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大不同》到《男女幸不同》

亞瑾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到亞瑾神學網站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前言

我本來想以《男女幸不同》做閱讀報告。因為,在John Gray寫了那麼著名的《男女大不同》後;我實在想看看Larry Crabb怎樣可以用薄一倍的篇幅來談論這個問題。但我看完《男女幸不同》後,思想的卻是自John Gray的《男女大不同》至今天,心理 / 輔導界對男女之別的看法的進展;故大膽地想試試:以主要比較兩書的「不同」,來看看能不能分析出這是否反映一些理念的轉變。

 

《男女大不同》到《男女幸不同》

《男女大不同》與《男女幸不同》均旨在幫助讀者能尊重兩性差異及了解彼此需要,以使讀者因此能建立良好的婚姻 / 兩性關係。《男女大不同》就溝通方式、處理壓力、如何受到激發/鼓舞的、情感的變化、感情需求等方面詳述男女的不同特質。以溝通方式來說,John Gray指出:「男人在感覺自己被需要時容易受到激發」,「證明他能達到目標對男人來說是十分重要的」;故此,女人「若不了解男人不願接受建議的天性」,則「很容易在不知不覺間傷害和得罪她最愛的男人」。「女人則在感覺受珍愛時才會被激發」,「女人傾向確立關係而非確立目標」;所以,「女人在難過及談論她的問題時」,「要的是感情的共鳴」;故男人要「學習傾聽」而非「以為她要解答」扮作「修理先生」。在面對壓力時,John Gray則指出男人一般需要「洞穴」 - 一個安靜的空間,女人卻要「談話」 - 尋找一個傾訴的對象。因為「當男人覺得被需要時,他會被鼓舞而充滿動力」;所以,女人若能夠給予男人信任、滿意和感激,他就較能夠扮演一個「給予者」。「女人覺得受珍愛時,她會被鼓舞,充滿動力」;故此,男人要讓女人「感受到在乎與尊重」,女人才會感到「滿足、並願意付出更多」。

 

就我所認識的男女朋友來說,一方面我認同(一般來說)男人在「被需要」方面有較大的需要、女人在「被珍愛」方面有較大的渴求;但是,因為愈來愈多女性不單進入職場、且與男性一同爭取/處於一些管理性的高職位;不單性別,其他因素如自我形象、也是我們在處理人際關係如溝通 / 激勵他人時必須考慮的。一個自信心不夠的女上司也會將建議視為不信任,而一個自信心不夠的男人也會對是否被尊重非常敏感。不知是不是因為教育改變了人對處理問題方式的看法、還是今天的社會愈來愈要求人(包括女性)要獨立?我發現雖然一般女人還是需要找人談話來處理壓力,也有女朋友告訴我她在面對壓力時需要「洞穴」。而就建立良好的婚姻來說,我的確見到:女人若經常表現失望或不開心時,男人會較容易覺得自己是一個「失敗者」;又或,女的若是對男的有很大的信任和感激、而男的又很珍愛女的,他們之間是會享受著很親密的關係。但我同時又見過:女人在男人經濟出現困難時全力支持、男的很感激太太而更加珍愛她,他們之間的愛和親密得以更進深。

 

John Gray認為男女會「說不同的話」。我同意女性一般的語言表達能力比男性好,但男女語言上的分別是不是去到「會說不同的話」;還是感性的人(不論男女)會較善於描述自己的感受,理性的人(不論男女)會較多作資料/事件的鋪陳;我有很大的懷疑。

 

在情感的變化方面,John Gray認為「男人像橡皮筋」、「女人像波浪」;曾有年青男士告訴我他喜歡一個女子時的過程,他情感上的變化的確好像「橡皮筋」;也有女士因一個(她相信是心儀她的)男士的突然消失來找我,我告訴她男人像橡皮筋」、「女人像波浪」來幫助她面對自己仍起起伏伏的感覺。但我也面談過就我觀察是自尊感底而同時又是完美主義的女性,因自己「很容易喜歡一個人,又若發現那人有不好時,會很決斷地分手和對他再沒有感覺」而來找我。故我有點懷疑:除了性別會做成男人像橡皮筋」、「女人像波浪」的現象;自尊感底的人,甚而是一個女人,會不會因為一方面會「對事情很快便作出不成熟的判斷」、而另一方面又「不能接納自己和別人脆弱的一面」[1],在情感的變化方面是「橡皮筋」式反應?

 

John Gray認為女人需要感受到關心、了解、尊重、寵愛、認同、安慰,而男人需要感受到信任、接受、感激、讚美、肯定、鼓勵。但在兩性感情需求方面的不同,我則認為關心、了解、尊重、寵愛、認同、安慰、信任、接受、感激、讚美、肯定、鼓勵是大家都有相似程度的需要的;就性別特質而言,會不會是女人較需要感受到寵愛、男人較需要得到肯定,而非John Gray所說的那麼多。

 

《男女幸不同》中,Larry Crabb首先「從關係了解男女氣質的意義」得出:「男性特質多少來自一種完全的感覺,是由男人投身世界,並(至少是潛在的)享受一位女伴所帶來的」、「女性特徵或許包括一種與男人結合的能力,尊重支持男性,邀請男性與她們交往,享受被他們享受的感覺」。然後「透過研究三位一體的特質、亞當夏娃的墮落,和聖經指派予男人女人的責任」來「竭力了解男女特質的意義」而認為:「男性特質可以說是滿足地醒覺上帝放在男人內堛漸遢銵A這本質能獨特貢獻上帝對世界的計畫,並能獲得別人尤其是妻子深深珍重,可以靠賴他,因他有智慧、仁慈、敏銳和果斷地投入生活」;故他相信「獨立、成就、進取」是「似乎植根於男性的特質之內」。男人是「知曉自己的本質是上帝的恩賜,以信心走進別人的生命」時,經歷到自己的男性氣質;正如他的身體構造也是要他「有力進入時感到完滿」。而與此相配,女性特質的核心就是「能安穩醒覺上帝安放在她堶悸漸遢銵A叫她滿懷信心和熱切迎接別人進入與上帝和她的關係,因她深知每一段關係都有奇妙、叫人享受之處」;故他相信「投入、相依、接待」是「更明顯表達女性特質」。女人是「享受自己能夠增強關係,也鼓勵別人享受關係的福氣」時,最感受到自己女性的特質;正如她的身體構造也是使她在「熱切接待時感到被愛」。而根據這樣的兩性的氣質 / 特質,Larry Crabb覺得「女人想要一位強而有力的擁護者,幫助她們無拘無束享受自己女性的特質;而男人也想熱烈自信進入世界,並深得妻子的重視」方是天衣無縫的配合。

 

結論

雖然兩書在比較兩性不同的進路上有分別,他們在相信男人重視成就、女人注意關係方面是一致的。而這更與Drs. Les & Leslie Parrott《真情不斷電》中的提醒『女人要知道:男人是不像女人那樣「觸碰情感」、較女人「獨立」和想告訴女人他所知的抽象事物;和另一方面又提醒男人:女人是不像男人「那樣獨立」、較注重「這 現在」和不像男人「那樣熱愛競爭」。』有共通的地方。

 

John Gray的『就溝通方式、處理壓力 . . . . . 等方面詳述男女的不同特質』到Larry Crabb的『「從關係了解男女氣質的意義」和「透過研究三位一體的特質、亞當夏娃的墮落,和聖經指派予男人女人的責任」來「竭力了解男女特質的意義」』;在我,就好像聖經從吩咐以色列人守十誡到吩咐基督徒愛神和愛人如巳一樣,是可以互相補充的。也好像三一神觀的討論:從聖父、聖子、聖靈的描述的重視,進展到從關係看位格(person in relation) – 即從三一神之間的關係看三一神各自的位格[2],是要同時參考才有整全的看法的。還有,我直覺上相信,從John GrayLarry Crabb在詮釋人觀上兩性觀進路上的不同,是源於今天在三一神觀的討論發展。但雖然進路不同,因著他們的研究的是相同的對象,他們在研究對象的身上所得的結論也相似(如:女人較注意關係)

 

最後,就『解決之道』我覺得Larry Crabb不只是說「慎防自我中心」;他以三一神的三位內每一位都絕對以另外兩位為中心」為原則,鼓勵作丈夫的必須同時「專注上帝」的屬性和「專注妻子」的特質、來「了解作領導的含義」,又鼓勵作妻子的必須同時「專注上帝」的屬性和「專注丈夫」的特質、來「了解順服的含義」;在我,是非常具體和符合真理的。

 

參考書籍

Crabb, Larry陳文深譯:《男女幸不同》。香港:天道書樓有限公司,2000

約翰•葛瑞Gray, John著。蘇晴譯。《男女大不同》。台北:生命潛能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4

黃麗彰。《溝通不是萬靈丹》。香港:突破出版社,2001

Jungel, Eberhard. God’s Being is in Becoming. The Trinitarian Being of God in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Edinburgh: T & T Clark, 2001.

Torrance, Alan J. Persons in Communion. Edinburgh: T & T Clark Ltd, 1996.



[1] 黃麗彰:《溝通不是萬靈丹》(香港:突破出版社,2001),頁38。

[2] 可參Alan J. Torrance, Persons in Communion (Edinburgh: T & T Clark Ltd, 1996) Eberhard Jungel, God’s Being is in Becoming. The Trinitarian Being of God in the Theology of Karl Barth (Edinburgh: T & T Clark, 2001).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