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巴特的基督論看人與真實的人

陳廣文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指導老師﹕郭鴻標 博士)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陳廣文神學網站

 回到   倫理和職場倫理 專題分類

前言

腓立比書二章六至七節

 

2:6

  

他 本 有   神 的 形 像 、 不 以 自 己 與   神 同 等 為 強 奪 的 .

2:7

  

反 倒 虛 己 、 取 了 奴 僕 的 形 像 、 成 為 人 的 樣 式 .

2:8

  

既 有 人 的 樣 子 、 就 自 己 卑 微 、 存 心 順 服 、 以 至 於 死 、 且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

 

 

我們之可以得救贖﹐全是因為耶穌基督以神之尊而取了人的樣式﹐在十架上捨己為我們付上了我們罪的贖價。所以﹐我們之所以能得救﹐固然是因為耶穌是神﹐只有神才能拯救人﹐也只有神才能擔負全人類一切罪所應得的刑罰﹔[1]但是﹐卻唯有耶穌是真正的人 (人的樣式) ﹐祂才能代替人死以償人罪的工價﹐成為我們的的贖罪祭﹐[2]不然﹐祂的死就與我們無關。尼西亞信經與迦克敦信經對基督一個位格卻包括神人二性的宣言﹐就是基于這樣的認識而作出的。我們對基督神性的認識是透過聖經﹐我們接受基督是神的根據也只有聖經。作為人﹐我們可以透過聖經來理解基督的人性﹐再對照我們自己的景況﹐我們應該更能清楚真實的人應該是甚麼。基督這能代替我們死的人與我們到底相同在那裡﹐相異在那裡﹖祂既然能替我們死﹐他的人性與我們的人性應該是有本質上的相同才是﹔人有原罪嗎﹖如人有原罪﹐原罪能算是人的本質的一部份嗎﹖那麼耶穌究竟有沒有原罪﹖當我們了解了基督的人性我們是否就知道人的本質﹖

 

 

以弗所書四章十三節

 

4:13

  

直 等 到 我 們 眾 人 在 真 道 上 同 歸 於 一 、 認 識   神 的 兒 子 、 得 以 長 大 成 人 、 滿 有 基 督 長 成 的 身 量 .

 

在這裡我們看到我們成聖的目標是如基督一樣﹐滿有祂的身量。但人不能成為神﹐所以我們成聖只可能成為如基督般的人性。那麼這作為我們成聖目標的基督人性又是怎麼樣的人性呢﹖耶穌的人性與亞當犯罪前的人性有沒有分別?

從以上的經文﹐我們看到了解基督的人性不但對我們的救贖有意義﹐對我們了解人自身與成聖都有深刻的意義。所以基督的人性牽涉到不但是基督論﹐還有人論﹐罪論﹐和救贖論。

 

莫特曼曾經說﹕神學經過巴特了後﹐已沒有甚麼新的思想可以加在基督的位格和工作上了。假如事實真的如此﹐ 巴特的基督論在近代來說應該是最重要的了﹔麥格夫(Alister E. McGrath) 也說過﹐巴特在他的巨著”教會教義“裡的所有神學主張都是基督論。[3]而巴特以辨證法來講論神學﹐把各個議題緊密的交織在一起不容單獨分割來的方式﹐應該讓我們對耶穌基督的認識更全面。所以﹐我們將以巴特的神學﹐特別是他的基督論﹐來嘗試理解實然的人與真正的人。在討論的形式方面﹐我們也像巴特那樣(也需要那樣) ﹐把各個議題互相參照作為一個整體來理解。

 

 

巴特的神學與其基督論

相對于中古時代亞奎那等人認為對神的認識是人本質的一部份﹐巴特卻認為人對神的信仰和認識全是神透過耶穌基督所賜予人的恩典﹐人無從證明對神的認識和信仰﹐只能以信心接受﹔耶穌基督是神的終極啟示﹐也是其啟示的焦點。耶穌基督作為人類歷史裡的一件”事件“﹐使” 認識神“成為可能﹐所以聖經的權威是建立在基督上。[4]

 

巴特神學是以基督為中心﹐但整體上談論的卻是神的行動。在神的行動這神學議題上﹐所談論的是神進入了一個與世界自由和愛的關係裡﹔所以﹐巴特堅持所討論的必須聯繫到生命如何呈現在神的面前﹐而不是抽離了世界﹐用抽象的語言來討論。神行動的目的是拯救人﹔所以﹐其神學所關心的是神如何透過耶穌基督來達到人的救贖(Salvation) 這一行動。[5]

 

對人來說﹐神是那完全的”他者“﹐人與神的唯一接觸點就是耶穌基督﹐神透過耶穌基督啟示祂自己﹐除非是透過耶穌基督﹐人無從認識神﹔[6]神與世界是完全對立的﹐而人不能以宗教經驗來消除這對立,[7] 所以﹐基督教只能是神在基督裡對人的自我啟示﹐而不是一個人去尋找神的宗教﹔因此﹐巴特的神學是完全地以基督為中心的。[8]正如巴特自己所說﹕”耶穌基督的名﹐並不是一個代表整合了的經驗或是思想的系統﹐而是神的道本身。“它是如斯獨特﹐因而不能從人通常的經驗﹐而只能以它自己本身去被理解。[9]而且﹐耶穌基督作為完全的神亦是完全的人和發生在祂身上的歷史事件要從一個本質上不可分割的整體來認真處理﹐例如﹐他的受辱與他的被高舉是同一事件(道成了肉身到被釘十架死亡)的兩面﹐需要同時被理解。

 

耶穌基督作為神的兒子﹐在永恆中與神同在﹐因此﹐在神內在的存有中﹐祂在永恆中已經具備了耶穌這” 人“的” 人性“在其中。這是巴特後期所說” 神的人性“(Humanity of God) 的意思。所以﹐人的人性從神而來﹐人不能離開神而獨立存有。而神也不是抽象的神﹐以巴特自己的話說﹕”在耶穌基督裡﹐人與神或神與人都不在隔閡中﹐反而﹐在他身上我們相通於歷史﹐在對話﹐以致神和人就一起相遇﹐一起同在。“[10]

 

 

基督的人性與救贖

巴特看到新約裡毫無疑問地表現出耶穌真實的人性﹐但由于耶穌同時是神﹐祂的人性與所有其他的人都有著品質(quality)的不同﹔基督的道成肉身﹐把神和人聯合起來﹐以他的神性﹐對人來說﹐祂代表了神﹔以他的人性﹐對神來說﹐他代表了人。耶穌是神與人之間的中保﹐帶來了救贖﹔[11]祂成為人為的是要代替我們認罪懇求﹔而神差祂的兒子降世為人顯明了祂要拯救人。相對於加爾文的”相重預定論“﹐巴特提出” 普遍揀選“(Universal Election)﹔他認為基督代表了全人類﹐而神以他的全然的愛和自由﹐揀選了基督﹐因而透過基督揀選了全人類得救。而作為神﹐基督亦就是那位揀選的神。人神的盟約關係是神與作為”人“的耶穌和”在耶穌裡“的人的盟約關係。而人就在這神與人的盟約裡被高舉。而所謂” 在耶穌裡“的人就是看見﹐榮耀﹐讚美與及愛神的兒子-耶穌的人﹔耶穌是人對神忠心與順服的典範﹐[12]所以﹐真正的人性就體現在對神的忠心與順服裡。[13]耶穌基督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這特性﹐是神性與人性的聯合﹐說明了耶穌的人性是一種聯於神性的人性。[14]所以﹐我們不能離開耶穌基督的神性去言說祂的人性﹐祂的人性的真實只能當祂與神之道得到聯合而言。[15]

 

人的墮落是因為人的反叛﹐破壞了與神的關係; 對巴特來說﹐救贖就是神自己(基督)親身以行動來揹負反叛者本應承擔的後果(被神所拒絕-rejection), 來與神復和(Reconciliation)這一歷史事件。與神復和就是與神同在(Emmanuel), 是神與我們同在祂所設立的﹐那在”祂與我們之間“和”我們與祂之間”的和好裡。[16] “祂與我們” 是因為神是我們的“他者” “我們與祂” 是因為基督是“道取了肉身”(assumption) [17] 虛己成了人﹔所以﹐後者這個“我們”是“基督與人” 的“我們” ﹐是一個基督與人認同的” 我們“。

 

基督道成肉身﹐在祂裡面神與人聯合一起﹐人因而得以成為與神的盟約裡的參與者﹔在這盟約裡﹐神透過基督和在基督裡為人擔負了人所當作的。作為人, 基督代表了我們認罪懇求﹐並且以他的受難死亡與神重新建立那被從亞當夏娃到我們所破壞掉的盟約。作為神的兒子﹐祂有這代替全人類和允許死亡的權柄。[18]

 

人﹐救贖與罪

巴特的人觀是從人在歷史上的整體來看﹐所以他說人是完全的義人也是完全的罪人﹔因為﹐人的稱義是一歷史過程﹐人是從過去完全的罪人到現在向將來完全的義人進發﹔過去人是完全的罪人這一事實﹐在現在來說是真實的﹔因此﹐將來人是完全的義人﹐在現在來說﹐也是真實的。[19]而所謂完全的義人﹐就是成為像我們在基督的人性與救贖的段落所說的﹐具有像耶穌基督的人性那樣的﹐真正的人﹔[20]我們也可以這樣去理解”人既是完全的罪人﹐也是完全的義人“﹐我們是完全的罪人﹐因為我們在實存的狀態中還未實現神在我們生命中的揀選﹔我們也是完全的義人﹐因為我們已不再被神所拒絕。[21]

在救贖論上﹐巴特提出了”普遍揀選“的說法。所謂” 普遍揀選“就是說基督已代替我們在十架上因全人類的罪而被譴責﹐所以之後再不會有譴責﹐全人類已在基督裡被揀選得救﹐那麼﹐人在有生之年並沒有不被揀選的問題﹐只有知不知道自己是被揀選的問題。有人認為巴特的”普遍揀選“實在有” 普救論“之嫌[22]可是﹐當我們仔細看清楚巴特所謂”普遍揀選“是”在耶穌裡“的揀選的時候﹐”普救論“應該不成立﹔因為正如我們在以上所分析﹐” 在耶穌裡“的人就是看見﹐榮耀﹐讚美與及愛神的兒子-耶穌的人﹐是如耶穌基督般對神忠心與順服的人﹐也就是以上所說的﹐那參與在神人耶穌與神重新建立的盟約的人﹔那麼﹐”不在耶穌“裡的人就不是被揀選的人了﹐那就無所謂” 普救“的問題了。

 

罪與真實的人性

巴特對罪的來源並不感興趣﹐他關心的是罪這一事實。而罪這一事實是已被耶穌基督所控訴﹐譴責與廢去。[23]唯有從耶穌基督﹐人才能認識到真實的人﹐相比之下﹐我們才能真正意識到我們是罪人﹐我們是這樣地被耶穌基督所控訴﹔只有無罪的可以指控有罪的﹐耶穌基督是那唯一無罪的人﹐透過耶穌基督的批判和教訓﹐我們被譴責﹔[24]只有人能代替人承擔罪的後果﹐透過耶穌基督 道取了肉身“﹐在十架上代替我們被神所棄絕﹐罪就被廢去。

 

相對耶穌基督才是那在神面前的真正的人﹐人在罪中存在﹐並非” 真正的實在“ (real reality) ﹐是一種未完成或遺失了的實在。人離開了基督就沒有人性的實在可言﹔所以﹐無論我們知不知道﹐我們都是在基督裡與神持續地聯繫著的﹐分別在我們有沒有察覺而已﹔當我們開始相信的時候﹐我們就會察覺﹐[25]就成為了基督徒。這是” 普遍揀選“的另一個層面。這又把我們帶回去巴特的救贖論去理解所謂真正的人的意思﹔”成為人(真正的人)就是指在耶穌基督的揀選中成為一個見證者與和一個參與者。”[26] 而所見證與參與的﹐就是耶穌基督那以祂自己的受難死亡與神重新建立的神人盟約﹔真正的人﹐就“可以和應該活得像一位盟約的夥伴“。[27]但是﹐我們在實存的狀態中﹐我們還不是活得像這盟約的夥伴﹐因此我們還未實現神在我們生命中的揀選﹐仍然活得像一個被神拒絕的人﹐這是我們以上所說﹐人是完全的罪人的原因。

 

那麼﹐基督被稱為” 第二個亞當“﹐相對於阿當﹐耶穌的人性又是如何﹖巴特認為只有當基督啟示何謂真正的人時﹐我們才能言說亞當的人性。基督的真正人性不能從亞當來詮釋﹔反而亞當需要從基督去獲得其人性的真實。[28]但是﹐單純從理解方面來考慮﹐巴特相信耶穌的人性是亞當墮落後的人性。雖然如此﹐由于耶穌是” 與我們一起的神“(God with us), 他並沒有犯罪。[29]到這裡﹐我們又回到基督論上去了。

 

 

人是甚麼﹖

從巴特的神學來看﹐人只有透過耶穌基督才能真正認識人自身﹔有人認為這種撇除了人自身和人的行為來認識人性的觀念是一種神學的理想主義﹐[30]甚至有人對此持批判的態度﹔[31]我看這是一個方法論的問題。

 

我的理解是這樣﹕ 巴特是以耶穌基督為真實的人的原型﹐人就可以基於這原型演繹去理解人自身和其行為﹔從人自身和人的行為去理解人性﹐卻是以歸納的方法來研究人性﹐這是一般的科學方法。人是神的創造﹐創造者比被創造的創造物更清楚創造者的原型和目的是甚麼﹔耶穌基督是神﹐是創造者﹐祂當然最清楚人應該是怎麼樣和人的目的是甚麼﹐沒有比耶穌基督降卑為人﹐更能讓人具體地看清楚人的原型是甚麼。巴特所說的從基督所看見的﹐是真實人性的真理和原則﹔從歸納方法所看見的人性只能是影兒﹐甚至是已被扭曲的影兒。

 

總結來說﹐從基督來認識人性﹐可以從兩個角度來考量﹕應然和實然。從應然的角度來看﹐耶穌基督所呈現的是真實的人性﹐本質(essence)上與我們的人性相同﹐都是亞當墮落後的人性﹔但是﹐由于耶穌同時是神﹐祂的人性與所有其他實然的人都有著品質(quality) 上的不同﹐他沒有犯罪﹐而這樣的人性是連於神的人性﹔有這樣真實的人性的人﹐才是真實的人﹐真實的人﹐就是與神同在的人﹐是對神全然的忠心與順復的人﹔這是我們作為在基督裡的神人盟約的見證與參與者在永恆裡的景況﹐是完全的義人。

 

從實然的角度來看﹐人是在罪中的人﹐並非” 真正的實在“ (real reality) ﹐是一種未完成或遺失了的實在﹐是一種像被神所拒絕的實在。而這未完成或遺失了的實在﹐就是要我們從基督的救贖裡完成它﹐找回它。對基督徒來說﹐我們今天的光景﹐還是活在罪中﹐我們還有頂撞﹐離開神的時候﹐還沒有活出像在基督裡的神人盟約的參與者那樣的與神的夥伴關係﹐還沒有完成這“真正的實在” ﹐所以我們現在還是完全的罪人。

 

人﹐就是這從實然成為 (to be) 應然的存有。[32]
中文參考書目

安瑟倫著。溥林譯。 《信仰尋求理解-安瑟倫著作選集》。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

 

陳家富著。鄧紹光﹐賴品超編。巴特與漢語神學》。《人性與基督﹕巴特的基督論人觀與耶儒對話》。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 2002

 

雷歷博士著﹐ 楊長慧譯。 《基礎神學》。香港: 角石出版社, 1996。

 

Wayne Grudem著﹔ 麥啟新主編﹔ 麥陳惠惠, 黃婉儀譯﹔ 陳廣培, 麥啟新, 郭鴻標, 楊慶球回應。 聖經教義與實踐, 卷二, 基督與救恩》。 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 2002

 

Alister E. McGrath , 劉良淑, 王瑞琦譯. 基督教神學手冊》。 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 2004

 

 

英文參考書目BIBLIOGRAPHY

Bathrellos, Demetrios. The Byzantime Christ: person, nature, and will in the Christology of St. Maximus the Confessor. Oxfor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Bockmuehl, Markus.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Jesu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1.

 

Bromiley, Geoffrey W.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Edinburgh: T&T Clark, c1994.

 

Cross, Richard. The Metaphysics of the Incarnati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Crowder, Colin. “humanity.” In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Christian Thought, ed. Hastings, Adrian, Alistair Mason and Hugh Pyper. Oxford: Oxford Press, 2000.

 

Dangelo, Fay S. “Humanity As Antithesis: Super Subordination In the Anthropology of Karl Barth” In Theological Research Exchange Network (TREN): Theses & Dissertation; 2002, p1-119, 119p.

 

Erickson, Millard J. Christian Theology, 2nd Ed.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s, 2004.

 

Davis, Stephen T. et al eds. The Incarnation. An Interdisciplinary Symposium on the Incarnation of the Son of Go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Erickson, Millard J. The Word Became Flesh. A Contemporary Incarnation Christology. Grand Rapids:Baker Books, 1991.

 

Gunton, Colin E. Yesterday And Today: A Study of Continuities in Christolog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3.

 

Hodgson, Peter C. & King Robert H. Ed. Readings in Christioan Theology. Minneapolis: Fortress Press,1985.

 

Hunsinger, George. How to read Karl Barth: The Shape of His Theology. Oxfor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Karkkaninen, Veli-Matti. Christology. A Global Introduction. An Ecumenical, International and Contextual Prespective. Grand Rapids: Baker Academic, 2003.

 

Knox, John. The Humanity and Divinity of Christ, a Study of pattern in Christolog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67.

 

Louw, Daniel J. A Mature Faith. Spiritual Direction and Anthropology in a Theology of Pastoral Care and Counseling. Louvain: Peeters Press, 1999, 1-97.

 

Macleod, Donald. The Person of Christ. Leicester: IVP, 1998.

 

Mcintype, John. The Shape of Christology: Studies in the doctrine of the person of Christ. Edinburgh: T&T Clark, c1998.

 

Mclean, Stuart D. Humanity in the thought of Karl Barth. Edinburgh: T&T Clark, 1981.

 

O’ Collins, Gerald. Incarnation. New Century Theology. London: Continuum, 2002.

 

Russell, Edward. “Reconsidering Relational Anthropology:A Critical Assessment of John Ziziolas’s Theological Anthropolog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ystematic Theology Vol.5 Issue 2 (Jul. 2003): 168-186

 

Schwobel, Christoph & Gunton, Colin E. eds. Persons, Divine and Human. Edinburgh: T&T Clark, 1991.

 

Sherlock, Charles Sherlock. The Doctrine of Humanity.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sity Press, 1996.

 

Shults, F. LeRon. “A dubious Christological formula: From Leontius of Byzantium to Karl Barth” In Theological Studies; Sep96, Vol. 57 Issue 3, p431, 16p.

 

Smith, David L.. New Dimensions in Humankind & Sin. Edited by David S. Dockeny,  New Dimensions in Evangelical Thought. Essays in Honour of Millard J. Erickson Downers Grove: InterVarsity Press, 1998.

 

Tanner, Kathryn. Jesus, Humanity & the Trinity. A Brief Systematic Theology. Edinburgh:T&t Clark, 2001, 35-124

 

Thompson, John. Christ in perspective: Christological Perspectives in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Edinburgh: The Saint Andrew Press, 1978.

 

Wallace, Ronald S.,”The true order of man’s life in the restored image of God”, in Calvin’s Doctrine of the Christian Life. Tyler, Texas: Geneva Divinity School Press, 1982, 103-111.

 

Webster, John. Barth’s Moral Theology. Human Action in Barth’s Thought.  Edinburgh: T&T Clark, 1998.

 

Webster, John, ed.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Karl Barth,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Yoder, John Howard. Preface to Christology: Christology and Theological Method. Grand Rapids: Brazos Press, 2002.

 



[1]  Wayne Grudem著、 麥啟新主編 麥陳惠惠黃婉儀譯﹕聖經教義與實踐, 卷二, 基督與救恩 (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 2002) ﹐頁460

[2]  Wayne Grudem著、 麥啟新主編 麥陳惠惠黃婉儀譯﹕聖經教義與實踐, 卷二, 基督與救恩﹐頁451

 

[3] Karkkaninen, Veli-Matti. Christology,  A Global Introduction. An Ecumenical, International and Contextual Prespective. (Grand Rapids, Mich.: Baker Academic, 2003.) ,116

[4] Karkkaninen, Veli-Matti. Christology, A Global Introduction. An Ecumenical, International and Contextual Prespective., 116

[5] Colin Gunton, Salvation, ed.  John Webster,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Karl Barth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143

[6] Karkkaninen, Veli-Matti. Christology, 112

[7] Webster, John, ed.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Karl Barth,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20

[8] Karkkaninen, Veli-Matti. Christology, 112-113

[9] Webster, John, ed.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Karl Barth131

[10]陳家富著﹐鄧紹光﹐賴品超編﹕巴特與漢語神學》﹐《人性與基督﹕巴特的基督論人觀與耶儒對話 (香港﹕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社﹐ 2002) ﹐頁317

[11] Karkkaninen, Veli-Matti. Christology,  A Global Introduction. An Ecumenical, International and Contextual Prespective., 116

[12] Bromiley, Geoffrey W.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Edinburgh: T&T Clark, c1994) 88

[13] Webster, John, ed.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Karl Barth,,105-107

[14] 陳家富﹕人性與基督﹕巴特的基督論人觀與耶儒對話﹐頁294

[15] 同上﹐頁315

[16] Gunton,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Karl Barth, 145.

[17]陳家富﹕人性與基督﹕巴特的基督論人觀與耶儒對話》﹐頁314

[18] Karkkaninen, Veli-Matti. Christology,  A Global Introduction. An Ecumenical, International and Contextual Prespective., 116-117

[19] Edward Russell, “Reconsidering Relational Anthropology:A Critical Assessment of John Ziziolas’s Theological Anthropolog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ystematic Theology  Vol.5 Issue 2 (Jul. 2003): 181

[20] “對巴特而言﹐真正的人生是一種具備神性在其中的人性﹐因此要定義何謂人的真實本質或本然之性是﹐巴特會直認按人的本體論結構來說﹐唯有從神性的向度來定義﹐才能言說真實的人性。沒有這種神性向度的人從來就不是真正的人﹐或者用巴特地說法﹕這些人缺乏一種真正的真實(real reality)

陳家富﹕人性與基督﹕巴特的基督論人觀與耶儒對話》﹐322

[21]同上﹐頁308

[22] Karkkaninen, Veli-Matti. Christology, 118

[23] John, Webster. Barth’s Moral Theology. Human Action in Barth’s Thought. (Edinburgh: T&T Clark, 1998), 67.

 

[24] John, Webster. Barth’s Moral Theology. Human Action in Barth’s Thought68.

[25]陳家富﹕人性與基督﹕巴特的基督論人觀與耶儒對話》﹐頁314。

[26]同上﹐頁307。

[27]同上﹐頁307

[28]同上﹐頁294

[29] David L. Smith. New Dimensions in Humankind & Sin. Edited by David S. Dockeny,  New Dimensions in Evangelical Thought. Essays in Honour of Millard J. Erickson (Downers Grove: InterVarsity Press, 1998), 295

[30] John, Webster. Barth’s Moral Theology. Human Action in Barth’s Thought69.

[31] Colin Crowder, “humanity,” in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Christian Thought., ed. Hastings, Adrian. , Alistair Mason and Hugh Pyper (Oxford: Oxford Press, 2000).

[32]陳家富﹕人性與基督﹕巴特的基督論人觀與耶儒對話》﹐頁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