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更全面「服事貧窮人」的神學

蔡少琪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信仰與時代

 

時代論壇版本

貧富懸殊是世界的大問題,也是華人的大問題。每年有約 760萬(五歲以下)的孩童死亡,約八成是來自非洲和南亞地區;每天平均有25,000人死於饑餓及貧窮。依聯合國一天收入不到一美元的貧窮線標準,中國有一億五千萬人落在貧窮線之下。此外,中國貧富懸殊極為嚴峻,已構成嚴重社會紛爭和仇視。世界銀行在二○一○年的報告指出,美國由5%的人口掌控了60%的財富,但在二○○九年的政協第十一屆常委會會議上,有委員引用波士頓諮詢集團報告,說:「中國權威部門的一份報告顯示,0.4%的人掌握了70%的財富,財富集中度高於美國。」二○一二胡潤百富財富報告指出:中國大陸千萬富翁達102萬,上億的富翁逾6萬人,富裕人士集中在以北京、廣州和上海中心的地區。貧富懸殊助長了社會內部撕裂,助長了從香港,到中國、中東和歐美等地各類型的示威和鬥爭運動。若不好好處理,甚至基督徒內部也會因此產生爭鬥。

 

  基督徒和教會一貫以來都非常重視「服事貧窮人」,卻缺乏對「服事貧窮人」一個全面神學的框架。五十至六十年代的拉丁解放神學提倡社會公義,堅定站在貧窮人一邊,指斥社會制度本身是邪惡的:「貧窮,作為缺乏在這世界活出人尊嚴所需要的物質,本身是邪惡的。先知們譴責它,看它違背神的旨意,並且在很多時候是人類不公義和罪惡的果子。」也有很多政治人物以「小恩小利」籠絡人心拉選票,作門面的服侍,但骨子裡偏袒壟斷階層。不同立場的人彼此攻擊,但多數都是以偏概全。在美國,有很多保守白人基督徒的共和黨卻支持減免富人稅收,反對扶持草根階層的福利制度。相反,在道德立場上較為支持同性婚姻和墮胎的民主黨,卻更關顧低下階層的需要,成為中下階層和少數民族的發言人。扶貧看似簡單,但處理不好會產生紛爭和分裂。

 

  籠統來說,基督徒可分成為「責任派」、「福利派」和「先知派」之爭。有些的重點在於扶持貧窮人自立更新,防止依賴的風氣?主流立場認為教會和政府的責任在乎提供更多合宜的援助嗎?但也有少數尖銳人士,將問題直指制度上的不公,提出改革不斷製造貧窮人的惡制度!他們更多忽略了讓貧窮人站起來,成為神的僕人這重要方向。

 

  聖經就扶貧有很全備的教導。神是非常憐憫貧窮人的神,並非常鼓勵有能力的人服事貧窮人。「神在他的聖所作孤兒的父,作寡婦的伸冤者。」(詩六十八5)「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憐憫窮乏的,乃是尊敬主。」(箴十四31 主耶穌就是最好的榜樣,祂本來富足,卻為人類成為貧窮,誕生在貧窮的馬槽。「傳福音給貧窮的人」是彌賽亞的記號(路四18,七22)。主耶穌不單看顧不同類型的貧寒人,也不斷鼓勵有能力的人將扶持貧窮為己任。在路加福音,浪子、拉撒路、少年官、撒該和窮寡婦是不同類型的「貧窮人」。基督徒就貧窮人的服事,往往沒有細分不同類型,這容易產生不必要的誤會和紛爭。落在強盜手中的,可算是落難窮人;浪子是敗家窮人;拉撒路是天生窮人;死在十字架的主耶穌是無辜的窮人,沒有犯罪的義人。

 

  聖經不單談到協助貧窮人,也有指正貧窮人的時候。聖經強調我們不能偏袒窮人(出廿三3;利十九15),也有嚴厲責備因犯罪或懶惰招致的貧窮(箴十4,六6-15)。 聖經也關注結構性的貧窮,設立禧年的制度和留餘地給貧窮人的規例(利廿五23-28,十九9-10)。更廣義來說,聖經強調我們不應以貌取人。(林後五16

 

  但神最美的心意是不讓貧窮人成為依賴者,而是要改變和扶持貧寒人,讓他們成為能祝福別人、影響世界的小人物。新約一大主題就是主耶穌揀選無學識的小民(加利利人)成為早期教會的福音的使者,教會的核心人物。(撒上二8;徒四13,一11,十三31)神真是愛卑微貧寒人,絕對不輕看他們,也不會放縱或偏袒他們,卻要提升他們,讓他們成為尊貴的僕人。主耶穌就是他們最好的榜樣。難怪在早期教會和中世紀教會,效法基督的貧窮和服事貧窮人是教會和領袖的記號。最近反思解放前的中國,教會和宣教士不單在堂會有服事,更在很多弱勢社群、教育、文字、政治等領域貢獻中國。真正關愛貧窮人的神學必須是全備的神學,也必須是引領人效法基督,學習基督施比受更為有福的生命。

 

  多年關顧貧窮人的專家塞德(Ronald Sider)在《財主與窮人──饑饉時代的富有基督徒》引用主耶穌天國比喻的教導:「神的話教導一個非常剛硬和令人不安的真理。那些忽略貧窮人和受壓迫的人不是神真正的子民──無論他們多經常地實踐他們的宗教禮儀或他們的信約有多正統。」塞德於二○一一年五月在台灣挑戰華人教會領袖:「我們面臨抉擇,眼前有兩條路,我們可以只關心自己,愈來愈富有,卻多半時候不理睬窮人。即使我們會對一些基督教經濟發展機構,捐獻小額款項,然而,大部份的錢都用在自己身上,只有很小很小的比例分給窮人。」「耶穌在你我的心門外叩門 ,祂只問一個簡單的問題:『你願意讓我改變你,使你可以開始分擔我對窮人的關懷嗎?你願意讓我改變你,使你可以開始按照聖經教導關於窮人的道理來生活嗎?』」少年官懼怕代價不願服事貧窮人,憂憂愁愁離開了主,相反罪人稅吏撒該變賣一切服事貧窮人,跟從主。你是選少年官的路,還是早期教會眾多僕人的路呢?你有用心參與服事貧窮人的聖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