琦譯:《二十世紀神學評論》,初版二刷(台北:校園,2000),頁84-5, 90。另參Karl Barth, G. W. Bromiley trans., The Doctrine of the Word of God, Vol. I, 1 (Edinburgh: T & T Clark, 1975), 350, 375, 381-3.

[21] 葛倫斯、奧爾森:《二十世紀神學評論》,頁85Veli-Matti Kärkkäinen, The Doctrine of God: A Global Introduction (Michigan: Baker, 2004), 127.

[22] Hugh T. Kerr ed., Calvin’s Institutes: A New Compend (Louisville: Westminster, 1989), 37-38.  另參林鴻信:《加爾文神學》,二版(台北:校園,2004),頁65-66

[23] Grenz, Rediscovering the Triune God, 214-5.

[24] Ibid, 214-5.

[25] Wayne Grudem (Jeff Purswell ed.), Bible Doctrine: Essential Teachings of the Christian Faith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9), 121.

[26] 楊牧谷:《這是天父世界──創造論初探》(香港:更新資源,2000),頁184

[27] Grenz, Theology for the Community of God, 74-6.

[28] Grudem, Bible Doctrine, 121-2.

[29] Catherine Mowry LaCugna, God for Us: The Trinity and Christian Life (New York: HarperSanFrancisco, 1991), 401-10.

[30] Gordon R. Lewis & Bruce A. Demarest, Integrative Theology: Historical, Biblical, Systematic, Apologetic and Practical (Three Volumes in One)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6), 284-8.

[31] 此三方面心境取材自王璇:《耆英福音事工的再思》(香港:建道神學院,2002),頁7-9

[32] 同上,頁7

[33] 同上,頁19

[34] 梁智達等:《耆樂無窮──長者靈性關顧的初探與實踐》(香港:基督教靈實協會,2004),頁6

[35] 詳參白智信:《燃點一生──長者事奉實況與新動向(香港循理會長者事工研究)》(香港:卓越使團,2005),頁184-199。內有更多具體建議。

[36] Rowan A. Greer, “Special Gift and Special Burden: Views of Old Age in Early Church,” in Stanley Hauerwas ed., Growing Old in Christ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3), 37.

[37] 王璇:《耆英福音事工的再思》,頁8

[38] 參鄺炳釗:《從聖經看如何處理憂慮和恐懼》,三刷(香港:天道,2001),頁142

[39] 同上,頁151

[40] Paul S. Fiddes, Participating in God: A Pastoral Doctrine of the Trinity (Louisville: Westminster, 2000), 246.

[41] 梁智達等:《耆樂無窮》,頁6

[42] 王璇:《耆英福音事工的再思》,頁8-9

[43] 梁智達等:《耆樂無窮》,頁7

[44] Colyer, How to Read T. F. Torrance, 12.  See also Colyer, review of The Christian Doctrine of God, 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