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主面前的信心》

經文:馬可福音二1-12

亞瑾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亞瑾神學網站

我們都希望親友信耶穌,當教會有健康講座等福音預工、或福音性的主日崇拜時,都會很努力的叫他們來;希望親友藉此經驗到:我們所信的神是又真又活的。 那麼,我們怎樣可以叫到自己的親友來?讓他們經驗到神的慈愛和信實呢

今天,就讓我們藉「癱子的朋友怎樣的將癱子抬到主耶穌跟前」這一個大家可能已經相當熟悉的故事,來思想這些問題。讓我們一同讀:馬可福音二章1-12節,教會的聖經是新約的48頁。

 

過了些日子,耶穌又進了迦百農。人聽說他在屋裡,於是許多人聚集,甚至連門前都沒有空地;耶穌就對他們講道。有人帶著一個癱子來見耶穌,是由四個人抬來的;因為人多,無法抬到耶穌跟前,就把他所在那房子的屋頂拆了,既拆通了,就把癱子連所躺臥的褥子都下去。

耶穌見他們的信心,就對癱子說:「孩子,你的罪赦了。」有幾個文士坐在那裡,心裡議論,說:「這個人為甚麼這樣說呢?他說褻瀆的話了。除了上帝一位之外,誰能赦罪呢?」耶穌心中立刻知道他們這樣議論,就說:「你們心裡為甚麼這樣議論呢?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行走哪一樣容易呢?但要你們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權柄。」就對癱子說:「我吩咐你,起來!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那人就起來,立刻拿著褥子,當著眾人面前出去了,以致眾人都驚奇,歸榮耀給上帝,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可二1-12)

 

主耶穌看見他們的信心

治好癱子這件事是發生在耶穌的家鄉迦百農那時,因為有很多人已經聽說耶穌能夠醫病趕鬼;於是,不論耶穌到那裡去,人都聯群結隊的趕來聚集,要看耶穌行甚麼神。 這個情況卻是讓一些真正有需要的人,無法接近主、得主的幫助。然而,癱子的這四朋友卻是很有決心,他們並不是因此而放棄,反而決定要把癱子從房頂上下去。這讓主耶穌在講道中聽到房頂的瓦片、木板和乾草被人搬開的聲音,於是抬頭往上望;當主耶穌看見癱子的四個朋友,竟然在那裡努力的要拆通屋頂好弄出足夠的空間,將躺在褥子上的朋友下去時。聖經說 :「耶穌見他們的信心」。  要注意的是,聖經不是說:主耶穌看見他們的孔武有力;也不是說:主耶穌看見他們的聰明靈活;而是說:主耶穌看見他們的信心。

 

自我信了耶穌之後,我便恆常的為家人的信主祈禱。有一次聽到同學說:"她會在每晚和家人吃飯時,在自己的謝飯中為家人祈禱。"想到這樣可以讓我不會忘記為家人禱告,自此我便跟著照做。凡教會有甚麼旅行,父親節、母親節等活動。我都祈禱和邀請他們參加。但是,這麼多年,我爸爸一次也沒有參加,不論是以前母會的親旅行,或是這裡的親晚會;他都是說:你和媽媽去便夠了當家人有困難時,我也會邀請他們和我一起祈禱。在這方面,爸爸和媽媽的反應卻是相反:爸爸肯聽我祈禱然後和我一起講「啊門」;媽媽卻拒絕聽我的祈禱,即或我堅持要祈禱,媽媽也不會跟我說「啊門」的。

 

我爸爸在去年1212日中風,5天之後自醫院回家;他所有的行動慢了很多、記憶力大大的退步...,他由一個可以自己入沙田馬場的人,變成一個連洗澡也要人幫的人。雖然如此,他那時是沒有情緒問題的。回家10天後因肺炎再入院,打的是另一場發炎指數高至過100的硬仗;3個多星期後,爸爸的性命是保住了,卻 不知 是不是 因為被人挷了3個多星期,是「不單止挷腰、連雙手也被挷」,他患了焦慮失調。焦慮和恐懼使他難以入睡、日夜不分,有時甚而不肯喝水和吃東西,只是不停的行來行去和扔、轉他的步行架。

 

那時是冬天,除了按指示給爸爸吃相關的藥,我在陽光暖和時一再的推爸爸到公園曬太陽,一路上唱〈天父必看顧你〉給他聽。當他剛開始放鬆卻又即刻痛苦地叫時,我便和他祈禱求神醫治他,然後唱〈天父必看顧你〉給他聽。  我還曾經3次的,當爸爸在嚴重的焦慮失控裡面終於肯停下來時,帶他一句一句的跟著我做決志的祈禱。 決志的祈禱其實只是需要做一次的,但是那時我實在太擔心他不能得救,也不肯定他知不知道自己講了些甚麼;我要先後和他決志了3次,才覺得安心。

 

我們那麼希望能夠把自己的親友帶到主耶穌的面前,是因為我們相信主耶穌能夠和願意救贖他們的生命。  帶人信主要有很大的決心和毅力。 我爸爸曾對人說他是基督徒,讓我開心得立刻通告各方教友;可是,當我的神學院同學來我家,要向爸爸清楚的講述救恩時,爸爸又說他只是扮信耶穌

 

願意我們都不會因困難而灰心,藉著禱告 靠著主 一再的作出關心和邀請;因為,主必因看見我們的信心而回應賞賜我們的。

 

那人就起來,立刻拿著褥子...出去了

當主耶穌看見癱子和他的朋友的信心,就對癱子講了2次說話:1.「孩子,你的罪赦了。」和2.「我吩咐你,起來!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  然後聖經告訴我們:「那人就起來,立刻拿著褥子,當著眾人面前出去了。」

 

主耶穌不是立刻醫治癱子,卻是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就此,有人說主耶穌是要抓住這個機會,教導眾人認識罪與赦免的功課。 也有人說主耶穌這樣是立刻摸著癱子病患的核心 - 罪。說這人得病,明顯是因著不順從神;所以主耶穌在給他治病之前,先宣告他罪得赦免,讓他心裡有平安。  赦罪實在是人最大的需要,也是主耶穌所行的最大的神;人因犯罪而要付上極大的代價,赦罪為人帶來極大的祝福,效果也最持久。  為此,除了決志的祈禱,另一個我曾經要我爸爸一句一句的跟著我講的,是認罪的祈禱。

 

主耶穌接著對癱子說:「我吩咐你,起來!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  主耶穌不單止要癱子自己「起來」,還要癱子「拿起他自己的褥子回家去」。

 

我已不記得爸爸是焦慮失調了4個月還是5個月了。在那段日子,除了和媽媽一起照顧他的生活,我就只是會得一再的和爸爸祈禱,和唱〈天父必看顧你〉給他聽。  不論是在公園、在冬天的陽光下至暖和時;又或在晚上他不能入睡或不肯睡覺時;每當爸爸因焦慮恐懼而困苦,我都只是會得為他祈禱、和唱這首詩歌給他聽。  而當爸爸在冬日的陽光裡面平靜安舒時,我則一再的告訴爸爸:他因為趕不及去厠所或其他胡塗事,弄污床、被褥和地方是不要緊的,因為他已經是夠好的了;他過去為這個家做了那麼多,今天我們都愛他、樂意服侍他,我們只是想他睡得好、享安好;他沒有記性不要緊,因為我們會照顧他。他還有三一神:天父愛他,主耶穌會拯救、看護和醫治他,聖靈住在他心中提醒他,所以他一定是平安的。

而因為爸爸心靈平安的需要,我還曾經帶他一句一句的跟著我做2個祈禱:接納自己的祈禱、和寬恕他人的祈禱。

 

感謝神的是,當我這樣的和他祈禱與及唱詩歌給他聽;慢慢地,他不單情緒回復平穩和晚上睡得到;他還放下了他的那些自我防衛:不知何時開始,當爸爸察覺到自己發錯脾氣或是作了不合理的要求時,他會向我和媽媽說「對不起」。對我的爸爸來說,這是一個重大的改變。我爸爸是非常的大男人的。過去當他想我們關心他時,他會訴說自己的不舒服。而因為他覺得媽媽不接納他的軟弱、不夠尊重他,他會評媽媽的菜煮得不夠好,每餐都是這樣。  今天,爸爸因著不同的困苦,仍然有不同的狀況和情緒要我們學習忍耐,但他不單止有會得說啊女呀,要你受氣了的時候,更會直接向我們表達他的愛。現在每餐飯後我搣橙給他吃時,他總要分2Ki給我,2Ki給媽媽。

 

這裡牧會十年,從那些來找我祈禱的人的生命歷程裡面,我悟出2個道理:若果要在祈禱同行中得著生命的改變。首先,是要來找我祈禱的人相信禱告。有姊妹說:"她祈禱完便相信神會去工作。"我們要有這樣的信心。其次,是要來找我祈禱的人願意去面對和負起,在她所交托的事件中 她所應付的責任,並作出相應的行動/改變。

 

表面看來,沒有人會喜歡做病人或受害者;但事實上,病人和受害者也有其福利。就如在這個故事裡的癱子,當他是癱子時,他的朋友會抬他,會為他拆了房子的屋頂;他只要躺臥在褥子上便成了。  但他若要生命有所改變,他就要憑著信自己站起來,自己拿起自己的褥子回家。

 

癱瘓病實在是人受制於 罪惡 的寫照。  我們若要自己的生命能夠被神改變,我們就要對自己的自我、對自己的罪 死。我們要能夠對自己死,對神活著,我們的生命才得以被神改變。

 

耶穌心中立刻知道他們這樣議論,就說...

有幾個文士坐在那裡,心裡議論,說:「這個人為甚麼這樣說呢?他說褻瀆的話了。除了上帝一位之外,誰能赦罪呢?」耶穌心中立刻知道他們這樣議論,就說:「你們心裡為甚麼這樣議論呢?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行走哪一樣容易呢?但要你們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權柄。」

 

文士和法利賽人是當時的宗教領袖。他們教導猶太人要遵守摩西律法,並且要從周圍的異教人中分別出來。他們既是掌管整個民族的宗教生活的領袖,當然有權/責任去撿視 耶穌 - 這位新掘起的老師。 問題是,他們並沒有存著一個開放的心,去認識這個言行和他們不同的人,而是以批判的心態去搜捕異端,以致使自己成了一些來找碴兒的人。  面對這些文士,主耶穌只是說出他們心裡所想的,讓他們知道耶穌能夠監察人心,然後以提問來讓他們思想。 接著主還以赦罪和治病來彰顯的神性,更以人子這個自稱來暗示自己就是救主。

 

不知道我們當中,有沒有害怕要當領袖話事的,又或是覺得自己是被迫要話事、話人、做人的。若果是,主耶穌對待這些宗教領袖的方式,應該讓你覺得很安慰; 因為,即使這些文士是帶著這樣的動機和態度來到主的面前,主耶穌也沒有放棄去提醒他們。

 

這裡牧養事奉讓我陪了一些人走他/她生命裡最後的路;那時,因為覺得〈天父必看顧你〉很切合在病患中的肢體的需要,我常唱這首歌來安慰他們。而牧養年老初信者則是讓我摸索到,若恆常的唱同一首詩歌讓老人家記入心,會讓這首詩歌在她有需要時幫到她。 印象深刻的是婆婆,她兒子在駕車送她回家時撞車,她的第一反應是握著兒子的手對他說:「唔使驚,唔使驚,天父必看顧你!歌仔都有唱啦。」也因著這份回憶,我在面對父親病痛的無奈中,會得想起要唱〈天父必看顧你〉去安慰他。

 

在那段艱難的日子,我是有覺得軟弱乏力的時候;神卻會用我意想不到的方式,讓我聽到得幫助的說話。 我因扶爸爸起身弄傷了腰,於是去做物理治療。物理治療師知道我腰傷的原因後,在治療之時他會問我爸爸的情況。因為他在工作中遇過很多中風者和中風者的家人,他可以在爸爸很身,不停的叫著我,以致我擔心自己挨得幾耐時,告訴我初初是這樣,遲下會好些的了。"當爸爸很久很久仍然是日夜倒轉,讓我懷疑「繼續不夠睡眠也推他到公園」是否有用時,告訴我一般9個月啦,他們的生活模式便會固定了。"這些讓我重拾希望的資訊。

 

因著我們各自的 需要被神轉化塑造的地方,而給我們不同的十字架;但神對我們每一個人的愛,都是到底的愛。  那些要做帶領人、作決定的領袖們,所要學習的,可能就是要相信:我們的神,今天仍是那位能夠和樂意向我們說話的神。每天願意多安靜在神面前,更留心的去聽神的聲音,和明白自己心底的需要和渴求。

 

結語

主耶穌說:我心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向我學習;這樣,你們的心靈就必得安息。(太十一28願意我們所負的,真的是主所要我們負的;我們所學習的,是主的柔和謙卑;以致我們可以看見神的工作,聽到神的聲音;那麼,不論我們背負著甚麼樣式的十字架,我們的心靈仍然能夠在神裡面安息;並且我們所做所講的,是會讓 看見的人 歸榮耀給上帝。