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事奉的祕訣 (哈巴谷書17-19的講章)

亞瑾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亞瑾神學網站

 

讀經: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 神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巴谷書17-19)

 

剛才主席所讀的,是我清楚蒙召所得到的三段經文中的一段。

我是在95-99年在澳洲讀書時,在所處的那間華人教會清楚蒙召的,當時那間教會的牧者,是長期處於一個有很大的需要的群體中:年青的大專生是牧養到幫得手又畢業走人啦,移民家庭則在他們初黎步到時,熱心幫助他們了解環境一段日子;然後,住了3年了,他們可以唱國歌了,又說要回原居地找更大的發展空間了。就算是大陸來的或為了小孩子而一家留下來的,在原居地大都是位高權重,在那裡卻多數是找不到自己專業的工作、和不能溶入當地社會,因而有很多孤獨、無奈和苦毒;這些成年人有很多時間去關心教會,可是,他們卻不自覺的,以批評教會、和比較周圍的人的表現,來處理他們受傷的自專。不單如此,這間教會的創堂長執們還一直記念著「教會是因著他們努力建造而至有今天」,故他們對傳道人不夠專重。作為一個留學生,一個小小的廣東話團契的團長,我也曾在一些事件上察覺到長執們將牧師當作他們的僕人看待;再加上牧師的太太在95年底發現有cancer98年離;以致在99年初,我在牧師的講道中也聽到他有苦毒的情緒了...

 

可是,神卻在那時再一次呼召我;於是,在2000年初回到香港之後,有一次,我因著這些事情在神面前難過、傷痛時,神便給我這三節經文。讓我們一同再哈巴谷三章17-19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 神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

 

巴谷這名字在希伯來文中是「擁抱」;近代研究發現,這名字可能與亞述文字有關,故這時期的以色列人可能相當受外國文化影響。巴谷可能是聖殿中的先知,並專職音樂敬拜的事奉;而全書的信息應該是在主前609-597年間出現。那時正是猶大國的未年,四位君王約哈斯、約雅敬、約雅斤和西底家都是叛逆耶和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神在這段時期曾興起多位先知如:耶利米、西番雅和哈巴谷,來勸誡君王和百姓,和宣告猶大國要受審判和被擄的信息。但是,雖然國難臨近,這幾位君王仍然不肯悔改,不但沒有理會先知的信息,反而逼害先知哈巴谷書亦反映到,當時的社會十分混亂,充滿著爭鬥、奸惡、強暴、惡人圍困義人等罪惡。以色列人離棄耶和華給他們的律法,以致貧苦無助者成為受欺壓的對象。

 

因為想多了解蒙召經文,我在神學年級要做人物講道時,選擇講哈巴谷先知。之後放在一旁。當星期二知道要(食雞)講道,找出那篇舊講章來在神面前安靜的時候,卻讓我發現:哈巴谷這個喜歡思想、敢於發問的人,怎樣去處理現實經歷和他對神的認識的不協調;這6年多,我與弟兄姊妹發展兒童事工時,我們怎樣可以「在看似沒有出路的環境中仍堅持下來,以致可以看到神出手、開路」的原因。

 

.建立醒禱告的生命

請一同讀一章2-3節:

他說:「耶和華啊!我呼求你,你應允,要到幾時呢?我因強暴哀求你,你還不拯救。你為何使我看見罪孽?你為何看著奸惡不理呢?毀滅和強暴在我面前

,又起了爭端和相鬥的事。

12-13

耶和華我的神!我的聖者啊!你不是從亙古而有嗎?我們必致死。耶和華啊

,你派定他為要刑罰人;磐石啊,你設立他為要懲治人。你眼目清潔,不看邪,不看奸惡;行詭詐的,你為何看著不理呢?惡人吞滅比自己公義的,你為何靜默不語呢

 

哈巴谷為了國家社會的種種問題,不斷的向神祈求;但神卻靜默不語,好像完全聽不到他的聲音;但哈巴谷仍然來到神面前痛心疾首地耶和華啊!我呼求你,你應允,要到幾時呢?... 你為何使我看見罪孽?你為何看著奸惡而不理呢? 坦率的將他的感受告訴神。結果神給他的答覆卻使他更困惑:神竟容許更邪惡的迦勒底人/巴比倫人作為審判猶大的工具。但先知哈巴谷並沒有因此而放棄禱告,他不單仍繼續祈求,且是按神的屬性向神祈禱,他緊記著耶和華是他的,他的聖者,是從亙古就有的。是他可靠的磐石。是眼目清潔,不看邪,不看奸惡神。這樣按著神的屬性向神祈求,然後二章一節那先知話:他跟著要站在守望所,立在望樓上觀看,看耶和華對他說甚麼話。這樣留心神的回覆目的是為了什麼呢?從二章一節的結尾我們看到,原來是為了可以再向神祈禱。哈巴谷確實是一個能夠不住禱告,耐心等候神答覆的先知。

 

這星期四的祈禱會,除了我和W老太,還有MHMC。當MHteen兵的事工禱告時;我聽到MH向神說,他不知道怎樣可以進入那些青少年的世界,求神幫他

我們事奉,一同恆切的禱告、彼此守望,是很重要的。因為,當我們閉上雙眼注目所禱告的主的時候,我們心靈的眼睛便會張開,醒覺到自己的軟弱,察覺到環境的險,因而深切地尋求主的能力,得勝試探。

 

teen兵現在間中會回來的中學生加起來只有5/6個,每次左等右等,可能只有1/2個來,MHSP是很艱苦的守著。MH的禱告,使我回想起我和AM怎樣開始喜樂天地。2007年9月我和AM開始喜樂天地時,我們也只有3個尼泊爾的小朋友。這樣守了多久呢?今天就怎麼也想不起來了。這6年多,我和AM除了每年在開學呀、有佐敦遍傳呀的這些吸納新朋友時機裡,到們學校門口喜樂天地的宣傳單張外;另一樣我和他每週會做的,是一起就這事工為自己、為各導師和小朋友禱告,我也請他每星期有一次與他太太一起這樣禱告。這樣的醒禱告,是因為我們基督徒都不過是人,我們的生命是會出現「缺口」,我們若不小心地辨察、認罪,這樣的為我們自己和眾導師的屬靈生命、與及我們所服侍的群體守望,小小的缺口便可以使生命「崩堤」,倒下不起。

 

昨天喜樂天地去太空館。過去當有這些活動,我和AM便會分頭打電話給一些最近沒有回來、或是處境比較讓我們掛心的小朋友們。這次我本想自己這些打電話,卻實在有心無力;於是唯有找MC,其實MC亦有她的忙碌;不過,當她為小朋友禱告時,神便讓她想起一個她看見在街上跑,但卻在我們當中學乖的小朋友;她便是這樣被聖靈親自加力。

 

.確認神的主權>堅定不移

作為神的僕人,哈巴谷先知的另一個優點是,他能因堅定地持守不變的真理、以致能順服接受神行事超然的事實:

哈巴谷先知是非常愛國的。所以,當他在知道「神竟然是用更邪惡的巴比倫人來作為審判猶大的工具」的時候,他對神大大的憤怒。在他第二次祈求中,我們很容易嗅到那種「提出質詢、然後你點講」的味道;但是我們同時亦看到,先知哈巴谷在憤怒中仍然認定的神、是聖潔和公義的。先知因為堅定地持守著這些不變的真理,以致他在面對神靜默無聲、和聽到神出人意表的回答而感到困惑時,仍然可以為自己定位,感到安穩。最後可以聽到神第二次的答覆:知道神是歷史的神,的話必會按時實現,義人會「因信得生」;寫出巴比倫人將要面對的五禍。並進而能夠發出:耶和華在他的聖殿中全地的人都當在他面前肅敬靜默的呼籲;會得為自己曾對神發怒而懼怕,轉而懇求神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念

 

教會其實沒有甚麼特別吸引小學生或中學生的地方,我和弟兄姊妹在攪小學生或中學生的活動方面,還都只是學習者;我只有建議兄多主動和他們接觸,以了解關心和建立關係來留住他們。喜樂天地的第一批小朋友裡,ElizaWE除了星期六來,平時還會打電話回來或晚上打給AM問功課;若在晚上,AM還會在電話裡和她們傾計,祈禱。我們實在給了她們很多時間,但是,在他們大一點的時候,其實她們曾經消失了一段日子,我和AM只有為此禱告;之後,我在街上遇見WE,我問她點解,她告訴我叔叔由尼泊爾回來了,叔叔不准她們回教會。感謝神,之後我們仍然堅持以電話和她們保持聯絡,因為這讓我們知道WE病了。WE在醫院時,我、AMAM太太輪流去探她,為她禱告,這讓WE的父母認識我們。這事之後,她們的家人才再次容許她們回教會。

 

這兩年發展的中學生工作,除了一直人數不多;也有一再有少年人積極參與一輪之後,突然消失的;當中還有因為完全聯絡不到他,連原因也不知道的。除了MHSP要為teen兵堅持,不知道大家有甚麼需要為神堅持的事情/生活裡有甚麼困境;願大家仍然能夠堅信:聖經的話語、神的應許是不變的真理,知道人在做,神在看的;以致不會氣餒,在禱告裡知道在可以作甚麼,並能夠堅持。

 

.建立感恩讚美的生命

在三章我們看到第三要點,3-15節我們看到,哈巴谷在環境不理想時,是會回顧過去神為以色列所作的事,並且為此感恩,為過去神為以色列所做過的事來讚美神。

回想神過去給我們的幫助、對神常存感恩,對堅固我們信靠神的心,保障我們與神的關係來說是十分重要的。神為以色列人設立了逾越節為我們設立了主餐;我想,其中一個原因,是顧念到 我們的心 是要靠神的恩 才得以堅固。

 

結語

最後同大家分享這個星期讀到的一則消息:

20世紀文學先驅作家卡夫卡,在他去世前一年(距今90年)與女友Dora Diamant熱戀。這一年他在公園偶然遇到一個為了不見了玩偶而哭的小女孩。卡夫卡安慰小女孩說,玩偶沒有不見,說他手邊還有玩偶的來信。他們約好隔天在公園面,他要把信帶來念給還不識字的小女孩聽。據Dora回憶,卡夫卡當天一回家就認真寫虛構的信,連續寫了三個星期,共20封。他天天去公園給小女孩讀他的書信體創作,撫平了小女孩的傷痛。之後不久,卡夫卡就因肺結核去世了。

Dora保存了這些信,但到二戰走難時丟失了。全球卡夫卡研究者都知道有這樣的作品,但無人知道下落。

前幾年,一位台灣留學生在捷克的跳蚤市場以五歐元買了一個胡桃木盒,發現裡面有二十封給「菲莉絲」的信稿起初,她以為是父親寫給女兒的信,細讀之下才發現,全部都以仿玩偶的口吻寫成,是一個精彩的兒童故事。她癡迷地一字一句的翻譯成中文,前年交給一家出版社,可是書未面世出版社便倒閉,於是這本書也就沒有流通。

去年,這本沒有發行的童書拿到德國書展,意外賣出版權,因原文是德文,很快出版並一紙風行。「這麼好的文章,怎麼沒有人知道作者是誰?」德國出版商追問那位台灣女學生並拿到原稿,進行深入研究,最後他們得出驚人的結論 - 這就是卡夫卡當年為了安慰小女孩而寫的20封信,他生前的最後傑作!

據說,表面看來,卡夫卡是一個憤世嫉俗的作家;但他卻能夠為只有一個讀者的小女孩寫小說,那實在是寫作者少有的愛心。

按卡夫卡生活的資料,他應該不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但原來神亦沒有忘記他這份單單為對一個女孩的愛心而寫的作品,在經過90年之後,神使用一位台灣女學生對一個無名作品的喜愛,奇妙的讓這作品重現在世人的眼前。

 

願意我們每一個,當神把放人在我們面前時,不論有多少,我們都藉著禱告倚靠神,懷著喜樂的心,盡心竭力的靠著從神而來的愛去服侍。因為我們知道,愛我們的神是看著的;只要我們保守自己在神裡面,堅固不動搖的為神工作,將結果交安心給神,因為我們知道:我們在神裡面的勞苦,一定不會是徒然的。(此講章曾20135月宣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